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九章 夺舍之疑
    “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庄无道一阵无语,这些北海宗门,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成大事的模样。一盘散沙,都不足以形容。不止是互相争执不下,更彼此拖着后退。眼下还是人多势众,可一旦太平道反扑,多半是要一哄而散的。

    而时间拖得越久,对太平道而言,也就越为有利。他可不欲一番苦战之后,结果一无所得,

    “是在我预料之外。”

    秦锋坦然承认:“我以为出头攻打玄刹道宫的,最多只有三五家而已,其余北海势力,最多只会观望。可结果,最后参与的势力却是多达九家。”

    参与的势力少了,固然少了不少人手,可也更能形成合力,似现在这样,人多口杂,利益不一,反而是什么事都别想做成。

    “这也不奇怪,我听说这些年,太平道为炼制第二件宗门圣器,对北地宗门的压迫,可谓日甚一日。许多宗派,都大幅消减了新入门的弟子人数,对太平道敢怒不敢言。”

    参法颇有感触,沉吟着道:“太平道的步伐太极,我离尘当引以为鉴”

    圣宗的标准,就是有着至少两件以上的镇宗圣器。只需太平道能够炼制出第二件‘玄冥太阴法,再据有东海,就有了冲击圣宗地位的本钱。

    可太平道统一东北之地,总共才不过一千多年时光而已,底蕴不足,只能尽力向附属的势力压榨。这也是为进一步压迫北海诸宗,使北海修界的势力更快衰落,

    可到了此刻,这本来的英明之策,却成了太平道的催命符。

    “第二件宗门圣器么?说来我离尘宗在离寒天境中收获不小,倒是可以尝试炼制第二艘子午玄阳舰。”

    话出口时,庄无道才发觉自己,已经把话题带偏。当下微摇着头,肃容道:“可有应对之法?”

    “对北海之局准备不足,是我失策。不过早前我就曾料想过,北海势力可能会有分歧,难以同样协力,也早就有了预案。应对此局,仍然有用,那些北海势力没有主心骨,也无主事之人,既是如此,那么就由我离尘代他们做主便是”

    秦锋的语气,从容自若:“不过此事不急,至少要等到玄昊宗几家主动邀请。否则就显得我宗,太迫不及待了。反正事至此时,这几家都没有了再反悔退步的余地。”

    叁法眼神一亮,如此说来。这次的变故,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离尘掌控北海的契机?

    这位藏境人身份神秘,谋略智慧却是了得,庄无道能将其引入离尘,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玄刹道宫的局势,庄无道三人虽是牵挂不已,可此刻在这碎风海内,却也是无可奈何。

    眼下他与萧守心的情形,其实更似对赌,是下棋时的‘王对王,。双方都被对方在碎风海内,谁都动弹不得。接下来就要看其余的棋子,如何发挥了,最后是什么样的走势,谁都不可能控制预知,也不可能去于预。

    太平道固然可能分崩离析,离尘宗这边,无他本人坐镇之后,也同样有着极大的风险。

    庄无道这边还好些,能够通过秦锋,知晓一些外面的信息,甚至了遥控离尘大局。不过要想从碎风海内脱身,却是办不到的,

    风灾阻不住他,可一旦自己离开,萧守心也能从容脱身。

    而便是秦锋,要想出入碎风海,也非易事。

    不过萧守心那边情形,更为恶劣。每隔一日,庄无道都能见这位的脸色,更难看一分。气息浮动,是在为碎风海外的局面而担忧。

    不过这位的静功,庄无道却是佩服万分。等了足足三个多月,他都没能等到萧守心的道心动摇之时。始终能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使他始终寻不到可趁之机。

    而就在两个月前,萧守心甚至遣出人手,将重阳子带入到‘玄冥太阴法之内。

    庄无道也未阻止,倒不是他心软,而是知晓自己,最终占不到什么便宜。

    北方的局面,是庄无道最上心之事,其次是中原之地。那边的形势变化,也同样牵动人心。

    庄无道在中原点燃了一把火,就早早的抽身。可在翡翠原,如今却已大战迭起。相较于那边的风起云涌,他与萧守心在这边的争斗角力,可谓毫不起眼。

    此刻那翡翠原附近,说是血流成河有些过了,可这三个月以来,双方折损的修士都以万计。陨落的元神,已经有十七人,金丹修士近三百。死伤已经远远超越了他当日,在翡翠原内的那一战。

    三圣宗一方明显居于劣势,不过燕氏与天道盟也无法如愿,成功夺取那两块镇龙石。大约在十日前,双方忽然偃旗息鼓,一方面伤口,一方面是在筹备更多的力量。

    叁法真人不看好三圣宗,认为乾天玄圣,此刻都已支撑不住,如今已多半在想着如何体面下台。据庄无道所知,双方的使者,也的确是在两家之间密切来往。

    不过的秦锋的看法,却是截然相反。

    “以我之见,三圣宗无论如何都会撑下去,那沐渊玄并不缺手腕,也有足够的决断,庄真人在翡翠原时,当深有体会才是。哪怕三圣宗彻底覆灭,他也不会让燕氏如愿以偿所以诸位,大可不必担忧。”

    “自然也不会全面大战,我看双方都会加以克制。三圣宗自问有上界之助,迟早能够压住大灵皇室一头。那燕家也不知是有什么底牌,同样自信得很。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死战?借机消磨打压三圣宗的实力,只怕才是燕氏的目的,镇龙石只居其次,”

    “至于此战结束的契机,就在于三圣宗,何时能寻到克制或者抗衡镇龙石之法。不过短时间内,不太可能——”

    对秦锋的判断,庄无道半信半疑,不过他知秦锋对事情的见地,一向与人不同,也往往精准之至。就先姑且信之,反正一时半会,也影响不到东面离尘与太平道两家的争斗。

    说到乾天宗,有意思的是,就在他进入碎风海后第七日。乾天宗的密使,就已赶至离尘本山。

    一方面是欲于离尘握手言和,言道要化解双方仇怨。一方面则是有意无意,透露出打算与离尘结盟之意。态度与之前沐渊玄被迫退之时,必杀庄无道的言语,判若两人。

    赤灵子不敢自专,遣专人前来碎风海外,问询庄无道与叁法之意。

    叁法人老成精,知晓如今离尘最好是置身事外,休养生息。而庄无道本身,也没什么不情愿的。

    与乾天宗结盟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却不妨给予明确暗示,离尘宗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插手北方战事。近乎明火执仗的放纵,让乾天宗可放心与大灵争斗。

    庄无道并无多少愧疚之心,他不会将私人的恩怨,扯入到宗派之内。之前在离寒天宫,是欠了大灵皇室的人情不错,却可由他私人来偿还。

    且这次北上与三圣宗大战翡翠原,未得大灵与天道盟多少助力是事实。大灵有心算计自己,也同样是事实。

    虽说他现在,也是大灵朝的镇国真人,可一战解决贞一,毁去了三件镇教圣器,难道大灵,就未曾因此受益?

    时间推移,随着乾天宗密使在离尘本山得到了准确答复。局势也果然一如赤灵子所料的那般,开始了变化。就在第六个月后,翡翠原风云再起,沐渊玄与落天舒,再次大战于灵玄大江之上。一战达三日三夜,以致江河倒卷,灵玄大江两岸泛滥成灾。

    可能是在数月之后,这次沐渊玄稳据上风。不过这位的道心,到底还是没能完全弥补回来。落天舒这次虽是不敌,却可维持不败,

    而最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燎原寺,又出现了一位元神强者。天机碑排位第八的元道子与其交手,心无防备之下,居然吃了一吃小亏。

    据说此人面貌,酷似法智。然而此刻的法智,应该还只是金丹之境——

    得知这一消息时,庄无道心中就隐有不妙预感。特意通过天机碑碎片,查了一番法智的排名。

    而得出的结果,是既在他意料之中,也在他猜测之外。

    意料中的是法智在天机碑上的排位,果然是发生了变化。意料外的,则是这位的姓名,并未在天机碑内彻底消失,而是突然间名落孙山,直至三百万位开外。其名之后,更多出‘未知,二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