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七零章 镇龙石出
    “那么以你预计,自己实力近复之时,需要几年?”“实力尽复?”方孝儒的语音,骤然拔高,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那就要看我机缘如何,只要有足够的灵珍,可能十年八载就可。也可能需一二百载岁月。”感觉到身后,沐渊玄的气机微凝,那视线再次化为刀锋。方孝儒无奈,老老实实的答道:“实力尽复暂时无法,不过若资源足够,只需五六年时光,我应可入元神之境。也亏得是这具躯体,居然也是不死道体,老夫的道缘实在不错。千年之前,初入元神境时的不死道人,就已是天下第四人。排位第四,可借助手中几大煞尸,已经是天下无敌。只需恢复到这个层次,就是天下间有数的几人之一。至于再之后的元神后期,甚至练虚,就确非是一时半刻能够办到真要彻底恢复了,大约身后的这位,也不会放心。“五年?太长,最多三年之内踏入元神,乾天宗一应宝库灵珍,对你有用的,都可任意取用。不过若有借机搜刮私藏之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沐渊玄目中精芒微闪,口气依然是寒意十足:“还有,既已夺舍,那么之前的身份,就不用再提起。从此之后,这世间再没有不死道人,只有方孝孺——”听到这句话,方孝孺不禁‘嘿,的一声冷笑,不过却未反驳。也知自己的身份若是泄露,会在天一修界,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哪怕乾天宗,也再没可能有他的容身之地。“一个月后,我会在祖师堂内为你独开香堂,渡你入门。只需日后道友能为我宗用心效命,宗门也自不会负你。他日时机一到,渡界他去,练虚合道,都非难事——”说到此处,沐渊玄的语气,终是缓和了下来,不死道人的所求,他已知悉。练虚之境使不死道人之魂,能够存活至一千年后。然而哪怕这位是以封魂锁魄之术,这千年来也仍消耗不少,夺舍方孝孺,更是折损寿元。此刻的不死,估计最多也只一二百岁寿。唯一的生机,就是横渡他界——无论是不死道人也好,还是他沐渊玄也罢,自身根基,早就不限于元神之境。只需解除天限,那么那练虚,合道,都非难事,三五年就可水到渠成。练虚境有一千二百载岁寿,而合道境生命更为悠久,最高达二千四百年,甚至三千年之巨。已足够不死道人,补足亏损根基。然而他语音,还未完全落下,沐渊玄就是怔了怔,眼神愕然,看向了南面某个方位。这一刻赫然是意外,震惊,还有怒恨交杂。“嗯?这个气机,是镇龙石?”方孝儒挑了挑眉,而后大笑了起来:“收回前言,看来你们三圣宗,事前哪怕是明知陷阱,最后怕也不得不如那位的所愿。居然是此物出世,那么无论有没有贞一之事,都不能不入其彀中。”沐渊玄铁青着脸,而这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也缓缓的停下。上首处以希智真人为首的两位元神,也都是面色大变,同样震惊得无以复加。就在沐渊玄眼神挣扎踌躇之时,方孝儒又‘嘿,一声轻笑,兴致盎然:“看来你们乾天麻烦不小,沐道友不准备出手么?一旦这两颗镇龙石落入到大灵之手,这次可就真正是圣宗浩劫。还有,之前你说的事,我答应了。不过乾天宗需得助我,收回那几头尸王。”“可以”不假思索,沐渊玄就已应下。然后整个人,就已经飘飞而去。这一刻他的面上,已经爬满了忧色。眸中除了恼怒之外,头一次现出踌躇犹豫之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敢在翡翠原战后弃自家山门重地不守,反而横跨百万里前往东海之因?镇龙石,三圣宗不能不争,天道盟与大灵,也不能不取。恶狗争食,可抛出这骨头诱饵的那人,却已置身事外——然而以三圣宗现在的情势惨况,该如何与大灵去争?争抢此物,又代价几何?还未来得及伤口,就要再与另一庞然大物相争么?沐渊玄感觉自己,居然是从未有过的,将某一人恨到了极致,一生难忘。而就在他飞空数百丈后,又突然顿足不前,深深一个呼吸:“希智,你去一趟离尘,还有赤阴。尽快——”希智这才发觉,沐渊玄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这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忙肃容起身:“知道了,沐师弟之意,可是欲使那离尘赤阴,置身事外?希智必不辱命”“是也不是”在希智真人错愕的目光中,沐渊玄微微摇头:“我是要你去求和,无论你用什么手段,都需与离尘赤阴二宗和睦。甚至若能结盟,哪怕放弃燎原,也未为不可”此句道出,整个‘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上下能够听闻的弟子,都不禁哗然。沐渊玄却不再理会,已然遁空而起,再次往那翡翠原方向疾飞而去。弱者就要认清现实,否则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的乾天宗,就是弱者,需要他人怜悯留情的弱者。方孝儒则失声一笑,看来这位千载后的第一人,倒还算是明智,并非是那种看不清形势的蠢货。接着他也眼望南方,心中冷笑。——天一修界亿万以来,最年轻的元神,在他之后最天赋拔萃者?他倒要看看,那位与自己相较,到底孰强孰弱。复生之后,能得此对手,至少未来在天一修界的几十年,都不愁寂寞※※※※“术法榜第一,剑道榜第一,拳道榜第二,遁法榜第一——”就在距离方孝儒那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不到百里之遥处,卫王燕秀双目微阖,静静听着身侧修士的呈报。“天机碑上,庄无道已经位列第七。”“第七?也就是说,他已超越元道子?”卫王燕秀睁开了眼,神情是说不出的复杂:“三榜第一,如此说来,阻拦他登顶天下第一人宝座的,就只有言、道,而已?”幸亏是练虚合道,都非一日之功。哪怕庄无道的武道造诣,再怎么高深。哪怕那位的术法,再怎么强绝。要使元神合道,达到沐渊玄落天舒的那个层次,也至少需数十上百年的时光。“灵京之内,是有人如此议论。”那修士神色镇定的答着:“今日翡翠原战后,灵京哗然,诸宗沸腾。据说藏玄江北,那些本欲倒向三圣宗的宗派,几乎都已或明或暗,开始与离尘宗的灵京道馆联络。据说云水天宫之人也曾上门,却被玄节拒见。不过那几位却未离去,仍在道馆之外等候。”北方中原的消息,一段时间内还传不回去。那么此时向离尘宗驻于灵京的道馆真人先行示好,无疑是个捷径。卫王燕秀冷声一笑,这些墙头草,不这么反应才是奇怪。待得日后三圣宗再次势强之时,倒戈也绝不会犹豫。三圣宗出人意料的在与庄无道的争斗中惨败,已经没可能分出心力暂时南顾。而那一位,明显又是前途无量的。此刻便是白痴,也该在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内,该怎么做了。无非是匍匐于离尘宗的脚下,仰其鼻息若非江南地大人稀,此时占据江南东海,又慑服江北的离尘,势力之盛,甚至已可与三圣宗比肩。而对于云水天宫而言,这无异于是灾难。“那么陛下他,到底怎么说?”这才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听闻之后,很是震怒。”那修士摇着头:“那位真人本可为我朝得力臂助,如今却已离心离德。失了信义,日后再欲号令此人,只怕难以如愿。”燕秀皱眉,果然如此。换成是自己,也必定会有所不满。“那么我那奏折,陛下有是何批示?是否有御旨赐下?”就在庄无道于翡翠原中,说出那句‘本不愿三圣宗损伤太过,之时,燕秀临时写就的奏章,就以当世品阶最高最快的信符,递往了灵京。“并无批示。不过也曾言道,卫王你这次是好心办了坏事,”说到此处,这位年约三旬,面貌再普通不过的修士,将一本明黄奏本,递回道了燕秀的手中。燕秀不用看,就知是自己之前,发往灵京的那本。“陛下说,卫王本意可嘉,有什么想法,尽可去尝试。不过这本奏章,他会当成是从未看过。”这是何意?燕秀不禁一楞,一头雾水,可随即就明白了过来,灵皇确实不愿三圣宗覆灭之后,这世间又有另两个可抗衡大灵的圣宗崛起。出现一位强势更胜于沐渊玄的人物。只是那位陛下,却也不愿承担责任,与南面的离尘宗正面冲突,一旦大局有变,他燕秀就是最好不过的代罪羔羊。随时都可抛出去,以平息那位的怒火不屑的一声冷笑,燕秀正欲说话,侧旁一直一言不发的燕真云,忽然出言:“其实我觉王兄,想得实在太多。三圣宗大敌未去,我等自己人之间,就已钩心斗角,岂不使人贻笑大方?那庄无道再强,也终有飞升之日。离尘宗日后,也不过是另一个赤阴。”“你懂什么o藏玄江南东西两面,皆可为万世之基,岂能与三圣宗等同?三圣宗虽强,却已势穷,再难有伸展余地。那离尘赤阴,却潜力无限,此时若不加限制,日后更难阻遏。”摇着头,燕秀深思了片刻,还是强压住了胸中恶气:“我会想办法,联络那沐渊玄——”只是片刻之后,燕秀突然愣住,本能的就往翡翠原的方向眺望。“这是,镇龙石?先是狂喜,随即又皱眉,面色大变。最后燕秀一声轻叹。将手中的奏章,震成了齑粉。镇龙石既出,他所有的谋划,都将落空。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应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