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七章 修为大进
    “不小心遗忘了?”

    庄无道楞了楞,就知剑灵是在开玩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

    一声失笑,庄无道无奈摇了摇头。

    “此事我会仔细探查清楚,那‘离尘天牒,的副册,是否有带到了天一修界。不过,那怒江道人渡空来此,目的只怕是不简单吧?”

    “哪里能简单得了?此处毕竟是仙墓之侧,一旦开辟,就可作为探查那仙墓详细的前哨。所以一旦那乾天宗燎原寺支撑不住,两家的上界宗门,定会有练虚甚至合道修士降临。”

    云儿说完之后,又正色道:“至于那‘离尘天牒其实剑主还是莫要太多指望为好。这等样的秘术,其实与神打之术差相仿佛。看似各不相同,形式不一,其实本质无差,只是效果远非一般的请神术能够比拟。而一旦到合道境之后,使用这些秘术,不但代价会陡增数倍,作用也不及合道境之前的三成。也不再只是消耗自身元气甚至寿元那般简单,更会被冲动自身道基。其实无论是‘离尘天牒还是那‘真武假星都是在三劫时代流行之物。到了四劫时代,天仙界就已甚少有人使用这些秘术了。只因常用这些秘术之后,在灵仙境时会陆续出现许多隐患,各宗各教许多天资绝佳的弟子,都因此而前途尽废,渐被诸教禁止。所以除非是到了性命垂微,需要拼死一搏之时,一般都无人使用。此界中人不知,懵懵懂懂。看来那乾天宗与大乘佛门的上界,也不把下界别院修士的死活当一回事。”

    “我有血猿战魂,有怎会指望那离尘天碟?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庄无道失笑,其实不用云儿说,他都有感应。那所谓秘法天珠‘真武假星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好

    云儿说的代价陡增,冲动自身道基,应该是指‘道,这方面的冲突。所以这些秘术,在修士真正合道之前施展无妨,可以一旦己身也到了言、道,之境,那么再使用的话,就也些不合适了。

    似‘真武假星,与‘离尘天牒,还好,应该可继续使用。秘法天珠,与那‘紫金七宝华莲却必定是要被淘汰,或者由更高等级之物替换。乾天宗有秘法玄珠,佛门也有八宝华莲。

    ——然而那时候的贞一与沐渊玄,使用的到底是自己的‘道还是别人的‘道,?

    要知各人所悟之法,所参之道,都不尽相同,彼此之间甚至因天地玄理的认知不同,而有着根本的矛盾。或者有一部分,可以互相完善,然而在使用秘法天珠,与‘真武假星,之时,却根本就没取长补短余地。是直接以他人之道,代替自身之道。长而久之,就会失了自我,没了自信,道基根本也就会损毁。

    故而使用这些秘术时,必定会对自身道业道基产生影响。且秘术加持的增幅,也再不可能似合道境之前那般的明显。

    至于天仙境之后的隐患,庄无道就不怎么清楚了。不过但凡是会影响到自身道基的外力,都不可能十全十美。

    所以他的血猿或者说是剑仙战魂,才显得如此可贵。战魂不会带来其他的‘道却能将庄无道自身拥有的‘道发挥运用到极致的程度。

    而石灵岛一战时,庄无道虽还未接触言、道,的门槛,然而节法留下的玄天道种内,却留有着足够‘道足够剑仙战魂施展。

    自然随时庄无道的修为提升,战魂的作用,对战力的提升增幅,也会逐渐下降。可仅仅是隐患代价微小这一条,就非是这些秘术能够比拟,

    庄无道召唤战魂附体,除了肉身损伤破碎,可能有被夺舍之险外,就再别无其他祸患。

    “原来如此剑主好奇也是正常——”

    剑灵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其实四劫之后,离尘宗的‘离尘天牒,就已有了变化,此物加持提升门内弟子战力的作用,已经退居其次。这件仙宝最大的用处,就是增人寿元。据说是离尘宗四劫时一位绝代仙王游历外域后,仿造域外之世一件神宝,对‘离尘天牒,加以改进。可惜效果不彰,作用只能及天仙界内,寿元增长不多,哪怕是登仙境,也不过是增加个十分之一,三千年的岁寿而已。可能待此物晋升到神器阶位,效果还有提升,现在却是不怎么样。

    庄无道不禁jm一声,发出了惊呼,心想这已经很多了。三千年岁寿,哪怕是剑灵在梦境中给他讲诉过的药典中,也甚少有灵物可一次延人三千年的寿元。哪怕那几种号称天地灵根的神物果实,效果也不过就是这个水准而已。

    可惜自己,不在天仙境内——

    “剑主你们这一界,想要再有能通过第三条道业天途之人,也不知有多少年。且即便聂仙铃,也是用不上此物,以免遗祸日后。所以这‘离尘天牒,的副册,剑主能寻到自然是好,寻不到也无所谓。”

    用无可无不可的语气说完,剑灵又仔细望庄无道:“剑主你现在,感觉如何?”

    她能感应庄无道体内,几乎所有一切。也知晓此时,那魔种已经彻底化开。

    “前所未有之好”

    庄无道深吸了口气,闭目感应着体内:“实力增长至少两成以上,可惜没法查询天机碑。”

    他现在最想看的,就是自己现在,在那天机碑上的排位到底如何,是否超越了羽旭玄?

    不过最近这段时日,自己出的风头已经太多,使天下瞩目。实在没必要因一个天机碑上排位的变化,而使自己,再次处于那风口浪尖。

    ——如得知自己修为又再次大进。搞不好三圣宗会直接放弃争夺那镇龙石,南下与自己拼命、

    所以从刚才魔种化开之后,庄无道就在极力以天机碑的碎片压制,尽量使自己的排位不产生变化。

    不过——

    庄无道眯着眼,看向了那‘玄冥太阴法之内。此刻他实力大进,真元法力又处于全盛的状态。若要杀人,这是个不错的良机。

    可惜的是恰在此时,那萧守心也同样睁开了眼,往上空处看来。二人视线交锋,同时凛然。

    短短一日而已,这萧守心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不但伤势尽复。修为也从跌落后的十重楼境界,重归圆满。

    便是那两头冰蛟,此刻也再次精神十足。

    庄无道一声轻哼,偏开了目光。知晓此时若战,只怕依然是两败俱伤之局,便收起了念头。

    可惜的是自己手中的‘固灵符已经所存不多,否则说不定还有机会。

    而那萧守心也同样面目阴翳的,收回了视线。庄无道放弃了杀意,他也同样打消了逃遁之念。

    已感觉到庄无道的实力,又有不小进益。想从这碎风海逃出,难如登天。

    “还有你父亲之事,剑主就打算这么算了?”

    剑灵并未现出身影,不过意念却在窥伺着重阳子那边,修为尽废,重阳子本该是东一时间,就被风灾撕碎。不过庄无道却一直分出部分法力护持,使重阳子能安然躺在那海面之上,而毫发未伤。

    “剑主如此处置,只怕遗患不小。”

    庄无道却是无奈:“我还能怎样?身体发肤,毕竟是受之于他。难道还真要做那逆伦之事,杀了他不成?”

    且不说庄无道自己暂时过不了这个关,便是母亲临终前的嘱咐,他也可不可能这么做。

    “我知剑主狠不下心肠,也不建议剑主这么做。”

    剑灵语气冷厉阴鸷,带着强烈的劝诫之意:“可即便剑主不欲下杀手,也大可将他带回离尘。”

    ——这才是她提及此事的目的。现在的重阳子,自然对庄无道够不成威胁。可难免会有有心人会加以利用。重阳子的身份,此时已奇货可居。

    庄无道不欲沾染生父之血,却大可将其囚禁一地,让其渡过余生,

    “无妨!且由他便是——”

    明显感觉到,云儿的气机骤乱。庄无道一声失笑,语音陡然一转;“真要到不得已时,云儿你帮我寻个合适的肉身。难得寻到了《玄血无定身》,又是先天战魂之体,不用这法门,那就真是可惜了。”

    换过了肉身,斩断了因果,他这‘生父又如何能再牵绊于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