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六零章 敌已入彀
    “哦?也就是说,敌已入彀?”

    秦锋轻声笑着,面上看似平静,可如此刻庄无道在,却定能察觉到这位好友的如释重负。

    毕竟与在越城之时不同,对于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他并无绝对自信。修士的手段,也确实远多于凡人,变幻莫测。

    星象,卦算,心潮灵感,预知因果,还有各种用于窥测观照的术法,灵宠,以及诸方势力间的纠葛联系,以及多种多样的情报渠道。

    ——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误,都可能前功尽弃。

    在东海辛苦十载,这是他第一次针对修士的布局,所以绝不容有失。

    直到此刻,亲眼看着北面那位多疑的猎物,已经进入到陷阱之内,才算是真正安心下来。

    “既是如此,接下来就要拜托玄安真人了。此处的一应布置,全都经由我手。不过修为不足,想要引发风暴,还是力有不逮。”

    “是要在两日之内可对?”

    此刻站在庄小湖的,正是李玄安,正神情狐疑的,看着子镜中的人影:“庄真人离去之前,让我全力助你。不过这区区风灾,可困不住那位身据天下第八的萧守心。”

    ——秦锋布置的后手,正是碎风海内的的风灾。十余年前,虽被太平道之人提前引发。然而也正因此故,碎风海内积蓄的天地伟力,其实并未穷尽宣泄。被秦锋敏锐察觉,准备在这次利用。

    然而只凭这点风暴,对于普通元神修士而言,或许会感觉难以应对。可对于萧守心,估计最多就只能迟滞此人一

    “这个藏镜人自然省得。”

    秦锋在镜中轻轻颔首:“不过,这风灾只能迟滞而已,可若是加上庄真人呢?”

    “嗯?”

    李玄安吃了一惊,仔细注目着太虚子镜之内,目光疑惑之外,更含着几分警惕防范。在他看来,这位离尘宗外门金丹,就是在装神弄鬼。连真实的身份都不敢暴露,绝不能深信。

    方才那句,也确实让他不解。

    “加上庄真人,这是何意?“

    “就是由庄真人,亲自来截杀萧守心的意思”

    镜中人的唇角微挑,现出莫名笑意:“我若说一日之内,庄真人能够从中原之地赶回,玄安真人以为这次那太平道,会是如何了局?”

    原本他的计划中并无庄无道,只有节法真人。借助太虚无极大法,可以使节法真人在两天时间中,从离尘本山,移至碎风海。

    不过如今换一人的效果,其实也是想差仿佛。

    李玄安闻言,也顿时精神微振:“也就是说,庄真人北上翡翠原,果然只是障眼法,只为瞒骗这萧守心进入碎风海?”

    “不是”秦锋再次摇头:“他曾亲口与我言,这次北上,是定要斩了贞一不可。”

    见李玄安眉头大皱,又是满眼的忧色,秦锋也不以为意,目光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庄小湖。

    后者立时会意,解释道:“真人曾与我等言道,在翡翠原古战场内,他一身战力要更胜石灵佛窟之时十倍。”

    生恐李玄安不信,庄小湖又接言道:“就在方才,主人他已在翡翠原中,斩破了燎原寺一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

    李玄安顿时倒吸了口寒气,斩破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这是真是假?

    却又知庄小湖魂念上的特异之能,据说此女修的是‘念应千里,之术,最近修为境界又颇有长进。

    庄无道既然准备对萧守心下手,说不定有什么方法,与此女远隔数十万里联系。

    随即心中又觉不是滋味,庄小湖是庄无道的灵仆,知晓主人秘辛并不奇怪。这秦锋又是何德何能,得庄无道如此信任?

    事前整个离尘宗内,居然都无人得知——

    即便是为免走漏消息,也不能这般行事。这次事后,若庄无道能安然回归,他定要提醒这位年轻得过分的真人。

    “既然是在翡翠原古战场内,战力可胜石灵佛窟之时十倍。那么在其他所在,多半还是不如翡翠原内可对?”

    李玄安依然是半信半疑,连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都能斩碎,要杀贞一,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庄无道,真有此能?

    不过他也想开了,无论结果如何,自己照着那位真人心意做便是,只求此生无愧于心,不愧于人。

    “既是如此,道友说要截杀那萧守心,只怕是言过其实了,。”

    天下第八对天下第九,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平手了局。且从翡翠原内回归的庄无道,到底还能剩下多少实力,仍是未知。

    而离尘宗这边,底蕴太弱。哪怕事先有着布置,也未必能成。

    即便能够办到,也将付出庞大的代价,是离尘不可承受之重。

    “让那位萧真人陨落的可能,确实不大。不过——”

    藏镜人眯起了双眼,眼神里满含着戏谑:“为何我等就一定要诛杀此人不可?”

    李玄安先是眉头一挑,而后顿时猛醒过来。是了,离尘为何就一定要萧守心陨落在这碎风海内?

    这场风灾,其实只是为助庄无道,困住萧守心?只需在此处,能够拖住萧守心三个月,不对,哪怕只有一个月时间。北方的形势,就可能剧变。

    据他所知,这藏镜人奉庄无道之命在北海布置已近十载。这些年来,可没少与北海修界接触。

    而那极东神原,还有玄昊宫,以及北地那诸多被太平道压制的宗派,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平时不敢造次,可一旦太平道有什么不测,必定会如狼群般的蜂拥而至,在太平道的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就如一千年前的离尘宗,元气大损。

    庄真人这一手,分明是纯刀割肉。不对,这一击犀利可谓沉重之至,不能说是纯刀。

    看来那位是真欲在百年之内,覆灭太平——

    而如此荒唐之事,李玄安却竟看到了几分希望。只需庄无道,真能在一日之内,从北方安然回返——

    ※※※※

    翡翠原内,那爆烈的六阶都天神雷,直接轰在了天眼之内。磅礴的雷光,如无底洞一边被吸噬灌注了进去,破坏着这枚‘天目,之内能够被破坏的一切。

    一瞬之后,这仿佛人眼般的虚空裂隙之内,发出了一声使人心胆俱颤的震怒咆哮。而后无量白芒,从天目内闪耀冲涌而出,璀璨夺目。这一刻,哪怕元神修士,都感觉肉眼灼痛,下意识的就闭上了双眼,

    庄无道在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之内,亦不自禁的一声闷哼。随着那一股磅礴无边的神念冲击降临,庄无道不止是七窍,全身肌肤都溢出了血点。

    还有那白色光芒,急卷而下,撞入到了重明神霄阵内。一路向前,所有的雷火力士,都是触之即溃。

    不过此刻,庄无道却是不惊反喜,知晓这是那虚空通道被破坏,天目之后的那位归元境修士,在倾尽最后的余力反击。

    力虽强,却难以为继,后劲不足。

    这股神念冲击,虽是立时将他重创,却再难将他‘咒杀,。

    深吸了一口气,庄无道默运着《日照返神经》,随即又将一滴‘幽冥元魂液吸入到自身元神之内。而后只一个瞬间,自身元神上的伤势,就已完全恢复如初。除了略有些虚弱之外,一切都似如十个呼吸之前。

    而后庄无道是眼神淡漠的,那着那直向他冲击而来的毁灭白光。右手结印,瞬时整个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之力都被抽取,一层厚实的正反五行力障,如一面无形大盾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都天御道,正反天障”

    天地之间,顿时一阵剧烈的震颤。不过这一刻,在庄无道周围一千里方圆之地。所有的修士生灵,都未能听到任何的响声

    只因那声音传来之时,就已彻底击溃他们的耳膜。甚至那大毗婆沙摩轮阵内,还有贞一的法舆之旁,近百位修为不足的筑基修士,在第一时间,就被这浩瀚酷烈的罡力冲击,整个人炸成了尘灰齑粉

    那愈发炽烈的白光,使人根本就无法睁目以视,所有人的神念,都被迫退回。在这毁灭风暴之中,不得不倾尽全力的收缩固守。

    甚至都做不到趁人之威,便是沐渊玄,也就只是把刀光覆盖住身前千丈方圆,将所有三圣宗的修士,都尽量护在刀气光圈之内。

    而沐渊玄脸色亦微微发白,仅只是这白光散开来的余波,竟就让他感觉无比吃力

    持续了整整十息,当那白光终于散去。所有人都或是眼含期待,或是兴奋莫名的,看着那白光降下的中心处。

    然而当所有外溢的风沙,都渐渐消散时,所有人的面容,又都为之一僵。

    只见那毁灭白光,使整个五百里方圆之地,都变成了一个巨大深坑,深不见底。甚至连这片古战场空间也支撑不住,上方的地层,竟开始坍塌。

    然而首当其冲的庄无道,却是毫发无伤的悬浮虚空,立在原地。浑身上下,似半点伤势都无。

    一瞬之间,几乎所以的修士,都又面色惨然,目光绝望。

    连这上界修士,都奈何不得。那么这世间,还有谁能阻止得了此子?

    而庄无道此刻亦是抬目远望,遥遥向那沐渊玄看了过去。

    “天目咒杀令,沐道友好生舍得可惜,我庄某命硬,侥幸逃生,也足够荣幸。就是不知,道友手中,可还有第二枚天目咒杀令?”

    “第二枚没有,不过——”

    那沐渊玄随手一道刀气甩入地下,使整片天地再一次剧烈震荡:“能够破你雷火乾元之术,已经足够”

    随着一阵无来由强风刮起,在庄无道的身侧,那二百余尊雷火傀儡,都瞬时化为了片片烟尘,碎风散去。

    直到此时,众人才惊觉,之前那看起来威势滔天的‘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在白光过后,其实已经只剩空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