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四章 水府惊变
    哪怕是全力以赴,当太平道诸人完全攻破这水府禁阵的时候,也依然花了足足两个时辰。随着堵塞出入口的巨石被强行移走,萧守心首先踏步,进入到了这海中水府之内。

    之前攻破的,只是外围的禁法而已,水府之内,仍有着一套防止外人进入的护府大阵。

    不过此刻洞府下方已地脉断绝,又隔开了与地底海眼的联系,萧守心已无需太多顾忌。

    这里虽是经历海涛阁整整七代阁主的苦心经营,阵法也是尽善尽美。可对于天机碑前十这样实质接近练虚合道二境的人物,其实并无太多威胁。之前太平道诸人小心翼翼,也只是投鼠忌器,担心这水府大阵,会将水府内的灵珍全数摧毁而已。

    从洞口入内,萧守心一路也是肆无忌惮的前行。周围的大阵禁法,往往才刚被触发,就被萧守心的法力,强行镇压了下去。

    一大片的霜寒之气,也在往水府之内蔓延着,所过之处,都结成厚实的冰霜。

    “这聂家之富,简直不逊色于任何十大正教之下的修行宗派,光是这四阶蕴元,居然就有十万枚的储藏。”

    灵渊真人看着这仙府之内,那些琳琅满目的奇珍,不禁是一声唏嘘:“只观这府库,就知这曾经东海第一灵商之名,果是名下无虚。”

    要知天一修界,四阶蕴元石每年的产量,也不过万枚左右。而一件三十七重法宝级别的灵器,也不过是百枚起价。材质好一点的,也只是千枚左右的价格,

    换而言之,此地的四阶蕴元石,就足够买下一百件的上品法宝。可以支撑太平道这样的大宗派日常消耗长达八十年之久。

    自然,修士需要的修行资源,远不止蕴元石这一样,然而蕴元石,也无疑是除灵丹之外,最重要的一种。

    而这十万枚四阶蕴元,只是这宝库的一部分而已。还另有数百上千种各类的常用灵珍药材,被成块成堆的,整齐摆放在了四周。还有总计五十张药架,上面琳琳琅琅足够上千瓶的丹药。

    还有各种兵器架,放满了各种灵器法宝。放眼望去,灵器只怕有上万件,法宝也总计四十有余。

    “也算不得什么,为这些财物,聂家积蓄至少有四千年之久。”

    燕回摇着头,却是并不怎么在意。北地燕氏虽非灵商,可这几千年来积蓄的财富,也可相当于这座宝库的三分之一了。

    而据他所知,似中原大灵皇氏,三圣宗这些势力,哪家没有上百万四阶蕴元的储藏o

    可能那些散修会为之惊喜振奋莫名,可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这座水府内,真正有价值的,却不在于这些修界常见之物。而是聂家那几千年中,收集的那十几种绝世稀有的罕见奇珍。

    萧守心甚至根本就未曾往旁看上一眼,一直往这水府深处行去。这水府共分三层,可能聂家也有考虑过把此处作为最后的避难之地,修行室炼丹室之类,一应俱全。

    而除了蕴元石这些修士常用的灵珍材料,被摆放在第一层外。其余四阶以上的灵珍,几乎都在第二层蕴养。

    因此处地脉汇聚,灵力充沛之故,此处的诸般奇物,无不保存完好。更有一条清泉,从上方汩汩溢下,环绕过一处大约百丈方圆药园之后,才散归四面,最终从暗渠排入大海。

    “七窍易神泉,果然不假”

    永如的眼神一亮,这分明就是‘七窍易神泉,溢出的泉水。因这灵泉浇灌之故,那园内的灵药,长势都是分外的喜人,品质绝佳。

    “此处宝库未被离尘宗取走,真是我宗之幸“

    ‘七窍易神泉,真正有价值的,是七窍泉眼之内的那一点神泉精华,若合理使用,太平道立时就可再得一到两位元神修士。

    这泉眼更可挪移搬走,放在上佳灵地之中蕴养,不出千年,就又将有足够的神泉精华蕴成,源源不断的为宗门产生元神修士。

    而一见到这条泉,诸人就已知这水府内的那些绝顶奇珍的大概位置,只需顺着这溪泉一路往上游追溯就可。

    出乎意料的是这七窍易神泉的源头,并不在他们想象中的第三层内,而是通过一条狭窄的洞窟流入了过来。洞窟未经雕琢,显是天然形成,幽深难测,也不知通往何处。

    不过大约行到二十里处时,诸人都感觉浑身上下都是一层凉意袭身。在场五人之中,大多都修的是寒系功决,不惧寒凉,可在此刻,修为超出重阳子足足一个境界的永如,却首先是浑身一个哆嗦。

    不过众人此刻,却是不惊反喜。

    “这是——”

    萧守心眉头一挑,首先加快的遁速,身形瞬影,迫不及待,几个挪移就把剩下的二十几里距离全数跨越。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还算宽阔的溶洞。下方正是一座明澈剔透的小小溪湖,深只不到一长,灵气四溢。那湖底处就是泉眼,总共七个孔窍,组合起来看,仿佛似一张人面一般。

    在这溪湖周围,还有着几种灵草,一株果树。奇形怪状,却令紧随着萧守心入内的几人,都为之心跳加速。

    这几株四阶灵草,每一株都是价值连城。炼丹之后,要么可使人修为大增,要么能增玄窍神通。

    而那株果树也是不凡,名唤心泉百子榴,是修行水系功法之人眼中的圣物。

    不过此刻,萧守心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在溪湖之内,那块幽蓝色的玉石上。而在他手臂肩侧上盘绕的两头双生冰蛟,亦是精神大振,仔细注目着湖中的玉石,眼内现出强烈的渴望之意。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水府布局,会如此的古怪,”

    燕回仰头上望,只见一面巨大的银镜置于上空,将碎风海乌云之上的阳光,引入此地。把这本来该是暗无天日的地底窟洞,照得纤毫必现。

    整个窟洞,也被布置成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的风水之局。形成了一个绝佳循环,使此处的诸般奇物,都能得到蕴养

    “地脉未断绝之前,此处当是位于‘天旋地眼,的绝佳所在,要保存这种奇珍,使之灵性更进一步,再没有比此处更合适。”

    燕回也由此而知,这处‘天旋地眼,的五行风水局内,保存的应该只是这水府内一部分的绝顶奇珍。另还有一些,应该是不适合此处,所以被聂家存放在三层之内。

    “五阶玄寒玉心,定是五阶玄寒玉心不错”

    永如也看着那幽蓝色玉石,眼神炽热:“这聂家,居然能有幸收集到这等奇物可惜是无福享用——”

    正说话之时,在场诸人都忽的心有感应,纷纷回头,而后只见一个身影,正从窟洞之外匆匆移空而至。

    气机熟悉,诸人倒没什么防备之意,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只因来者,乃是正在洞窟之外为此间诸人后援,顺便警备异常的萧玄空。

    而更使人愕然的,是此刻萧玄空的脸色,赫然是青白一片,难看无比,眼中也居然微现惊惶之意。

    “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燕回的心中一沉,萧玄空虽是萧守心的灵奴身份,可二人之间却是以道友相称,极其亲近。所以他深知这位,性情肃来都是沉稳镇定,有天地崩而不变色的气概。

    能使这位慌张至此,必定是有什么令其极度震撼之事发生。

    “莫非是外面离尘宗之人,已经到了?”

    ——想来想去,也就只这个理由了。然而无论是太平道叁法,还是李玄安。都不足以使萧玄空吃惊至此。

    “不是”

    萧玄空到得诸人身前之后,也果然是微一摇头:“那叁法李玄安,我还不放在眼中,是北面的守如——”

    直到此刻,诸人才发现萧玄空的手中,正握着的一枚由紫红色符篥化成的信鸽,顿时就知,这是远在中原的守如真人,再次传回来了消息。

    “半日之前,庄无道连斩两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一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翡翠原一战总计诛杀元神二十二人,、三百七十位金丹。最终迫使沐渊玄,放弃贞一——”

    眼见此间众人,都是气息一窒,面无人色。萧玄空毫不为异,他自己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模样,没好到哪去。

    “据说当时庄无道施展一品玄术‘雷火乾元借助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之力,横扫一切,几乎无敌。三圣宗空有百位元神,却束手无策。沐渊玄也难匹敌,不得不动用一枚天目咒杀令,请上界大乘修士出手,却依然被庄无道抵御逃脱,最终斩杀贞一。”

    说到此处时,萧玄空的语气微凝:“据说当时,当‘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破碎之时,似乎有两枚未来劫星宿佛晶,落入到庄无道之手。”

    “未来劫星宿佛晶?”燕回的目光一凝:“你说那庄无道很可能借此挪移百万里虚空,可他又是从哪学来的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

    几人在议论之时,萧守心却是面色凝重,旁若无人的法力往那溪湖中一招。可就在那枚五阶玄寒玉心,快要落入到他手中时,远处却传来的一声年轻的笑声,

    “萧道友,此物我看你还是放下为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