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六章 言辞如刀
    连续缠战两千里,从灵玄大江往南,四处都被二人刀芒剑气肆掠冲击,扫荡一空。有如暴风刮过,一片狼藉。

    那刀劲距离沐渊玄全盛之时,还有不小的差距,却绵绵不绝,一刀斩过就是另一刀接续而上,似无穷无尽,永无休止。刀劲之内,更隐含吸摄束力。使庄无道一路被压迫的狼狈不堪,明明有着超绝此世的遁法,却难以全力展开。

    庄无道已经隐隐有些后悔,刚才不该把沐渊玄刺激得如此之深。这沐渊玄,在他看来已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陷入疯狂确实是如其所言,不惜一切,也要让他为贞一陪葬

    本来三圣宗遭遇重创,可以料见大灵与天道盟,必定会有所动作。即便还不会全面开战,也会趁机挤压侵占三圣宗的势力范围。更进一步的提升实力,为之后与三圣宗之战的获胜,奠定基础。

    此时的沐渊玄该做的,是倾尽全力在大灵还未有动作之前稳定住局面,想办法化解劣势,牢固根基,而非是浪费这宝贵的时间,来报复追杀,

    事已至此,且不说沐渊玄将自己斩于刀下的可能已微乎其微,即便这位能最终将自己斩杀了又能怎样?

    三圣宗的形势只会更为恶劣,风雨飘摇,甚至一个不好,就有覆亡之危。

    这也是庄无道事前料定之事,也是他判断自己事后能够全身而退的基础。然而沐渊玄的反应,却完全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一阵头疼,更暗觉恼火,庄无道在沐渊玄刀势再次来临之前,就是一个‘雷走天霆,。一道光雷,瞬间就远扬两千余里。

    可最后果不其然的是,这一式玄术神通,依然不能将那位摆脱。沐渊玄几乎是如影随形,继续尾随而至。

    不过仅仅这一息时间,就已再次给了庄无道些许喘息之机。一颗四阶生生回元丹服下,庄无道不止法力迅猛恢复,身上的伤势,也平复了不少。

    “此人所用的秘法天珠定是以一位遁法高人的金丹炼制,换成沐渊玄本人,绝难办到。”

    剑灵也意识到麻烦,开始指点:“如今已别无他法,剑主只有拖延到秘法天珠,不能使用之时。也需注意周围,小心被暗算合围。嗯——”

    话说到一半,洛轻云就觉有异,庄无道竟是把意识开始收缩,赫然是有将身体的控制转交之意。

    “由你来”

    庄无道言语也是于脆果决之至,对剑灵颇为期待:“最多三个时辰内,我需要摆脱此人,前往碎风海。自然,若你能战而胜之,那就最好不过,”

    若能与这沐渊玄公平一战,他倒还有几分兴趣,先天战魂之体,并不缺乏战意。哪怕对手乃是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人都不能使他生出避战之心。

    可使用秘法天珠,之后的沐渊玄,他实在没必要再逞能强撑,此时这位沐真人的一身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能应付的范围。

    翡翠原之战了结,那碎风海内却还有着一场大战在等着自己,他可没打算撑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与那萧守心纠缠

    “战而胜之?怕是难能办到。不过要想摆脱,倒还是容易。”

    虽是这么说着,庄无道却明显感觉到剑灵的意念,正逐渐兴奋。

    说话之时,剑灵就已毫不客气的接手过庄无道的身躯,而后立时就御使着那太霄阴阳剑,蓦然回斩。如白云出岫,让人惊艳莫名。

    剑影削去,身后如浪涛般的不断澎湃汹涌而来的刀势,立时就为之落浪熄,。先是厚重刀光被这一剑斩出了一丝裂痕,然后那裂痕越来越大,最终这看似浩瀚的刀势,被太霄阴阳剑强行镇压。便是沐渊玄本人,亦是面色微变,不得不狼狈闪躲。

    今日为庄无道,他是不要了性命不错。可这一剑若再不做闪避,那么他沐渊玄多半没有了日后,就更不用说将庄无道斩杀。

    一剑将沐渊玄逼退,‘庄无道,的遁速,就又再次加快。一边化雷疾飞,一边声含嘲讽的笑着。

    “沐真人性情好生执著,不过真人此时再怎么拼命又有何用?难道真以为自己性命不要,就可将庄某斩于刀下不成?”

    此刻说话的,依然还是庄无道。有剑灵代他掌控战局,所以能一派从松自若:“再有那三圣宗已大劫在即,真人不去想办法化解劫数,为何反过来追我这局外之人?只望日后乾天宗灭门之时,真人可莫要后悔”

    “不牢挂心”

    远处的沐渊玄面色冰冷如霜,只稍稍调整,就复又疾追而来。

    “三圣宗之劫,不在大灵,而在于东南。不除你这邪魔,我难心安。”

    却是将庄无道,视做更胜过大灵皇室的威胁

    刀决牵引,天地间忽然似多出了另一轮烈日,炽烈的光束,忽然冲照而下。

    看似只是稍微强烈刺眼一些‘光,而已,庄无道却能感应到其中,那快斩如光的森然刀气。

    不过剑灵却是应付裕如,还未等那强光照临,就已出剑,忆惘然,一剑直击数息之前,在那轮日,还未成形之时,就已将之绞成了粉碎

    当那强光临身时,已然毫无威胁。

    庄无道此刻,也敏锐的发觉,剑灵与血猿剑仙战魂的不同。战魂只能够运用自己所拥有的东西,道业,功法,剑术,拳法,术法这些都不可能凭空来。只能够将他已经掌握了的这一切,发挥到极致。

    然而剑灵不同,此时施展的剑诀之中,庄无道就能清晰感应其中,含着许多使他陌生,完全未曾掌握的‘道,

    若说庄无道本身,只是初步踏入言、道,门槛,那么剑灵掌控下的他,就已经是在这一境界,浸淫了不知多少年,达到了极致。

    可惜不能在此之上,继续再进一步,这并非是天地之限,而是受剑灵的记忆影响。

    轻云剑恢复到五十四重法禁,也最多相当于练虚境,或者五阶妖兽的层次而已。

    然而只凭这些,却已能与使用秘法天珠,的沐渊玄抗衡。战而胜之,确实困难,却足以使他脱身有余。

    仅仅几剑,就使庄无道的处境大为改善,与沐渊玄之间的距离,也再次拉远。

    庄无道目光闪动,于脆是睁开了‘重明观世瞳,。此术的法力消耗虽巨,却能使他洞彻二人之间交手时的一些奥妙。甚至能够直接窥测领悟,二人刀光剑气中所蕴之道。

    而了解越深,庄无道也就越是气定神闲,知晓剑灵有十足把握,在半刻钟内,使他从容在沐渊玄的追击中,从容摆脱。

    “三圣宗之祸,祸在东南?可为何在我看,而三圣宗是咎由自取?”

    对于沐渊玄直接回以冷笑,庄无道的言辞,也愈发尖酸锐利:“大约在沐真人眼里看来,七十年前促成三圣宗同盟,是真人你毕生最得意之事?可在庄某眼中,此事却是蠢不可及乾天宗你真人你在,合盖遭此大劫。”

    ——既然是已经把这位刺激到快要入魔,他是完全不介意再火上添油一番,最好是能使沐渊玄的道心,彻底的破碎。以报方才,那一刀之恨。

    沐渊玄一言不发,再一记‘刀始剑终迫使剑灵不得不再次放慢遁速,停下应对,使二人间的距离再次拉近,然而仅仅片刻,那太霄阴阳剑就回以颜色。一式‘生死别死亡之剑强行突破,笼罩千里。沐渊玄被困在其内,几乎被太霄阴阳剑刺中,最后不得不把那刀气圈轮主动碎散,才勉强挡住了这一击。

    而庄无道则继续侃侃而言:“乾天结盟玄圣燎原,无非是恐惧大灵,抱团取暖。可在结盟之时,却也为玄圣燎原二宗绑架,地位再难超然于诸宗之上。真人岂不知这七十年来,天下诸宗惧恐,无一日不在警惕?无一日不在防范?修界内暗中阴结大灵朝者,比比皆是。若汝师阳引真人泉下有知,得知自家爱徒这几百年来所作所为,也不知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当年的阳引,孜孜以求的是让乾天宗,成为天下修界的盟主,甚至为此,不惜主动将乾天宗的势力收缩。

    此举使乾天宗上下反对,阳引却完全置之不理,依然大刀阔斧,强力推行。几百年中,为修界诸宗世家调节争端,主持公道,声望一时无两。所以陨落之时,天下哀凄。

    庄无道听说过秦锋对这一位评价,他那位好言也称赞是天纵英才,可惜亦如节法一般,天不假年。对于沐渊玄,秦锋却是极尽贬低之能事。

    ——三圣宗结盟,固然可使乾天得一时之固,却彻底失去了在修界中的超然地位。盟友的利益需求以及燎原玄圣与各方的冲突,乾天宗都必须去顾及。要维持盟约,乾天宗行事之时,就难免偏袒,再难公允。

    七十年来,乾天宗更不知死活的,借助三圣宗同盟之势四处扩张,窥伺插足四方修界。

    在秦锋看来,哪怕没有自己的崛起,乾天宗依然难逃大劫。

    “真人这是不愿答,还是无言以对?”

    明显感觉那沐渊玄的气机神念,已经有了些许变化。甚至那本来绵密刀势中,也出现了一次不该有的破绽,被剑灵抓住机会穷追猛打,一时间竟是反守为攻,反过来迫得沐渊玄不得不再次暂避锋芒,身法停滞,以求重整阵脚。

    庄无道唇角微微,能续刺激着沐渊玄的心神:“若你乾天宗能够坚持阳引真人生前之策,超然于诸宗之上,执掌道门公义,何至于今日之灾?大灵再强又能如何?有朝一日,大灵祸乱中原,灵皇失德。你乾天宗沐真人登高一呼,天下修界岂能不望风景从?便是强如燎原玄圣,太平赤阴,敢不听令?”

    说到底,一个强盛的中原王朝,修界中任何一家势力,都不愿见到。

    那沐渊玄此时也再忍耐不住:“胡言乱语,小儿只陡逞口舌之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