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九章 碎风海下
    碎风海内,海面上空狂风如刃,急潮浪卷。而在碎风海下也不平静,甚至更为危险。无数的暗流四下冲涌激撞,裹挟着无数的海沙。在此处,哪怕是练气巅峰修士,有时候也挡不住这些海沙的一次撞击。

    只有修为到了筑基境之后,才能勉强在这碎风海内出入。不过也不能做到远程遁行,往往一万里地,就需要觅地休息。

    这也是北海与东海之间的天然屏障,以往两大海系之间的修真势力,互相间也不是没有过征伐,却始终不能在令一海域持久维持。

    而此时的萧守心,就立在碎风海深处一个水底海沟之内。位于大约七千丈之下的海底,一座岛礁的根部边缘所在

    当此处的淤泥浮沙,都被拂开排斥,此处赫然一个小型的洞府,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能在这碎风海内,开辟出这么一座宝库,这聂家倒真不畏艰难。苦心积虑,尽至如斯。足够隐秘了,也不知耗用了多少时间才筑成这水府——”

    “可这宝库,藏得再怎么隐秘又能如何?守财奴而已。当年聂家何等辉煌?全盛之时一门五位金丹修士,甚至还有元神修士。可如今也败落了。一座宝库,白白便宜了别人。”

    随在萧守心身后进来的永如一声冷哼,满眼都是不屑哂意:“就连那海涛阁,如今也是鸠占鹊巢,山河日下。”

    “这句不对,聂家之败,不在于积财吝啬。而是败在几代未能出天资上佳的修行之人。据我所知,其实这十几代聂家之人所需的修行资源,都供应充足,家主也都还算英明聪颖。问题是即便聂家每年岁入无算,可值得聂家倾力栽培的子弟,却是寥寥。这历代经营之材不小心藏好了,难到等日后任由别人夺走不成?我看聂家建这宝库,更多得无奈。”

    后面的燕回真人摇着头,声音感慨道:“似这等样的世家,若不能在阴界占据一席之地,最多传承个几千数百年就会衰败,长久不了。”

    他这是有感而发,他这一脉燕氏是也北地的大族之一。约在七千年前从中原北迁,是大灵燕氏的一脉分支,因得罪了当时皇族嫡系,不得不远赴北地避祸。

    没了主支的庇佑,在大约千余年前,也曾有传承断绝的危机。

    而现在的北地燕家与他,说是从属于太平道,可真正算来,倒不如说是萧氏的附庸。

    只有新近崛起的太平萧氏,才能保证燕家传承不断。

    随即燕回又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南面:“再者说聂家衰败,那也未必然。此时的聂家,只能算低潮。有一个聂仙铃,日后成就元神之时,聂家迟早还有出头之日。便是那海涛阁,如今不都已渐渐落回到了聂家的手中?那封绝无杀妻逼子,豪夺聂家基业。十年前何等意气风发?如今却是被其女一步步逼到了绝境,可怜可叹。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离尘宗崛起,连带着也影响到了海涛阁,一年前局面还在僵持。可当石灵佛窟一战,尤其节法真人葬礼之后。海涛阁所有金丹修士,十八处分楼,都是一边倒的主动回到了聂家,也就是聂仙铃的旗下。

    封绝无虽还还占着海涛阁的总楼死撑,然而所有商路,都被离尘断绝。外无进项,每日都在亏损,下面仅剩的一些修士,也是人心离散。这位曾经权倾东海的人物,估计已剩不下多少时日。

    ——只看那聂仙铃,何时对自家生父动手而已。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最后跟入进来的重阳子,听到‘杀妻逼子,四字时,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此刻的面色铁青一片。藏在袖中的一双拳,更是猛地一握,青筋爆起。

    萧守心一直不曾说话,定定的看着眼前。神念散开,四处窥视着这宝库禁阵。而他神念越是深入探查,萧守心的眉心,就愈发的紧皱。

    “聂家与海涛楼如何,都与我等无关。时间不多,少说废话,诸位以为,此处禁阵,该如何着手?”

    此时他却是庆幸万分,此次他并未托大孤身前来,而是将两位师弟与燕回,一并带来此间。

    此处宝库内的禁阵,绝非他一人之力,能够破除。

    洞内的几人,都是面容微肃。燕回修为高深仅次萧守心,蓦然片刻之后,也面色凝重道:“此阵连结下方水眼火山,果然是颇为棘手强行破除,不但宝库之内的灵物,都不能保全,我等只怕亦有灭顶之灾,要卷入水爆火潮之中难以脱身。换成是金丹,直接就死了。那位建此宝库的聂氏家主,好毒的心思。这是宁愿把所有灵珍都全数付诸一炬,也不愿让外人得了去。”

    言中倒没什么愤恨,换成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做法。

    “如今方法有二,一法是取聂家的嫡系血脉后人的精血,不过据我所知,如今的聂家,已经只余下聂仙铃一人而已。其余还有二几位血脉虽近,却未曾继承聂氏的传承法印,也未能筑基,算不得嫡脉后人。”

    永如此刻也正色看着眼前的这座堵塞宝库的山石,这应该是四阶的青海云罡石,除此之外,周围的石材也是差不多的质地。

    只有如此,才能镇压抵御住此处的水下暗潮,守护宝库库门,使库内一应灵珍,都能在碎风海内完好保存。也使后世意欲夺此宝库的外人,会感觉异常的棘手。

    永如几乎想不出什么妥当的方法,可以在不惊动禁阵的情况下,将这些石头破开。

    “此法可直接排除,一来时间上不允许,二来聂仙铃已是离尘宗最出色的三位弟子之一,接触不易。至于第二个方法,就是先行截断地脉水眼,釜底抽薪。”

    “釜底抽薪么?”

    萧守心的嘴角旁,泛出了几分苦意,他心知永如所言之策确实可行,也是最妥当之法。

    然而此策缺点却是耗时甚巨,至少也需三五日时间不可,恰恰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其实按部就班的破阵,也不是不可。只是如此一来——”

    永如说话之时,微摇着头:“多半会耗用更多的时间而且,很难防范那聂家在阵中留下的暗手陷阱。一旦有什么疏忽大意,后果难测。倒是这截断地脉水眼之法,最多三五日就可办到。”

    “也就是说,在短时间内破阵,就连师弟都没把握?”

    萧守心眉头微挑,已听出了永如的言下之意。

    他这师弟,修为虽在太平道诸位元神修士中垫底,然而却又是门中事实上的阵道第一人。既是说次阵强破不得,那就不用去想了。

    三五日么?倒是与他预料中的差不多。

    略一思忖,萧守心就已决意已定:“那就依师弟之眼,尽量在三日之内,截断地脉水眼。”

    “你我五人联手,镇压水眼,截断地脉,都是小事。”

    几人中灵渊真人,却是忧心忡忡:“我担心拖延太久,叁法与李玄安,只怕必有反应。”

    “他不敢”

    冷冷的说完,萧守心却又望向了西面方向:“不过你我等人,也就只有三日时间而已!”

    翡翠原内的那场大战,最多一日之内就会有结果。之后一两日之内,参法就可知晓此战胜负。那时叁法,就已可决断到底与他是战是和,是拼死于扰,还是就此退去。

    结果虽是多半以后者居多,然而前一个可能,也不可不防。

    而当说出这句话时,萧守心内却又莫名的,忽然一阵惊悸。强烈的不安感,涌入心灵。

    ※※※※

    也就在同一时间,距离碎风海聂家宝库暗礁,大约一千二百里外的所在,

    秦锋笑意盈盈的透过一面太虚子镜,着看庄小湖手中的那件‘窥天照影环尤其是环中那几个显得尤其强盛的光点。

    “这几人,你确认是那萧守心?”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定论,秦锋这么做,只是为从庄无道的口中,再做确定而已。

    而此时庄小湖的脸上,神情也是少有的自信。

    “定是萧守心,绝不会有错”

    远眺那狂烈风暴的深处,庄小湖眸中闪过微光:“还有一位是重阳子,当初我拜入沈家之时,曾经被带往冰泉山参拜家主。这两位的气机特征,哪怕化成灰我也能认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