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八章 天舒之忧
    数千里外,波澜已息,那滚荡沸腾的天地元气,也正逐次平复。落天舒却依然立在翡翠原之外的山巅,看那最后大战的所在,沉默良久。

    直到老友元道子,从北面的方向,踏云而来。

    “方才已经确定,贞一从天机碑上除名。庄无道超越老夫,名列第七位。所谓大江后浪推前浪,可叹老夫仍在原地踏步,依然是位列第八。勉强还能压过那萧守心一头。”

    言语中异常的感慨,元道子唏嘘着,目里也满含着遗憾之色:“无能亲睹此战,见证传奇,真正是让人遗憾。”

    他之前留守灵京,并不以为庄无道能在翡翠原中,掀起多大的风浪。直到庄无道闯入之后,一剑破碎燎原寺大毗婆沙摩轮阵,才猛然惊觉,匆忙赶来。

    然而抵达之时,这翡翠原之战,却已彻底落幕。

    “天下第七——”

    落天舒一声呢喃,依然失神不语,

    天机碑上是天下第七,可当这一战之后,谁敢把那位,简单的以天下第七视之?

    “翡翠原战后,沐渊玄明知希望不大,依然不顾一切疾追两万里。旁人或者不解,可换成是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诛庄无道,那位沐兄日后几十年,只怕都要夜不能寐,难以安枕。”

    元道子哑然,今日的庄无道,虽是借助翡翠原沉积数十万年的战意煞力,才能有一举重创三圣宗。诛杀贞一,连斩三大镇教圣器的惊人战绩。

    然而此战之中,庄无道展出的潜力,也足使天下震惊膛目。

    庄无道身入天机碑前十榜单这才多久?却已能在与沐渊玄正面一战之后,全身而退。

    “那位庄真人,一向不能以常理度之。都说千年前不死道人,乃是我天一修界数十万年以来第一人。可以我观之,这位庄真人日后成就,只怕还在那不死道人之上。”

    摇着头,元道子目光透过地层,看向深埋地底的翡翠原。不过只能看到下方地层一片狼藉,古战场空间,已是彻底破碎崩塌。

    可惜了,里面那些魂灵怨煞,本是绝佳的修行资源。尤其那些修习御魂术之人,此处本可成为这一脉修士的圣地。还有那些只有这种战场煞地才能生长的诸般灵药,在庄无道来临之前,三圣宗与大灵都还只收取了不到十分之一,剩下的部分,结果不问可知。

    至于那些前人遗宝,倒无需在意,能够保留到几十万年后仍未损毁,必定都是材质绝佳,绝不会因这场灾难而有所损伤。这些遗宝的数量不多,裴翠原破损,失了煞力的遮蔽,只会更容易寻觅。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令人头疼万分。翡翠原内那些高阶煞魂,甚至魂修鬼王之属,可不会轻易折损陨亡。失去翡翠原地缚之力的约束,这些煞魂,必定会向四方逃逸流窜。

    一个不好,又是一场遍及灵玄大江两岸的魔灾。

    三圣宗现在自顾不暇可以不管,大灵却不能不去理会。

    其实这一战,三圣宗故然是损伤惨重,庄无道与离尘宗也没能捞到多少好处。真正得益的,只有魔门第一大教‘极阴玄门,。

    那位庄真人,这次的作风还真是损人不利己。简直就是乱来一气,将中原局面,搅成了一团乱麻。

    “据说庄真人与沐渊玄大战受阻之时,曾言道其实这次不愿三圣宗,有太多折损?”

    见落天舒默然不答,元道子眉头不禁深皱:“这莫非是对我大灵不满,或者是警告?”

    正常而言,哪怕庄无道心中真的做如是想,也不会轻易宣之于口。多半是当时大灵与天道盟的做法,让那位庄真人失望了。

    “此事是我之过我虽力主改弦更张,全力襄助。然而卫王燕秀却对此子深为戒惧。我深思之后,并未曾阻止”

    落天舒的目中,现出了几分悔意。当时大灵与天道盟尽管及时介入,然而力度不大,才能使乾天宗,可以顺利在翡翠原外围布下爆破之阵。

    究其本意,是期冀庄无道能与三圣宗两败俱伤,甚至——

    燕秀并无叵测之意,只是不希望贞一死于庄无道之手。留此心节执念,方能阻滞住这位的修为进境。

    不能真正达至巅峰的庄无道,才更易被大灵掌控。天道盟与大灵燕氏虽为一家,然而各自利益不一,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前者不欲轻启战衅,使自身卷入战火,后者却急于在王朝鼎盛之时,将三圣宗之患彻底解决。

    当注定了这一场大劫不可避免之后,天道盟散修自是希望对手被削弱的越多越好,而大灵燕氏却需考虑战后的局面。

    事发时他虽对卫王燕秀的处置颇有为辞,可天道盟,毕竟是大灵所有。他落天舒能有今日,皆为燕氏提携照护之功。

    那时庄无道也多半是有所察觉,才会说出‘不愿三圣宗损伤太多,这番言语。说成是对他们的警告,绝不为过。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落天舒终于从远方收回视线:“方才沐渊玄其实已道心失守,合我与庄无道羽旭玄三人之力,本有希望将他截杀诛灭于此。然而羽旭玄却突然出现,将沐渊玄惊走。而那庄无道,也有纵敌之意。”

    “什么?”

    元道子吃了一惊,浑身气元一阵震荡,不过随即又平复下来:“此事未必如我洛兄思量的那般,今日沐渊玄若就此殒灭。可能一切都可迎刃而解,却也可能引来莫测之果,大灵与赤阴离尘都无法承担。我大灵对羽旭玄有恩,以羽真人的为人,在人情还尽之前,不会轻易背叛。此事洛兄无需担忧太过。”

    “我也是这般想,只是仍禁不住忧心。”

    落天舒摇着头,目含无奈:“即便是这两位未曾有背离之心。估计这几十年内,我大灵都将孤军奋战。”

    “原本就不该寄望太多。”元道子强笑:“毁损三件镇教圣器,贞一身死,沐渊玄道心受损。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大灵这些年,被三圣宗联手压制的难以动弹,就是因沐渊玄,贞一与乐长空三人存在。

    天机碑前十之中,大灵一方至少占据四席,可这些年来,在与三圣宗冲突,屡次处于下风,并不占什么优势。

    缘由就是盘踞前五的这三位,只需任意两人联手,那么落天舒元道子等四人之力,亦未必能够稳胜。

    若非三圣宗之间,本身还有难以化解的矛盾,彼此算计,大灵朝实难撑到现在。

    “机会?确实是机会,百年难遇。”

    落天舒目里的忧色,却更是浓厚。若庄羽二人,并未生离心之意,那么大灵这场大劫战中,就已胜了六成。

    然而现在,羽旭玄出面惊退沐渊玄,庄无道也故意纵敌。留了这一线余地之后,三圣宗又岂能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

    燎原寺他还不不知,可那乾天玄圣二宗,只怕前往离尘的使者,已经走在了路上。

    自己是否该说服灵皇,放弃这次机会,任由三圣宗,向离尘追血险债?

    这个念头一起,落天舒就已摇头。三圣宗根基毕竟在中原,不会置自己的根本不顾。

    哪怕是三圣宗这次颜面大损,可谓是万年未有过的奇耻大辱,可只要是明智之人,都只会选择暂时隐忍,稳固自身,而不是急于南下报复。

    当年不死道人横行天下,三圣宗都在那位手中吃过大亏,死于其手的元神真人,也不下十位。可最后还不是当了缩头乌龟,直至不死道人销声匿迹,都未有讨还血债之意。

    而现在的庄无道,也同样有让三圣宗装聋作哑的资格。

    且大灵真要这么做了,只会使离尘宗与庄无道,更离心离德。不能不承认,此刻的离尘宗,已能自立,再无需大灵之助,并不惧三圣宗的反扑。反而是大灵一方,需得反过来仰仗其势。

    “我听说庄真人最后离去时,使用的是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

    就在落天舒欲离去之时,元道子忽然出声,眼神阴翳莫测,与平常时的和蔼之态,截然不同:“或者——”

    然而语音未落,落天舒已冷笑着打断:“那又怎样?那位即便逗留碎风海,离尘虚弱,这个文章未必好做。”

    焉知这不是庄无道,布置的又一陷阱?

    那位的连环计算,足可使人拍案叫绝。从此这天下间,又多一位下棋之人。

    不但已可在这天下棋盘之中落子,更是一为棋力高深的棋手。

    任何一言一语,都足可使天下修士聆听,深思其意。一举一动,都可搅动风云,令诸宗侧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