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四章 烟消云散!
    与庄无道的剑势不同,云儿掌控的泪满襟是难以形容的厚重,也难以言喻的悲壮。

    庄无道不知剑灵这几劫以来,到底有着何等样的经历。不过那剑意之中,却有着不下于他的悲怆。

    再其后,就是狂暴

    水有五德,亦有五恶——暴雨、洪水,涝渍,大雾,溺亡,而此时的剑灵,已将‘洪流,之恶,演绎到了极致。

    一剑剑蛮横不讲道理的斩下,将萧守心的冰国,一寸寸的粉碎斩开。几乎每过一个呼吸,那两头双生冰蛟的身上,竟会多出两到三道剑痕,被削下几分血肉。

    那萧守心身上,亦是衣衫一片片碎裂,肌肤之外隐见血痕。道法,拳术,用尽了各种样的手段抵御,对抗着。可依然挽回不了败北之势,虽有真武玄极加持,可在剑灵的锋芒之前,却是显得孱弱无力。无论什么样的拳势,什么样的道法,都只撑不到一个呼吸,就需在这剑势之前溃败

    那太霄阴阳剑带起的千万剑气,此时就似一整条奔涌向前灵玄大江,滔滔不绝,前赴后继,永无止境。

    最后的三十里方圆冰国,就在太霄阴阳剑下,不断的破裂。甚至在那剑意重压之下,开始往海中沉没塌陷

    萧守心的心绪已彻底沉入到了谷底,终究还是败了

    就如使用这‘真武玄极,之术时自己的预料,那个时候,他就不认为自己,再有赢下这一战的可能,

    而‘真武玄极只是他最后的疯狂一搏而已,可最后依然是以失望了局。

    ——恰如天机碑上的排名,今日天下第九萧守心,败给了天下第七庄无道

    看着对面那个面貌有如少年般的身影,萧守心的心中依然不甘愤恨,却知这一战,已到了必须休止之时。

    又眼神复杂的扫望了那已经从昏迷中的重阳子一眼,萧守心不禁一声轻叹。事分轻重缓急,此时此刻,他已经护不住更多!所以需有取舍——

    身后的那个冰晶,蓦然爆碎。随着这冰国的爆碎,整个无尽冰国,非但未曾崩溃,反而再次扩张。

    更有一团冰蓝色的光晕,笼罩住了萧守心与那两头冰蛟。始终将庄无道的剑潮冲击,挡在了十里开外,稳固不摇

    那两头双生冰蛟,却各自发出了一声悲鸣,意识到自家主人,到底付出了何等的代价。而此时的萧守心,面容也至少老了二十岁,本来犀利深邃的双眼,此时却是浑浊无光。

    直到足足百个呼吸之后,庄无道的剑势,这才渐渐穷尽。东面冲来的水元之灵,一点点的平复衰竭,而漫天的剑影,也一片片的消散。

    二人这番交手。竟是将这碎风海内的风灾,强行排斥迫开。当剑光消逝,罡风渐复,这常年狂风肆掠的三千里方圆海洋,竟是出人意料的宁静了下来。天空中云淡风消,大片的阳光洒下,气氛静谧祥和。

    那萧守心身周的冻气冰环,也不知是何时破碎。孤身立在这片海域中,仅余的一块浮冰之上。浑身伤痕累累,面色灰败,口溢血丝。而那两头双生冰蛟,此时也已收起了爪牙,身躯重新恢复到了一尺长短,盘绕在萧守心的肩上,神态萎靡。不过依旧警惕的,看着百里外的庄无道,随时准备聚力,继续搏杀。

    而庄无道则傲立在三千丈虚空,身旁就是太霄阴阳剑,剑身散发着清冷寒光。这好似剑力正在凝聚,再次往巅峰攀升的征兆。

    连续经历与萧守心及沐渊玄之间的恶战,这口剑器,竟是得到了升华。在这一式泪满襟之后,直接提升了两层法

    双方遥空对峙,都在积蓄着气力,可其实都已无战心。萧守心的‘真武玄极,术仍未结束,可浑身却已是伤痕累累。已被庄无道的剑,创及五脏六腑。而两头冰蛟的伤势。也是仅仅逊他一筹而已,

    再要继续下去,那就不止是重伤了局,而是何时陨落

    庄无道同样也无半分战意,哪怕剑灵,还可继续他身躯至少三刻时光。这一战,他的伤势也同样不轻,之前因重阳子的偷袭意外而伤。之后将整个灵玄大江水系纳入剑中掌控,亦是代价不浅。

    对面这位的‘无尽冰国,固然已被他击破,可他自己的‘雷火乾元,也同样再维持不下去。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天傀,都是暗伤累累,撑不了多久。

    与萧守心做最后一搏,自己大约是不会陨落的,亦不会损及道基,然而那子午玄阳舰,多半是保不住,而自己这二十年内,修为也别想再进分毫。

    之前太平道攻打离尘之时是忌惮甚过,生恐被离尘最后拼死反扑,遭遇折损。此刻却已换成了他庄无道,投鼠忌器。

    将萧守心斩杀不是办不到,只是这代价大到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现今的离尘势如旭日初升,而太平道则必定是江河日下。未来几十年内,离尘就必有覆亡太平道之力,自己也定可问鼎天机第一。今日实在没必要,为了眼前这位注定了要被时光刷落之人,把自己的大好前程也一并给搭进去。

    目光对望,二人皆是聪明绝顶,一瞬间就明了对方的心意念头。庄无道唇角轻挑,微露哂笑之色。已知萧守心,并无死战之心。

    那萧守心则脸色更是黯淡,语气阴沉道:“此战,我萧某认输”

    布局谋算,法力道业,皆不如人,如之奈何?自己若死在这里,太平道只怕立时就要遭群兽分食。侥幸偷生,太平道还有喘息之机。

    不过——

    “至多六十年内,萧某必向真人,讨回今日之仇”

    说完之后,萧守心就已飞空而起。一人二兽,只用了须臾,就都回归到了‘玄冥太阴,内。也不去侵夺永如灵渊二人之位,而是直接选了一个角落处盘膝坐下,闭目入定疗伤。此刻的他,就连亲自主持这件宗门镇宗圣器也无法做到。

    “庄某随时恭候”

    明知此刻萧守心多半已听不见,庄无道也依然这么说着,目里闪着丝丝冷意。

    六十年?这是巧合?节法真人预言那南方恶地的兽灾,就是在五六十年后。

    不过,倒也无需怎么在意。他会倾尽全力,在六十年内,将太平道彻底铲平

    收回了目光,庄无道又一个闪身,遁空飞落,降临在那重阳子的身前。他这位‘生父,神智清醒,不过四肢俱断。五内重伤,已是动弹不得。

    庄无道眼神复杂,却无怜悯愧疚之意。

    “母亲归天之后,庄某就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让你在母亲她坟前,磕个头,道个歉,为母亲她守墓十载。从此你我恩怨两清——”

    语气平淡的说着,庄无道藏在袖内的手,却是紧紧死攥绷紧,指甲几乎扣入肉内。胸中心潮激荡,难以自己。

    “庄某自问所求不多,不知重阳真人,你可愿让我如愿以偿?”

    言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眼神亦是满含快意。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记得三十年前,母亲带着自己,在冰泉山下,跪地相求。却得不到这点怜悯愧疚,只回以一句冷漠的‘尘缘已近,

    而三十余年之后,自己却已能高高在上,俯视此人,掌其生死视之如蝼蚁芥尘。

    今日之后,困扰着他的道障,一生的心结,想必都可尽数散去

    岂不令人舒心畅怀?

    “磕头,道歉?”

    重阳子面上充血,就如煮熟了的龙虾,潮红一片。浑身剧痛难当,却依然强忍了下来,脸朝庄无道冷冷的笑。

    “我无错错的是她,而非是我”

    抛家弃子,又岂是他自愿?那时在太平道,他虽身具绝顶天资,可也因此故,如抱宝盆,引人窥伺。不知多少人对他嫉恨,不知多少人要夺他之舍,又不知有多少人,要以他为药引炉胎?

    如不依附萧氏,哪里可能有足够的灵药奇珍,哪里能以散修之身,顺利进入太平道秘传之列?

    与庄小惜断绝尘缘,他也是逼不得已,可事后也给了足够的补偿。若那女人,肯老老实实的呆在沈庄,哪里可能会在越城丧了性命,引来那诸般灾祸?

    与乾天宗雪舞勾结,谋算于己,更是可恨可杀

    他现在唯一遗憾的,就是未曾更心狠一些,少些顾忌,早早前往越城,永结后患。

    “不肯?”

    庄无道眼神幽深难测,胸中杀意再次拔冲而起,却又被他强行压下。深吸了一口气,庄无道平静了一番心绪。

    “你既是为长生问道,不惜一切。那又何惜这区区颜面?在母亲面前认个错,又有何妨?”

    他懒得听重阳子解释,不管他这位‘生父有着什么样的不得已,都不值得他怜悯。

    虽是自幼混迹市井,是个无赖出身,庄无道如今却已知‘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的道理。

    此身顶天立地,自有底线。有些违心之事,哪怕是杀了他庄无道,也做不出来

    自节法真人死去之后,这片天地间谁都不能让他折腰屈从

    重阳子闻言,则是微微愣神,目露挣扎之意,可片刻之后,却是激愤满腔。

    确实他为成道,为长生不惜代价。可这一次,却发现自己,唯独无法在这孽子面前低头。

    不禁带着期冀与一丝怨恨的,看向了停在百十里外的‘玄冥太阴——那已是他最后的希望。然而重阳子却只见那冰轮之中,上下都是平静异常。所有人,包括那永如灵渊在内,都在望着这边。或是神情复杂,或是悲怒无奈,或是冷漠痛恨,却都无一例外,无有丝毫的动作。

    而那萧守心,则静静盘坐着,对他的处境,似如未闻。

    “绝不可能,痴心妄想——”

    语声冷滞,重阳子忽然冷静了下来:“弑兄之后,你难道,还准备弑父不成?”

    话语未尽,庄无道面色就已铁青一片,唇角旁流露出淡淡的讥嘲。

    “弑父?我倒是没什么不敢的。只是母亲临终之言,不愿违逆。不过——”

    蓦然间,庄无道袖一拂。磅礴的劲力,直接拍入到了重阳子的身躯之内。顷刻间无数的血气,从其体内爆散而出

    重阳子一声怒吼哀嚎,五内如焚。一身真元,竟在这一刻全数散尽。

    而庄无道的语气,则依旧那么的风轻云淡,不含烟火。

    “父亲既是不愿,庄某也不欲强求。只是庄某的性情,一向喜以牙还牙。你既不能让我得尝所愿,那么庄某就毁了你这一生修为,让你难见长生”

    随着语声,重阳子的四肢骨骼,也再次发出‘咔嚓,声响,却是被庄无道的劲力强行粉碎,与那气脉经络一同,全数扭成了一团乱麻。

    重阳子剧痛之中,一阵愣神。庄无道却是忽然一阵仰天长啸,似乎胸中积蓄数千上万年的郁愤,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