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二章 救是不救?
    “原来沐道友早有安排——”

    贞一劫后余生,若非修养高深,气度城府俱都果人一等。这一刻,他甚至都差点压抑不住,有种仰天大笑的冲动

    今日他贞一,到底还是没能死成。这庄无道,今日战力绝强于世又如何?终究还是拿他无可奈何。

    不过思及方才那一剑,贞一仍旧心有余悸,对于沐渊玄,也同样心存感激。

    “闻说‘少阳不死身,之术,若用于他人,必要损耗自身修为性命。贵宗今日倾力相护,贞一铭感五内。我燎原寺不久之后,有一株青栗生果将要成熟。三年后崇心真人,可任意取用。只是今日,我看此子不会善罢甘休,怕是还有得纠缠,此子——”

    他心有明悟,知晓以庄无道此刻之强,乾天燎原想要护住他安然无恙,必还要付出无数的代价。

    很可能,是三圣宗无法承受之重,为了自己一身,是否值得?

    “些许损耗,都是小节,贞一道友不用在意。你我两家有如唇齿,损耗再大又有何妨?”

    沐渊玄直接打断了贞一的言语,眼神冷漠,直视前方:“还是那一句,我沐渊玄也要护的人,这天下间无人能动

    言语看似在与贞一私谈,然而声音却毫不遮掩,远远扬开,语锋直指五十里外的庄无道。

    更沐渊玄此时目光,更是轻蔑之至,充满了冷嘲与不屑之意。

    两百年内,他说过的话,从没人敢违背,也无人能挑战

    哪怕是这位天一修界,近五十年来最出类拔萃的后起之秀,也不能例外

    “是么?”

    庄无道低下头,把遥望那两千里外远处的目光收回,同样语含讥嘲,针锋相对:“沐道友好大的火性,这贞一真的就的无人能动?难道就凭这‘少阳不死身,?嗯——”

    只是话才说到一般,庄无道就一声轻咦。

    “原来如此,少阳不死身可护住这和尚一刻不死。然后再毁去这翡翠原,釜底抽薪,断我神通法力。怪不得,道友如此自信十足。”

    ——只这‘少阳不死身一个沐渊玄,一套残缺的大毗婆沙摩轮阵,怎可能挡得住他?

    哪怕一时半刻之间无法,庄无道硬磨都可将这贞一硬生生的磨死。

    然而此时,在翡翠原的外围边缘,乾天宗已经在不知法阵,准备一举将这十万丈下地层,连带这上古战场,都一举炸毁,

    幸在那大灵燕氏与天道盟,还有几分明智,此时已在全力阻拦牵制。不过这两家早前准备不足,不似三圣宗,早早就动员了近百位的元神强者。此刻即便是两家倾力而为,也最多只能把时间迟滞一二。

    换而言之,此刻的自己,只有最多半刻时间而已。半刻钟内,自己若不能将贞一诛杀,就再无机会。

    这一刻,庄无道有种失笑的冲动,对剑灵异常的感激。若非是云儿的指点,今日自己说不定真要落败无果,狼狈从中原退回。

    而此刻在他的袖内,那三枚‘万魂极神珠赫然都闪现着赤目的红芒。不断的躁动,聚集的战灵魂力已到极致,却被庄无道法力强压着,不能爆发。

    可当庄无道意念一起,其中的一枚赤红魂珠的表面,就立时现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已经察觉了?真人神识好生敏锐”

    可能是那魂力,还未彻底爆发的缘故。沐渊玄毫无所觉,淡淡的一句评价着,负手身后,气度更见沉凝:“我乾天确是如此打断,你若还能明辨情势,知晓事不可强为之理,那就该识趣退走,滚得越远越好。自然,庄真人若欲一意求死,我亦欣然”

    与庄无道不相上下的杀意,凝聚于沐渊玄眉心。他更希望眼前的此子,是真的神智已疯,能够留下来。

    待得着翡翠原毁去之时,他必定要将此子,斩于刀下就如方才护持贞一之时一般,不惜任何代价

    “真人好意,无道心领“

    随着庄无道大袖一拂,那太霄阴阳剑立时乘风而归,落回到了他身侧。整个人,也同时被‘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溢出都天神雷,完全笼罩。

    而后庄无道竟是亲手执剑,悠悠一叹。

    “其实,我是本不欲你们三家,在此损伤太重。只望沐道友日后,莫要今日之事后悔才是——”

    当这句使人莫名奇妙,一头雾水的话道出之时,庄无道的身影,已经随着那雷光炸闪而起,

    《重明太霄乘风决》运转到极致,一人一剑顷刻间就已到了百里外。一双巨大的雷翼赫然张开,横掠虚空,一瞬千丈,似如一只上古时重明神鸟,御雷而翔。

    而贞一法舆周围诸多修士,则都是愣住,各自都满脸的不解之色。

    “这是准备做甚?”

    “本不欲你们三家损伤太重o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要去何处?”

    “后悔,凭他也配?”

    “东面么,那是——”

    已经有人反应了过来,齐齐向庄无道遁空而去的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正缓缓飞空而来。

    战起之时,原本在六百里外。两方大战将近半刻时光,这尊圣塔,也不过才飞空二百里而已。

    然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影,正在飞速的靠近。剑意积聚,在遁行途中,已到了极致

    气势冲霄,青白色剑光,直耀三千丈长空,哪怕远隔着千里长空,亦能感觉到那令人心悸之势。

    “是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

    “此子,莫非是打算斩碎这第二尊圣塔不成?”

    “不可能雷火力士已毁去近半,那重明神霄大阵威能,已不足之前的六分之一他怎么可能办到?”

    “斩碎一尊,已是他侥天之幸,怎可能粉碎第二尊o”

    “我燎原寺圣器,岂可能被轻易摧毁?”

    沐渊玄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心念间已经明了了庄无道的用意。你不是要护住贞一性命么?那么此间翡翠原内数十元神,六件镇教圣器,你又准备做何打算?

    我欲毁之,你沐渊玄护是不护?

    本能的就欲追击阻止,沐渊玄却又强抑住了自己的冲动。明知庄无道的目的,是欲将他沐渊玄,还有那三十位元神修士的法力,从贞一的身旁引开,自己又岂能上当?

    心中也仍存着最后的一丝侥幸之念,庄无道大阵已残,此举当是虚张声势。

    然而下一刻,就见远处庄无道的左袖中,一道炽烈的红芒忽然炸开,然后庄无道的剑势,在这一瞬之间,又整整拔升了两个层次。剑中虹,本来青白色的剑光,立时被燃成了血红色。那使人惊悸的战意,更是精纯浩大,威能其实都增幅了一倍不止

    “斩”

    天地大悲,拔剑术

    随着一人一剑,横空而过,赤红的剑芒,斩裂虚空。那座宏伟的九层宝塔,瞬时就从中央处,缓缓现出了一丝裂痕。

    “今日杀不得贞一,庄某遗憾莫名。不过以你三家修士性命来血祭家师,料来也能使吾师含笑九泉”

    随着更多的剑光掠过。那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的内外,顿时又爆出了无数的血雨。所有的生灵气息,尽数寂灭

    而仅仅几个呼吸之后,庄无道又出现在了四百里外。这里有两位附庸于乾天宗的元神真人,在此处附近窥伺策应

    几息前感觉不秒,就已疯狂的往外逃离。然而二人的遁速,相较于庄无道的《重明太霄乘风决》,实在是慢得可怜

    也没废什么力气,阵法战意加持,庄无道仅仅一剑,就削断了这二人的头颅。哈哈大笑,意似疯狂。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心愿难缠,我庄某心郁怒恨,不得宣泄,今日当屠尽此间,以暂熄执念为贞一,而亡千百人,沐道友觉这笔生意,是否划算?”

    身影掠出,却仍是东面方向

    而此时所有有幸能观睹此景之人,都已经悚然惊觉。

    “还有四百里,那是乾天宗‘太昊飞玄光明神山,”

    “好强的气势,这是要将三圣宗的镇教圣器,也都全数斩碎?那阵法明明毁去大半,居然还有这等实力”

    “乾天宗的太昊飞玄光明神山,遁速倒是比燎原寺圣塔快上不少,然而论防御之能,反而不如后者。”

    “疯狂,简直是疯狂听这位言中之意,是要在这半刻钟内,将翡翠原内所有三圣宗修士,尽数屠灭?”

    “是否能屠灭我不知,不过这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若乾天宗再无反应,怕是毁定了。”

    “真要如此,三圣宗即便保住了贞一的性命,也要元气大损。”

    “居然是这样的结果,三圣宗大败亏输”

    “我如今只好奇,庄真人那句‘本不欲三家损伤太重到底何意?”

    “我不知,不过我若是沐渊玄,定是要后悔了,”

    “只不知那沐渊玄,现在救是不救?若是出手救了,那贞一的性命,多半也保不住。”

    贞一法舆之侧,那沐渊玄已双目圆睁,额角处已青筋暴起。

    “庄无道”

    语近咆哮,神情更似难以言喻的狰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