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二章 苦战困局
    那盾面瞬时就变得坑坑洼洼,虽未损毁,可高达五十七重的法禁,却立时就腐蚀破碎了整整三重禁制,几乎就从中阶法宝这一层级跌落。

    “魔狱蚀雨?”

    庄无道神情凝重,百万火蝶开始密布在血神盾上,再引天璇星力降临,结合火蝶内的石明精焰。这才勉强抵御住这丝丝雨点,将那降下的蚀雨全数中和石化,变成一颗颗的沙粒从两旁滑开。

    “速走”

    就在大那雨初起之时,轻云剑便已经回归到了庄无道的手中,从剑身之内传来的热流,已经蔓延到了庄无道的身躯所有角落。

    运剑起势,轻云剑虚空一斩,周围的虚空就如纸糊一般被迫开。

    犀利无双的离思剑力,直接就带着庄无道的身影,遁往了十三万里外。所有的虚空法则,在这剑势之前,都是被粉碎碾压,或者直接忽视。

    不过也就在庄无道身影,刚刚随着轻云剑穿入虚空之时,周围处却忽然伸展出数只血色巨手,从身后的世界内同样破界而出,然后四面八方的强抓了过来。

    较之云儿的离思剑势,竟然还要更强势迅捷得多。若说轻云剑,是靠着绝世无双的锋锐,强行分裂虚空。那么这几双血色大手,就是将所有一切虚空法则,完全忽视。力近于‘道完全的碾压

    云儿面色冷峻,一当这几只大手接近,剑光就随即分斩而出,离思剑的残余剑势,顷刻分化,随着六道雪亮的剑光闪耀,几只血色大手就立时从腰而断。

    可仅仅顷刻,这几只大手就又再次恢复如初,又化成几十上百条的血色藤蔓,缠绕遮蔽而来。在这无尽虚空之中,竟是编织出了一张巨大的血网,将庄无道所有能逃遁的空间,都全数封锁。

    庄无道心内一阵发凉,思绪已沉到了谷底,而洛轻云的意念,亦是一阵少有的剧烈波动。而后一声冷哼之后,剑光再变,又是一式‘离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凄厉的剑光,却是直斩身后。在那藤蔓血网彻底合围之前,将身后的藤蔓尽数破开,而后再裂虚空,一人一剑,安然退回到了天一世界的胎膜之内。

    “逃不出去这血茧至少已经有了三百多年岁月,剑主可还记得之前剑主血祭的那三滴魔血精华?多半是其所有,系出同源。”

    剑灵的语声,此时是前所未有的凝冷:“离思剑已行不通,这位真魔魔主多半擅长太虚空间之法,造诣惊人。这血茧虽还未恢复神智,不过只凭其本能,就可压制界外无量虚空。”

    庄无道不说话,心中已经后悔自己这次的托大。这并非是离思剑太弱无能为力,而是自己未曾真正将这一剑式真正修成。

    若凝聚成了相应的玄术神通,那么那几只大手,哪怕真有数‘道,之力。剑灵一样可以强行破开遁走。

    “如今之计,只有拼死突围。我时间不够,剑主需随时准备召唤血猿战魂,”

    从无量虚空中脱身出来,二人才发现这一番折腾,才只不过挪移了三百里地而已。

    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周处,赫然是周满了各种身形宛似火猿,体型庞大,肌肉虬结,又有着巨大蜥蜴魔尾般的怪物。漫天的蚀雨滴下,却非但不曾伤这些怪异生灵分毫,反而更助他们火势,热焰冲天。

    几乎每一只的双手臂外侧,都各自有着一对锋锐骨刀,同时破空斩来,带起了一道道巨大刀气。甚至这些刃影未至,庄无道身外的‘离尘长生衣就已破开碎裂。这件他修复不久,更已重新祭炼到四十五重法禁的道衣,甚至还未正面接触刀势,就已纷纷碎裂!

    “六阶刀魔”

    庄无道的脸色,已是难看之极。刀魔是魔狱中一种特殊的族类,因双臂天生就长有一对刀刃,故而被命名为刀魔。刀术高强,战力惊人,是魔狱之中二十几种圣阶魔族之一,媲美妖族中的化圣级血脉。

    而此刻这几十道刀芒,无一例外都有八千万象以上的力量,无限接近于一‘道分明是六阶以上的实力。刀锋中所含的火焰法阵,更堪称鼎盛,即便在那些真正出自于魔域中的六阶刀魔中,也是佼佼顶峰者,是可以比肩甚至超越普通合道修士的存在。

    心中也终于明白了过来,以墨灵的四阶修为,穿梭生死两界之能,在此处为何会两次陷入到重伤垂死之境。

    若是只有两三只,庄无道还可勉力应付。可此时这四面八方,这刀魔何止百头?

    天仙界内的,怎么就有了这么多实力如此强横,可碾压天机碑的存在?

    “应该是那头魔主意志,本能感应到剑主的威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剑主你袭杀。”

    剑灵语声平静无比,心绪也再次恢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在这泼天的大雨中,剑演水势。如狂涛大河一般的潮涌卷出。

    “好在并非是真正的六阶刀魔,这些东西,都只是他血肉变化而出,被本能驱使,并无灵智。”

    泪满襟——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故人泪满襟!

    一面面剑墙,似狂涛大浪般,淹没了虚空,淹没了天道法则,也淹没了数十上百头的刀魔。

    剑光冲过之处,重重刀影皆粉碎折,那些狂暴诡异的魔狱生灵,都被这滔天剑影,都撕成了一块块血肉碎片。

    虚空中似有一张细密有如鱼鳞,又锋锐莫名的罗网,张开望前,切割扫荡着这网前的一切。

    然而随着剑涛滚滚往前,却是越来越慢,轻云剑在庄无道的手中越来越沉,剑势也被滞阻,几乎是陷入停滞

    在庄无道的眼前,已经形成了一片完全由血肉织成的地毯。每一具‘刀魔,被斩碎,就立时有另一头刀魔生成。从那血茧方向,还有更多被火焰包裹着的肉团冲天而起,接着又如流星般的在强方坠落。

    从一团烂泥般的‘肉块到成长拟化出一只新的刀魔,只用不到十个呼吸时间,

    而此刻即便自己身躯,是由剑灵在操控中,庄无道也仍感觉身躯上下,尤其是运剑的手臂处,有如刀割般酸疼。

    这些刀魔,每一击都不下于八千万象的力量,而庄无道每硬接一刀,都需全力以赴。肌肉不断的收缩震颤,以化解着这超过他近一倍的巨力

    不知何时,剑灵已经转为守势。不过却并非是固守原地不动,而是以重明太霄神决,身躯有如游鱼般,不断的滑动挪移。

    一方面是不放弃任何一线逃生的机会,觅力突破,一方面则是可将大部分的刀魔刀气避开。

    每次剑灵需要同时应付的,都只是三五头刀魔而已,绝不会超过七头。

    却依然是吃力之至,洛轻云已经把庄无道的星移,与花接木,运用到了极致,可依然是难以为继。

    每接一剑,庄无道的肺腑就震荡一次,而唇角成溢出的血沫就更增一分。好在那素壬神体的恢复伤势之能,近乎于不死道体,这些内伤,只需一个呼吸时间不到,就可恢复如初。

    而那轻云剑形成的庞大剑圈,也依然凝聚,毫无半点散乱。整个人有如一只刺猬,时不时的就反击转嫁,借这些刀气之力,反过来斩杀刀魔。

    庄无道心神微定,已经开始在思索,从此处脱身或者逃逸之法。

    “应该能够固守,那真魔血茧,是在使用本元之力,同样损耗不小。剑主气脉悠长,只要能撑过去,依旧可安然无恙。”

    一边说着话,洛轻云一边再次变化剑势。这次剑出却是‘生死别大片的死亡气息,四下散逸开来。

    “除此之外,还有你那两具分神化体,并非全无生机。即便动用血猿战魂与分身道体都撑不住,还有墨灵在。”

    墨灵一声轻鸣,以做回应。在洛轻云的剑光掩护之下,身周一片片的黑羽散开,虚实转化,似有似无。看似轻飘飘的,不徐不缓,随风而落,周围那些‘刀魔却全无法规避。

    而只需三到五片的黑羽沾身,这些刀魔就会整个枯萎,化成一滩黑色的烂泥。而即便侥幸未死,也会是虚弱无比

    短短的时间,就有着近二十余头刀魔,被这些黑羽,夺走了所有的生气。

    不过墨灵此时的气机,也越来越是虚弱。眼里满是懊恼与焦虑。

    它之前每次来此,最多也只七八头血魔阻拦而已。哪里似这次一般,赫然是成百上千,

    “天璇借法,雷火乾元”

    随着剑灵一声轻喝,整整二百余尊雷火力士,在四面八方被纷纷招出。

    不过这些四阶力士区区一二百万象力量,或可碾压这天一修界,在这些六阶刀魔面前,却是孱弱之至。也无法从那血茧之下,争夺来哪怕半条灵脉。

    只招出来一瞬,就被那百余刀魔横扫一空。不过剑灵的目的,本就非是为借助阵法之力。

    在那‘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力量加持的瞬间,洛轻云的剑光就又陡然爆涨。那本已在逐渐缩小的剑圈,猛然之间膨胀了整整十倍近五十头刀魔,被轻云剑轻松斩杀。

    而就在此时,洛轻云的手,在三足冥鸦的头顶上猛然一拍,将墨灵直接就送入到了阴界之内。

    “小家伙先走,逃得越远越好最好是在两万里外,准备代死神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