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九六章 天牒之影
    那是一副气势壮阔恢宏的浮雕,绘制的是上古人族与妖兽大战的情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不过其中一个手执着一卷书简的身影,吸引住了庄无道的目光。准确的说,让他注意的不是这个人,而是那卷竹简。

    他并非是第一时间就察觉,最开始无论是目视,还是神念感应,都未能感觉到这座殿堂之内的丝毫异样。

    然而当庄无道,动用起了重明观世瞳,将这‘重明殿,内的一切,都全数映照在眼中后。上方这卷竹简,就在他的视野内,散发出了点点星光,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稍稍愣神,庄无道就法力一摄,将那卷竹简取到了手中。翻开之后,面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也立时就知,这定是‘离尘天牒,的副本无疑。

    只因这卷竹简之内,只有寥寥六个字,是两个人的姓名,庄无道,聂仙铃——

    几千年前,那位玄萧祖师也通过了道业天途,不过可能因已逝之故,这位祖师的名姓,已经不在这‘离尘天牒,的副本之中。

    “这是何物?”

    聂仙铃已经恢复了过来,面上毫无异色,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卷竹简。美目之内,全是疑惑之色。

    她在这座大殿之内闭关参悟,已近一年时光,却毫未察觉这殿顶有异。直到庄无道取下来之后,才略有感应,发觉此物与自己神念,似乎有着一丝神秘的联系。

    “是我宗上界圣器‘离尘天牒,的副本,据说可延寿,也可沟通上界‘离尘天牒,的的本体。施展一种名为‘通神接天,的秘术,有类似战魂附体,或者燎原寺那七宝紫金华莲的作用。”

    庄无道并不隐瞒,随口解释着。脑海之内,也同时问着剑灵。

    “为何会是一卷简,?记得你说,那‘离尘天牒,是一本金册?”

    洛轻云则回之以轻笑:“我只说过,那‘离尘天牒,的本体是一件金册玉牒。可没说过此物的副本,也是如此。就如那天机碑,副碑的模样也是多种多样,形式不一,并不与主碑相同。”

    “原来如此”

    庄无道回过神之后,才发觉聂仙铃神情有异,定定的看着他手中之物。只略一转念便知究竟,不禁摇头肃容道∶“师妹日后,还是莫要指望此物的为好。这‘离尘天牒固然可与乾天宗的秘法天珠太平道的‘真武玄极,比肩。可据我所知,这类秘术多是隐患甚多。可能冲动道基,日后登仙之后,提升境界时也有风险。那沐渊玄等人不知,频繁使用,日后迟早要吃上大亏不可。”

    “冲动道基?师兄之意,是这隐患,通常是在登仙境之后才会爆发?”

    聂仙铃收回目光,浅浅一笑:“师兄看来是雄心勃勃,也信心十足,此界天限,并不放在师兄眼内。”

    “不是我自信,而是今时今日,已不同于百万年前。此界天限,早不如几万年前那般牢固。若非如此,怎会有那么多上界修士,陆续降临以师妹修行,也需有稳定仙境长生的雄心才是。“

    庄无道闻言失笑,继续查看着自己手中‘离尘天牒,的副本。

    “师妹可是为元神之后,无有类似战魂附体的手段而忧心?其实无需如此,那‘碧霄真君,的战魂,最多三十年之内,我就会为你换来。这‘离尘天牒也不过是能使你能掌握更多的‘道,而已。若你能真正获得碧霄真君的完整传承,此世之中,能与你相争者绝不超过三位。”

    “多谢师兄不过——”

    聂仙铃微微犹豫,还是说了出来:“可若我之无妄魂体,真有师兄所说的那般的能为。那么想必这离尘天牒的祸患,对我而言,应该是微乎其微才对”

    此言一出,不止是庄无道一阵楞神,便是他剑窍内的剑灵,也发出了一声轻咦。

    “还真是如此——”

    庄无道陷入深思,无妄魂体直指道之根源,尽窥世之真理,能明辨真伪天道。别人要担心被冲动道基,聂仙铃又何需担忧?

    可真是如此么?庄无道也无法确定。只能摇头:“还是不可冒险,此物师妹最好还是不要使用为佳。”

    “仙铃知道了。”

    聂仙铃温顺应是,眸光却是闪动着,庄无道的这句劝诫,也不知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庄无道亦有察觉,却知聂仙铃是极有主见之人,性情外柔内刚,一旦有了主意,就不会因他一两句劝诫而罢休,

    当下无奈一叹:“也罢你若真想要用,可以试一试无妨。不过定需我在场之时,有什么不妥时,也可及时助你

    ——毕竟就理论而言,以聂仙铃的无妄魂体,使用这‘离尘天牒还真没什么问题,

    “师妹遵命”

    聂仙铃噗嗤一声轻笑,不过这次眼神倒还算认真,随即又奇怪道:“师兄反复把玩,可是这什么‘离尘天牒,的副本,有什么不妥?”

    “那倒没有”

    庄无道眉头紧皱,其实即便是这件宝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估计他也看不出来。

    “我只是奇怪,怒江祖师,为何会将此物,放在这千影殿?这其中,可有什么用意?”

    按他的想法,这样的至宝,应该是放在祖师祠堂内供奉,又或者传法殿内才对。偏偏是与离尘天牒的功用并不怎么搭界的千影殿内,而且还是必须身有重明观世瞳才能察觉此物存在。

    聂仙铃眨了眨眼,而后也若有所思道:“这‘离尘天牒,藏于此处,或者是那怒江祖师他,不愿离尘宗后人使用此物也说不定。

    庄无道诧异的看了一眼,忖道自家这师妹,可真够敏锐的。一语就直指此事最黑暗的本质,那将‘离尘天牒,副本赐下的上界宗门,根本就将此界离尘弟子的死活放在心上。

    “其实我离尘还算不错,我不知那乾天宗太平道是何等样的情形,不过在我宗怒江祖师留下的笔记中,明确有提到过这‘离尘天牒,的加持之能,有着无穷后患。清楚交代本宗后辈弟子,慎用为佳——”

    庄无道正解释着,忽的心中微动,手中一点精血逼出,滴在了‘离尘天牒,副本之上。

    按照剑灵的说法,将自身精血滴入‘离尘天牒,的副本之后,才算是真正完成本山秘传的入门。这一步之后,才可施展‘接天通神,之术。

    庄无道怀疑,这‘离尘天牒,副本隐藏的秘密,是不是也与这精血有关。

    只是当精血,一点点的融入。这卷竹简中,除了他的姓名,忽然有一丝紫金气芒闪过之外,其余就毫无反应,

    庄无道稍稍沉吟,手中就忽然又一点雷光紫火现出,化作一丝精纯无比的紫色真元,同样输入到了竹简之内。

    而后庄无道的脑海之内,立时一阵炸响,无数的图影,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快速的闪过。

    “这是——”

    庄无道的眼神迷茫,又含着强烈的惊喜。

    ——《重明太霄乘风决》,《太霄重明离火》,《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太霄重明离合神光》,《离世荡魔决》,《绝尘固山决》。

    意念之内,一位鹤发白袍的道人,正将这几门镇宗大法,秘术神决,一一展现在了他的眼前。从第一重天境界开始,到第六重天境界,所有的细节要点,无一遗漏。真意蕴藏,使这白袍道人的身周,始终都有着一只若隐若现的重明鸟真形缠绕于外。

    庄无道也总算是明白,为何怒江道人,会将这卷竹简,放在千影殿内。也头一次后悔,自己来千影殿的时间太晚,若非是剑灵突然提及‘离尘天牒,之事。可能他直到飞升或者老死都不会察觉,从此彻底错过了这次的机缘

    影像中的道人,与那道业天途之上,使用《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的那位形貌相仿。而此时施展的,正是离尘宗最核心的功法秘术。将那最精纯,最根本的真意奥妙,直接灌输入庄无道的脑海之内。

    一副副画面在眼前闪过,直到庄无道的脑仁阵阵发疼,头晕脑胀,精力耗尽,这才停止了下来。

    而以庄无道的大致估计,这些影像,他最多只看完了十分之一。以他元神境,道业积累的修为,这短短的刹那,居然就感觉到疲累,神气两亏,竟无以为继。

    “是绝尘子”

    庄无道眯着眼,在神念内默默与剑灵对话。认出那演示神决秘术者,正是离尘宗真正的创派祖师绝尘子

    庄无道不知那重明阳神录,还有那离世绝尘之术,是否这位祖师亲手所创。然而以其元始仙王之身,又在这门镇宗神决上,长达数百万年时光的浸淫。

    在影像中所演所示,不知强过了剑灵多少。庄无道已有预感,当自己将这‘离尘天牒,副本上的形影,彻底参透领会之时。重明阳神录的第五,第六重天,对他而言,就再无障碍。

    这也是他的道契,不逊色于那‘天机错星图,的机缘,可以使他节省二三十年时光的仙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