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零章 风灾大起
    火花四溅,太霄阴阳剑的剑刃,斩于那太平破龙锥上。二件兵刃交击,刺耳的锐鸣直震云霄。剑力初时极盛,却被太平破龙锥渐渐的抵消化解,而就当破龙锥的冰寒之力反袭之前,庄无道的剑光,就已及时收回,

    二人交手,看似太霄阴阳剑吃了小亏,庄无道已再无之前那般的霸道威势。然而萧守心的面色,依旧却是难看之至,

    似‘太平破龙锥,这样的强横利器,却被迫只能守御在自己身侧,本就已是吃亏不小。这位于天一界前十之列的攻击类法宝,却只能被他当成防身之器使用,

    而此刻庄无道肆无忌惮,毫不惜法力真元的狂攻,更是目的明确,以本身的强横浩瀚浑厚到不可思议的法力,来消耗他的气血真元,直至将他彻底的拖垮

    目注着远处庄无道的身影,萧守心眼中寒意如锋,冰冽冷酷。正欲有所动作,却又听不远处,传来萧玄空的焦急传音。

    “主人,还请速退风灾他们不是为布局狙杀宗主,也不为阻拦主人夺宝。而是准备引发风灾,以风灾将我等困在碎风海内”

    萧守心的神情一凝,风灾o这里风灾不是早就在十年前,就已经被他们引发?

    一刹那的怔忡过后,萧守心就又反应过来。风灾是提前引发不错,可这碎风海内数千年所聚风暴之力,却还未尽数宣泄

    此子,恶毒

    思绪至此,萧守心几乎立时就放弃了死战拼命之念,毫不犹豫的就抽身飞退。袖中数十道符篥同时打出,在虚空爆开,或是寒冰之环,或是冰刀冰刃,或是壬水寒雷,都毫无例外是为阻敌,密布着四面八方,隔断着庄无道的追击之途。

    萧守心甚至已不顾得自家的女婿重阳子,以冰遁之法迅速虚空滑行。直到三十里外时,才惊愕的看了一眼天空。

    是那‘天机错星图此物他居然再不能收回

    此物乃仙器的碎片,是太平道修士偶然间所得,有着许多神异之能,从千两年前就开始,在太平道历代掌教真人手中传承。

    尽管这‘天机错星图,无法祭炼,可毕竟是是被他放在身边蕴养了二百年之久,平时可御使由心。

    然而此刻,他与‘天机错星图,的神念联系,已接近于无。只见天空那张星辰图幕之上,此刻赫然布满了火蝶之影,数以百万计,密密麻麻。也不知到底是何时出现,将这张错乱星辰虚空的图幕,牢牢的包裹。

    一瞬间萧守心就已明庄无道之意,这是欲强夺他的这件至宝。胸中怒意更胜,恨火滔天。萧守心却强行压下,直往南面飞遁。

    之所以是‘南,而不是,是只因此处距离碎风海的南面的出口更近,只有大约一万二千里的距离而已。只需离开碎风海,逃避出风灾,大可从中原绕路往北,进退从容。

    而若直接退往北面,那长达五万里之距,实在变数太多随时都可能被风灾困锁。

    而萧守心胸中此刻,虽恨不得不惜一切,将庄无道千刀万剐。却能分轻重缓急,知晓此时尽早脱身,才最为重要。一旦被困于这碎风海,则太平道内必定要生变故

    而此刻在飞速逃窜的,已不止是他,还有那‘玄冥太阴法,同样也在极力南遁。

    庄无道此刻,却已是长声大笑,震荡长空。

    “萧宗主现在要走?却是晚了庄某面前,岂是你能说退就退?”

    伪玄术,小阴阳

    一年前石灵佛窟之上的‘阴阳劫庄无道无血猿战魂与玄天道种之助,再施展不出。即便施展出来,也需以自身寿元性命为代价。

    可这式原本二品连脉阴阳却因此威能大进,进入到了一品层次。拳势施展,磁元之力覆盖千里,哪怕是强如萧守心,此刻也被那毫不讲道理的吸摄之力,定在了原地,几乎无法动弹。

    阴阳,的拳力,他倒是能够应付,四千万相,较之庄无道先前那几十击,逊色不少。然而那磁元吸摄之能,却让他面色铁青。

    庄无道这一式玄术,依然有着湖底那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的同体加持,可却偏向于困束之法。

    此刻他倒是还能够施展遁法,可一身冰遁之速,却降低了至少十余倍,慢如蜗牛。而且几乎所有的摄力,只集中于他一身。

    除了重阳子之外,庄无道也确实没空理会其余等人,甚至那‘玄冥太阴法也任其来去。

    他今日的目的,是只需将这位萧守心萧大真人困在这碎风海内就可。至于那燕回,萧玄空,还有那件太平道镇教圣器,庄无道才懒得管他们是否离开。

    甚至无有‘玄冥太阴法助力之后的萧守心,他却是颇有兴趣,在碎风海内尝试一番将这位诛杀

    能够有机会除此大敌,哪怕是两败俱伤,损耗再大也是值得。

    “竖子”

    萧守心一声冷哼,太平破龙锥再次破空而至。庄无道微微一笑,这一次却是不闪不避,只以血神盾在身前强行抵御。

    那口太霄阴阳剑不知何时就已回到了他的身侧,被庄无道握在了手中,一丝丝微风,在剑刃之上残绕盘旋着。

    全力而为之下的太平破龙锥,当与血神盾的盾身击撞之时,立刻爆出无量的寒冷冰华

    不过其中一大半,都已被庄无道预布在血神盾盾前的‘虚空藏盾,吸收转化,而庄无道的剑身之上,不止风力更盛,更悄然浮上一层寒霜。

    而也就在这一刻,上方整片天空都是狂风大起。整个碎风海范围内,本就强盛霸道的风力,此刻提升了至少十倍之巨

    只是风灾大起的前兆而已,却使此刻这处海面上的太平道诸人,都是脸色青紫。尤其是萧守心,更是目中燃火。知晓这一刻,已是他逃脱的最后机会。猛地一咬舌尖,手中一块冰蓝色晶石爆裂,万物寂静冰封,使萧守心终从那小阴阳磁元吸摄中脱身而出。

    然而这时的庄无道,已是再一剑横空而起。

    “所谓以彼之道,还治其身。也请萧道友,接我这一剑如何?”

    天地大悲,拔剑式

    剑式斩出,无量的风力汇于剑身,使剑势之锋锐,又整整拔升了一个层次

    萧守心一声闷哼,知晓庄无道方才之言,至少有着两层蕴意。其一是之前太平道,借用碎风海的风灾,来攻打离尘。最后虽未将离尘本山攻下,却使离尘治下之地四处疮痍。

    而今日之庄无道,亦是利用这碎风海的风灾,来算计太平道与他萧守心。

    第二层蕴意,则是庄无道的剑,此刻已是假借他太平破龙锥打出寒霜之力,几乎完整的转化,反攻而至。

    所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当这剑式攻来,已经融合了庄无道与他二人几乎全盛之时的力量,便是萧守心,也同样是心生忌惮惊畏之意。

    硬接这一剑,他必定重伤垂死无疑

    不敢停留,在萧守心脚下的冰面,数百道蜘蛛网版的裂痕蓦地现出,然后四下蜘蛛网般的散开。毫无预兆,只是顷刻,那些裂隙最远就弥漫到几百里外。

    而萧守心的身影,也在原地消失。借助这些玄冰碎裂寸寸崩散,寒冰灵元爆乱之势,掩盖着自身逃遁的气机方位,躲避庄无道的的意念元神追锁。

    玄武裂天,冰裂遁

    仅仅须臾时光,二人的元神意念就已交锋缠斗了不下三十次。都是不断的在追击,摆脱,逃逸,搜寻中轮回往复

    当拔剑式最终斩下,整片四百里方圆冰层,都俱被一分为二,割裂近三万丈海面。

    而当萧守心最后现身在了二百里外时,浑身看似安然无恙,毫发无损。可左手的小指处,却在滴着血。若仔细看,甚至可发现那里已经断去了一小截

    交手已近半个时辰,萧守心是首次被庄无道创及身躯。

    看再望着那已狂风肆掠的天空,萧守心的心情更灰暗之至。甚至已可见远处,那重阳子已是肃容闭目,固守在一团寒冰之中。

    若说之前最开始时,这风力只是十倍增长,那么现在就是百倍百倍的暴风,不止是筑基境初期的修士,会在进入碎风海的瞬间,被风力碾压切割化为肉糜。便是重阳子这样,在金丹榜上高据前七十位的出色金丹,也难以抵敌

    甚至就是他萧守心,也不得不分心以法力镇压——

    之前庄无道那一剑,他虽安然逃过。却已失去了最后的逃逸时机。这风灾威能还在增长,不过却明显是有着人为的操控,就不知会持续多久,三个月?一年,三年,还是十年?威能又会增长到何等层次?

    心中隐生绝望之感,萧守心却仍不愿就此放弃。一张遁空挪移之符打出,萧守心便欲一步踏入至太虚之外。

    然而这虚空遁法,萧守心才刚使用。就觉那无量虚空之中,蓦然间一道剑气穿刺而来。强横锐绝,犀利无匹,尽管不如庄无道之前那剑式的霸道。却仍将那太虚牢牢封锁。

    不但斩断了他与那二百里外,那处本欲挪移之地的神念联系,也将周围的虚空秩序,搅扰成了一团乱麻。

    萧守立时心就知此策不通,眼前此子对太虚之术的掌握,已远远超过了自身。在太虚之中缠斗,自己的境况,只怕比他在碎风海内时还要恶劣。

    万年俱灰,萧于脆彻底放弃了逃遁之念,极致的杀意,从目内直透而出。

    “庄真人这是真欲与我萧某在这里决一生死,不留余地?”

    要将他留在这碎风海,那就是生死大仇,一场不死不休的死战

    然而不用庄无道回答,萧守心只看对面这位的神情,就已知答案,眼神于是愈发的阴翳,冷酷决然、

    “这是你逼我”

    庄无道挑了挑眉,就浑未在意,神情平静,剑指身前:“正欲领教”

    心知二人之战,到了此刻,才只是开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