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五章 天发杀机
    阿修罗化血魔掌与天蚀地缺灭神指,当这三道光华合击而至,以庄无道为中心,顿时天摇地动。阴蚀魔力,一时间席卷三千里旷野,蚀灭一切。

    庄无道脑海之内阵阵昏眩,极力抵御着这二种魔功大法,尤其是那灭神指力,直指自己的精神核心。庄无道需得倾尽全力来凝聚魂识,运用起重明阳神录的力量抵御。

    之前由剑灵应对时,他还感觉不到这门魔功的恐怖。可当正面应对之后,才知云儿为何会那般郑重其事,接下三剑之后,又为何会疲乏虚弱至。此法之威,不在那天蚀地缺之力,而在于灭神之能。以他接近合道境,在罡风天雷烤炼下完全阳化后的元神,在这青灰光华冲击之下,亦是一溃千里,难当其锋

    而这还是在大半的力量,皆被自己的‘重明剑衣,反弹抵御之后

    这次足足用了近二十个呼吸的时间,庄无道意念才从晕迷痛楚之中恢复过来,这段时间,根本就不能对外界的变化,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能依稀感应,至少有四掌‘阿修罗化血魔掌,与六百道以上的刀气,斩临在自己与两具化身的身上,而后又被重明剑衣陆续弹回。

    而当庄无道的意识才刚恢复过来,就又是一道‘天蚀地缺灭神指遥空击来。使他的心神,不得不再次沉入痛苦地狱,再次承受着那灭神之力的种种冲击折磨。

    圣血魔胎的种种手段,可谓遮天蔽日,不计代价。也使庄无道体内伤势越来越重,便是有‘素壬神体,在,也越来越难以恢复。神魂之内,则似如灌入了铅,无比的沉重,又仿佛有无数汞银,在自己意念里面四处流走,

    不过还好,这些伤势虽重,可并不伤根本,借助十一二天就可恢复大半,一年修养,就课恢复鼎盛。

    倒是那魔血圣胎,自己果然是高看这东西了。这莫非是准备以无量元力,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淹死?

    可若论元气之足,气脉悠长,当世之中除他之外,绝不做第二人想。只有这灭神指力,对他元神的冲击,颇为可虑。

    也就在庄无道感觉自己,或者该改弦更张,转而尝试召引血猿战魂,以降低风险之时。周围的阴蚀魔力,还有那种种爆裂罡劲,都为之一停。

    天蚀地缺灭神指已经四十息未曾再临身,那‘阿修罗化血魔掌,也是在连续十四掌之后,就已停止。

    而当庄无道再睁开眼时,却不禁愕然的看着身前。恰好可见那两具魔主血肉化身的最后一点残躯,也在反噬的‘阿修罗化血魔掌,作用下,彻底的崩溃碎灭。

    周围之地,亦是一片狼藉。数百头刀魔,只残余了两成左右,甚至已不到百数,且大多都身带伤势。至于其余,则都已化成了肉泥。

    而当庄无道再眺望那几千里外,只见那巨大火坑之内,之前足有百丈方圆的魔血圣胎,直接就萎缩到了四十丈左右。那外壁之上,更多出了四道指痕。应该是被庄无道,以‘重明剑衣,转嫁反弹之后造成的伤势。

    以这魔血圣胎的强横气血,还有那每时每刻吸聚的浩瀚元气,居然已经无力恢复。整个圣胎,虽仍是如心脏般的跳动,可却显虚弱之至,远不如之前那般有力。

    至于那周围的血池,更只剩下了浅薄的一层,有被外围的熔岩反灌之势

    庄无道眉头一挑,扫了周围那些重伤之后,却依然欲狂扑而来的刀魔一眼,微微摇头,不再理会。庄无道直接踱步行空,往那血池所在的方向行去。一路有刀魔阻拦,便直接提着轻云剑一斩,轻易就可刺死斩杀。

    似乎这些六阶刀魔在他面前,已如孩童蝼蚁般脆弱。事实也是如此,有着‘重明剑衣这些刀魔就是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那‘魔血圣胎,已接近力尽,庄无道却反而没有了逃遁之心,反而起意更进一步的接近,一窥里面那东西的究竟虚实。只因庄无道心知,这魔血圣胎,已再难威胁到自己。

    百头重伤的刀魔,固然还是一股雄浑的实力。可这魔血圣胎,既还是灵智浅薄,那就无可能破解自己的‘重明剑衣,。

    此术如今他至少可维持三个时辰,这个时间内,大可从容施为,更进一步,将这魔血圣胎重创,甚至灭杀

    不过还未靠近,庄无道就见那石坑之内一阵轰然炸响,外围的熔岩,俱都开始反灌入血池之中,血水与火焰碰撞,发出一阵阵的‘兹兹,声响,无数的白气升腾而来。

    “这是,天道反噬?”

    庄无道远远看着,心中顿有明悟。‘魔血圣胎,生发于此,里面的魔身吸收此界精华而逐渐发育恢复,可对于这天一修界而言,这却是劫数负担,是比之‘离寒天宫,还要更为恶劣的性质。

    所谓‘天发杀机,龙蛇起陆,所以这里才有无数的火脉汇聚,地焰滔天,要将这‘血魔圣胎,彻底的炼化,

    只不过这位不知名的魔主,实力确实是足够强横,反过来以这血池镇压抵御。直到今日,被庄无道以‘重明剑衣借这魔主本身神通大法,将那圣血魔胎撞伤,终于力不能支。

    “顺天应命,也不知这可否算是此界中的大功德?”

    自嘲一笑,庄无道呢喃念着。看似在自言自语,其实却是在问着轻云剑内的剑灵。

    可惜的是洛轻云毫无回应,剑身之内一片死寂,应该是已伤重不支,完全陷入了沉睡。

    庄无道也不在意,目光转向了那‘血魔圣胎目中杀机灼然。

    今日有这样的绝佳机会,他又岂容这足可覆灭整个天一修界的祸患,继续存在下去?

    只是下一刻,庄无道还未来得及出剑,就见这‘血魔圣胎,忽然又整个爆裂了开来。无数的血点,飞凌四散,冲入云霄之内。

    而天空之中,虽有无数的天雷瞬间生成,可却只能将这些血点扫灭大半。仍有一部分,近千枚血点成功逃脱,以更胜于子午玄阳舰的遁速,往四面八分飞散逃脱。

    庄无道亦及时反应过来,斩出的剑锋,顷刻间弥漫了半边天际。可成果虽多,剩下近八百余滴血点,被他的剑力绞杀粉碎。可剩余的的部分,却已无法追杀,只能坐视着那些血光,在视野的极限处纷飞散去、

    庄无道皱了皱眉,双手又欲捏动道决,施展天璇照世真经,准备借用星辰之力,锁住这些血光逃去的方位。

    可仅仅片刻,庄无道就又一身冷哼,面色惨白的跌坐了下来。

    欲以星辰之力遥锁,必定会有神念接触。可他到底还是小视了这位真魔魔主,哪怕已经陨落之后,一点神念残流,亦非是他这样的元神境修士所能抗衡抵御。

    方才不止是他神念遭遇魔主反噬重创,更引发了之前自己承受的伤势。连带着庄无道的两具化身,也同样受到牵连,内伤爆发,情形不太好过。

    好在剩下的那些刀魔,在魔血圣胎破碎,魔主意念破走之后,亦是纷纷崩溃,重新化成了血肉碎块。而外围的那些魔化妖兽,亦不敢靠近,在之后三日之内,陆续逃散。

    庄无道在此处疗伤,居然连续半日,都无妖兽来打扰。而随着墨灵返回护法,处境是愈发的安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