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六章 离尘天碟
    神原之北,太平道温灵道宫。守善真人握着一张从数十万里外传回的符篥,脸色苍白一片。

    本是在召集人手,讨论北海那些宗派的异动,是否需分出人手回援玄刹道宫。却不意这议论还未开始,就接到了如此恶信。

    周围与会的高玄与月如等人,都知情形只怕不妙,忧心的向守善真人望着。并未逼迫,只默默的等着守善真人的答案、

    良久之后,守善才心神恍惚的抬起头,看着周围诸人:“是守如师弟天机碑又有变化,守心师弟在天机碑上的排位,已经再次跌落第十,位居金衍宗法天灵之后。据说是身负重伤,损折了道基。”

    “什么?”

    几位元神修士,都是神情怔忡,还在思量着其中因由,可能因此而导致的恶果。而下手处那些金丹修士,却已是哗然一片。

    “怎么可能”

    “这是败在谁人手中?”

    “守心真人虽为天下第九,然而身拥两头双生冰蛟为臂助,战力横盖当世。便是那天下第一人沐渊玄,也要对我等宗主忌惮有加。这个世间,谁能伤得了他?”

    “是那庄无道么?”

    “道基折损,重创,也就是说守心真人,已无进阶练虚的可能?”

    “还不能得知,关键是那两头冰蛟,情形如何?”

    “诸位现在还有心思讨论这些?我恐我太平道危矣”

    “住口!”

    一声冷哼响起,裹带着浩瀚真元,有如震雷般在诸人的耳旁炸开。也使得这殿堂之内,再次静谧下来。

    震慑住了这诸多杂音,月如真人才皱着眉问道:“我知三个时辰前,碎风海内爆发风灾。还有庄无道,是在一日之内,从中原之地,返回的碎风海。如此说来,师兄他是败在了庄无道的手中?”

    “大约不会有错。”

    看着眼前因他言语,面色都苍白一片的诸人,尤其那些金丹修士,守善真人不禁微微一叹。

    其实以他之意,更愿将这消息。暂时保留在元神这一层得知。不过今日,时机不巧,诸人都亲眼见守如信符过来。不做解释,这些位门内金丹长老,反而会妄加猜测。

    且以如今情势,坏消息必定会接踵而来,只怕也瞒不得多久。

    “守如师弟此时,已经在连夜回赶。师弟他猜测,守心师弟当无性命之忧。不过,那庄无道针对师兄,苦心孤诣的布局十数载,只怕也不会轻易放师兄他返回。最坏的情形,是守心师弟,会被困在碎风海内,至少十年以上”

    碎风海的风灾,对普通的元神修士而言,固然是灾难,基本不可能在那狂风中行动。不过对于萧守心那样,有实无名的言、道,大修而言,却是如小孩的玩具,不值一哂。

    可若是加上一个庄无道,情形又是不同,足可让萧守心,在碎风海内寸步难行。

    “被困住的还有‘玄冥太阴法”

    高玄的神情有异,面如纸色,眼神已经隐透着几分疏离:“回援玄刹道宫之事,已不用议,那边可暂时不做理会,三五月内仍可支撑。当务之急,是尽快于金衍宗议和”

    其实太平道与金衍宗并无太多冲突,同在北方,又是共抗燎原寺的盟友。最近金衍宗之所以对太平道生起敌意,就是因得知了萧守心正在按照冲击练虚境的消息,感觉到了危机。

    只需得知萧守心提升境界的可能已经暂时断绝,那么两方的矛盾也不是不可化解。

    然而事也不可一概而论,得知太平道虚弱,而燎原寺在翡翠原中元气大损,暂时无可能分心北方。

    时机千载难逢,金衍宗之人说不定也会生出贪婪之心,想要在太平道身上,狠狠挖下一杯羹分食。

    大劫,这次的确是太平到的大劫谁能想到,十年前还是一派鼎盛气象的太平道,会在一转眼之后,就落到如此危如累卵的境地?

    只有与金衍宗和睦,或者太平道还有几线生机,保存住元气。

    “我会让冰泉本山,尽快遣出使者。不过要想金衍宗安份,只怕是难免要割地求和。”

    守善真人的神情狰狞,双拳死死的进攥着:“关键还是南面的神原——”

    正说到此处,此处在座数十人,都觉自己的胸膛内,忽然一阵剧烈无比的心跳。一股无比炎热的气息,忽然从不知来由处,逸散了开来。

    “是九火赤凰”

    月如双目怒睁,接着就见殿外忽然一团火焰,垂空降下,直直的撞在了这温灵山的的山巅处。一连九发,接二连三的坠落。

    虽未直接冲撞入道宫之内,却使得整个山体一阵阵晃荡不绝。道宫之内,亦被这惊人的炎息冲击,一些建筑无火自燃。不过随即,就被道宫内的.魄玄阴绝灭大阵,压制,一层层冰霜覆盖,抵御着着火炎之力。

    守善真人心神微沉,他虽倾力操纵着着这座.魄玄阴绝灭阵,应对,可这火焰的力量,实在太过惊人。

    已能感觉到半山腰下,那些坐镇四方,以协理阵法循环的筑基弟子,都是隐负轻伤。严重一些的,已经是七窍溢血,炎入肺腑。

    这就是神兽之威?只是区区一头四阶的九火赤凰而已,可此刻给他的压力,却不逊于守心师弟。

    而也就在下一刻,守善真人忽有所感,顿时又惊又怒,愤恨交加,

    “狂妄”

    一声怒斥,守善同时御使阵决,一团冰魄玄光,蓦地就往这殿内一个空虚无人处飞空打去。

    而就在诸人惊愕的目光中,那里一个面容紫黑的中年男子,突然显现出身影。露出形迹之后,也不再掩饰。一个闪身,就避开了打来的冰魄玄光。双手往身边一抓一折。顿时就有两位金丹修士的头颅,在‘咔嚓,声中,被他强行摘下、

    接着就在更多的冰霜之力汇聚,在场几位元神大修反应过来之前。这中年男子,就已再次身化虚无,遁出了殿门之外。

    只留下一句雄浑沉厚,强势之极的声音:“交出血龙真人妖丹,否则——”

    坝字声出,那男子就已遁飞出了温灵道宫之外,语声嘎然而止。不过却已有人注意,那两名金丹修士从头颈中洒出的血液落下时形成的字迹,赫然就是‘杀无赦,三字。

    “无影神麟”

    高玄的面色,更为苍白,心有余悸。若非是守善发现的及时,此刻在殿内陨落的,只怕就不止是两名金丹而已。

    再者这一位,既能阵中出入自若,想要毁去道宫中这座.魄玄阴绝灭大阵岂不是易如反掌?

    此刻不止是他,殿内诸人,包括几位元神修士在内,亦都惊魂未定。对方才那位来者,都已忌惮到了极致

    ※※※※

    神原之东,碎风海内东南处,此地已暂时恢复了平静。只是这‘平静只是相对庄无道与萧守心那场大战而言。此依处旧是狂风肆掠,强如筑基修士,也要在这风灾中,被凌迟斩碎。

    庄无道已回归到了子午玄阳舰上,一面养伤,一面消化着魔种破碎,《魔念炼神大法》暂时完结之后的所得。

    这门魔门大法。的确就如云儿所说的那般神奇。执念有多强,当这魔种化开之后,身为宿主的得益就有多巨。

    庄无道的修为,直接就已提升到了元神境八重楼的境界,法力更为浑厚,肉身也更强横、

    不过这门功法,主要的还是针对神念。神炼于虚,开始与天空大地,与太虚大道融而为一。

    若非是这一界的天限,仍旧存在。自身在元神这境中的积累,也依然有所不足。庄无道自信自己,已可一步踏入到了练虚,甚至合道之境。

    可惜神念到覆盖十万丈方圆之后,就不能再增长。而是‘寄于虚言、于道,。与天地大道结合,自能就能与天地交感,知凶吉变化。

    听云儿言语,修士一旦到了灵仙境之后。一定范围内,别人只需脑里升起一个针对自己的恶念,就立时可以感应得知。别人说话时,提起自己的名字,也能得知这些人前后的一些言语。

    ——再到元始仙王之境,只要愿意,则可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而庄无道这次从魔种中得益的,也不止如此,心结解开,笼罩在他道途之前的阻障阴霾,都被一挥而空。

    至少道心此刻,真正是圆融无瑕,未来几十年内,他修为都必将突飞猛进。

    不过魔种之力散开挥发,并无需刻意为之,只要稍加引导就可。

    故而庄无道,此刻还有着心思,与剑灵聊天。

    “太平道有真武玄极,佛门是各种法坛莲台,乾天宗有秘法天珠玄圣宗亦有忄灵通极,。皆可提升门下弟子几倍之力。我离尘宗,按你的说法,也是天一修界的大宗门之一,出过三位绝代仙王。难道就没有类似之物或者秘术?”

    “怎么会没有o离尘宗有一镇宗至宝,名唤‘离尘天碟,。是一本紫金碟册,亦是七十二重禁制的仙宝,有着类似于玄武假星之效。只要是得到离尘宗最难的那条道业天途认可,就可在这本紫金碟册之上,留下姓名。此物中规中矩,可用处也不亚于其余诸宗。”

    剑灵语音悠然,带着几分猜测之意:“一般离尘宗在各界的下院,都有着这‘离尘天碟,的副本存在。就不知为何,这一界的离尘宗内,并无此物。可能是被你们离尘宗的先辈遗失,也可能是那位怒江道人渡空来天一界之时,不小心遗忘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