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八章 天下奇术
    “冰封无尽”

    随着这‘玄冥太阴轮,的降临,萧守心的玄术神通施展,那数百里已经被煮沸的海洋,立时又开始了冻结。仅仅片刻时光,二人交战之处所在的这片空间,已经在冰火之间转换了至少三次。忽如熔炉,忽如冰狱。

    而这一次尤其不同,海底下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也被厚实的玄冰层牢牢的禁锢。虽不能将这些身具南明离火的力士彻底冻结,可也使它们在水下难以动弹,无法随庄无道的心意,调整‘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在庄无道之前,萧守心号称是天一修界中最不惧群战者,而今日这一役,萧守心的寒系术法上的功底,已显露无疑。

    “这雷火乾元果是天下奇术,世间堪称第一。可今日庄无道你最大的错误,就是选在这水上与老夫交手”

    萧守心稳稳立在了原地,霸道寒冽的气机充斥天地,拳意发散,使这片本就寒意冻人的地域,温度又骤降数分。

    “这枚五阶寒玄玉心,老夫要定”

    话音放落,那天空中就是数十面冰镜成形。意念遥锁,然后是整整二十六道太阴广寒神光,猛地冲凌而下。

    庄无道却并不硬接抵御,一声轻笑之后,就拔空而起。

    “是么?可吾知土承万物,水来土掩,在这碎风海内,却未必就定是萧真人的玄武裂天大法能够称雄”

    身化作雷火电光,庄无道以《重明太霄乘风决》遁空闪烁着。那些冰蓝光束,根本就无法捕捉他的半片衣角。同时一股令人心悸的掌势,在他身上迅速聚成。

    伪无双,震海崩山

    当年五劫之时,大日猿王在天仙界中,战于上玄海之畔,以大摔碑手,战玄海龙族。单人独力,在海洋中连续击杀十头擅操冰水之法的玄海神龙,而己身毫发无损。而那时这位大日猿王所施展的,正是大摔碑手的这一式震海崩山

    土以厚德载物,所以克天下之水,故而——

    当庄无道这一拳轰出时,海底之下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也同样是一拳震海崩山打出。力量叠加,瞬间整片天地都震颤不已。所有的冰层,几乎全数碎裂。浩瀚无尽达八千万象的拳力,覆盖此处数百里方圆之地的每一分空间,每一分地域

    于是无论那海岛残余,还是那空中云雾,都被粉碎便是那些冰块水液,也都全数被庄无道这一拳震成了齑粉芥尘。几乎被这浩瀚无边的拳力,还原成了灵元状态。

    以无边的战意凝聚,以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为基,太阴清体统合,这就是庄无道在那上古战场中,抵御那天目咒杀术后的最大收获。结合雷火乾元,他的任何一门土火二系术法,都能在阵法之外,得到雷火力士的额外加持。

    而‘震海崩山,这门神通,则在雷火力士存在的情况下,直接上升为一品层次

    日后如庄无道能身等仙王之境,他的这一掌,只会强于那位大日猿王,绝不会稍弱半分

    那萧守心在空中聚成的冰镜,也同样在这全方位无死角的力量碾压之下,被震成了齑粉残片。

    而之前还欲辅助萧守心,尽力与那些水火坎离剑缠斗着的的萧玄空与燕回二人,则直接是口吐出内脏碎片,大片的血沫从唇角溢下。幸亏是庄无道拳出之前,就隐有预兆。二人极力逃脱,勉强在庄无道震海崩山拳力冲击之前,飞空到了二百里外,在拳力冲击最弱处,化解了一这死劫。

    随即二人却是面面相觑着,眼露心有余悸之色。都说眼前这两位,是这天一世间最不惧群战的两位元神大修,今日总算是领教了。

    这庄萧二人之战,旁人根本就没有插手的余地一不小心,哪怕只是一点残劲余波,都可将人碾杀

    燕回已心生退意,反正这一战自己,也根本无法提供半分助力,反而有随时陨灭之危险。那‘玄冥太阴法倒是可以提供庇护,可这件圣器运转,容不得半点功法瑕疵,根本无他容身之地。燕玄空则若有所思,庄无道将主人诱至此刻,到底是意欲何为?单纯是为伏击围杀么?可若是围杀,此刻就该显出端倪。离尘宗调动的实力,与预想中差了太多。显然这位庄真人,也不愿与萧守心两败俱伤。

    心中的危机之感越来越是强烈,燕玄空眺望远方,目露深思,千万个念头,同时在他的心头闪过,极力的推演。

    而此刻在战场中央,那本在飞空遁行,欲尾随本门两位元神之后,进入那‘玄冥太阴法之内的重阳子,面色却顿时僵住。

    初时还以为自己,必定是要在这惊天拳力之前殒身。却在数息之后,重阳子发现自己竟是安然无恙。

    庄无道打出的‘震海崩山,覆盖着这一整片空间,却独独将他所在之地漏过。

    心神微松,先是一丝劫后余生之感,在意念中升起。可随即重阳子,就又转为暴怒。

    他重阳子沈珏,居然有一日还需这个逆子的怜悯,需要对面手心留情

    奇耻大辱心中杀意更是升腾。只是念头才起,重阳子就又感应到了一股磁元重压,蓦地附加于身,将他身形猛地压下,根本就不能接近那‘玄冥太阴法分毫。

    一瞬间重阳子就已明白,庄无道根本就不欲将他放过,只是此刻暂时无瑕,没法分心将他炮制而已

    “土克水,然则吾法为寒我看庄真人的土行之道,亦不成气候”

    萧守心倒还颇为顾念重阳子安危,见自己爱婿无事,就暂时放下心来。一声冷笑之后,他的术法,就已完成。无量的水元之气席卷而来,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玄武之影。

    而就在这玄武龟蛇的庇护之中,萧守心是肆无忌惮的探出手,再次往那寒玄玉心抓去。

    庄无道也不在意,萧守心确实说到了他的痛处,在罡风层借助太阳真火返归阳神,虽是使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融炼了许多风雷火相关的天道,已惊人之速,踏入言、道,的门槛。

    然而对于庄无道的几门土系根本功法,却毫无益处。偏偏节法留下的‘玄天道种,中,亦是偏于雷火二系,帮不上忙。

    否则刚刚这一拳,就可直接将萧守心彻底击溃但凡能在土法之上有些造诣,这萧守心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

    不过也无所谓——土法不成,他另有他术克敌制胜

    冲击到天空大约一万丈处,庄无道就身影一折,剑光席卷而下,如冲落而下的九天银河。

    周围所有的风元之力,这一刻都被聚集在了庄无道的太霄阴阳剑上。借天地之势为己用,武道之意,浑身气势,皆攀拔至巅。

    天地大悲,拔剑式

    一剑冲落,剑势凌厉到无以复加,隐约竟有着几分只专属沐渊玄‘天地神锋,体质才有的锋锐,

    只一剑就将那看似坚不可摧的玄武龟蛇,强行斩碎,剑势余锋,则直接冲击到了萧守心的身前。

    不过后者,也早有准备,万千的银丝从拂尘之后爆发,带着丝丝的冰寒之力。一部分银丝的末端在萧守心的身前,结成了一面面的玄冰盾,层层阻拦着剑光。更多的银丝,则逆卷而起,如一根根枪矛,直袭后方庄无道的本体。

    “萧真人似乎太托大了?”

    庄无道其实微觉意外,明显感觉到了萧守心的无以为继。连输数次规模浩大的术法,几乎耗尽了萧守心的法力,已暂时间无法回力。继续下去,不但是那玄寒玉心,萧守心必须放弃不可,本身亦要在他剑下重伤。

    当今天下第九大修,就只仅此而已?

    心中悄然增添了几分防备,庄无道的剑势,依然是一往无前,穿破了层层玄冰。而至于那些反袭而来的银丝,庄无道则直接不加理会,血神盾护于身前,火焰燃烧。有这面已高达四十八重禁制的法宝护体,那冰寒银丝,根本就穿之不透,不能近身。

    不过就在那太霄阴阳剑的剑锋,眼见着就要萧守心的头颅斩下之时,庄无道心内的危机感,也在瞬间增长到了极致

    只见萧守心的脸上微现狰狞之色,而后一个锥状的宝物从口中吐出,化作一道冰色寒光,蓦然向庄无道的面门急袭而至。光影之速,竟还超出了之前的‘太阴广寒神光,。

    庄无道眼皮一跳,身影一个闪烁,在千军一发之即,就已挪移到了一百里外。

    伪神通,乾坤闪

    由乾坤大挪移与《重明太霄乘风决》衍生,在他神念所及的范围内,通过星辰之助,任意虚空挪移。也可制造虚空位移,使自己现在的位置,偏离所在的方位,制造出类似幻术的效果。

    而就在庄无道闪过之后,那飞锥打在空处,直接就将那冰层以及海底之下,好几百里的地层,也全数冻结

    庄无道看了一眼,直觉胸中是寒气直冒。

    太平破龙锥

    太平道中,与离尘传法十殿及九丘映山镜同一层次的至宝这萧守心居然就敢带出宗门,就不惧失陷于他人之手o这一位,到底有多忌惮自己,此战之前针对自己又做了多少准备?

    萧守心也同样感觉意外,坤闪,这门玄术庄无道从未在人前施展,应该是新成就的神通。居然能在那般危极的情形下,强行挪移虚空,躲开了死劫。

    眼神微凝,萧守心就已继续往那寒玄余心抓去,然而他的手,才触及这件至宝之时,就已愣住,面色发白。

    庄无道已再一剑穿击而来,而这一击却是直指六息之前同时本身,又是一个坤闪,施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