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零章 恶地之谜
    那是墨灵在七年之前发现的一处所在,就在极南恶地西南一侧。当时墨灵就向庄无道发出警讯,不过庄无道因第二第三元神正在紧要关头之故,一直拖延到了现在。只能令墨灵就近窥察,观其动静。

    不过就因此故,让墨灵几次遇到了险情,伤势极重。最后两次,甚至差点用上了代死神通。也多亏了三足冥鸦有着穿行生冥两界之能,最后才能安然逃脱。

    到了此时,庄无道就知这极南恶地,自己是必须亲赴一观不可。那已不是墨灵能够应付,再要拖延的话,他的本命灵兽就有殒身之险。

    由墨灵前方带路,一人一禽只在两三个时辰内,就横空跨越十余万里地域。墨灵在此处明显已是轻车熟路了,而且还是霸主一般的存在。许多凶兽与魔物,只遥遥感知看到了墨灵的踪影,就疯狂的逃离,毫不拖泥带水。

    而三足冥鸦本就擅长隐匿气机,平时看起来与平常的乌鸦都没什么两样,只是外形讨喜得多而已。

    能使这么妖修精兽与魔染后的魔类戒惧有加,显是对于这三足冥鸦,有着深刻的记忆。

    不过就在庄无道进入恶地的第二日清晨,一路往西南走了四五十万里之后,墨灵的遁速就忽然放缓下来。庄无道无比敏锐的感应,此时墨灵的行动更为谨慎,明显是在顾忌着什么。

    神念放开,庄无道也依稀察觉这里的魔化精兽,密度陡然增多。若说这南方恶地,其他所在妖兽与魔物比例,是维持在八比二左右。那么在这里,就是彻底反过来,魔物是妖兽的四倍。成千上万,而且大多都是被魔息煞力所迷,彻底失去理智的那种。

    隐隐可觉这些魔物,正围绕前方某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而且多是焦躁不安的在外围徘徊,本能的攻击着周围一切有威胁之物。

    到了这里,哪怕墨灵把身为三足冥鸦的神兽势压散开,也无用处。走不到千里之地,就遇到了不下一二十次的袭击,而且越来越是密集。

    不过再往那西南方向,走上一万三千里,前方视野又陡然一空,到了这个范围,已接近核心这个巨大‘圆圈,的核心之地。然而那些肆掠的魔化妖兽。却反而是一个也无。只偶尔有一队队不到百只,已经彻底失去灵智的妖兽,不时从地面飞速掠过,

    庄无道正觉奇怪,还未来得及深究,就蓦然间目光一凝,看向了北面方向。

    “那是,天岐山?”

    死渊横跨四十七万里,东起于东海之滨的向阳山,西面则终于天岐山脉——这可能天一修界中,最高的一处山脉。哪怕最低处也有十万七千丈,绵延二十七万里之广。天一修界数十万年来,除了寥寥几位道法高深的元神修士和四阶大妖,无人能够攀登到这山脉的巅峰,也无人能够横跨此山。

    只因那十万丈处,漫天的罡风与太阳精焰,可使任何元神以下的修士,都直接丧命。

    天岐山北面,就是赤阴城所辖的西南之地。若说这死渊,是隔离南方恶地与藏玄南岸之地联系的天堑,的那么天岐山,就是那西南天国的天然屏障,而且更为安全。

    毕竟死渊之上,还有一座天地桥。可这天歧山,却根本就无生灵能够活着攀爬过去。

    不过此时,庄无道却见远处,在天岐山一处支脉的山脚之下,赫然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石窟。

    那并非是天然形成,而是明显由土金二系妖修的神通道法开辟而成。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这石窟究竟深达几何。他此时神念浩大,并不被此地的煞力阻隔,不过也只能达十万丈而已,

    而这十万丈,远远不足以探查到着巨型石窟的底部。

    “开凿这石窟,不知要有多少妖兽合力?”

    庄无道心有好奇,特意立在洞口处,四下里看了一眼,而后感觉好笑;“这些蠢物,莫非是还想把这天岐山挖穿不成?”

    天岐山东西方向绵延二十七万里,如一堵巨墙。而这面氤也足够厚实,南北都是宽达三万里以上,哪怕最薄弱处,也不会低于这个数字。

    而这天岐山的根基处,也基本都是由材质二阶以上的天火岩与碎金石这两种材质等构成,坚固无比。否则何以支撑这十万余丈的雄山?

    据说最顶层处,经历太阳精火烤炼,还有大量的四阶与五阶的石材存在,不过与这石窟无关。

    总而言之,哪怕是五十头四阶以上的土系大妖合力联手,想要将这天岐山挖穿,也需至少百年之功。

    真要被这魔物做成了。那么现在有麻烦的,可就不仅仅只是离尘一家。

    “是否能挖穿我不知,不过墨灵见到的那处所在,绝不会在这石窟之内——”

    洛轻云一边说着,一边望向了更南面,这个由魔物围绕而成的‘圆,内,最中心也最气息强横诡谲处,语声沉凝道:“我闻道了不好的气味,这气息,实是再熟悉不过。”

    庄无道很想问云儿,难道剑灵还能有嗅觉?不过此时,他也提不起多少开玩笑的兴致。

    鼻间也同样闻到了几分异样的味道,那是硫磺与淡淡的酸味,类似臭鸡蛋一般,还有着一丝丝糜烂腐朽的气味,难闻之至。

    “三大万恶之地,魔渊,魔狱与冥狱,冥狱不太可能。那边的气息,不知是出自魔渊还是魔狱?”

    他记得这仙墓附近,就有魔渊的入口。几劫之前,那场导致数万仙修陨灭的大战,都是由此而引发。

    “应该是魔渊,不过不能亲见,也无法确定——”

    云儿一边摇头,一边提醒道:“剑主最好是准备周全。”

    三足冥鸦亦一声唳鸣,传来的意念,明显是赞同着剑灵的言语。对那几千里外的情形,深为忌惮。

    云儿这时,又深思着道:“若是来自魔狱,这周围的魔物,会更井然有序得多。魔渊之力,则更为混乱。不过若是前者,说不定真有将天岐山挖穿的可能。魔狱中有种生灵,名为伏山魔,只在地下生存,平生最擅的就是挖掘地窟。只需有两到三百头伏山魔,就可足可在十年之内,把这天歧山彻底挖穿”

    庄无道的心中微紧,而后微微一叹,希望那边,不是自己想象中最坏的那种情形。

    若真不幸被自己料中,那么之后那几十年内他要做的,就是倾尽所有,想尽一切办法,将离尘宗迁往北海或者北地。看看那碎风海与神原,还有三圣宗,能否抵挡那些魔狱或者魔渊的兵锋,

    若是不能,那就只有飞升离去,看看能否带着自己亲朋离开。

    这时他后方虚空内的庄玄通又忽然开口:“师兄多虑,天一世界外有元极星障,与世隔绝。外界仙修难入,想必那魔狱魔渊同样如是。”

    庄九真也道:“那魔渊入口,已被轻云剑的第三任的剑主封印。按照剑灵所叙,那位绝代仙王,乃是天仙界内曾经的至强者,半步混元的境界,应当不会如此无能。”

    庄无道不禁尴尬,这正是他心念内的所思所想,只是借由两具化身之口道出而已。

    也就是说,这是自己安慰自己,

    云儿也饶有兴致的望着二人说话,居然也很是认可道:“确实,第三任剑主不会如此无能。常理而言,那封印至少要一千万年以上才有松动的可能。在云儿记忆中,第一劫经历二十四亿载有奇,第二劫则总计二亿六千万载,时间漫长悠远。不过到第三劫之后,经历的时间就跌倒了二百万年,第五劫更只六十万年不到。这仙墓内的魔渊封印,是三任剑主洛轻云,在五劫之时完成。之后轻云剑历经多少岁月,云儿也是不太清楚,不过绝不可能就到千万年之期。

    庄无道心中稍安,主要是天一修界闭塞,不能知现在的天仙界,到底是第几劫期。

    他只知在那初始第一劫时,这一域中还是蛮荒世界。那个时候,还没有诸界之分,只有一片不知有多少亿里的广阔大地,然后就是与这生界对应的阴世。

    而这片大地之中,历经数亿年的时间,才陆续演化生成了生灵百族。似那龙凤虎龟等神兽之祖,都是诞生于此时

    不过那个时候,无论是哪一种族,都无太强横的力量,最多也只是粗浅的,调用这天地之力而已。也无什么智慧,大多只有求生的本能,

    而随着时间推移,这兽禽百族,都渐渐开始掌握了壮大己力的修行之法,也有了各自的血脉传承。

    这些神兽属裔,实力也就越来越是强大,渐渐都有肩山扛海之能,毁天灭地之威

    然而在天地初开后的二十四亿年,诸族开始征战不休。最后诸族中的元始圣者大战,导致整个世界都被击碎,崩离成无数碎片,飘散在此域之中。

    人族是在第一劫末的时代崛起兴盛,短短不到十万年的时光,连续出现了二十未元始仙王,不过还没稳住霸主之位,就迎来了一劫末世。不过在第二劫,人族靠着第一劫时代前人留下的遗迹,快速崛起,早早就恢复了元气。

    可随即又是第三劫,第四劫,时间越来越短,每一次劫期都有大量的修士与妖兽死亡。

    据云儿所说,这是因修士与妖修抽取天地之力太过,才导致天发杀机,劫期的时间缩短,则是因修界恢复元气的时间,越来越快。还有更多与世同存的仙王仙君,已经懂得规避劫数。每一劫期之后,都有不少人能保全性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