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八章 男儿担当
    “夺舍么?”

    云儿一阵沉吟,气机却是平复了下来。只需庄无道能不受亲缘所制,她自也可不用把这重阳子放在心上。

    “既是剑主有夺舍换身之念,那么云儿也不再多言。不过还请剑主记得今日这一句,莫要等到日后又迟疑后悔。只需剑主你心内还有她,何需在乎肉身之别?”

    她清楚知晓,庄无道这具肉身的牵绊,并非是重阳子,而是庄小惜。夺舍换身之后,庄无道固然是与重阳子斩断了亲缘,可也同样与母亲庄小惜,断去了联系。

    这才是庄无道,不肯放弃这具肉身的主因。

    “自然记得”

    庄无道苦笑,夺舍,依然是他万不得已后的无奈抉择。

    不过若非决心已定,他也不会废了重阳子的修为。

    ——强迫重阳子在母亲的坟前低头致歉,他并非办不到。可如非重阳子真心实意,又有何用?

    所以他方才,直接就选择了更决绝而不留余地的做法,也不准备再为自己留下祸患。

    云儿一阵沉默,然后果不再言及此事:“大愿以偿,不知剑主接下来,有何打算?”

    “自然是求真问道,看看那绝顶巅峰的风景如何”

    庄无道哑然失笑,知晓剑灵是担心自己,在了解夙愿之后,就会失去了斗志。故而这句话道出之时,庄无道的语气是格外的昂扬,壮志满怀,只是随即却又低落了下来,带着肃然之意。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让人前去赤阴城提亲。双修同参,应该不影响我日后修行?”

    遥遥望着西南方向,庄无道久久未听到剑灵回答。不过他也没指望云儿,会在此事上给他一个妥当建议。

    把自己的念头说出来,庄无道其实就已心意已决。碎风海与翡翠原战后,的自己心结已去,大愿已了,再无牵挂。本身也万幸无恙,最终还是安然活了下来。

    那么再接下来,自己就该拿出男人的担当。为离寒天境内的那件事,负起责任。有母亲庄小惜的事情在前,他不愿对任何女子有所亏欠,负疚于人。

    ——说得好像自己很是无奈似的,可其实是自己占了便宜。羽云琴美貌绝伦,又天资绝伦,世间不知有多少欲一亲芳泽?本身性情也还算不错,庄无道并不反感,又是太阴清体,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绝佳助力。

    而大约十个呼吸之后,剑灵却又出人意料的开口。

    “我知剑主那日不肯给羽云琴答复,是因担心你在翡翠原碎风海中,随时有陨身之危。需得本身心结尽种,魔种炼化之后,才可了无牵挂,全心全意对待于她。不过——”

    语音微顿,云儿的语气,也蓦然间转为冷凝:“不过我猜剑主这次去提亲,多半会失望而归。”

    “失望?”

    庄无道楞了楞,云儿的意思,是指羽云琴会拒绝?可能么?又是因何缘故?

    心中无端端的升起一股阴霾,不过庄无道想了想之后,还是将此事暂时压下。

    “或者有此可能?不过,到时候再说——”

    不欲再多谈,庄无道开始处理起了后续之事。首先是清扫战场,聂家宝库内留下的诸多藏珍。

    那些灵草灵药,都已经损毁,没可能在数次极寒与火热的转换中生存下来。不过那些蕴元石与炼器材料,却有很大一部分,在坍塌的水府中保存了下来。

    毫无顾忌,庄无道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在水府遗址内搜寻,毫不顾那太平道诸人难看的脸色。

    而最后的收获也让他满意,收集到的诸般灵珍,总计价值也有二十七万四阶蕴元。相较于庄无道前次在离寒天境内的收获,自然不值一提。可这却不就意味着这些东西,对于离尘宗而言,就不重要了。

    ——这些藏珍,也至少可支撑离尘宗二十年时间的开销。而其中有许多品种的灵物,都是离尘宗现在所急缺的。

    不过庄无道还是可惜,可惜那水府内的几个药园,尤其是那生长在七窍易神泉旁的几样奇珍。

    而唯一让庄无道欣喜的,是七窍易神泉,这灵泉的泉眼。居然是异常的坚固。经历他与萧守心一场大战之后,居然都保存完好。只是边角处有些裂痕,却并非是无法修复。

    里面历经数千年蕴育的一点精华,也依然安在。就不知萧守心是何心态,交手时一直未曾将之毁去,

    可能是一开始时,萧守心仍旧对此物抱有希望,到得最后,他泪满襟,剑出,彻底奠定胜负之局后,萧守心根本就已抽不出余力,对此物加以处置。

    而就在庄无道收取此物之时,清晰感觉到那萧守心气机复炽,这位已明显是不能再心平气和。不过到最后,萧守心都未曾出手,强行压抑平复住了心绪,不来与他争夺。

    而对于这七窍易神泉,叁法真人是喜不自胜,

    “只需此物带回,不出十年,我离尘宗又将多一位元神。只是这人选,颇让人为难。”

    此事庄无道亦觉头疼,仔细寻思了片刻之后,才道;“让赤灵子掌教决断便是再不行的话,以善功高下论。且再有几十年,我带回来的那诸‘玄阳帝松也快成熟。”

    按说这次庄无道出了大力,聂家宝库又是聂仙铃所有。这七窍易神泉,即便不被收归宣灵一脉,也当是皇极峰所有。

    然而宣灵一脉,有节法留下的一件奇珍,可使一人直接登位元神之境。而皇极峰,也是刚刚获得掌教职司,赤灵子若直接将这七窍易神泉收归本峰,多半要惹人议论。终归是这件奇宝,太过让人眼热。

    而以善功高下来分配,看似公允。可庄无道却知,此时善功积累最高的,除了他与聂仙铃三人之外,就在皇极峰

    以前庄无道不愿理会这些钩心斗角的糟心之事,自有节法与云灵月帮他处置,可现在却是不理会都不可。

    不过叁法真人却是看得很开:“无需如此,我那零法师弟颇有志气,哪怕在金丹境陨落,也不会借助外力修成元神。这七窍易神泉精华,可以交给宗门处置,不过七窍易神泉的泉眼,却必须留在皇极峰内。”

    这是宁愿让出这次证就元神的机会,也要掌握住七窍易神泉的所有权么?

    庄无道眯着眼寻思,还有那零法,他以前倒是见过几次,不算熟悉,也不陌生。可也没听说此人,有身证元神的希望,可听叁法真人的言语,却是颇看好这一位。

    而不等庄无道开口问,叁法真人就已主动解释道:“师弟不知,我那零法师弟半年之前,得了一桩机缘。将《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修到了五重天境界,甚至有望冲击六重。”

    庄无道不仅动容,怪不得这零法有如此底气。世间任何功法,修到第六重境界,那就是已接近‘道,的级别。

    若真如此,那么零法,就是聂仙铃之下,离尘宗未来几十年。最有望问鼎元神之人。

    略一思忖,庄无道也就没再犹豫:“此事我会向诸位道兄提及,不过能否如师兄所愿,还需——”

    正说话之时,庄无道就又见一面银镜,忽然闪烁出现在了他的身侧。里面的藏境人依然隐在薄雾中,看不见形貌,不过语气却是颇为兴奋

    “不久前的消息,神原最后通牒之后,攻打温灵道宫。太平道死守半日,损伤惨重之后,不得不乘坐‘寒晶灵船,败退。双方伤亡未知,不过这一战,据说神原出动了两位神兽级的四阶妖修,十七位四阶圣血大妖,太平道只有一位元神修士陨落,”

    庄无道眼神一亮,心中微喜,这确是个好消息。将萧守心与至少五位太平道元神修士困于碎风海内的目的,已经初见成效。

    随即却由心神微凛,与身旁的参法一阵面面相觑。极东神原数千年韬晦,隐而不发,只固守一隅,并不参与修界的势力争斗。

    可这处妖修圣地不动则已,一动就使人触目惊心。二位神兽大妖,圣级大妖也有十余位,一次拿出的实力,足可震惊天下

    ※※※※

    好消息并不只是极东神原这一处,之后的十几天,陆续还有消息传至。别人拿风灾没办法,可对于掌握太虚宝镜的秦锋而言,这却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只是传信而已——

    短短不到一个月,天一界北方的形势就已大变。太平道准备向金衍宗割地求和,不过却未获应允。金衍宗的法天灵,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此刻想必也是在为到底是与太平道彻底翻脸,断绝两家情份;还是应允和睦,错过这次的良机而犹豫难决。

    极东神原攻下温灵道宫之后,就再无动静,也不知是真的与世无争,不愿与人修争斗,还是顾及天下修界的反应,暂时在温灵山驻足观望。使太平道得以喘息。

    北海之内,却是风云变化,暗潮起伏。包括玄昊宫在内,七家北海势力联手围住了玄刹宫,却因战后的势力划分无法统一,彼此间争得不可开交,

    玄刹宫还未攻下,就有内斗分崩离析之险。也有与太平道交情身后,忠心耿耿的,正配合着太平道人,组织人手,准备救援玄刹道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