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零六章 雷霆之势
    “真正麻烦的,是从其他地段侥幸偷渡过来的魔物妖兽,使我离尘弟子死伤极重,尤其这两年,可谓日甚一日。

    离尘宗不可能将所有的修士,都全数摆在黑狼崖。整条深渊天堑,绵延数十万里。而这沿途之上,也密布着离尘宗的金丹与筑基修士,随时处置捕杀着那些侥幸越过‘死渊,的祸患。

    尤其是在一统南方修界之后,这条防线越发的密实。已经有南方诸国,各大宗派近二百余位金丹,八千人以上的筑基修士沿途驻守。

    可即便如此,伤亡仍众。庄无道有玄机子实时为他汇报各地的情势,知晓这几年,几乎每隔两三个月,这南方就至少有一位金丹因伤而亡,整条防线压力骤增,已经难以维持。

    这也是他这次,亲自前来察看究竟的原因之一。

    “确实,以往几百年中,还只是一些零散的妖兽。大多都是在恶地之内混不下去,或者是不甘被恶煞染化,意图北上寻觅存生之地的妖兽。还有一部分,则是出于巧合,并非是有意识的要偷渡死渊。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意图进入恶地魔修。似如今这般的情形,可谓是见所未见。”

    廉霄在二百余年前,曾因触犯门规,被罚在黑狼崖服刑六十余年。而这十余载中,身为黑狼崖自雷奋之下的第三强者,对此处的情形,自是了如指掌。

    而此刻雷奋也是眉头紧凝,同样忧心无比:“我与真人也曾想办法探查因由,曾试图捕捉那些魔修,拷问这恶地之内的究竟,不过至今仍一无所得。师兄曾言,不出六十年,这南方必有大灾。我看都不用等到那时。最多十年时间,这黑狼崖就未必能够守住。”

    “无需冒险,尔等当以镇守为重——”

    庄无道可不觉得,只凭黑狼崖单薄的实力,就可查探清楚这些魔物大肆北上的原因?

    相较于极南恶地内的变故,黑狼崖的安全,无疑更重要得多。

    “还有对面那些大妖,最近有无动作?”

    询问之时,庄无道又刻意看了一眼那连接南北‘天地桥,。这条安全通道极其狭窄,不过容纳两三位四阶大妖同时通过,应该还是无妨。

    再多的话,彼此之间的妖元煞力就会彼此于涉影响,反而难发挥出实力。

    不过只需二十位以上四阶妖兽前赴后继,互相联手应援,就足可对黑狼崖造成威胁了。

    “前后倒是攻打过三十几次,不过自从三年前一头四阶血角魔羚,被本座打下深渊化成脓血之后,这些大妖就谨慎得多。”

    眉头微扬,神情颇是自得,显然这一战绩,令他颇为得意。

    “其实也无需过于担忧,这些大妖之间彼此堤防甚深,常有自相残杀之举。无人统辖,联手的可能,微乎其微。

    听到这句,庄无道才心中稍安。其实之前也有注意,这些大妖之间彼此间的间隔,至少也有千里之遥。将对面那方圆不足万里方圆之地,分割出了数十个大小领地。显然是相互之间缺乏信任。

    有些类似于现在北海的情形,不过这些从混乱杀戮中走出来的妖修魔物,只会更为不堪。除非有更强力的人物统领,否则根本无法形成合力。

    “话虽如此,可若是这情形继续下去,这黑狼崖依旧守不住十年,哪怕宗门再增两倍人手也是无用。”

    雷奋苦笑道:“只需四十位以上的四阶大妖联手,这死渊就可被他们踏平,那罡雷火毒再强,也抵不住五六十位大妖联手镇压。”

    “也就是说,对面那些大妖,也在等待?”

    庄无道深深望了对面一眼,眉头已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十年时间么?这是三人一起估测之后的数字,不会有太多偏差。

    也就是说,这件事,无论如何都需先行解决,他可不想在与太平道拼命之时,背后却被极南之地冲出来的妖兽魔修,从背后插上一刀。

    而在飞升之前,也需尽量先解决这个毒瘤,不能将这腹背之患,遗祸于后人。

    “明白了,这次我来此间,其实是欲深入这恶地之内去看看究竟,不知三位有何可以教我?”

    闻言,下意识的就面色微沉,感觉不妥:“恶地之内凶险难测,还请庄师弟三思要查究竟,未必就要师弟亲力亲为,我离尘数十万弟子,皆可捐躯。哪里能事事都要你来出手?”

    他本能的就不愿身为宗门支柱的庄无道亲赴险境。不过理智却又在告诉着他,这离尘宗上下人等中,若说还有谁能查明极南恶地兽潮真相,那就定是庄无道无疑。

    廉霄与雷奋,亦是面面相觑,同样是眼神不安。不过当二人见庄无道,对之言避而不答,就知庄无道心意已决。

    雷奋性情更为果决,只略一凝思,就凝声道:“我以为真人当首选西南一侧探查,这几年中,有七成以上的魔类,都是从西南方向过来。”

    “西南?”

    庄无道目光西掠,往那边看了过去,发现这一侧的妖兽,的确众多。此外也注意到雷奋的言中,说的是‘魔类而非是妖兽。

    “除此之外,还有渡过天地桥时,要小心被群起围攻。”

    雷奋的语声仍在继续:“那些未被魔染的大妖倒还好,仍有理智。不过其他的魔类,真人却需万分小心。至于其余,我等对那极南恶地之内,也是一无所知。”

    廉霄与都无言语,显然也是提不出什么对庄无道有用的建议。可能也知自己不能阻止,便一声冷哼道:“你一向都极有主见,哪怕你师尊也是奈何不得。不过这一次,最好是速去速归”

    “无道省得

    庄无道失笑,而后蓦然化风而行:“黑狼崖既还安泰,那就等我回归之后再详细一观。庄某先去试试看,对面这些大妖的深浅。”

    话音落时,三人才发现庄无道身影,已悄然离开了他们的身侧。只是须臾,就飞跃过数千里,到了那‘天地桥,的桥头。

    正闪身前行时,庄无道忽然间心有所感,只觉两道熟悉的视线,正从后方投来。下意识的回过头,便见那宇文元洲与夜小妍,正立在黑狼崖的山腰处,遥遥远望了过来,

    庄无道回以一笑,就再不滞留,身影再一闪,就从这石桥之上的狭窄空间,掠身而过。

    五阶的《重明太霄乘风决》,遁速几可比拟子午玄阳舰,哪怕庄无道刻意压制着速度,也仍是一瞬千丈,

    不到半个时辰,三千里的石桥,就已飞越大半。而就在他身影,距离另一侧桥头还有大约八百里之遥的时候,对面那些妖兽魔物,就已纷纷开始骚动。整个兽群,被十几道强横气息驱使着,蜂拥着开始往对面石桥入口处冲击。

    那十几位大妖,更是在短短半刻的时间内,就已陆续到了‘天地桥,的桥头附近,各选高处立定。往庄无道看过来的目光或疯狂,或嗜血,或好奇,或审视,情绪不一。

    庄无道毫不在意,甚至还有心情察看试探着这石桥四周。一道道符纸,从他的袖中滑出,化成一只只的纸鹤,飞向了四面八方。

    然而这些符鹤都没飞过三百丈距离,就纷纷以各种样的方式消散。或是腐烂,或是燃烧,或是直接被雷光湮灭,又或者被那罡风切割成无数的碎散粉末。

    还有两尊材质格外不同一些的‘雷火力士被庄无道从对面石壁之中召出。可仅仅半刻,这两尊‘雷火力士,就各自坍塌碎灭。

    剑窍之内的轻云,顿时就吸了一口寒气:“这下面,怎么全是赤风湮煞?剑主万不可跌入五百丈之下,否则定有陨身之险”

    庄无道以道法变化出的纸鹤,每一枚都有着不逊色于金丹境的罡气真元护持,可在这死渊之内,一脱离天地桥左右的安全范围,就立时被摧毁。

    不过这都比不得庄无道召唤的那两尊雷火力士,他虽是以平常术法召出,然而这两尊力士,却亦为四阶,有着超越普通金丹巅峰的实力。

    除此之外,庄无道暗中更以各种术法加持。只论防御能力,两尊雷火力士绝不逊色于元神。

    可在这下方深渊中,却连一息时间都撑不过。

    庄无道亦是目光微凛,他深知那‘赤风湮煞,是何等可怕之物,那是最危险的一种五阶风煞之一。

    换成平常时,他应该能在里面支撑三五个时辰的时间,并不畏惧。不过问题是这死渊之下,并不只有‘赤风湮煞,而已。其他雷火风毒,俱可要了他的性命。特别是这几样威胁,混杂在一起的时候。

    不过随即庄无道就是一笑,神情淡淡的看了对面一眼。

    “应该无妨,凭对面那些蠢物,还没法将我逼下天地桥。二位师弟,你二人以为如何?”

    就在庄无道身后,那黑暗虚无,常人根本无法目视感应到的空间内,庄九真却是答非所问道:“如此说来,师兄这是欲立威?”

    那庄玄通也感应到了庄无道心意:“施以雷霆之势横扫,震慑那些大妖?师兄是欲使这黑狼崖,暂得几年安宁。那么此战,就不能留手,最好是碾压过去。”

    庄无道一言不发,继续前行。而待得他距离桥头只有五十里时,对面早就蓄势以待的兽群,顿时都目光赤红,如潮水般往前蜂拥飞扑。尤其是那些已被魔息染化的兽类,大多都失去理智,根本就不顾天地桥两旁的凶险,前赴后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