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三章 天蚀地缺
    将三足冥鸦送走的同时,云儿亦从庄无道的身上,取出一点沾染了本命精血的血肉,由墨灵一起带走。

    世间的代死之法,皆玄妙莫测,而其中尤以三足冥鸦与九命玄猫的代死神通最为玄奇,形式多种多样,变化多端

    只要有庄无道这点血肉在,哪怕还有一线生气尚存,就可借助冥鸦之力复生如初。

    墨灵虽是担忧,不过此刻却知自己非是留恋之时,穿入生死二界间隙之后,就以最快的遁速,迅速往北面方向逃离。

    庄无道看着那剑灵施为,却依旧是默然无声,静静的思索着。只要三足冥鸦成功脱离,自己的性命当可无虞。

    可当再生之后,却必定有着一段很长时间的虚弱期,可能需至少三年到五年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再者自己两具化身也损失不起,尽管那第二第三元神依附于副丹之上。副丹不毁,则分魂不灭,

    然而自己这两具肉身,却很难再生,这毕竟是自己蕴养了二十年时间,以五阶蛟龙的筋骨血肉,还有那三头翼火雕之心一起炼成。再想要这么两具近乎完美的肉身,又需三五十年时间不可。

    还在平时也好就罢了,不过是耽误个几年时光,然而现在各处形势吃紧。天一各方势力稍一不慎,就可能引发大战,他岂能在这时候休养生息?

    所以借助三足冥鸦的代死之术,是最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庄无道绝不愿考虑。

    当生死别剑势尽,那剑圈再次收缩,不过才缩到一半。洛轻云的剑势,就再有变化,而这一次使出的,却是同时分出了总共四十九道剑光,斩向了生冥两界之间

    天地大悲,忆惘然

    剑出六息之前,在两界间隙中,一剑斩一魔,将欲追击着墨灵而去的几十头刀魔与那些血肉触手,俱都斩碎斩断

    使墨灵的身后方顿时为之一空,终可毫无阻碍的穿行逃离。

    而一当护佑住三足冥鸦成功离去,剑灵就把那剑圈再一次的收缩。

    然后就不再使用庄无道任何的玄术神通,只是借用那高妙到极致的剑法以及乾坤大挪移之术,在这近四百只刀魔合力围攻中穿行固守。

    “玄术神通与剑主两具化身一同使用,效果才能达至最大,云儿会尽量保留。不过战魂附体后,未必能如您之愿往外突围。既是如此,剑主或可尝试在附体之时,尽全力灭杀这些刀魔,消耗这圣胎元气——”

    洛轻云所提之事,恰恰正是庄无道此刻最头疼的,血猿与剑仙战魂的战意狂盛,只知死战而不知后退,自己哪怕生出丝毫的怯战畏死之念,都会导致魂质心境不合,影响战魂附体的效果。

    剑灵控体时倒是能依他心意,可一来战力上还是不如战魂,二来洛轻云也无法代他操控自己两具身外化身。

    庄玄通与庄九真,实力说到底,也就是相当于自己的七成左右。在天机碑上,排位第十到十二左右,可以应付两到三头六阶刀魔。而护身的灵智与战斗意识,也远不如本体,根本就不可能跟上洛轻云的节拍。若放出来单独与这些刀魔搏杀,那完全是自寻死路、

    只有战魂附体,只因两具分身元神的本质是来源于自己,亦是天生战魂。故而可以与自己一般,同时召来血猿与剑仙战魂加持,一人三身方可形成协力,达到一加二大与三,甚至等于三十的效果。

    可惜这战魂,却是绝无可能随他心意——

    更让人无奈的是,此刻在他脚下,那阿鼻平等王的咒印,居然也全无反应。

    是已经看不上?还是这头真魔魔主,早就已被那位平等王纳入囊中?

    庄无道心里思绪百转之时,洛轻云却是在苦战中死死的支撑,奋力搏杀。运动起重明太霄承风决的遁法,使庄无道身影如风驰电掣的不断闪动游走。不过却始终没法脱离开这些火魔的阻截追击,自然后者也同样无法将这一剑一人,彻底困住。

    轻云剑犀利无双,是太霄阴阳剑的十倍,斩出的大悲剑气,也同样比庄无道往常时更犀利十倍!

    任何六十重禁制以下的法器,在此刻庄无道的剑前,都将是一触即断。这些火魔尽管高达六阶,力量过人,肉身强横,一双刀臂也都相当于一些材质比较出色的七十重法器。

    可当洛轻云全力爆发之时,这些火魔基本无法正面阻挡,剑锋一碰就死。想要将庄无道强行困杀,也就变成了遥不可及之事。

    那魔血圣胎也知变通,刀魔之后,那些从天而降的‘肉块又转而变化成一种名为‘蔽日神魔,的顶阶魔族。酷似人形,可双臂处却有无数的血肉触手伸长出来,变幻成了各种形状。不过却并不直接卷来纠缠,而是操控磁元摄力,搅动太虚之力。就一如在无量虚空中,将庄无道强行迫回之时,

    可惜这样的六阶‘蔽日神魔那魔血圣胎似乎能力有限,总共只能变化出八头。而无论是庄无道与剑灵,都是磁元太虚之力的行家里手。虽也受到一定的影响,却极其有限。

    而随着时间流逝,庄无道也渐渐看出,周围那些刀魔增长的速度,正在不断的递减着。而被剑灵斩杀之后,那些破碎血肉,恢复再生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心神不由微振,知晓这多半已是到了魔血圣胎的极限,剑灵所提坚持对耗之策,说不定真能够使他成功脱困。

    ——只需战魂附体之时,能够击杀足够数量的‘刀魔使这魔血圣胎最终无力继续再生

    心念思绪至此,庄无道又猛地一惊,随着剑灵的视线,看向那巨坑所在的方向。只见一到黑灰色的光华,正从那边方向,蓦地横空跨来,直击此间。

    “天蚀地缺灭神指”

    剑灵的意念,再次开始剧烈的波动,而后洛轻云毫不假思索,就是一剑挥出。这却是庄无道从未见过的剑式,看似只一剑,却是在这一瞬之间,以忄式,为基础,刺出了千百余次

    不属大悲剑的套路,却似专为克制这灰色光华中的灭神之力而存在,到最后的剑光消逝之时。那黑灰色光华,也消散无踪。

    不过紧随其后,却又是第二道‘天蚀地缺灭神指再次从魔血圣胎处再次遥空击来。

    而洛轻云也是毫无半分的迟滞,同样的剑式再次刺出。虽在重围之中,剑势却毫不受半分于扰,那些敢于靠近的刀魔,无一例外都被剑灵以乾坤挪移之法反弹出的灭神指力,直接轰碎了里面操控的神念,整个身躯都化成了一团肉泥。

    不过当接下到这第二指之后,庄无道的口中就猛地吐出了一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暗黑色血液。

    体内的伤势,还是在‘素壬神体,的作用下快速恢复着。不过剑灵的魂念,却是变得虚弱无比。

    那黑灰色光华,却仍是前赴后继,而当洛轻云第三剑刺出之时,神识已如风中残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