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七章 道心失守
    “口舌之利?”

    庄无道失笑:“言可为剑,舌可为刀。这个道理,沐真人岂能不知?既知我是胡言乱语,那么沐真人又何需在意

    他心中既是意外,又觉好笑,原本只是为扰一扰这位心神,倒不意还真的使沐渊玄道心开始动摇失守。

    二人说话之时,动作却从未有过停顿,剑光刀影碰撞不觉。一个瞬息之内,交手就不下十次。所过之地,依旧是罡风爆起,脚下尽成白地,不知使多少生灵横死。

    好在庄无道逃遁的方向,选的都是荒野山林之地,并无人聚居。至于山林之内的那些草木生灵,野兽禽鸟,他就顾不得了。

    强肉弱势,无心之失,算不得恶业。至于此举会否招来什么果报,已非庄无道能够顾及。

    所以说修士间的征战,也被称为灵灾,与魔灾对应。天一修界几次灭世大劫,都是因灵灾而起。

    二人间距离依然在越拉越远,不过要想彻底摆脱还需一段时日。庄无道甚至已准备放弃逃遁之念,耽误几个时辰,与这沐渊玄真正大战一场。

    此刻他还不能确定,方才是否这位的陷阱。若沐渊玄真的是道心出现破绽,那么今日亦是将这位天下第一人重创,甚至斩杀的绝佳契机。

    对面那沐渊玄则神色铁青,显然是察觉自己的失言不妥。之后再未多语,只沉默着一刀刀追袭斩至,

    然而就当百个呼吸之后,庄无道心中狂喜,悄然放缓了《重明太霄乘风决》遁速,暗暗准备之时。那沐渊玄却忽然收刀而返,一个闪身,就又退后数十余里,与前方的庄无道,主动拉开了二百里之距。

    眼神阴沉,定定的注视着,似要将这一刻的庄无道深深记忆在心内,铭心刻骨。

    “有请天地见证,一百年内,我必杀你,若违此誓,叫我沐渊玄难入轮回”

    庄无道眉头微皱,暗觉失望,这沐渊玄倒是见机的快。再要战下去,就是云儿反击翻盘之时。

    不过随即他心绪就又平复下来,能使沐渊玄道心出现破绽,已是意外之喜。至少二十年之内,这位天下第一人的修为实力,都将大不如前,从巅峰跌落。

    同样一个拂袖,把那太霄阴阳剑收起,庄无道目光阴翳,冷肃森然道:“那可真是巧得很,庄某亦有此意不用百年,我与真人必定再有一战。”

    那沐渊玄肌微颤了颤,他是不喜废话之人,行事也一向利落果决。此时再不肯与庄无道多言一句,直接返身而去

    停了秘法天珠,之后,沐渊玄的遁法,就已经大幅降落了下来。不过依然是当世最绝顶的几人之一,不过须臾,就已远扬数百里外。

    不过在片刻之后,庄无道的耳旁,却另有一个声音悠然响起:“沐渊玄之所以尽毁其师生前之策,倒也不是因其自愿。而是阳引真人死后,乾天上下开始反弹,有内斗分裂之险。结盟三圣宗,他是不得不然。再者他沐家,在乾天宗内传承已有三千年之久,也是股不小势力。我却是不曾想到,此事居然一直都是这位的心结。”

    庄无道回过头,就见羽旭玄正立身在自己的身侧处,不禁一笑:“我说这位沐真人,方才为何退得这么爽快。原来是羽师兄在此,把那位惊退。不过,这次师兄可是坏了我的好事,该如何陪我?”

    至于沐渊玄所说的道理,他也自是心中有数。沐渊玄更改阳引真人之谋,确实非其本意。

    阳引真人在时,对门内上下弟子的约束治理几近严苛,也连续二百年,未曾对外夸张过。

    然而乾天宗自万年前与燕氏联手挫败魔修,成为天下第一大宗之后,迅猛扩张。时至如今,整个宗门上下,已经成了一个怪物。上至元神,下至练气,都在渴求着更多的灵珍,更多的地脉,更多的灵税。

    偏偏乾天宗身处第一圣宗之位,对天下间的散修宗派,也都毫无敬畏正视之心

    ——哪怕那大灵燕氏使人忌惮,大不了三圣宗联手就是。

    所以其时乾天宗内有近半弟子积怨已久,即便沐氏一族,也同样对阳引真人不满已极。

    阳引真人生前估计也有预料,原本是寄望沐渊玄这个自家爱徒,能在他死后拿出雷霆手段镇压。

    然而不管最后乾天宗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中又有什么样的曲折,结果却是令这位真人大失所望。

    羽旭玄闻言不禁失笑:“沐渊玄纵横此世二百载,一生之中从未有败绩,哪有那么容易被人寻到破绽o方才退去,可不是因为我,而是真真正正,察觉自己道心动摇,再不堪与你一战。”

    庄无道双眼微眯,而后微微摇头道:“羽师兄,怕也是不愿见这乾天宗损伤太重吧?”

    方才可能确实杀不了沐渊玄,不过将其击伤逼退,还是轻而易举的。

    庄无道自己,其实也知道沐渊玄此时伤在他剑下,对大局并无好处。不过方才长达两万里的追击,确实使他恼火憋闷之极,有心再给这位天下第一人一个教训丨

    到底还是年轻气盛了些,沉不住气,火星一点,就克制压抑不住。

    ——此刻三圣宗若撑不下去,多半会使那两位放弃冲击练虚境的希望。不惜代价,请动上界修士降临。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麻烦。

    本来还只是些模糊的猜测,庄无道并不确定。不过既然羽旭玄出现在了此处,那么乾天玄圣宗与上界宗门的联系,多半还在他想象之上。

    再者即便不考虑上界宗门的因素,若中原两方势力,不能形成均势,实力失衡。离尘宗也难安心在南方修养,从中取利。

    “然而庄师弟真欲将他留下,其实仍有办法,就如庄师弟之前翡翠原中所言,不愿三圣宗损伤太过。此言我赤阴城亦深以为然。离尘宗宗还未准备好,赤阴城也是同样。”

    羽旭玄微微一笑,并不否认,反而面色悠然,眸含深意的看向了北面某处一眼。尽管彼此间未有感应,他却知那位天下第二人,就在那边的某个方位。随时都可对沐渊玄动手,那时就是以三战一。

    还有元道子与燕家的燕赤灵,赶来此地,也无需多少时间。

    “说来让人见笑,你们离尘,固然还有太平道这个祸患要解决,可我赤阴,也是麻烦不小。后院起火,形势之恶劣艰难,不在两年前的离尘之下。”

    庄无道淡淡一挑眉,知晓羽旭玄所说的麻烦,应该是在西南一带。这却是赤阴城自家招惹,欲梳理统合一番西南修界,是看准了时机,准备进一步确定巩固西南霸主的地位,结果这一年来四面纷争。

    然而要说后院起火,四字,却是有些过了。那边一切都在赤阴城的掌控之中,按部就班,大势强压之下,又无外力于扰。彻底压服西南一地,是水到渠成之事,所需的,只是时机而已。

    暗暗轻哼,庄无道同样气定神闲:“师兄怕是误会了,无道那时说不愿三圣宗损伤太过,却是冤有头债有主。并不愿因一己私仇,使正教大损,令中原魔道再次横行,并未想过其他。”

    翡翠原之后,与三圣宗的恩怨,已暂做了解。那么同为正道大宗的脸面与默契,就需再次从地上捡起。

    不出意料,待他这次回归离尘本山之时,三圣宗就的使者也会赶至。介于圣宗颜面,估计不会与离尘从此和睦,却会倾尽全力,尽量使离尘宗置身未来几十年中原纷争之外。

    哪怕是此刻,对他恨之入骨的那一位天下第一人,最后也多半会选择妥协,暂时放弃与他为敌之意。

    除非是三家仍看不清形势,仍不愿向离尘低头。那么他,自也不会客气。

    “误会么?也对。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就可,无需明言。”

    羽旭玄一笑,眼中饱含深意。不过也未有为此事纠缠之意,转而询问道:“接下来师弟是要退往南方,还是前往东海?我很好奇,庄师弟是准备如何在一日之内,横跨百万里?”

    “自然是未来星宿劫经。”

    事已至此,庄无道心知自己的布置,已瞒不过试羽旭玄这般的忧心人,所以毫不掩藏。一个探手,就将那枚‘未来星宿佛晶,取在了手内。

    随着庄无道法力贯入,一似星光,也从东面的方向灌注而下。

    “机缘巧合,无道曾得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的一二精要,那碎风海内,也有人接应。”

    只凭一枚四阶亻佛晶还远不足以使他横跨百万里。然而加上秦锋的《太虚无极大法》,却可化不可能为可能

    “果然——”

    羽旭玄语气释然,又含着几分幸灾乐祸:“如此说来,你与那太平道萧守心,看来还有一场大战。天机碑第七与天机碑第九,好生让人期待。只可惜,我却是无法亲眼目睹了。”

    贞一死去,在其名后,天机碑上所有人,都将提升一位。此时的庄无道,已是天下第八。

    庄无道并不在意,依然在全力完成着定星锁位之法,嘴里只应付着道:“只怕羽师兄去了才会失望,庄无道此去碎风海,并无搏命之心。且那萧守心,若无冰蛟之助,应该非我之敌。”

    忖道羽旭玄想听的,就是这一句吧?正因赤阴城现在四面起火,才更需东南侧翼稳固。

    “如此自是最好不过。”

    羽旭玄面上现出些许笑意,随即语锋一转:“我听说师弟,对我那碧霄真君颇有兴趣?”

    庄无道闻言不禁一楞,差点就停住了正在施展的术法。而后又听羽旭玄道:“师弟你若真想要,那就用萧守心那两头双生冰蛟来换,又或其他类似之物也可——”

    还未来得及答言,庄无道就是光影一闪,未来星宿佛晶爆发强芒,将他整个人带入到星光之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