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五章 展露獠牙
    北海,距离太平道玄刹道宫一万四千三百里外。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此时却有四十余艘舰船潜伏。

    说是,可其实形状怪异。船呈梭形,外壳封闭,隔绝了海水侵入,模样则与葵花子略有些相似。

    而此时这艘深埋水下的舰船之中,一位端坐在静室之内的六旬道袍老人,正略含兴奋的将背脊挺直。

    “如此说来,是已经成了?碎风海风灾已起,萧守心与庄真人一场大战之后,重伤落败。如今正是我等动手之时

    “萧守心败了?果真”

    在这小小不到十丈方圆的室内,还另有十几位修士,此刻都无一例外,现出或惊异,或震撼,或欢喜的神色。

    只是其中大多,都仍有犹豫。

    “那萧守心成名至今已有三百余年,怎的就败了?庄真人自入修行之门,总共才不到二十余载,能胜得过萧守心

    “早成名三百年又如何?之前翡翠原内,那位天下第一的沐渊玄还不是败于庄无道之手?三圣宗损失惨重。光是镇宗圣器,就已损毁了三件之多。”

    “我只知不久前天机碑上已有变化,庄真人名列总榜第七,萧守心为天下第九。超过两个名次,庄真人得胜,岂非是理所当然?”

    “可究竟是那位萧守心,二百年前,北疆赤风门叛乱,那位可是以一己之力,屠戮了赤风门一门上下”

    “可这位相较于庄真人如何?以一己之力重创三圣宗,这千年以来,有谁能与之比肩?”

    “够了”

    身为玄昊宫的宫主,镜微真人在弟子同门之间极具威信。当他出言之时,整个室内十数位修者,都同时止声,不敢言语。

    扫视了这在座的诸多同门一眼,镜微真人目光清冷而又决然。

    “我意思已决,即日就对这玄刹宫动手”

    他威严甚重,语出之后,周围是一片死寂,并无人敢直言反驳。只是依然有数人,面现不以为然之色。便是与镜微一般,同为玄昊宫元神修士的华印真人,亦是满怀迟疑踌躇,欲言又止。

    镜微真人看在眼中,不禁微摇着头,暗暗叹息。玄昊宫偏居一隅之地,仰太平道鼻息已久。这些年几代掌教励精图治,元气虽复,可一宗上至元神,下至筑基,都渐没了当年先辈在北海筚路蓝缕,开辟宗派之时的血性勇气。

    “本座自非是莽撞之辈,那碎风海风灾是真,天机碑上萧守心排名暂时掉落到第十位,也是同样真。既是如此,那么我等又还有何好犹豫的?错过了这次良机,日后都不会再有。”

    “萧守心排名掉落?”

    就在镜微身侧,华印讶异的挑起了眉:“师弟已经让人查了天机碑?”

    重要的不是有人查看了天机碑,而是镜微能够这么早得到消息。要知庄无道在碎风海与萧守心大战之事,不久之前,这船上的诸人才刚得知而已。

    “自萧守心进入碎风海之后,我就已安排人手,每日查看这位天机碑的排位。旦有变化,我这里都能一个时辰之内得知。萧守心确实重伤无疑,而且折损了不少修为,”

    镜微真人点着头,眼神莫测:“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这么就快下定决心。有庄真人在,萧守心两三年内,是定走不出碎风海。甚至——”

    “甚至随时都有在碎风海内殒身之危若有合适的时机,庄真人定不会放过。”

    华印接过了镜微的言语,可语气依旧迟疑∶“只是那毕竟是太平道,有着九位元神修士,可以随时召来至少二十位元神助阵的太平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太平道如今虽形势艰难,可依然是个庞然大物。只需太平道能喘过气来,事后的些许反扑,玄昊宫都承受不起。

    “一年之前,我已与离尘宗外门真传供奉藏境人定下密约。只需我等这次守约攻打玄刹道宫,一千年内,我玄昊宗若欲危难,庄真人必定会亲自北上出手。”

    见周围几人,明显都是不以为然之色。镜微真人也不以为意,那藏镜人藏头露尾,又是一个外门真传,他初始也是不信。

    “那藏镜人身份难知,不过定下的的密约,却是庄真人亲自录下的血契。即便有一日庄真人飞升而去,也有离尘后继之人继承此约。”

    华印的神色这才一缓,目光复杂。一方面是为镜微不曾告知,私自与离尘签订密约而恼火,一方面也是心神暗松

    石灵岛,翡翠原与碎风海三战,庄无道威凌天下,真正建起了身为天机前十的声威。身为天下第七人,声势比之当年的羽旭玄,还要更强几线。在许多人眼中,已经将这一位与沐渊玄并列。

    此时任人都可看出这位真人,依旧前途远大。至于离尘,占据藏玄江南与东海两大宝地,生民亿万,每年不知会多少优秀弟子拜入山门。

    ——这些弟子,可能无法似庄无道这般天资绝代,盖压当世,可要再出一个节法真人,却无什么碍难。

    有这位与离尘一千年护持,玄昊宫若还不能在北海稳固住跟脚,那就是合该势衰了。

    镜微真人又道:“我知此举冒险,碎风海一战,庄真人若不胜,我自可当一切都不曾发生。可他既已胜了,情形就又自不同。道兄可以想象一二,这玄刹道宫,我等今日若是错过,日后又将是何下场?磁元极境并不足峙,三圣宗早有突破练虚之法,太平离尘亦未必就无此底蕴。而日后不论是太平道恢复元气,还是离尘宗北上占据北海,只怕都容不下我宗。”

    华印已经明了其意,关键是玄昊宫实力不弱,又有着天险可以固守。

    观那离尘宗之意,看来迟早要北上北海,向太平道报复,那个时候北海诸宗,都将卷入漩涡,沦为双方争斗的棋子。而最后无论是太平道胜出,还是离尘宗夺取北海,只怕都容不得身旁有这个威胁存在。

    与其如此,倒不如主动出击,占据玄刹道宫成一方势力,壮大自身力量。那时无论进退,都可从容自择。重振玄昊宫昔年声势,可使太平道被迫退出北海,也可使离尘,不敢轻易生觊觎之心。

    略一思忖,华印最后的一丝犹豫也彻底打消。

    “可只凭我玄昊宫一家,只怕难将这玄刹道宫攻下。且一旦太平道遣人手回援,只恐我等有全军覆没之险。”

    “萧守心被困碎风海,师兄难道以为神原与金衍宗会坐观不成?”

    镜微真人失笑,接着又语含无奈道:“再者与那藏镜人联系的,可非只有我玄昊一家。无为观,含锋剑宗,浑天教,据我所知,近年对于太平道,可都怨气不小。我宗要想夺下玄刹宫作为基业,就需先人一步——”

    华印心中不禁一惊,知晓这几家。虽不如玄昊宫,可也都有元神修士坐镇,实力不弱。

    之前太平道安然无恙时,这几家绝不会有什么动作,可如今太平道已显衰败之像,那就未必不会冒险一搏。

    几人正说着话,就都心所感。齐齐往南面望去,在深海船内自然是看不见,却能感应那边方向,有着一群气势浩大的飞舟船队,正飞空而来、

    “应当是浑天教,只有此教,保存着二十艘浑天神翼舟。那位浑天教主,看来也真个是不凡人物,比之你我都更有决断。”

    言出之后,镜微就已目透精芒,再不犹豫:“起锚,离海”

    随着他一声令人,海底整整三十七艘‘玄昊太元梭,都再不掩饰形迹,解除了幻术,纷纷上浮。不过须臾,就从海面之上拨空而出。

    蛰伏二千年之久的玄昊宫,今日终展露獠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