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二章 画龙点睛
    接引之力灌注而至,使庄无道陡然轻松了下来,困扰着他的那些阻力障碍,被清扫一空。只需循着这预先打开的太虚通道,降临而下就可。

    而待得庄无道从定星锁位大法中脱身而出时,只见自己正出现在一个由八面太虚子境,还有数千枚四阶蕴元石组成的大阵中。

    秦锋手持着太虚主镜坐于正中央处,神色疲惫无比。这次接引庄无道,显然是消耗不小,一身大半法力都挥之一空。

    再看周围,狂风呼啸席卷,锋锐如刀。这应该是在碎风海内的一处岛礁,外面的暴风被秦锋以阵法暂时隔绝开来。庄无道才能顺利挪移虚空,否则光是这里风暴对虚空之法的于扰,他就没可能一步移至此间。

    阵法似模似样,并不比那些静修上百年的金丹修士差上多少,看来这十几年来,秦锋为他布局之时,也没放下过修行,而且进展不小。

    不过庄无道一时之间却是顾及不得这些。在阵中出现之后,就一直在发呆。想着羽旭玄自己离去之前,说的那些言语。

    双生冰蛟,这莫非,是羽旭玄对他的开价?

    “你还有心思发呆?我现在可是快撑不住了。”

    秦锋语声抱怨的看了过来:“你若不想现在就被那萧守心察觉,最好是帮一把手。”

    庄无道心神这才一醒,知晓此刻的秦锋,确实是吃力。别看他现在已经降临了下来,不过在虚空与碎风海中也引发起大片的灵潮。

    秦锋此刻就在助他收尾,压制着这些天地异变。他人虽已至,可在一切布置还未完成自身玄术神通也未恢复,风灾还没开始之前,仍不能惊动那萧守心一行。以免打草惊蛇,误了大事。

    摇了摇头,庄无道大袖一拂,一股恢宏之力,就四下弥漫开来。那风暴也好,灵潮也罢,一瞬之间就平息了下来。三十里内,突然间恢复平静,无风无雨,大海无波。

    这片天地,就似如玩具,任他搓捏操纵。

    翡翠原这一战,最大的好处,就是了结他对节法真人的愧疚,解开自己的心结,还有就是自己,够在言、道,的这条路上更进一步。

    与沐渊玄这位天下第一人的交手,还有对那‘争战,天道的领悟。使得他直接在道业根基上,完成了一个小小的跨越。

    可惜这样的企及,几十年内都难有。哪怕他有机会再一次与沐渊玄交锋,也难有契机再进一步。

    剩下的时日中,只能按部就班,

    秦锋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而后无力道:“我费尽了力气,都不能办到,在你手中,却是易如反掌。怎么感觉从离寒天境出来之后,我与你的差距是越来越大?大到辨认不出你我之间的距离有多远,你现在又到底是什么境界?这重明观世瞳,真的就如此之强?”

    “这可非是重明观世瞳之功,而是另有法门。”

    庄无道苦笑摇头,他这一年间修为进境突飞猛进,可非是全依靠离尘宗这门秘术,而是经历火炼烤魂之苦,实实在在的苦修得来。今日的进展,更是的自于生死之搏,没有半点侥幸。

    “日后你身证元神之后,想学的话我可教你,对水火风三道都能有所领悟,更无需蕴阳石之助,就可转化阳魂。不过这法门,对你的虚空之法,助益不大,更需我时时在旁看护,极其凶险。再者你的太虚无极大法亦是上等功决,也不用来羡慕我,只需把那门法术完善,其实不逊色重明观世瞳多少。”

    云儿评价那门《太虚无极大法》,是不逊色于重明阳神录的一品遮天神决,自然是有其因由。

    其中就有一门术法,需要三十六面‘太虚无极镜,组成大阵。可以演算虚空大道,推衍天地奥义,效果几乎可与无妄魂体与重明观世瞳比肩。

    秦锋手里的太虚子镜,就是按照《太虚无极大法》中记载的法门炼制,又经历云儿的一番改进。

    可惜到现在为止,秦锋的子镜,仍旧只有八面而已。材料倒是不缺,从离寒天宫出来后的秦锋可谓是身家丰厚。问题是庄无道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为他祭炼。

    且秦锋在金丹境时,法力也最多只能同时支撑十面太虚子镜而已。

    “是指‘太虚天演术,么?我现在可用不了。哪怕无道你帮我将三十六面子镜全数炼成,还有元神境这一槛要过

    秦锋笑了笑,一脸的无奈。不过对于证就元神,他倒是有着几分把握。那枚十二窍紫金问玄丹留下的隐患不大,秦锋已经在开始一一着手解决,进展神速。

    “对了,刚才无道你为何会发呆?可是这次翡翠原,未曾如愿?”

    正常而言,在北方三圣宗的地盘诛杀贞一,是绝不可能办到。哪怕秦锋对庄无道再怎么有信心,也仍有几分疑虑

    “不是,贞一已诛,这次侥幸如愿以偿。”

    庄无道摇着头,而后眉头紧皱:“是羽旭玄,临别时让我以双生冰蛟,换他的碧霄真君。”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本命灵宠性命相系,主人死亡,灵宠即便不死,也要伤及根本,最后活不了几年。

    想要把这对双生冰蛟,完好无损的从萧守心手中夺过来,何其难矣?所以庄无道才觉头疼。

    “原来如此”秦锋若有所思了片刻,就神色轻松道:“羽旭玄并未修习寒系功法,要了双生冰蛟也没用。我看那位羽真人是另有所指,双生冰蛟乃是萧守心踏入练虚境的道契。羽真人所求,应该也是同样。并非一定是双生冰蛟,而是在元神之上更进一步的契机。”

    庄无道略一挑眉,羽旭玄可是玄灵道体。虽未修寒系功法,可要说双生冰蛟对羽旭玄一点用处都没,那可未必然

    且这踏入练虚境的道契,也同样不好寻觅。

    心中一声暗叹,庄无道暂时放开了纠结,转而问道:“可已准备好了?”

    “万事俱备,庄小湖与玄安真人,已在南面做最后准备,最多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可随时听你之令,引发风灾。”

    秦锋说话的同时,将手中一张画卷,递到了庄无道的面前。

    “那些图卷,我都已帮你布置妥当。不过这最后一步,我力有未逮,还得你自己来。”

    庄无道也不推拒,信手接过。重明观世瞳映照远方,堪舆定位。最后锁定了一处,随即光华一闪,就将这画卷投到三千四百里外的某个方向。

    当那图卷落入到激流之中,沉入水底。瞬时一丝微风刮起,从西面方向吹拂而来,看似寻常,却能穿透了庄无道的法力镇压,抵达至二人的身前。

    秦锋目光微凝,眼中微现出几分忌惮敬畏之意,他因心有留意,才能察觉这微风之中,所含的丝丝剑气。

    灵玄大江一路东流,出海口却并非是在北海,而是一路穿过极东神原,流入碎风海内。他这几日,就是以太虚镜在灵玄大江位于神原中的河道之内布置,将总计十张画卷沉入江内,使大河上下气脉通连。

    而这一刻,庄无道无疑是画龙点睛之笔。似乎已将整条灵玄大江的水系,都纳入到了掌控之中

    又似一口川流不息的剑,剑锋所在,正是那出海口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