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九四章 玄阳千影
    “此事掌教真人其实已在筹备,两年前就已敕令全宗上下,收集准备炼制子午玄阳舰的材料。”

    当二人坐下,云灵月又笑着开口:“以我之意,无道师弟只需总掌此舰阵图构造,负责监督就可。具体炼制,就由我与究法极法,还有云法几位师弟一起出手。”

    子午玄阳舰的阵图与结构,离尘宗传法殿内就有现成的样本。不过炼制每一艘子午玄阳舰的时候,收集的材料都不可能完全相同,所以需要根据原本器图,加入一些变化。

    ——毕竟有些东西,几千年前还是产出极多,几千年后就已绝迹。离尘宗总不可能因此,就放弃子午玄阳舰的炼制。

    而材料的变更,也使得阵法的结构,同样是需要变化改进,才能使新炼成的子午玄阳舰,不会出现明显的缺陷。

    可没必要死守成规这个道理谁都懂,因物制宜,与时俱进这句话说起来也容易,然而这当世之中,有资格变动‘子午玄阳舰,炼制之法的人物,却是少而又少。

    幸在此时的庄无道,就是其中之一。

    “可以”

    庄无道略做沉吟,就微一颔首。云灵月的安排,不止是他自己可以省事,云灵月几人也可通过炼制子午玄阳舰的过程,参悟到宗内三门镇教大法的精要,这是各方都能得益之事。

    这四位初入元神,对于炼器之道未必精通,不过这都不是什么问题,只需安排一位金丹级的炼器师在旁辅助指点就可。最后也有他来掌总把关。自己不行,剑灵总是信得过的。

    “就不知材料何时能够齐备?”

    材料大致齐聚之后,他才能以此为根据,更改子午玄阳舰的阵图。

    那赤灵子之前默然无言,此刻也不含糊:“至多三个月内,练器之材可齐备九成”

    庄无道特意斜目看了这位一眼,却见对方说完之后,就再次沉默,一副无意多谈的模样。

    庄无道固然是不喜此人,赤灵子也同样是性烈高傲之辈,绝不会因他此时的地位声势,而刻意讨好。

    心中一声冷哼,庄无道面上却是一副并不在意的模样:“希望如此”

    子午玄阳舰的炼制,已经刻不容缓。日后的离尘宗需同时分顾两头,既要守御藏玄江北,也要于涉北海修界,一艘子午玄阳舰明显不足使用。

    最好是在五年之内,炼制完成。赤灵子若是误了事,哪怕看着叁法与北堂婉儿的情面,庄无道也定要追究其责。

    谈完此事,庄无道又奇怪的问:“灵师兄何在?”

    以他与灵华英的交情,这次回归,灵华英不可能不来迎接。可此时在船外,阳法与究法云法几位元神都在陆续赶来,偏偏灵华英不见踪影。

    云灵月闻言,却是一声苦笑:“三年之前,灵师弟已自请坐镇江南道宫。”

    见庄无道目中疑惑之色更浓,云灵月便又解释道:“江南道宫,是最可能与燎原寺,与三圣宗之人接触之地。说来这几年,他对师弟你,可说是怨气甚深。”

    庄无道一听,就明白灵华英多半是在怨恨自己,翡翠原那一战时,未曾将他一并带上。说到对燎原寺的仇恨,灵华英更胜于己。

    灵华英之所以选择在江南道宫坐镇,是因他这位师兄,只怕时刻都在盼着,与燎原寺,与三圣宗冲突再起之时,

    若说他是因节法之死而内疚自责。灵华英较他只会更有胜之。没有越城的那次鲁莽,节法真人也不会在短短十几年内,亏损了巨量的元气。

    叁法则下意识的皱眉:“如此安排,是否有些不妥?”

    眼下可不是与三圣宗,再起冲突的时候。离尘宗实力增长极速,每过个一年,都能更接近圣宗一分。尽管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祸患,可总体而言,时间还是站在离尘这边,

    “确实不妥,不过掌教真人以为,还是让灵师弟他如愿以偿得好。”

    云灵月摇着头,微微一叹,知晓此时的灵华英,就似几年前的庄无道,不毁了别人,就会毁了自己。

    “且有凤雪长老看着,他不会有什么机会。”

    庄无道面色略缓,对赤灵子的成见,总算有了些改观。随即又想起了一事,肃容朝云灵月道:“子午玄阳舰开始炼制,至少还需三个月,我想请师兄,代我走一遭赤阴城”

    “去赤阴城?”

    云灵月微一挑眉,隐隐已经有了几分预感。随即果然就听庄无道不好意思的一笑::“还请师兄代我向赤阴城提亲。就说我庄无道心慕云琴师妹,愿求为道侣。”

    此言一出,在场几人都是面露喜色,此事若成,赤阴与离尘宗之间的联系,会更为紧密。

    ※※※※

    没等到第二日,云灵月就已经匆匆动身,带着八位金丹修士,还有一应的礼物灵珍前往赤阴城。

    庄无道心情却没什么变化,并未因自己婚事而觉期待兴奋。倒不是他对羽云琴不喜欢,没有感情,而是另一桩事牵扯住了他的精力心神。

    玄机子在子午玄阳舰上给他说的,并不全都是好消息。此时的离尘宗,尽管是蒸蒸日上、如日方升之势,可也有着许多隐患。

    比如说金丹修士的数量,严重不足,对地方上的弹压,并不得力。各处妖兽魔修作乱,生民死伤惨重。又比如说东海与江南的几十家势力,对离尘宗掌控南方道门牛耳,仍心有不服,彼此之间在私下都有联络,商谈之事都秘而不宣,无从打探。

    底下不止是‘暗流,涌动,而该说是一座接近爆发边缘的火山才对,全靠着庄无道的威名镇压,才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若是现在庄无道,在天机碑上的排位出现变化,受伤或者名次掉落。又或似萧守心一般,被人困住。那么今日的太平道,说不定就是明日的离尘,而且形势会更为恶劣。

    所以叁法云灵月等人,才对庄无道与羽云琴的婚事,感觉欢喜期冀。有一个牢固的盟友在背后,可使离尘宗承受的压力,大幅减轻。

    而这些隐患中,最使人担忧的,还是黑狼崖。果如节法真人的预料,这两年来南方极恶之地,有越来越多的妖族,甚至被恶煞魔化侵染了的异妖,试图通过‘天地桥进入藏玄江南之地。

    黑狼崖的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云灵月等人,不得不掩人耳目,在短短几年内,制造了几十位金丹‘罪人还有千余位触犯了宗门刑律的筑基修士,前往黑狼崖守御。

    知情的人,是忧心忡忡,想尽了办法增强黑狼崖的守御之能,不知情的,就在赤灵子这个新任掌教的头上,贴上了苛刻严酷,不近人情的标签。

    几年的时间下来,离尘宗的上下风气,莫名的就好了不少。再无人敢不将门规戒律放在眼中,都循规蹈矩,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这也算是意外之得。

    对南方的局面,庄无道也是暗自心惊。胸中的紧迫危机之感,几乎不逊色于翡翠原一战之前,

    几乎当日庄无道就把自己,投身在传法十殿中的离尘主殿之内。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他早就兑换了前五层的全本,

    不是没有足够的善功,而是此界的离尘宗,总共只有五层秘法传承。毕竟只是区区一个忄院,而已,要想有完整的传承,并不现实。

    其次是重明阳神录,需要将三大镇教神决合而为一。可这三门镇教功法,也同样只有前六层而已,他也已全数兑换。

    所以庄无道这次来传法主殿,并非是为换取功决,而是另有目的,其中之一是查看‘子午玄阳舰,的炼器图纸,二是怒江道人留下的经书笔记之内,看看有无‘离尘天牒,副册的线索

    前者好办,‘子午玄阳舰,的阵图无需善功,不过只能是宗门秘传弟子以上,才能接触观睹。

    因着‘雷火乾元,之故,庄无道在阵法上算不得宗师层次,却也勉强可算精通。更有过目不望之能,只用了一日,就已全数记下。三日之后,就大约摸清楚了这艘舰的大致原理与炼制之时要点。只需再深研个十几日,就能根据这原图,加以改进。

    离尘宗的第一艘是‘子午玄阳舰是玄萧在其二百岁时主持炼制,当时这位祖师在天机碑上的排位是第四。可庄无道自问此刻己身之能,已不逊色于当年的玄萧子,炼制这第二艘‘子午玄阳舰应无压力,说不定这第二艘宝舰的威能,还可超越第一艘之上。

    而至于‘离尘天牒,的下落,庄无道也在查看观睹了怒江道人,留下的所有修行笔记之后,就有了线索。

    “千影殿?”

    庄无道满是疑惑,千影殿亦是离尘宗内,与传法殿,善功堂,藏珍殿,戒律堂并立的殿堂之一。不过却也是个没油水的地方,在许多离尘宗弟子眼中,地位与内事堂相同,甚至还有不如。

    不过这里,却也是闲人不可入的一处宗门圣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