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四章 秦锋之忧
    “以术生道?这可真是了不得的惊喜——”

    清朗的笑声,突如其来,一面银镜,也突然闪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前不远。

    “原本还在为你欲在四十年内覆灭太平道而担心,可如今看来,却是我庸人自扰。在你而言,攻灭天平,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庄无道不用看,就知是秦锋,也是藏境人。这这天一修界,能够自由出入半月楼的,也就那么几位而已。

    斜目望去,果见秦锋一副笑嘻嘻的神情,立在镜中。在庄无道与洛轻云的面前,他也未以薄雾掩饰,直接就显露出了真容。

    庄无道的瞳中,也是精芒微闪:“太虚无极大法第五重天修成,如此说来,你修为如今已是稳固了?”

    外人以为离尘宗内,只有十五位元神境,却不知还有一位不在天机碑上的藏镜人存在。

    大约是在六年之前,秦锋把太虚无极大法,修道了第四重天巅峰层次,而后就成功渡劫,修成了元神。

    秦锋的气机精血,都未被天机碑副榜记录,所以名不在天机碑上。不过以庄无道的估计,藏镜人的排名,应该也是在五十位左右,不逊色于与李玄安。

    是因那《太虚无极大法》,委实强横。秦锋的根基虽元不如与李玄安,可战力却能凌压其上。若非是《太虚无极大法》中,记录的玄术神通较少,秦锋需得自己推演钻研,否则排名还可上升十位。

    “还好,多亏了那天机错星图。还有那次离寒天镜中,得了一些太虚圣子的部分传承。金丹境之时只能于看着,不过元神境之后,都已能够用上。”

    秦锋笑了笑,目视着庄无道的两具化身:“太虚无极大法第五重天修成,我还自鸣得意了一阵,可与你现在相较,又觉自己简直就是萤火比之皓月,太过渺小。可叹,可叹——”

    “废话少说”

    别人的吹捧,听一听无妨,庄无道却知秦锋,这是准备拿自己调侃,顺便道苦。便随手把五面炼制好的太虚子境丢了过去,不耐的打断道:“这最后四面太虚子境,最多还有两年我就可帮你炼好,太虚天演术将成,何需来羡慕我?直接说,这次回本山,到底是所为何来?你如今修行,也在关键之时,就定要千里迢迢返回本山不可?说起来,你在北海十余年,对太平道的布局,到底如何了?”

    “还能如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平道门内如今抱成一团,又有三圣宗明里暗里的照拂,不好下手。大灵赤阴则更希望离尘,精力专注于江北中原,并不愿于涉。此事你又是不知。”

    秦锋摇着头,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最多也只能敲敲边鼓,拉拢一些散修而已。能够维持住那个海仙盟,就已很不错,想要更进一步,平常的手段,可没什么用处。这几年中,光是让极法师兄避开太平道的刺杀,就让我绞尽了脑汁。”

    庄无道默然无语,他也知北面的形势,确实是艰难。极法也是全赖秦锋的太虚挪移之法,才能从几次刺杀中,保住了性命。

    否则以极法元神初期的修为,哪怕玄昊宫几家全力护持,也早就陨落了。

    “所以这些年,我也没做别的,只是尽量在金衍宗与太平道之间,栽赃嫁祸,尽力挑拨而已。”

    秦锋在镜中,此时由露出邪魅的笑意:“至于有没有用,我就不知了。金衍宗擅长术算,是否推演出真相,恨上我们离尘,也同样未可知。可惜的是那萧守心,也聪明得紧,这十年之中,太平道修士都未进入过北海一步。”

    庄无道立时就明白了过来,秦锋之策,是欲使太平道与金衍宗两家继续争斗。仇恨欲深,矛盾越不可化解,则金衍宗攻灭太平道之心愈艰。

    只需离尘宗准备好北上,金衍宗定会响应。

    至于北海,其实最好的情形,是太平道始终保持着对北海的威胁与压力,才能使北海几家暂时放下矛盾争端,共抗外敌。

    不过太平道也不乏智者,这些年摆出一副要与金衍宗一决胜负的架势。未出一兵一卒,北海修界就已成一团乱麻

    “金衍宗,那法天灵乃是天下第一术算大家,岂能不知猫腻?只怕是故作不知?”

    应该是明知有人在栽赃嫁祸,却假装糊涂。金衍宗与太平道,毕竟还有数千年共抗外敌的恩义,哪怕彼此间也有龃龉冲突,可若是过份了,也依然会被天下修士指责。便是金衍宗门内,对于金衍太平之间的争斗,也不是没有不同的意见。

    而秦锋所为,正是间接的帮助金衍宗,摆脱道义上的束缚。

    自然,这是太平道势强之时,法天灵才会如此。离尘宗若现衰落之势,太平道还有一线保全宗门的可能,那么金衍宗多半也会以此发难,对离尘翻脸相向。

    不过秦锋办事一向谨慎,太平道与金衍宗,应该都拿不到什么证据。

    “这个就非我能知了。其实这都是小道,离尘宗有足够实力,那就直接碾压过去就是。阴谋诡计,并不足为峙,几十年前的太平道就可为鉴。”

    大笑之后,秦锋面容微肃,眼神认真的与庄无道对视着:“无道你打算何时动手?天下第七庄无道北上之日,自然便可一呼百应”

    以庄无道的声望号召,整个北方修界,自然都会附身听命,四方云从,金衍宗也绝不会错过着机会。

    除此之外,其他的所有动作,都是多余。

    而在秦锋看来,以此刻庄无道与离尘宗的鼎盛实力,攻灭太平道,正当其时

    “再等一等——”

    庄无道陷入沉吟,目含深意的往北面望着:“聂仙铃什么时候修成元神,那就在什么时候,对太平道动手”

    并不是他在犹豫迟疑,而是为防万一。只有两位天机碑前十五位坐镇,才能有足够的实力,应对各种样的变局。

    说起来,之前约定的二十年之期将尽。可他十余年前承诺的,为聂仙铃换取碧霄真君战魂之物,依然未能取得。

    还有最多三年时光,三年之后,聂仙铃就可成为离尘宗的第十四位元神修士。到那个时候,当年那个曾在他羽翼之下,瑟瑟发抖的女孩,才能真正成他臂助。

    借助碧霄所传之道,他那师妹,直接一跃就入天机碑前三十之内。只需再有战魂与神诛绝灭剑,那么实力之强,足可与己比肩。

    那个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离尘宗都可不惧了。

    “仙铃么?”

    秦锋眯起了眼,眼里也似笑非笑:“如此说来,无道你也并非全无所觉?”

    庄无道也侧过了头,面色凝然。心中忽然明悟,只怕这才是秦锋此次回归本山,与他面谈的真正目的。

    “情形确实是颇为奇怪”庄无道微微颔首:“我有感觉,那三圣宗,似乎已不愿与大灵,再起纷争?尤其那燎原寺,这些年侦骑四出,似乎在寻觅什么。”

    这些年并非只有离尘宗,在急速的壮大。那三圣宗的实力,也同样在快速恢复。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那位证如禅师。十余年间,一路高歌猛进,轻而易举就闯入天机碑的前十之列,成为仅在沐渊玄之下的当世第二人。

    不过庄无道,也并未被挤下第七,与羽旭玄一样,都守住了自己的排位。他自己是本身就隐藏了不少修为,而羽旭玄没有毒伤拖累,亦是进境极速。昔日只用了不到百年,就位列天下第七。此时突飞猛进之势再显,与庄无道一起,将第五位的燕赤灵,挤下了第八。

    而其次就是方孝孺,声势几乎不逊色证如禅师多少。不但在十年之前,得证元神之境,更在之后排名急速提升。至如今,已是天机碑排位十二,天下间最绝顶的人物之一。

    此事不但震撼了整个修界,更使当世修士,再次将方孝儒与他的的名字并列。有孝儒,南无道,之称,甚至隐隐凌驾于庄无道之上。毕竟那石灵佛窟的前因后果,世人早已知之。若没有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庄无道的进境之速,未必就能及得上乾天宗的那位。

    除此之外,三圣宗的元神修士,也同样是在暴涨。十六年时间,整整十七位元神修士。不但翡翠原时的折损尽数恢复,实力似乎还胜过往昔。三圣宗的底蕴之厚,远非离尘所能企及。

    可即便是如此,无论是实力鼎盛的乾天也好,在那翡翠原中吃过大亏的燎原寺也罢,对于大灵,都是极度的克制隐忍。

    “真正是不可思议,平时无道你也不爱钩心斗角,可为何关键之时,总是如何敏锐?”

    秦锋在镜中摇着头,一副难以理解的神情,而后沉吟着道:“此事说来也是巧合,十几年前,你不是让我查一查方孝儒的底细么?结果那位是不是不死道人没查到,反而是另外探听到一些消息——”

    庄无道的目光,更显凝重。而旁边一直听着二人议论,却始终一言不发的剑灵,此刻听着秦锋的言语,亦是微微动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