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六章 冰火之战
    “没试过,又岂知庄某今日,不能将萧真人性命留在此地?”

    庄无道纵声长笑,浑身剑气四起,顿时冰屑纷飞,将那些冰矛冰刃,都斩成了碎粉。

    他并无一定要将萧守心诛杀在此之意,不过哪怕只有一二分的可能,又何方尝试一二?

    背后一双剑翼猛地张开,而后一连数道玄术神通同时施展。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不死不休,倾尽所有

    哪怕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眼前这位,绝对是与自己同一层次的狮虎

    伪神通,重明极变

    滔天的火焰,四下散逸了开来。同时庄无道的身后,十六道火阳明镜同时现身,十六道炽热浩大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一同怒射而出。

    这门功法,虽只是四阶,却是一品神决。与之前五阶九天磁光子午大法时的气象,又自截然不同。似能够燃烧一切,所过之处,那些洞壁虽未直接触及,却都纷纷融化。也将这洞窟之内,所有的寒气,全数驱逐,横扫一空。

    萧守心毫不动容,屈指微弹,就有三点血液从自己的指尖透出,就在那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凌身之前。这三点血液就猛地爆开,顿时又是无数的寒雾生成,在诸人生前形成一层厚实的玄冰屏障。哪怕威能被加强了数十余倍,已强绝人寰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也未能洞穿,只在这冰墙之上,打出一个深深的孔洞。

    “凝血冰种?传说太平道其实亦传承有一门一品神决玄冥大法,不知此术可是脱胎于此?见识了——”

    就在那大片的水雾蒸发,弥漫窟内之时,庄无道已经携着那对太霄阴阳剑冲凌而至。

    也没用什么神通玄术,只以一式大悲赋的拔剑式一对剑光交错而过,就将那层已经快被穿透了的玄冰强行斩碎

    而后又是剑光大起,分裂成十余道水火阴阳剑光,分朝着燕回等人分斩削去。

    而那萧玄空燕回等人,此时虽已看出此刻的庄无道,绝无可能有翡翠原中连斩三圣宗的镇教圣器的强势,却仍是半点都轻松不起来。

    天下第九强者,当世剑道第一人,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形,都容不得人半点小瞧

    哪怕此刻庄无道的注意力,都在萧守心身上,此刻只分出部分余力来应对他们几人,却依然使在场这数位元神,都感戒惧吃力。仅仅以元气凝结的一口虚幻剑影,却给人莫大的压力。

    剑势横扫,而后‘当,的一声重鸣,浩大的气浪,使整个水府都为之摇晃不休。却是萧守心的拂尘,蓦地拍在了庄无道剑光之上。

    二人都定立原处不同,又有数十上百道剑影猛地爆发,那拂尘之丝亦在此时幻化千万,猛烈的碰撞交击。

    于是整片天地摇晃的愈发剧烈,上方碎石崩塌,水府之内残存的那些法禁,也在一片片的崩裂开来。

    “小术而已,只是萧某参悟玄冥大法而衍生之法,当不得真人盛赞,也比不得庄真人修成的这门一品神决。”

    那萧守心淡淡说着,而后就在漫天的丝影剑光中猛地一拳击出,直进中宫。

    “庄真人以拳道称雄,天机碑上列为世间横练第一,我却是早就想领教一二。”

    那拳锋平平无奇的直面击来,却使人生出避无可避之感。

    庄无道的目光一凝,接着就又轻声一笑,同样轻飘飘的一拳迎去。

    “萧真人的玄武裂天大法,号称当世第一守御之术,庄某也一直好奇”

    天机碑中,曾经的拳道第二,横练第一,便是他眼前的这位萧守心萧真人。直到一年之前,他的四阶不破道体修成,反过来在横练榜单上凌驾于上。

    二人看似毫无力量的拳势,可当交击在一处时。周围燕回等人,却如身应闷雷,钢墙一般的冲击力,碾压横扫过来。使几人都是一阵闷声轻喝,而修为最弱的重阳子,更是口中吐出了血沫。

    不过最先承受不住的,还是这座地下水府,上下左右俱都被撕裂摧毁,巨大的裂隙往四面蔓延。使整个海岛,出现了巨大的断层。

    已经有狂风吹入进来,显然其中一些裂隙,已经直通这处海岛之外。不过因万丈方圆内的水液都被寒力冻结成冰,倒是没有什么海水灌入进来。

    “玄武裂天,庄某领教了”

    庄某的眼神精芒微闪,而后覆盖在手臂上的冰层,纷纷炸裂了开来。

    萧守心的神情,却微显凝重:“天机碑,拳法第三?”

    记得半年前,庄无道还是这个排位。然而方才的这一拳,他却是吃亏不小。不止是力量上超他数倍,对天道的运用,亦堪称绝妙。

    力合于‘道方才的庄无道,可并不逊色于他他多少。

    “真人的消息滞后了半日之前,庄某已为拳道榜上第一人。”

    庄无道摇着头,神情自信淡然,面对眼前这样的强横大修,实就是实,虚就是虚,无需自谦,也狂妄不得。

    “庄某才入合道之门,可若论技法运用,自认天下间无人能出我右”

    “原来如此”

    萧守心眼角略颤,而后那拂尘万千银丝,猛地汇聚化为一口大刀,怒斩于那太霄阴阳剑的剑锋之上。砰然巨震之中,终究将这口剑,逼迫出数十丈外。

    “那么天机碑上,庄真人的排位,大约也是远远超越了老夫?”

    言语之时,一团冰魄玄光在萧守心的头顶中现出,无数的冰魄光剑,从内射出。密密麻麻,如大雨倾盆。寒气逼人,也锐利之至,

    便是庄无道,身周的厚实罡气,在这门一品神通面前,居然也有些支撑不住。不得不退开几十丈后,以乾坤大挪移之法,将这些冰魄玄光,全数的转嫁挪移。

    而每一道光剑,被他移走之时,就有大片本被融化的洞壁凝结,似乎连时间都能凝固结冻,冰魄玄光过处,所有一切都几乎进入了完全静止的状态。

    不过最狼狈的,还是燕回几人,庄无道把大半的寒力,都在向他们转嫁。乾坤挪移,移星换斗,使几人都左支右绌。哪怕都修有寒系功决,也依然是穷于应付,境况艰难。

    萧守心却并不理会,蓦地又一指点出,平静无息,周围天地元力亦未有丝毫扰动。可立于对面的庄无道,却是神情凝重。

    裂天玄神指太平道二品大法,纯说中一指可无视一切防御之法,将人直接冻结,撕裂成碎冰粉末

    “萧真人确实所料不差,贞一身死,庄无道侥幸胜过元道子一位,位列第七”

    依然是一指同样对刺而出,不过庄无道施展的,却再非是自己掌握的拳法,而是剑术。

    天地大悲,生死别

    正死逆生,同样是忽视了所有一切,可使人直接归于幽冥九泉

    ——其实武道极致,本就是殊路同归,天机碑只是人为强分刀剑拳术之别。庄无道只问自己是否可胜敌,已不拘泥于自己,到底是使用的何等样的手段。术法拳术剑道,都是拈手即来

    二指相对,冰寒与死亡的气息,顿时使这仙府之内,化为了死亡之地。水府第二层中药园内的那些灵草,有一小半直接枯死。七窍易神拳溢出的泉水,也终是冻结。

    冥死之力,扩散尤其之远。短短只十个呼吸,海底百里方圆之内。已无任何的活物,那些可在碎风海内搏浪而生的强横海兽,在二人的力量冲击之下,根本就无偷生的余地。

    庄无道面色发青,肌肤之上覆盖满了层层冰棱,还在体内肺腑还是安好无恙。萧守心这一指,几乎是倾尽了一身所有,可仍他在能应付的范围内。

    而紧随其后,太霄阴阳剑就开始了反扑。刺神之式,带着漫天雷光,一剑往萧守心的眉心穿梭而去。

    那玉拂尘伸展出了千万条丝线纷纷阻拦,缠绕拉扯,却不能使那剑影停滞半分。

    萧守心无奈,看出这一式,便是他的凝血冰种也不可能抵御。袖中当即一枚雪白色的丹丸发出,而后在太霄阴阳剑锋之前,猛地爆裂。

    震雷般的炸响,水雾玄冰与雷电磁元。巨量的罡气,猛地暴震。先是收缩,而后火山爆发般的释放

    那地下还好,二人的头顶,整个海岛的上层,那亿万石重量的岛礁,被这巨力直接给掀翻震碎

    上方已可见天空,无数的碎石,在抛飞千丈之后,又在那些冰层之上轰然落下,法出阵阵震鸣声响。

    可说来也怪,二人交手时不遗余力,气劲肆掠,将此处所有的一切,都摧毁的支离破碎。

    可在二人下方的溪泉,那七窍易神泉的泉眼与那五阶寒玄玉心,却都保存完好。自始至终,都无一丁点的损伤,只湖中之泉被冻结了而已。

    而这一击却又是庄无道占了些便宜,萧守心不得不退后数步,已到了溪泉的边缘。

    “萧真人若技仅只此,那么我庄某今日,不心生杀意都难。”

    虽是这么说着,庄无道却并无自满之态,视线幽深,直往对面望了过去:“能将真人性命留在此间,说实话诱惑不小”

    萧守心一声闷哼,默默不言的在准备着。法力却是不如庄无道,然而今日也并非不可一战。

    这枚五阶寒玄玉心,他依然势在必得。

    而此时庄无道忽生感应,眼含深意的看着上空。可见那狂风之上,赫然乌云密布,且越来越后,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云雾十倍之多

    “原来如此,格局天地么?不意真人,还能分心其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