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三章 还是救了
    庄无道冷酷的笑着,听着那沐渊玄的嘶吼,非但不觉心悸。反而是觉极致的享受,胸中是惬意无比,再没有使仇敌的不敢恼怒,更使人舒心快意的。

    心念畅达,思绪灵感这一刻也都爆发到了极致,使《重明太霄乘风决》益发的出神入化起来。遁速在巅峰之上再次攀升,到了平时难以企及的层次,只二十个呼吸,庄无道就已到了那尊‘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之前不足三十里处。

    可惜这座神山内元神见机不妙,立时开始驾驭这件镇教圣器逃遁。千丈方圆的浮空巨山,遁速居然也很是不弱。比不得离尘宗的子午玄阳舰,却能压过灵骨宝船一筹。

    而从四面八方处,更传来了阵阵怒吼骂声。

    “竖子尔敢”

    “狂妄”

    “若伤我宗圣器,乾天宗必于你离尘不共戴天”

    “大胆邪魔”

    “果然是个魔头”

    “早知今日,当初在离尘山时,就该将你这邪魔诛杀,以谢天下”

    庄无道微微咧唇,天可见怜,今日他入这翡翠原内,可是连半点魔道手段都没使用。

    不过,也无所谓了——

    袖内的第二颗‘万魂极神珠,也闪现红光,开始破碎。而庄无道的剑势,也再次开始了疯狂攀升身影加速,顷刻间又拉近了十里之距。而那大笑之声,也再次震荡千里平原。

    “同门弟子,宗门圣器,你沐渊玄是宁愿舍弃这些,也定要护住贞一?那就如你所愿”

    天地大悲,拔剑术

    一剑掠过,这座辉煌灿烂的光明圣山立时一阵强光闪耀,山内十数位金丹修士,两位坐镇于内的元神境修士,此刻都是拼尽了全力抵御,试图抗拒庄无道的剑锋。

    然而当那剑影闪耀,依然是所向披靡,犀利无匹一座甚至可抗衡练虚境修士的圣山,竟也是被一剑两段

    而紧随其后,庄无道的太霄阴阳剑,更裹挟着无数的剑气,猛地冲撞入内,四处杀戮着,带起一片的腥风血雨。

    坐镇于内的两位元神修士,其中之一在庄无道带着千万剑光降临而入的第一时间,就已被斩断了头颅。

    另一人却是早有了逃遁之心,提前就准备好了遁虚之符。见同门元神亡故陨落,也不管其余诸多金丹修士与筑基弟子的死活,符篥一拍,整个人就到了三百里外。

    庄无道冷冷一哂,暂时懒得理会,只继续纵剑杀人,使这破碎圣山内血流成河

    只短短三个呼吸时光,庄无道就已将这座光明圣山中所有生灵,都尽数清扫一空。

    然后就在这的破碎的千丈山峰,快要坠落地面之时,庄无道又一个闪身,继续飞空而行。

    似如重明雷鸟,震翅千里。一边飞遁,一边发出挑衅的笑声。

    “沐真人,这只是今日第一座。你乾天宗的镇教圣器,看来也不过如此,莫非还要负手旁观?”

    此时庄无道根本不用回头,就已能感应到沐渊玄的锋锐目光,若是视线能够杀人,想必此刻他庄无道已死了无数余次。

    “不甘?恼怒?愤恨?你沐渊玄现在,除了这些还能怎样?当日石灵佛窟你视我为蝼蚁,今日翡翠原我视你为芥尘”

    沐渊玄长身肃立,静静的听着,面色已不止是一片铁青,更是隐透青筋。只有最亲近熟悉之人,才能察觉他的犹豫踌躇与丝丝悔意。

    一双拳死死紧握着又松开,松开之后又紧握,难以决断。庄无道的言语,则更似一把把锐利的小刀,斩入他的心灵深处

    原本以位自己道心根深盘互,稳固岿然,世间任何事物都不可能使之动摇。

    然而这一刻,沐渊玄却只觉无力。

    而贞一的气机,则平静的不可思议,是那种毫无生气的静谧。

    两件圣器,为自己一身生死,毁去了燎原寺两件护教圣器,自己该怎么去见燎原寺的诸位先圣?

    今日之事,也已注定,沐渊玄再怎么顾重大局,也不可能弃自己同门的性命生死于不顾,也不可能坐视庄无道,在翡翠原内肆无忌惮的屠戮三圣宗修士。

    早知如此,还不如刚才安心受死

    佛祖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有以生伺魔,方能暂熄此佛门大劫。

    那边庄无道却懒得理会这二人的所思所想,便是知道也不会在意。他这次的目标,却是远在两千七百里外,位于西面方向的另一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

    时间不多,哪怕是以《重明太霄乘风决》遁法全力追赶,也至少要半刻多的时光。

    庄无道直接就以八道四阶‘太虚遁形符,连续打出,每一道符篥,都使他一瞬穿空三百里之距。

    不过百个呼吸,就已到了这第二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附近。隔着二百里,看着眼前这座同样气势辉煌的浮空巨山,庄无道目中冷意微闪。

    最后还剩一颗‘万魂极神珠若是这一次依旧不成,仍无法将沐渊玄引开,那么自己就该考虑退走了。

    说是要将此处七件镇教圣器毁去,可他却心知,自己只是依靠‘万魂极神珠,爆发之力,才能将那圣塔圣山,都强行斩开。

    只是他袖中的魂珠,还未引动,庄无道就已悚然惊觉,自己的身侧处,忽然又是一道凄厉的刀光,闪烁而来。

    庄无道却是不惊反喜,眉目间隐透异色,语气更是满含嘲意:“总算是来了么?原来沐道友,看来也不是真欲牺牲所有,拼尽一切要护住那位。不过道友就不嫌,已为时太晚?”

    太霄阴阳剑,同样化开了一丝丝剑雨,化解这突兀而来的刀光。

    而仅仅须臾,庄无道就已发觉了沐渊玄身影的准确位置,就在七十里外,不远处,就是一座隐秘的虚空阵法,遁空挪移而来,比他还快上一线,拦在了这第二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的前方。

    一言不发,沐渊玄在一息之内,就连续斩出了四十余刀,每一刀都必经全力,甚至夹杂使用了四种刀道神通,使刀势攀至到巅峰似恨不得,将眼前这仇敌千刀万剐,以泄其恨。

    可在此刻的庄无道的面前,却到底还是逊色了数筹,刀光剑影,无数刺耳尖锐的激鸣声,响彻四方。

    沐渊玄的身影却在不断的后撤,五里,十里,二十里,三十里——

    在庄无道的剑光压迫中,那层层的刀影,连续的败退,唇角溢血,五内如焚。只能以空间,换取庄无道剑势的消磨。

    本是犀利无双,冠绝此界的,观灵刀‘,却似被彻底磨去了锋芒,锋锐难显

    不过那‘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却在他掩护之下,十个呼吸之间,就已退出了百里之距。把庄无道的剑势,牢牢的阻在了身前,不得寸进,

    庄无道也不在意,只戏谑的一笑。

    “呵好生拼命,只是那贞一,真人莫非是不管了么?看来在沐道友眼里,到底还是自家人的性命更金贵一些。既是如此,那么庄某,切之不恭,感激不尽”

    四枚亻傀儡天珠忽然出现在了身皱,庄无道身影飞闪,一个闪烁,就已挪移出了千里之遥。

    那边沐渊玄的瞳孔顿时一阵收缩,几乎在同一时间,就也施展出遁虚之符,紧随在庄无道的气机,追袭而去。

    可下一刻,前方立时就有层层剑影,在无量虚空中刺入了过来。

    竟是精准之至的,直击他的身影所在之处一刀一剑,在虚空内,再次如锻铁一般的碰撞不绝,罡力激涌。

    可即便沐渊玄能勉强做到毫发无损,将那些斩来的刃影,尽数拦截挡回,去阻不住这剑势,一点点扰乱虚空,截断符法气机,

    将他身周的虚空,搅动的一塌糊涂,方位颠倒。不但虚空穿梭受阻。那遁虚之符,也根本就无法准确的到达预定之地。

    若非他有元神修为,实力近乎合道之境,几乎就要迷失在这虚空之内不过心中却是阴冷入骨,这庄无道入无量虚空之内,竟是如鱼得水般,对此间环境,掌控自知。

    哪怕是脱离了翡翠原,不再有精纯战意加持,也依然能隐然对他压制

    “沐道友难道不知?我在那离寒天境之内,得了离寒宫内那门《太虚无极大法》?在这无量虚空之中,便是道友公平一战,只怕也非在下对手呢”

    对面传来了庄无道的轻笑声,气机也是扬长远去。

    其实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太虚无极大法》,而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离思剑,。这一剑决,庄无道虽未真正练成,可借助自身乾坤大挪移。要在虚空拦截一人,可谓轻而易举。

    哪怕这一位,是当世天下第一人,也不例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