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一章 可愿献身?
    距离翡翠原二十七里外的燎原寺,此刻却是一片乱象纷呈。大德宝殿之内,法智一脸错愕茫然的看着四周。

    “碎了,真的碎了?两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我燎原寺,耗尽百年心力——”

    “身亡的七位大僧正中,本寺就有四位。僧正殒落者,总计一百七十四人,重伤者达七十九位。筑基境以下,死伤无算。

    “贞一大僧正寂灭,亡于庄无道剑下——”

    “天机碑名单更易,庄无道已超越元道子,成为天下第七。”

    “这个竖子魔头怎就不遭天谴?”

    “术法榜第一,剑道榜第一,拳道榜第二,遁法榜第一——”

    “翡翠原中,两颗镇龙石现世”

    “镇龙石?怎么可能?”

    “不会有假,之前被煞气遮掩,不曾察觉。如今翡翠原破碎,那就再藏不住。”

    “大劫,大劫今日真是我镇龙寺大劫”

    “我佛慈悲,这是佛祖给我等降下的劫难么?”

    各种各样的坏消息,汇聚到这大德宝殿中,宛如一柄柄重锤,砸得人脑袋阵阵发晕,根本就无法冷静的思量。也使得殿内这数千僧人,一片哗然,纷纷议论着,惊慌失措。其中惊恐者有之,哀嚎者有之,大怒者有之,畏惧者有之,也不乏悄然起身,从燎原寺离去之人——这些都是同属大乘一脉,外寺来挂单学经者。

    燎原寺为大乘佛宗的祖庭,规定天下佛寺中所有担任僧职者,最低需在燎原寺学经三载。

    有许多人对此大加赞赏,鼎立支持,可也有人对这一规条不满之极。燎原寺全盛之时无人敢违逆,可当此刻眼见就要灭顶之灾,大祸降临。这些人谁还会留在此间,卷入这场与己无关,一不小心就可能丧命的风波?

    整个大德宝殿内,此时也无人有心理去理会阻拦。

    “沐渊玄已与落天舒二人隔空大战,元道子力压李崇心,后者已现败北之势。乐长空正全力赶至,不过仍需时间。即便到了,还有一个羽旭玄,”

    “乾天宗如今急令我宗出力援手,这一战,到底我寺参不参与?”

    “翡翠原之战,我寺伤亡如此之重,还拿什么去帮他?难道真要倾巢而出,舍弃我燎原寺根本不顾么?”

    “那又如何?我燎原寺难道还有拒绝的资格?”

    “乾天宗这次亦伤亡不小,对我我燎原寺已仁至义尽,若此战坐观,非为盟友之道。再者那镇龙石若落入大灵之手,恐这中原之地,只怕再无我燎原寺立足之地,那才是我寺真正灾难”

    “再退一步,我等以小人之心来揣度君子之腹。我燎原寺这次不出力,乾天与玄圣宗难道就不能背弃盟约,转而与赤阴离尘合力联手?这四家,本就是同属道门一脉。此举名正言顺——”

    “此言休提,释恒大僧正已经往翡翠原回赶。那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暂缓返宗。”

    “可我燎原寺,也就只一位释恒而已。即便与李崇心联手,怕也最多只能与元道子匹敌。这次大战,我等身居劣势,说不定又有不忍言之事发生——”

    法智听着众人言语,宛如有一万只苍蝇,在自己的耳旁嗡嗡,作响,让人心烦意乱。脑内也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灾难,。

    之前在闭关时被惊扰,他感觉恼火之至。可此时此刻,却是浑身冷汗。无比的庆幸,事前因自己修法隐有突破之兆,拒绝贞一让他观摩此战的安排。否则说不定今日翡翠原那些亡者之中,就有自己一员。

    ——大劫,这确是燎原寺建寺以来,从未有过的大劫

    过往几万年中,其实也不是没有过寺内支柱人物陨落的前例,可似这般伤亡惨重,金丹修士陨灭两成的,还是首次

    而若说那庄无道所为,只是使镇龙寺元气大损。那么两颗镇龙石,就是雪上加霜,屋漏偏逢连夜雨

    重创之后,镇龙寺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又要卷入这场围绕镇龙石而起的血腥风暴。

    又想到那庄无道,居然已如此之强。二十年之前,明明只与他相当而已,天资也不过天机碑第三位。

    可如今,那位却已是天下最绝顶的人物之一做下这般大事。搅动天下风云变幻,更使本寺身为天地贞一大僧正,陨落其手——

    若说十年前,庄无道结丹之时,他还有着足够自信。自己日后迟早能追上去,复离寒天宫之仇,洗雪自己奇耻大辱。那么现在的庄无道,就只能仰望,任何的为敌之念,都无法升起。

    思绪发散,正当法智开始思索,日后的燎原寺该何去何从,自己又该如何保全自身之时。一位白袍僧人行至到了他的身侧,在他的耳旁悄然耳语着。

    “含经殿首座要见我?”

    法智讶异起身,满眼的不解之色:“这是为何?”

    那白袍僧人却摇头:“不知,也非我能知。”

    法智微一颔首,随在此人身后,疾步前行。距离不远,就在偏殿处,只二十个呼吸后,法智就已踏入到了殿门内

    与正殿中的混乱噪杂不同,这偏殿之内静谧的出奇,别无他人,只有三位大僧正据于上首处。最中央的一位,正是含经殿首座龙含大僧正。

    在贞一率众前往翡翠原之后,就是这位龙含首座,寿命代掌燎原寺一切大小诸事。

    “法智来了?”

    那龙含往下方看了一眼,领路的僧人,也识趣的一礼,悄然退下。

    此人离去,龙含才再次开口:“方才释恒师兄已有回信,愿应我寺之请移籍,掌我宗住持之职。”

    “果真?”

    法智脸上,不禁现出了惊喜之色:“有释恒师叔在,我燎原幸甚”

    释恒所在的法商寺,几乎等于是燎原寺的下院,无疑是属于自己人的范畴。若有这一位坐镇,至少燎原寺掌控的这方圆二十万里山河,可以强行弹压。

    只是法智心中却有疑惑,此事与他有何关联?需要龙含特意将自己唤来此间告知?他法智身份虽高,却还不足以参与寺内决策。

    难道说是想要他与释恒交换,把自己打发出去,接任法商寺主持?可自己,也才只金丹境而已,仍不够资格。

    正胡思乱想之时,却听龙含面色冰冷道:“确是幸甚然而要想保我燎原寺基业不失,只释恒师兄一位,终究是力有未逮,不足以镇压本寺人心。不久之前,我已与你几位师叔联手,做法请示上界。上界大乘佛宗洗心寺为我佛门传承计,已经应允我等,不日就有一为僧正,降临此世。只是天一之外,有那天障阻隔,这位僧正暂时只能以魂身至此,缺一肉身。”

    “权僧正,缺一肉身?你们是想——”

    法智几乎是本能的,就感觉到龙含的恶意。一阵懵懂,而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顿时面容扭曲,浑身肌肉紧绷。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有什么动作,上首三位大僧正,同时把目光望来。莫大的压迫力同时降临,使法智此刻,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知法智你乃迦叶佛体,正是权僧正大人法身上佳之选。”

    龙含一声轻叹,面上现出了慈悲哀意:“翡翠原大劫,我寺主持罹难。南方那魔头不死,我燎原寺一日不能安宁,法智你一向深明大义,想必是愿献此身于我佛。为我佛门,化解这一灾劫。”

    法智面色僵硬,想说一个休想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便连一个更简单的‘不,字,也道不出来。

    浑身冰冷如坠寒窟,身躯根本无法自控。半晌之后,才目光赤红如火,凝声道:“我法智愿意”

    声音沙哑走样,仿佛根本就非是发自法智之口,也本就不是出自他自身的意愿。一张面孔,此刻也愤怒狰狞到不成摸样。

    上首处的三位大僧正闻言,却齐齐轻舒了一口气,相视一笑,现出了欢喜之意。

    怒火难浇,法智的神情,却在片刻之后渐渐平复。又有无穷的恨,在心内滋生。

    意念起誓,若有来生,若这次能保住性命,他必定不惜一切,哪怕从此沉沦入魔,也要使这燎原寺,永无宁日要这三人,永世沉坠于地狱孽海

    ※※※※

    未来劫定星锁位大大法的根本,是借助星辰之力,挪移虚空。定星锁位,锁住未来某刻,使自己在虚空中不至于迷失方位,可以长距离的在太虚遨游。

    这个时候,庄无道整个人也处于怪异的状态,不能动,不能思,不能想。

    好在他的天璇照世真经修得还不错,以天璇为主星,借助未来劫佛晶之力挪移虚空,一路安然。

    不过当庄无道,才抵达六十万里外时,就已难以为继。一方面是后力不足,‘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之所以能远距挪移虚空,除了借助这由数十舍利融合成的佛经之外,还有庞大的阵法,消耗无数的蕴元石,塔内近千高僧同时诵经加持。

    且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与体积并无太大关联,只是定个星,锁个位而已,一座九百丈高的圣塔,与一人之身,并无太多的差距。察觉的只是太虚穿行时,所需消耗的法力灵元。

    所以当庄无道,到达东海之畔之时,手中的佛晶就已现枯竭之兆。

    而另一方面,也同样是与后力不足有关,佛晶衰歇,庄无道已无法准确锁住碎星海的方位。

    之前在灵玄大江中埋下的图卷,借助大江水系的流向,可以使他节省不少力气。可一到东部接近极东神原与出海口的所在,就再无外力可借。在太虚中穿行,变得异常的艰难。

    不过也就在庄无道的人,眼看着快要被天璇星光排斥于外的时候,那东面方向,突然镜光一闪,直照天璇星方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