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度七七三章 放弃为佳?
    当一枚紫红色符篥化成的信鸽落入永如手内的时候,这位太平道内最擅阵道的元神修士,顿时是忧心忡忡。

    消息是由身在中原的守如真人,不远亿万里,不惜代价的传回。不过本来到北海之时,就消耗了不少时间。当这信符强行穿梭碎风海,落入到永如手中时,就更是花费了至少四五个时辰。

    不敢耽搁,永如急匆匆的前行,走到那正在破解着石门法禁的萧守心身侧。

    这处海岛,下方的地脉与海眼已经大半隔断。而太平道中,论到阵法造诣虽以他为首,然而以萧守心的实力来破阵,无疑更有效率,也更迅捷得多。许多精巧的禁制,以暴力来破解,会更简单得多,

    而此刻这聂家宝库么内的禁阵,已只剩些许残存,破碎在即。只是此刻,永如的心内,却半点欣喜之情也没有。

    “是守如师兄那边的消息,庄无道在翡翠原之内,不知借用了何种外力,一人独战沐渊玄与一口玄天神剑,稳占上风。此外那位初战之时,更只用三息时间,在沐渊玄的面前,斩破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

    得自神原的消息滞后,大半日之前的庄无道,就已经诛灭了贞一,使三圣宗损伤惨重后全身而退。这边永如得到的消息,却还是战起之时。

    “在沐渊玄的面前,一剑斩破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

    便是以萧守心的城府,闻言之后也不由一阵愣神,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

    “推算时间,这消息传回来的时候,那庄无道应该才进入那翡翠原不久吧?这时就按捺不住传信,守如莫非是以为,庄无道这次足可从翡翠原内全身而退,并非是去送死——”

    任何一种能够跨越百万里,互通消息的手段,都是珍贵之至——至少在天一修界是如此。

    而哪怕是太平道这样的大宗,这样的东西,也没有多少。所以萧守心最初时的交代,守如下次向东海传递消息之时,是尽量在庄无道与三圣宗互通消息之后。

    可这大战才开始,守如就已经不惜损耗的把消息发回。这种情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翡翠原内,庄无道给他这位师兄的震撼,远远超其意料。

    “沐渊玄乃是中原地主,以逸待劳,能纠合众人之力。乾天宗诸般秘法加持,战力之强,可谓是举世无匹。一口玄天神剑,也几乎抵得一位练虚修士。那燎原寺的大毗婆沙摩轮阵,亦是精选燎原寺修行高深者布置,可即便如此,仍被庄无道一剑斩破。可见其强——”

    永如深深一个呼吸,压制住自己的忌惮之心:“永如师兄虽在信符中言及庄无道,多半是借用外力才有这般的能为。可这卜力却未必就不能使用在别处。”

    这句话说出,那萧远空与燕回,都微微色变。能够同时抗衡沐渊玄与玄天神剑,这份战力,怕是千年前的不死道人,也有所不及,足可横扫当世

    “师弟你多虑了”

    萧守心却镇定了下来,面色淡漠:“他若真有此能,那么也无需做什么,一人一剑,就可镇服天下。直接杀来北方就是,这天下间谁能是他对手?便是强如乾天玄圣,怕也只能束手待毙。他若来了,我看我等也不用抵抗,直接降服了便是,”

    “这个——”

    永如一阵无言,想想也对,庄无道真有此能,太平道哪怕困守山门,也未必能够抵御得住。却是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

    “即便庄无道能够从翡翠原全身而退,也未必能在一日之内返回东海。”

    出言者,乃是萧玄空,此刻正深思着道:“只是聂家宝库这条消息无缘无故的四处传开,总非无因。以我之见,还是谨慎为上,我劝主人这次还是放弃为佳。”

    重阳子不由吃了一惊,不解的看了萧玄空一眼。之前极力赞成萧守心冒险入碎风海,此刻又在这聂家宝库将要到手之时,劝谏萧守心退离。

    这萧玄空,到底何意?

    忽的又若有所思,忖道这一位,倒真是忠心耿耿,是真心实意在为萧守心考量。

    “放弃为佳?”

    萧守心也面色微变,认真看了萧玄空一眼:“你真的如此以为?”

    萧玄空还未来得及说话,萧守心就已一摆手,独自陷入了深思,眼神踌躇挣扎。片刻之后,才眼透决然之意。

    “玄寒玉心唾手可得,你却叫我放弃?玄空你到底是欲让我以稳为上,还是已经断定了那庄无道,另有所谋?然而无论如何,这次的机会,本座都绝不会错过。”

    说话的同时,萧守心探手微抬,两条纯黑色,浑身冰寒器气息的小蛇,忽然滑出了他的袖中,沿着衣襟蔓延而上

    似蛇非蛇,形状与蛇相近,身躯看来却更强健得多,而在这两头黑色的头顶处,赫然都有着隆起,仿佛是兽角一般,脊背处更有着一片片的幽蓝鳞片,闪烁着微微光泽。

    而当着两头黑色现身的刹那。在这岛屿周围,所有那些能在碎风海内狂风大浪中存活下来的强横生灵,都忽然是一阵颤栗不止。身形几乎都失控了一般,停止了住动作。

    不止是这些生灵,便是永如等人,亦微觉心悸。

    而萧守心则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黑色。既有宠溺,又有期冀,更含着一丝无奈。

    “我细细思量,这次若然不成,退回到东海。只怕这几十年内,都无可能有此机缘。想要安然等候至百年之后,两头冰蛟气候大成,可谓是希望渺茫。既是如此,那就何妨赌一把?成则自然是最好不过,可若是败了,我又何妨放弃?”

    “放弃?”

    萧玄空顿时领悟,眼神大变:“主人之意莫非o这绝不可——”

    重阳子同样明白过来,一阵沉默,知晓这位太平宗主,是已经被太平道如今的紧迫局面,彻底逼迫到了绝境,不得不拼死一搏的绝境

    确实,萧玄空放弃这晋升练虚境的希望,虽是可惜,却是无可置疑的上佳良策。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太平道这一步退出,立时就能转危为安。几家对手,都可化解安抚。

    ——除了那神原仍旧难以交代之外,几乎所有的隐患,都将暂时解决消弭、

    “没什么不可的。”

    萧守心摇着头:“没了这冲击练虚的道契,以后还有大把机会再去寻觅。可若是我太平道覆灭,那么永无挽回机会。我萧守心也无颜见萧氏列祖,以及宗门先辈。所以——”

    语音一边,萧守心斩钉截铁,每一字吐出,都似如一口口兵刃,带着锋冷寒意:“所以那庄无道若真来了,那么也不用再回去老夫这次,拼着让这对冰蛟放弃血脉晋升之机,我也要让他饮恨于此”

    萧玄空哑然,无言以对。他跟随主人已达百年,听到这句,就知晓萧守心意已决,再难变更。

    永如与灵渊都默然无言,二人固然是喜见萧守心身证练虚之日,可也不愿见太平道濒临危境。

    萧守心所言,而已正是二人所愿。

    而也就在一瞬之后,不远处传来了燕回惊喜的声音;“还请萧道兄在此处出手。这里法阵或有破绽?”

    洞内的几人,顿时精神一振,现出了喜意。此刻再没有比能节省进入聂家宝库的时间,更使人惊喜之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