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三章 真武玄极
    庄无道在灵玄大江上一路埋下的剑图,加上秦锋在下游代为布置的,一共是四十九张,都在此刻上下合一。

    一整条水系,似都融入在庄无道剑势之中。此时此刻,从东面方向飘散过来,哪怕是最渺小的水汽,也都含着惊人的剑气剑意。

    仅仅一个刹那,这萧守心构建的‘无尽冰国,就开始崩溃倾塌。大河滔滔,无尽的水汽元灵往西冲刷而来。从最东面开始,所有的冰层都开始一点点破裂粉碎。整个碎风海内,本就暗潮无数,此刻也被这剑势统合在一起,不断往冰国之内冲刷碰撞着,浪涛澎湃,冲卷百丈。竟有将这方圆数百里地,完全淹没之势!

    而在上空处,则漫天都是庄无道打出的森森剑气。如水之柔,可当汇聚之后,却是天下至刚,可席卷一切,沛不可挡

    坚固的冰层不断开裂,在这泪满襟,剑式冲击之下,一点点的裂为齑粉。庄无道周围的空间,也再无法冰封固锁,在猛烈爆开来的之下,别切割成了无数的碎片。而那充斥于此间,凝固不化的寒气,亦被这狂潮冲击,往西面滚荡而去。

    重阳子此时是目眦欲裂,这一刻是无比清晰体会到了何为‘蝼蚁,从始至终,庄无道对他根本就不曾加以理会、不屑一顾。可这一剑出,只是溢出来的余劲,就已如澎湃过来的狂涛大潮,将他打出的剑光整个打翻淹没。

    让他极其自得的剑势,甚至连半点浪花都没能掀起,就已溃散开来。甚至逆卷而回,寒力倒冲入体。而那些横冲直撞而来的罡气,就如一堵堵的钢墙,猛地冲撞拍打在了他的胸口。

    重阳子甚至听得自己体内,传来一连串的‘咔嚓,碎响声,浑身赫然有数十处骨骼不堪重压,在这劲力拍打冲击之下,连续的折裂粉碎。

    一身气脉经络,不是被逆噬的寒力凝固,就是被庄无道的剑气余波粉碎。一身气血几乎尽散,提不起丝毫力气,只能无力的被那气潮卷裹着,再次往千丈之外抛飞。

    口中再次咳血,重阳子绝望无神的抬起头。就只见那庄无道的身影,已然冲飞云霄,至三千丈高处。居高临下的,操纵着整个三千里方圆剑势,三道身影,俱都岿然如山,凌压逼迫着这一方世界。

    使所有的一切,都在的他剑前粉碎,一切的力量,都需在他的面前臣服

    漫天的剑光冲卷,云层被一片片粉碎撕裂开来,使上空一束束的阳光照下。这等波澜壮阔之景,看在重阳子眼中,却只觉是压抑莫名。而后当他身躯重重落地,砸在那已开始粉碎的冰面之上,就再感觉不到,眼前一黑,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而此刻章站立在这‘无尽冰国,中央处的萧守心,亦是面色青紫一片,眼神晦暗的看着眼前。

    再没有比胜券已握,却被对手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彻底翻盘,更使人恼恨难受之事

    ——他的‘无尽冰国能冻结一国,使千里方圆之地尽化冰雪世界,可又能否冻结那整条灵玄大江?

    怎么可能办得到一人之力,又怎能与天地伟力相较?哪怕庄无道借来的,还不到整条灵玄大江的千万分之一亦非是他能抵御,所能对抗。

    所以整个‘无尽冰国正在支离破碎,正在冰消瓦解。两头双生冰蛟,都发出愤怒的吼声,不断的翻腾着身躯,不断的催迫寒气。试图将那滔滔不绝席卷而来的剑光全数粉碎击散,试图把周围世界,再化冰国。

    可‘困兽之斗,这个不久前萧守心才用来评价庄无道的成语,此刻用在两头双生冰蛟身上,却是恰如其分。

    根本就是无用徒劳,那些剑气粉碎之后,也会在须臾之后就恢复如初,顷刻再生。水聚散无形,哪怕将之拍碎了,也仍然存在,依旧会往下方汇聚,聚而成大江海洋。而庄无道的这一剑,赫然已得之精髓

    不该选择在这大海之上与之交手决战的,不是庄无道,而是他萧守心

    萧守心嘴里微甜,一丝血液从咽喉之内溢出。不过这似血气,却压抑不住他嘴里的苦意。

    事前就已在灵玄大江内布局了么?原来如此,记得守如道人曾言,庄无道北上翡翠原时并非直线,而是绕路二十万里,北上至灵玄大江后,才逆流而上。

    当时谁都不解庄无道的用意,却不曾想这一位目的,就是为了今日之战,为了他萧守心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今日我亦以此言,赠予萧真人——”

    记忆起节法之陨,庄无道眼神伤悲。师尊之亡,燎原寺是罪魁祸首,然而太平道这些年来的步步逼迫,却也是诱因之一

    悲意浓,则剑势盛

    太霄阴阳剑冲霄三万丈,聚集由东而来的无量水元。直到在聚无可聚,这才飞斩而落,一刹那间,有如星河倒卷,带起无数的灵光星芒。

    两头双生冰蛟,身躯顿时僵住,盘绕收缩,灯笼的眼内,首次现出了畏惧忌惮之意,死死的盯着那剑光的来处,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萧守心亦是心神崩解到了极致,知晓自己若再无应对。不止是这‘无尽冰国,要彻底粉碎。便是自己与两头灵宠,亦将在这剑光冲斩之人,肉身崩溃,神魂俱灭

    面色挣扎,最终萧守心还是幽幽一叹,左手一个道决捏出。

    “真武玄极”

    极北天空,蓦然间一道星光照下,投身于萧守心的身躯之内。而萧守心的气势,亦在此刻骤然大变,周围三十里溃散冰国,顷刻间又再次归于死寂,在剑潮冲刷之下岿然不动。

    两头双生冰蛟,精神亦是为之一震。再次发出了咆哮,战意盎然,浑身浑厚寒元再次挥发,往外笼罩。

    “剑主”

    庄无道的体内,剑灵及时出声提醒着。‘真武玄极,乃是太平道一脉相乘的秘术,三劫之前由太平道的两位绝代仙王一起出手,炼制出一颗‘真武假星藏于北方星空。此星可映照此域诸天世界,乃是九十二重法禁的神器,内蕴有太平道几十代仙君仙王,封存于内的天道的感悟及斗战之法。

    但凡是太平道中,掌握了‘真武玄极与真武假星建立了神念联系的秘传弟子。都可以用损失一两层修为境界的代价,运用‘真武假星,之力。除此之外,还有时间之限,每四十九年时光,只可借调一次。要超出这个界限,就需以损伤元神核心为代价。

    此法增持的斗战之能远不如庄无道的血猿战魂,也不如贞一紫金七宝华莲,代价也大,可却能普及于太平道的秘传弟子这一层级。

    ‘真武假星,曾使太平道盛极一时,然而在云儿的记忆之中。四劫时代,这颗‘真武假星被六位绝代仙王一起出手重创。虽未彻底损毁,可太平道也历经数十万年不能修复,门下弟子要联系此星的条件更为苛刻,付出的代价也会更为惨重。甚至天仙界太平道本宗的弟子,也不常使用。

    倒不曾意想,这一界内,居然还有人能掌握此术。

    而此刻,萧守心的战力,已绝非是现在的庄无道所能应对。

    “真武玄极o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搏——”

    庄无道目光幽冷,剑光依旧按部就班的斩出,可他却已经感觉到了强横的阻力。滔滔剑气,在那三十里外,就难再有寸进。

    “可需召唤那位剑仙战魂?”

    一个境界中,他召唤战魂附体的机会,只有三次。庄无道并不想在此时就使用,不过若不得已时,也绝不会吝啬

    只需能得偿所愿,能将这萧守心困在这碎风海,无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可考虑。

    对方既已打算借用外力,他也没必要一定只有自身之力克敌制胜。

    “无需”

    剑灵已开始将剑窍内的热流,散于庄无道的四肢百骸。

    “区区残缺的真武玄极,我来就可”

    就在彻底接掌住庄无道身躯的刹那,那两头冰蛟的前额处,顿时爆出了两团刺目的血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