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九七章 出人意料
    “可惜了——”

    剑窍之内,洛轻云也是一声轻叹,满含遗憾:“若然能早十年前,剑主打开重明观世瞳时就接触此物,你现在的成就,当不止于此。那个时候,剑主才能得益最大。”

    并不是说这‘离尘天牒,内的影像,对于现在的庄无道而言,就毫无用处来了。只是作用,远不及十年前而已,

    如能提前接触,庄无道可以更进一步熔炼节法与阿鼻平等王灌注的‘玄天归藏气使现在的修为,可以再上升几个层次,直追天机碑上的沐渊玄。

    而庄无道此时接触‘离尘天牒虽也能节省他至少二十载的时间,却需用更长的时间,才能追赶提升到沐渊玄那个层级,所以剑灵才会说是可惜。

    “我倒是不觉得遗憾,一饮一啄,皆由前定,没什么可惜的。”

    庄无道暗暗一声笑,对于自己的修行进境,剑灵倒是比自己更在意一些。

    “不过这‘离尘天牒不是只有增长寿元与加持之能么?怎的又有了这些影像?难道说在你沉睡沦落的这些年内,这‘离尘天牒,又有了变化,有了传承功决之能?”

    想想倒也有几分可能,那些影像中,虽有重明阳神录与离世绝尘二决所蕴之真意玄奥,以及实战运用之法。

    可观睹之人若不能从传法殿中,获得具体的行功口诀与修行纲要,即便看了这些影像,也无法修行离尘宗的这几门镇宗神诀。

    ——只有离尘宗的本山秘传,才能进入传法十殿中离尘殿的最核心部分,才能接触离尘宗几门镇宗神绝,才能知晓‘离尘天牒,副本的存在。也只有开启了重明观世瞳之人,才能寻到此物——

    同样只有把离尘镇教的三法合一,将重明阳神录修到至少三重天境界之人,才能够观睹到这些由绝尘子留下的图影。

    整个过程,条件苛刻到让人无语。不过那怒江道人,对此物的看重,却是毋庸置疑。

    “并非如此剑主看到的那些绝尘子的图影,应该是直接刻印在这‘离尘天牒,的副本之内,是这份天牒副本所独有。剑主难道就没发觉,这卷竹简的材质有异?”

    剑灵一边说着,一边陷入深思道:“我看那位怒江道人,之所以将此物藏于此间,只怕是预防离尘后人好奇,在参研此物奥妙之时将之损坏才对。这竹简之内的图影,道蕴十足。平常的材质,可承受不起。这竹简只是勉力为之,极其脆弱,经不起折腾。除此之外,还有这怒江道人的来处,也同来使人好奇,我原以为这位,是来自天一界附近的一处世界,此时看来却是未必。能带来那条道业天途,能将绝尘子的图影,印入灵器之内。这等样的手段,除了天仙界离尘本宗之外,就只有离尘宗的八大天院,十二别宗才有。”

    庄无道闻言,不禁暗暗摇头。剑灵与聂仙铃,两种猜测,都各有其道理,也有荒诞不合理处。

    不过他已不打算再在此事上浪费心思,即便知道了怒江道人的真正用意又能如何?有何益于己身?

    倒是剑灵的后面一句,略有些让人在意。

    他与洛轻云意念交流,这许多对话,只是一瞬就已完成。连带着竹简中映入他脑海内图影,总共才花了不到十息的时光。

    待得庄无道回过神时,就听聂仙铃语音凝重,略含担忧道:“师兄?你刚才——,可是这东西有什么不对劲?”

    “恰恰相反——”

    庄无道笑了一笑,将手中的这卷竹简收起道:“是件好东西,对师妹你而言,尤其如此可还记得道业天途之上,那位演示《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的祖师?这‘离尘天牒,的副本之内,就有祖师亲自演示的重明阳神录,以及几门核心的镇宗神诀秘术。你明日可到我半月楼来,与我共参此物。除此之外,我还另有一件好东西给你。”

    却是想起了‘天机错星图聂仙铃兼修七杀无妄剑,这亦是虚空类的剑术功决。那‘天机错星图,虽是与太虚无极大法一脉相承,可对于聂仙铃而言,也同样有着不小的助益。

    毕竟都是涉及虚空大道,差别只是太虚无极大法,修行的过程,是试图一步步掌控太虚。而七杀无妄剑则是追求短距挪移,以最大程度的缩短与对手间的距离,追究变幻与极速,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不过到后期之时,却也开始将虚空时空之道,融入自身剑中。每一剑出,都有诛仙之威,令所有仙修都只能束手待毙,所以又名为诛仙神决。

    故而二者之前,也颇有几分相通之处,可触类旁通。

    “演示重明阳神录?真是绝尘子祖师?”

    聂仙铃眼里,亦闪过了几分惊异。不禁再次看了那竹简一眼。若真如庄无道所言,那么此物的价值,就真是无可估量了。

    “那师妹这里,就先谢过。”

    盈盈一礼之后,聂仙铃又抬目望去,见庄无道仍是笑容满面,心情甚佳的模样。忽然心中微动,语气故作平淡的问道:“师兄这次向羽师姐提琴,可是要让羽师姐,也拜入我离尘门墙内?还是师兄,准备随师姐入赘赤阴?”

    “入赘赤阴,这怎么可能?”

    庄无道先是哑然而笑,随即又凝思着道:“她能拜入离尘宗,与我一起最好,如是不能,我也不会强求。”

    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境界,等同于离尘宗支柱的地位,怎可能随羽云琴拜入赤阴城门下?

    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不说节法的大恩,即便只为重明阳神录与两门秘术的后续功法,他也不会背弃离尘宗。

    且即便自己同意了,门中上下都会倾力阻止,更会将他视为背叛。

    自己做不到,庄无道也就不强求羽云琴。

    “不可能么?”

    聂仙铃却扬了扬眉:“那么以师妹之见,云琴姐多半不会同意这次的婚事。师兄还是莫要抱太多期冀才好,”

    庄无道立时一怔,这是剑灵之后,第二位对他说这番话的。心中也骤然就有了些不妙到预感,庄无道眉头再次紧皱着,看向了远方。

    聂仙铃的唇角,则在此时冷冷的向上勾起,满含着不屑与冷嘲。

    那个女人,怎可能会为师兄付出一切?既然不能,即便此世之中,与师兄结为道侣又能怎样?

    二人迟早都要分升越界而去,到了上界之后,这段姻缘难道还能维持?

    以羽云琴的冰雪聪明,又岂能不知?

    可惜的是羽云琴,永远都不会明白,庄无道已准备为这段情感付出些什么。师兄从不会无谋而动,当决定求亲之时,就已准备好了承担一切,

    难女人也迟早有一日,会后悔今日。

    ※※※※

    赤阴城内,在赤阴城修士心目中地位崇高的天阴殿之内,羽云琴正仰头上望,眼神挣扎茫然,面色则忽红忽白的变化。

    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羽云琴才一声叹息,低了下头,定定看了眼上方处的父亲羽旭玄,还有离尘宗的云灵月真

    没有犹豫,羽云琴直接俯身深深拜下:“能得庄真人爱慕,是云琴之幸。不过这一次,云琴怕要让诸位失望了。

    云灵月的脸上洋溢的笑意,顿时僵硬。与羽旭玄一并,愕然看着下方处的少女,眼里都满含不解错愕之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