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八章 天目咒杀
    凌厉的剑势,沛然莫当。沐渊玄早有惊觉,可以他这位天下第一人之能,提前斩出的刀光,也只是滞阻了刹那,就在庄无道剑光凌迫之下,崩溃开来。

    而剑光余势,哪怕那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全力以佛光抵御,哪怕以七位大僧正镇压的‘大毗婆沙摩轮阵也不能阻拦哪怕片刻。剑光犀利无匹的斩至,势如破竹,这一尊已经煊赫于世达数千年之久的佛门圣器,顷刻就被剑气斩割分裂开来,发出一连串的刺耳锐响,火花四溅。

    然后整个塔身,都在残余剑气的冲击之下,崩溃瓦解,炸散无数的碎片,。

    这一刻,四野俱静,大毗婆沙摩轮阵内所有佛修,都面灰如死。既不敢置信眼前发生之事,也有对死亡的恐惧。

    没有了这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的庇护,此间数千佛修,该如何面对庄无道与那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的碾压?

    贞一的脸上,亦是现出了悲怆之色,如丧考妣。不止是为这见镇压燎原寺的圣器毁灭,更为坐镇于圣塔之内那位元神修士的覆亡,也悲哀于自己与燎原寺的命运。

    一年之前,本以未十拿九稳的南下之谋,如今却已成燎原大劫。

    沐渊玄神情倒还算平静,损失一座圣塔,虽是在事前意料之外。然而非是乾天宗的直接损失,倒也能够勉强接受

    只是眼眸之中,却已透出了几分决然之色,还有着一丝心痛之意。

    剑势收束,庄无道身在‘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中,继续聚力。太霄阴阳双剑则在一连串的剑光斩击中,又将数百里外的另外两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的定星锁位之法,破坏无遗,使这二者虚空挪移的可能,微乎其微。

    “都说这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大凡得道大佛,都曾有过体会,”

    说话之时,庄无道的目光,越过了那残存的佛阵,目注着对面的贞一。

    “今日就请诸位,也亲身体会一番如何?”

    对面法舆内的你哪位和尚,此刻已经如彻底剥开了壳的果仁,任他摘取。庄无道的剑力,也已经渐渐再提聚到了极致,只需下一次出手,就可轻松取了贞一的性能。

    而就在诸人未怎么注意的时候,一只磁元巨手,已经将那圣塔炸裂出的一枚核心晶石,抓回到了阵内。

    这是未来星宿佛晶,燎原寺聚集三千位修行‘未来星宿劫经,的佛骨舍利,熔炼而成,

    据说燎原寺已经完成了第四枚,不过第四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始终还缺着材料,未曾炼成。

    有了这位‘未来星宿佛晶,在手,庄无道心中就是一定。知晓谋算可成。会施展佛门‘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可不止是燎原寺一家。剑灵云儿,同样也会。

    轻云剑的第三任剑主,就与佛门有莫大牵连,掌握着近乎全本的未来星宿劫经。

    其实也不是没人能察觉庄无道的这个小动作,贞一沐渊玄与释恒,都有感应。然而此时此刻,即便知道了也无能为力。穷这天一之世,庄无道想要做什么,又有谁能阻止?

    “庄真人倒真是自信”

    沐渊玄深吸了一口气,已经从震撼的心境中恢复了过来,用无比复杂的眼神,注目对手。

    “让我等在生死大恐怖中走上一遭,莫非是以为胜券已定?”

    “是否胜券在握,事实可证,无需问我。”

    庄无道可没心思与沐渊玄废话,此时此刻再要留手与对面扯谈,给对手反应应对的时间,那就真是蠢不可及了。

    体内气元稍作恢复,剑力积聚之极,庄无道就毫不犹豫的一剑,直斩贞一。

    夜长梦多,也知沐渊玄必有后手,否则不会如此笃定。所以庄无道剑出之时,就已全力以赴。一口太霄阴阳剑,化作一道肉眼难见的电光,直指贞一

    蕴剑决,秘式,诛神

    数百剑聚于剑身之内。那座残存的‘大毗婆沙摩轮阵似如纸糊一般,被撕裂了开来。

    阵中七位大僧正,都不敢在这明知哪怕身死魂殉,也无可能阻拦的情形下直面截击。包括那释恒大僧正在内,都在剑光到来之前,纷纷往旁闪避躲开。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已是混乱不堪。

    贞一的面容,在这一刻苍老了至少十岁。似乎已知自己必死无疑,闭目低吟诵经。而立在法舆旁的沐渊玄,此时也无出手相救之意。

    ——以此刻庄无道的剑势声威,估计他即便出手了,也阻拦不了片刻。

    沐渊玄只右手一招,一枚上绘着一只人目的银白令牌,就已到了他的手中。

    “贞一道兄身份尊贵,非同一般。不知燎原寺,可曾为道兄准备过代死之术?”

    “嗯?”

    贞一微觉错愕,然而在沐渊玄的这几句,还未完全道出之时。那道疾电也似的剑光,就已穿梭到了眼前。

    贞一毫无抵抗的余地,勉力祭起的一枚木鱼,还未来得及挡在自己身前。那剑光就已才从他的眉心处,强势无比的洞穿而过

    然而片刻之后,贞一却是毫发无伤的继续端坐于法舆之上。而在其袖中,一枚紫色的舍利子,却在这瞬间爆成了粉末。

    “代死之术倒是有,然而我这几枚舍利子乃前人所遗,珍贵之至。贞一不能以一己求生之欲,挥霍浪费。故而—

    若今日真是必死不可,倒不如现在就死在庄无道的剑下,免得浪费这等奇宝。

    可下一瞬,贞一就望见了沐渊玄手中之物。面上顿时不可压抑的,透出了狂喜之色。

    “无妨只需贞一道友,再支撑片刻就可。我这里自有办法处置此獠,”

    就在庄无道的第二剑到来之前,沐渊玄已将手中的令牌丢出。灵决引动,那银白令牌顿时炸开,然后一只巨大的天目,蓦然在上空三千丈处张开。

    与之前燎原寺使用出的天目佛眼不同,这‘天目,只睁开一线,就有一股使所有都心悸震颤的气息,透入此界。浩大恢宏的神念威压,贯穿而至,使生灵俯首,使万物寂灭。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觉不好,在阵中不断的以《重明太霄乘风决》闪躲挪移,避开那天眼照射。然而才仅仅片刻,庄无道就知此法完全无用,那‘天目,出现之时,就已彻底锁住了他的元神。

    而随着那‘天目,之内那一丝白光照下,直指眉心。庄无道的身影,顿时就在原地顿住。几乎不能动弹,不能移避。

    之所以是‘几乎,——是因庄无道的‘天生战魂天生就拥有抵抗高阶修士神念威压之能。

    从这‘天目,透过来的意念,还未能完全将他的神识念头,彻底的镇压制服。

    只是这强烈无比的危机感,亦使庄无道一身毛骨悚然。

    “这是,天目咒杀令?”

    贞一远远的看着,目光微闪,现出几分异色:“早听说你们乾天宗,在几百年已经从上界请下此令,只是一直未有缘得见。今日沐道友为我外人,施展这等珍惜神法,是否值得?”

    所谓‘天目咒杀其实并没什么奇异之处。然而却也绝非此界修士,所能抵抗

    其实就是打开虚空通道,请上界修士出手,直接咒杀此界之人。由归元境,甚至大乘境强者亲力而为,哪怕隔着遥远不可测的无量虚空,也足可将一个元神蝼蚁,轻松的‘咒杀,

    天目咒杀令出,对手就是必死无疑

    “怎么就不值得?你我两家如今是唇亡齿寒,此举乃不得不然。”

    沐渊玄目光平静的出奇:“确有些可惜,也有些心痛。却只是心痛此术,我用得太晚。”

    ——今日翡翠原之战,光是陨落在庄无道手中的元神修士,就已达七位之多,是三圣宗继离寒天境之后的又一次的重创。

    之后的深远影响,还将陆续扩散,对三圣宗而言,是比之战损十位八位元神修士还要更严重得多的重击,程度远远超过十余年前。

    对整个修界的掌控,都将彻底动摇,甚至损及根基。

    ——可若是庄无道初入之时,在翡翠原之内一切,都未爆发前就使用此符,那么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更不会创及乾天宗的声望。

    贞一哑然失笑,心态倒是比沐渊玄更为豁达得多。今日能够侥幸偷生,就已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在庄无道一剑破开圣塔之时,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此刻甚至还有心情走神遐思——能得天目咒杀令,乾天宗果然是与上界宗门已经有了联系。练虚甚至合道境的修士,只怕随时就可降临此界了吧?

    不过,之前最使天道盟与燕氏忌惮的,就是此物。如今既是用在了此子身上,那位燕皇会觉惊恐还是欢喜,实在难说,

    乾天宗没有天目咒杀令之后固然使人轻松了口气,然而乾天宗随时有练虚修士降临此界,只怕也会使大灵上下震惊,再不敢拖延。

    至于对面的庄无道,沐渊玄根本就未去看一眼,既是有上界修士出手。那么今日的结果,就已注定。

    此子陨落已定,再无可置疑。在天一修界似如流星,临去之前爆出的光华,也委实璀璨夺目。

    然而,也仅只如此而已。天空中已经消失了的星辰,已经不值得他投入半点关注。

    直到沐渊玄的声音,将他惊醒。

    “不对”

    那是一种震惊到了极致的声音,也再次透出几分焦躁之意:“道友你可速退,越快越好此间之事,放弃也罢,

    贞一愕然的抬目望去,只见庄无道的人依旧定在半空,动弹不得。然而袖中却有四枚银珠飞出,化成了四尊雷火天傀,代庄无道主持着‘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而后一道巨大的雷光,往那天目方向猛地冲击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