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一章 无尽冰国
    “无尽冰国”

    几乎是牙缝里吐出声音,萧守心信手一拂,于是三百里虚空,都尽数化为雪白世界。

    之前此处,就已被冰雪覆盖,然而此刻情形,就又与之前不同,存在于天地间,与‘寒冰,有关的天道,都俱被强化提升到了极致。

    而萧守心的身后,也多出了一颗纯洁无暇的雪色丹丸。只有不到一握大小,却似成了这方圆数百里世界的核心。

    庄无道首先就感觉到了变化,无来由的寒意,开始笼罩着他的身躯。一身血肉,几乎快要全数凝冻。体内的‘太霄重明离火,需要燃烧到极致,才能抵御住这能把人冻结成万古玄冰的冰冷严寒。

    无尽冰国这才是萧守心,能在术法榜上位居天下第四人的根基所在

    天机碑甚少出错,对于秘术及玄术神通,虽是难以尽数掌握。然而基于道基与法力修为上的强弱判定与排名高下,也往往精准之极。

    凡是道基雄厚,法力强横之人,掌握的秘术与玄术神通,又岂会差到哪里去?

    而萧守心这‘无尽冰国就是这一位北方道门之主,之所以能雄踞天下第九,与其余九大当世强者抗衡的底牌

    就如贞一的‘阿弥陀唯识普轮咒‘无尽冰国,也是与他的‘雷火乾元,几乎同一层次,可以决定一场宗门生死大战的超大型神通玄术

    在这冰国之内,任何冰系术法,哪怕只一道平平淡淡的冰刃,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威。比之平常状态,提升十倍

    只是使用的代价不小,无论是‘阿弥陀唯识普轮咒还是这‘无尽冰国都远不及他的‘离火乾元,。

    据说此术,萧守心需要消耗至少二三十年岁寿才能施展。在一百七十年前,萧守心只使用过一次,接任太平掌教,震慑北疆之后,就再未曾动用过。

    而以今日的情形看,这传言多半是真,且萧守心损耗之大,只怕还更在世人猜测上与他本身的‘阴阳劫,一般,都是属于禁术的范畴。

    然而代价有多庞大,威能也就有多浩瀚

    好在此时,那面‘天机错星图,也恰好被庄无道完全掌控。如非为此物,那五阶寒玄玉心,他必定能够到手。之前却只能分心以星火神蝶,来封锁夺取这件仙器残片,不得不对后者忍痛割爱。

    而此刻经历半个时辰之后,星火神蝶中的天璇星火,已经将‘天机错星图,内,萧守心留下的神念气机彻底净化,都燃烧殆尽。

    庄无道只一个意念,这张星图就已飘然落下,到了他的手掌之内。一时之间,庄无道也无瑕去仔细研究这星图,只能将此物匆匆收起。

    而一当这片空间,没有了‘天机错星图,的于扰,‘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几乎是瞬间成形。浩大的南明离火,瞬时从海底直冲而出,燃烧一切,涤荡所有。一切玄冰,都在火舌肆掠之前,化为水雾。

    庄无道也感觉自己,终于是‘活了,过来。以这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对抗‘无尽冰国丝毫都未落下风,反而在与六万丈天际的子午玄阳舰结合,变化为‘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之后,反过来更压过数筹。将弥漫于这数百里内的寒力,几乎驱逐一空。又更进一步,如一条条大蛇一般的的都天神雷,往萧守心所在轰击而去。

    另有十六道炽烈光华,在庄无道身后的火阳明镜中,逐渐凝聚。当这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完成之时,就足可把这冰国粉碎

    萧守心却全未在意,冷冷笑着:“我早说过,庄无道你这次最大的错处,就是选在这海上与我一战”

    语声落时,萧守心肩侧的那两头纯黑小蛇,瞬时见风即涨。之前还温驯的!盘在萧守心手臂之上,此刻化开之后,却是足足千丈长的巨大身躯。浑身深蓝鳞片,缠绕着寒晶气雾,气势凶横狰狞,双眼怒睁如灯。

    而后无论是那漫天的南明离火,还是已经冲击到萧守心头顶的都天神雷,都全数被那层层冰雾,强行迫退压制。

    借助两头冰蛟之助,萧守心更是连续数个弹指。几滴血液,分洒四方,须臾就在这冰国四面,现出了四头血色玄龟的身影。也使此处充斥肆掠的寒力,再次飞速拔升。不止是再次反制住了海底深处的‘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更将那冰层,一直往外扩散到两千里外,一大片的海洋全数冻结

    “血龙神龟血”

    庄无道的眼神凝重,说实话萧守心此举,确实远远不超出他的意料。

    这萧守心居然能拿出这等东西,使此人战力,提升到了一个远远超出本身极限的层次。

    果然呢要想将这位天下第九人,一次诛杀,何其之难?似乎翡翠原那种特殊的情形,已不可能再有。

    心中更升起了炽热贪念,庄无道死死注视着的那四个神龟虚影。神兽之血,这是真的五阶神兽之血,而且是血液中的精华

    有这血液,他手中的一件法宝,能力足可再提升一个层次。

    “就是神兽之血”

    萧守心淡淡的言着,气度从容不迫,对面庄无道的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轰击打来,赫然有灭世之威,融灭一切。萧守心却是轻描淡写,身前一层层冰障生成。就使这些毁灭光束,全数化解,甚至直接反弹开来,

    足可将天机碑前十五之下任意一人当场轰杀的道法,此刻的萧守心处置起来,却如吃饭喝水般的简单轻易。

    “这也是你师尊节法,当年送给我的礼物之一。这些年我曾仔细查探,那神原之中,大约有四脉神兽血裔传下,一为血神龟王兽,一为苍须寒龙,一为九火赤凰,一为无影神麟。然而这四脉神兽无一不是子裔单薄,常有绝后之险。为传承血脉,不得不彼此杂交,以做维持。而这血龙神龟,正是血神龟王兽,与苍须寒龙杂念之后的血后裔。而我当年所得,就是这血龙神龟之血,以及此妖遗丹。说起来,与你用的这面法宝,也颇有些关联。”

    说话之时,萧守心又特意侧目看了庄无道的血神盾一眼。如何能认不出来,庄无道的盾牌,正是以血神龟王兽的龟壳制成?

    “多谢萧真人为我解惑,然而——”

    庄无道面色不变,同样淡定的看了那四头血龙神龟及双生冰蛟一眼:“为今日此战,就舍弃了自家灵兽进阶神兽的机会,萧真人就不觉可惜?”

    血龙神龟精血,明显是两头双生冰蛟进阶的重要一环。而以双生冰蛟此时正在积蓄元气的状态,也明显不适合与人动手。

    今日战过,这两头双生冰蛟,估计就再无晋阶的可能

    “自然是可惜遗憾莫名,萧某即便到此刻,也是依旧愤恨难复。不过——”

    萧守心摇着头,身躯已虚空浮起:“若能以此代价,使无道真人你陨落于此。萧某即便放弃了这次道契,不也是划算?”

    那两头双生冰蛟,也在此刻,各自一口寒气吐出。庄无道顷刻间就觉自己,似乎已动弹不能。

    不只是身躯冰寒,哪怕活动十指,也异常的困难。便是周围的空间,也有冻结的迹象。

    这是与他的磁元之力,完全不同的束缚之法。据剑灵说起,冰寒的极致,就是冻结虚空,静止所有一切万物。

    此时的萧守心虽还做不到,可借助那四滴神兽精血,却已经有了几分冰法极限的气象。

    “道途已阻,苍天不佑。庄真人你实我萧某此生大劫,今日也唯有以孺之血,方能熄我之怒”

    语音看似平静的说着,可萧守心的每一字,都含着无尽的愤怒。滔天的杀意。

    “看来你我缘分已尽,有请真人上路——”

    一束冰蓝光华,忽然撕开了云空直照而下。由太阴广寒神光,提升为太阴玄素神光,直照庄无道的眉心。

    而此刻在他身后,一道剑锋直指而来。不过却不是萧守心出手,而是庄无道一直放在一旁,未加理会的重阳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