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一章 乾天少阳
    “破解了我的雷火乾元术?看起来确是如此——”

    庄无道笑了笑,任由身旁的那些雷火力士,纷纷化作了尘沙飞散。

    不过在他身后,却仍有着四十余尊雷火力士残存。方才他以阵法之能,代承那位归元境修士远隔亿万里虚空的法力一击。可那毁灭白光,却到底还是没有将他招出来的所有力士,全数寂灭摧毁。

    只这四十余尊力士,看起来有些势单力薄,不过——

    “只是诸位,是否高兴得太早了一些?”

    语音未落,庄无道的口中就已‘咯嘣,一声轻响,几颗预藏在他口里的丹丸,瞬时破碎,混合着口内的津液,被他一口咽下。落入肚腹。

    顿时玄气自身,散入周身玄窍百骸。

    ——似当日石灵佛窟一战时,节法给他准备的那颗神丹‘日易更元庄无道已再难寻得。然而短时间内恢复体内所有气元的四阶生生回元,各种只恢复单一玄术的丹药,以离尘宗此时的声势地位,要收集的话,又岂是难事?

    而明知这一战的凶险,庄无道有岂可能不将所有的准备,都做到极致?

    可惜的是,神丹玄妙,却也不能多服。恢复两次玄术,已经是他极限。

    而随着他这几颗丹丸落肚,灵机自生,那沐渊玄的神情亦微微一变。

    “小衍丹?”

    这熟悉的气感,不止是沐渊玄,在场的几位元神,有一大半都一眼就辨认了出来。小衍丹,仿小回衍术神通而炼的丹药,可回衍一刻钟内,所有使用过的任意一种玄术神通。

    几人无一例外,都在过往悠长的岁月,使用或者见过这种丹药的效果,对这涉及天地玄理的特殊气感,俱都熟悉之至。

    而这一次,庄无道一用就是两枚

    贞一那红润的的脸色,顷刻间又再次血潮退去,如纸般苍白。然后就亲眼看着,在庄无道的脚下方那足有上千丈的深渊之内,又是七十二尊雷火力士,从下方浮空升起。而随着这些力士高度的拔深,那本来凹陷下去的地面,竟也在不断的上升合拢。

    贞一顿时就知,这是大阵抽取地脉时的附带作用,弥补此处的地气损伤,恢复大地创痕。

    ——哪怕只剩下这一百二十尊雷火力士,可这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的威能,依旧磅礴浩瀚到让人感觉无力恐惧之至。

    一股绝望的情绪,再次在贞一的心中流淌,这一刻,他是无比痛恨这世界,为何会有这种能使人迅速恢复玄术神通的丹药?

    那释恒等人,面色更阴晴不定。这一刻,也都已将炼制这小衍丹之人,恨入到了骨髓

    四阶小衍丹产量不高,几十年都未必能有一炉出产。且至少也需金丹级,在术算之道上有一定造诣的炼丹宗师,才可能炼成。

    而最近与离尘交情不错,又恰好炼制正在这种灵丹的就丹师只有一位——神鸦山念微生。

    此事日后稍做查探,就可得知详情。

    “可笑那怕没有这两枚小衍丹,庄某要取得类似的灵丹,也是轻而易举。我记得那珠光楼,就有四种作用类似的灵丹储藏?”

    似乎是看透了诸人的想法,庄无道淡然冷哂着,依然是遥望那沐渊玄:“此人之命,我是一定要取沐道友现在退走,应该还来得及。”

    笑声之中,却不含半点笑意,彻骨的冰寒,如一把无形的剑一般,刺入到了在场诸人的心灵深处。杀意露骨,锋芒绝世

    沐渊玄却毫不动容,微摇着头:“当年在石灵佛窟我就说过,我沐渊玄想要护住的人,这世间无人能——”

    语音未落,庄无道的剑光,就已再次袭至。太霄阴阳剑飞空而翔,单薄的剑身,此刻却似一只让人心胆俱裂的蛮荒凶禽,

    只是一息,这剑就带着一片银光斩下,似如从九天飞落,仙兵落尘,只是剑气的余波,就使沐渊玄的刀气光圈内,数名金丹修士血光爆洒,头颅断落。

    天地阴阳大悲赋,斩剑式

    难见光影,却是一连数十声金属重击的刺耳铮鸣声,震荡人之耳膜。此间修士,听觉都已被之前的白光震破,失去听觉。然而当这兵刃交击之声响起,诸人双耳之内,更是冒出了丝丝血泉

    “乾天无极,渊空极斩”

    当这刀剑碰撞之声响到极处,虚空之中,一道刺目之至的锐利白刃,忽然闪耀而起。以虚空为刃,犀利到了极致的刀光。直斩五十里外。

    在被那剑光压迫之时,沐渊玄竟还有余力反击

    “天下第一刀,名不虚传只是道友败势依定,这般挣扎,负隅顽抗,又有何用?”

    庄无道面无表情,竟是依旧立在原地,不闪不避,就如之前,抵御那道天目白光之时一般,从容自若。

    “都天御道,正反天障”

    两仪正反无形之力,瞬时护住了庄无道的身周。刀劲斩割而至,沐渊玄天地神锋体质所携的犀利庚金之气,竟是瞬时就将这层正反天障破开。

    不过就在刀劲,斩到了庄无道身前之时,几面无形的灵盾,轰然粉碎了开来。几面‘虚空藏盾,始终护卫在他身周,使沐渊玄这倾力一刀,根本就无法近身,

    而庄无道,也仅仅只转瞬时光,便将那渊空极斩,的四成刀力,都完全转嫁而回。

    蕴剑诀,秘式,诛神

    那太霄阴阳剑,再一次如电一般的穿梭疾刺,看似是循着一条直线,却是直接就折叠忽视了一层层虚空阻障。

    一品遮天玄术,天生战魂加持,使剑式之威直接就提升了半个品阶再得沐渊玄四成‘天地神锋,四成刀力加持,更是强绝莫测,锋锐无双

    前方拦截过来的层层刀光,不是挑开粉碎,就是轻易刺穿势如破竹,使沐渊玄斩出的刀光,一路溃败,连抵挡半刻都做不到,一直攻至到了贞一的身前。

    “毗婆沙摩,圆满具足”

    在贞一的身外,立时有一层无形的光膜升起。大毗婆沙摩佛力庇护,三丈方圆内,都成悉具自足的圆满世界,然而在庄无道的剑锋之前,却是在‘撕,的一声,似衣衫撕裂的声响,连片刻迟滞都没有,那佛力光膜就被太霄阴阳剑,野蛮的强行撕裂撞入了进来

    释恒大僧正的口中,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眼神黯淡之至,也夹含着几分解脱之意。

    ——这已是他最后为贞一尽的一份心力,在那一百余尊雷火力士的压迫之下。调动了整个大毗婆沙摩轮阵之力,可即便有他与沐渊玄先后截击,也依然无法阻拦。那么贞一之殒,便是天意,天欲燎原寺与贞一,遭此魔劫

    也就在释恒暗暗叹息,贞一闭目待死的当口,蓦然间又一声长啸从远方遥遥传至,恢宏之声,气震数百里方圆之地。仔细听来,竟是一段歌诀。

    “极右辰居焕,心前火德光,离日融双照,乾天秉少阳——”

    那歌声一起,贞一的身周,就赫然有一层赤红色的光华飞卷而起,罩在贞一身上,仿佛是使其披上了一层赤红的霞衣。‘太霄阴阳剑,飞刺而至,却是叮的一声轻响,如遇坚石

    可即便如此,庄无道的神式,依然锋锐至绝,万物难当,世所莫敌那赤红之光,只是一个照面,就又被‘太霄阴阳剑,刺破分解。

    然而当剑影透体穿过时,贞一的身躯,这次却又是化作一团有形无质的赤红之光,毫无阻障的,就已任何那剑光刺穿了过去,

    “这是——”

    那贞一一个恍惚,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呼吸之后,居然依旧完好无损的立在了原地:“离日融双照,乾天秉少阳,这是离日少阳神决中的少阳不死身”

    庄无道亦收剑而回,若有所思的,看向那歌声来处。那应该是一千五百里外的所在,位置最近的另一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内。

    此次出手的,必是乾天宗的李崇心无疑。这位乾天宗的第二位,身居前十五位的绝世强者,亦是天下间排名前四的术修。根本功法,也正是离日少阳神决与乾天至阳天罡气,以‘少阳不死身,之术,闻名于世。

    不过若只是如此,还不足以从庄无道的剑下救人。他此时所用的剑,融合雷火风三种大道,更有着从这上古战场中,提聚而来的极致精纯的战意,近乎天道

    若只是普通的四阶‘少阳不死身怎可能在他剑下真正不死?哪怕身化少阳之光,哪怕被沐渊玄与释恒联手阻拦,剑势余力亦不足三成,那贞一也要被他的剑意撕成粉碎

    ——所以除了这李崇心之外,那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内,至少还有着近三十位元神修士,助李崇心一切持法念咒,共展此术,才能使贞一躲过此劫,免去被他剑意撕碎之灾。

    闪念间就已思绪明白,庄无道不禁微觉头疼。不愧是当世第一大宗,各种手段奇术层出不穷,这贞一竟似乎真的杀死不了——

    可笑今日远道而来,不远百万里,独身至此,怎可能会有这样的奇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