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六章 二次交锋
    庄无道人还未至,那‘玄天神剑,就已再次飞斩而来。不过玄圣宗之人,也不知是使用了何种样的秘法,这次的剑势剑力更强横了数分,也更‘圆滑,。往往都是一触即退,滑不留手,庄无道几次尝试反击,却不能准确的捕捉到这口剑的剑路轨迹。似狗皮膏药一般的紧紧粘着,甩之不脱。

    不过几次交锋之后,庄无道就懒得去在意,对方运剑时更为小心收敛,也就同时意味着这口剑的威胁有限,大不如前。只凭现在这种程度,只需分出一丝心神注意就可。

    然后是那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就如同石灵佛窟一战之时同样,再现出千里佛国。

    不过此时坐镇于内的,却非是贞一,而是以释恒为首的七位大僧正。此刻都端坐于白玉莲台之上,口诵佛经,宝相庄严。

    这七位庄无道都全数认得,离尘宗的耳目,使他对中原人物,都了如指掌,不过七人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释恒

    这位并非是燎原寺僧人,而是大灵南方一座法商寺的住持。不过亦是大乘佛宗,听从燎原寺号令,早年曾在燎原挂单修行。一年前天机碑上名列十六,此时则是第十七位。

    是天一修界中,除贞一之外大乘佛宗内的最强者。尽管未能入前十五之列,可据说亦曾掌握部分言、道,之妙。只因天一修界这一代,英杰辈出,放在千年之前的时代,定是最巅峰的人物之一。

    贞一不在,由这位住持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与下方的大毗婆沙摩轮阵,自是理所当然。

    准备不错,阵营豪华鼎盛,七位元神境俱都是一时之选。可惜的是那三尊圣塔,彼此间距离太远,距离最近的一座,也相距七百里之遥

    这是三圣宗对他的轻视所至,意图合围,将他困杀于翡翠原内,所有七件镇教圣器分镇四方,试图将他所有逃归之路,都全数堵死,

    然而此刻,远处的两座宝塔,却是拼了命的回赶,只求能阻拦住庄无道,护住贞一安然无恙。为此哪怕是让开道路,任由庄无道逃离也在所不惜。

    换而言之,现在的他已是立于不败之地,随时都可从容撤走。

    不过,庄无道若想就这么突破过去,取贞一性命,这可能是他现在最后的好时机。

    “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么?”

    庄无道双眼微眯,‘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本身移动极慢,不如子午玄阳舰的十分之一。可圣塔核心,却有着源自于未来星宿劫经的虚空挪移法门。

    ——一年之前,燎原寺就是以此术,不惜消耗的在不到半个时辰内,将三尊圣塔横跨数十万里,移到了南方石灵佛窟之旁。

    此时的燎原寺也准备故技重施,不过此处深处地下,是独立空间。燎原寺想要定星锁位,极其不易。

    眺目远望,只见那贞一法舆沉落之处,此时仿似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强行摄取着周围一切亡魂。然后在金光漫卷,佛光璀璨中,一点点的消逝散去。

    所谓的超渡,其实就是掠夺这些灵魂的本质,炼化之后用于弥补自身不足。其余残余的魂灵,则是净化孽煞之后,送入轮回阴界,以获功德。

    至于这些残破灵魂,是否会被轮回之眼碾碎,日后又是否有希望成功转生,都不在贞一考量之中,

    如此做法,虽是净化了这一片方圆煞土,然而罪孽却反而要超过功德。不过此时的贞一,估计也顾不得这些。

    大乘佛门,也一向不会理会这等小事。贞一此刻使用的佛力,得自于燎原寺的信徒众生。而因这些信愿佛力造成的罪孽业报,也当由众生信徒来分担,

    那位贞一大僧正可能要承受其中最大的一份,可对于一位大乘佛门的高僧而言,这又算得了什么事?

    冷冷一哂,庄无道的目光,随即又偏向了立在贞一之侧的那位沐渊玄。当视线交触的刹那,二人的神念,也在这一刻遥空对撞

    沐渊玄将自身刀意,都融入在自己的目光意念之内,庄无道也同样如此。然后下一刻,二人都同时一声冷哼,各自把视线偏移。

    庄无道唇角溢血,笑得却益发舒心快意了起来,这一次的意念交锋,却是他小赢了一局。本身固然是神念动荡,可对面那位的伤势,只会比他更重数倍,

    这次交锋之后,其余的元神修士,明显是更为谨慎戒惧。神念灵识都在他压迫之下,远远避让开来,尽量不与他正面接触。

    “魔孽张狂”

    一声嗔喝,正是出自那释恒之口,双手如抱法一张张的佛门经卷在他身周显化,全数无火自燃。

    而庄无道的身周,也同时燃烧起了佛门圣洁之火,就仿佛是有无数的高僧在他身边念佛,要将他度化降服,皈依佛法。

    紧接着庄无道,又发现自己,距离对面那已不到二百里的贞一,却似越来越远。身躯几乎停滞在了半空,不得寸进。

    这是,阿弥陀心经?好手段

    传闻三劫之前的这位佛门之祖,曾与当时天仙界名列遁法第二十四位的一位金仙大妖赌斗。后者在一天之内,使尽了手段,都没能逃脱前者的手心之外。

    而阿弥陀心经,正是这位佛祖所传,既涉虚空之道,也是幻术大神通。

    也就在庄无道身形,在此处停滞的时候。周围三圣宗修士的反击,也都如期而至。

    沐渊玄刀光瞬斩,庄无道感应之时,那凌厉的刃劲就已至身前。而那口本来对庄无道而言不痛不痒的‘玄天神剑此刻也在身后蓦然爆发。

    上空佛国,更有佛门四位护法天王的身影显现——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各持剑琵伞索。

    于是整个天空都被遮蔽,星力断绝。阵阵魔音攻脑,使庄无道体内气元阵阵鼓荡,近乎失控。心中幻觉更盛,几乎无法准确辨识那沐渊玄刀气的来处、

    还有那青索,一层层的往下方捆绕而来,巨大的青色剑光,亦从佛国之内,猛地怒斩而下

    庄无道毫无慌张之意,只双目中一双重瞳悄然睁开。重明观世,眼前一切的幻术,都全数洞察无异,透彻根本。

    沐渊玄的刀,身后的玄天神剑,还有那青索青剑,一切的奥妙,一切的破绽,都在庄无道的眼前,一一展现。

    太霄阴阳剑在这一刹那化作了轻烟,一瞬之间,就斩出了成百上千次。肉眼难间,却使那锁剑碎灭,身后方的玄天神剑,也不得不再次狼狈弹回。

    沐渊玄的刀,庄无道却避而不理,身影化作了无形的风,飘渺四散。出自《重明太霄乘风决》中的风遁之法再无保留,使庄无道能够短时间内,任意随心的在沐渊玄的刀光逼迫中穿梭闪避。

    一瞬间之间,双方的距离,就已再拉近了整整五十里之遥。到了这个距离,庄无道也再无法从容躲避沐渊玄的刀光。这为天下第一人不骄不躁,并不以屡次出手无功为意,气度从容不迫,一点点的编织出了一面毫无死角的刀气网络,将庄无道身周的空间压迫削割,一步步的逼到绝处,直到再避无可避

    而远处的另外两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终于借助星辰定位,挪移在即。

    此刻那大毗婆沙摩轮阵内,七位大僧正脸上,除了释恒之外,都眼含喜意。

    看出了沐渊玄的布置,非但是阻住了庄无道的前进之途,也封锁了此人所有的退路

    而此时的释恒更是大胆走出了阵外,一步闪身到了庄无道身前,浑身佛光璀璨,已是大毗婆沙达摩在世之身。直面太霄阴阳剑的剑锋,轻轻一指,往庄无道的方向点出。

    “大乘五蕴,破一切有为法魔孽,此路不通”

    如轻烟般碎灭着周围的一切的黑白剑影,都在这一指之前,全数破灭崩溃消散。而随即释恒,又单手结出内缚狮子印。使周围的空间,都同时向内坍塌,看似是自我困杀,却也在同时生成一层厚实的无形屏障。

    庄无道恰是一拳轰至,三千万象拳力冲击。释恒身影,却是在原地岿然不动,只七窍之内同时渗血。可依然双目如炬,定定注目着庄无道。

    “今日此间,就是真人你葬身之地”

    此情此景,五十里外远处,那沐渊玄也不禁眼神一亮。并不死守,反而主动出击,强行阻断庄无道的剑势气机。这等样的手段,无愧是大乘佛门第二的高人

    毫不迟疑,那之前不显山露水的刀气网络,也同时爆发。致命的刀光,封锁着四面八方,往庄无道交错斩去。刀风过出,整片空间的都被撕成了碎片,一切雷火风相关之法,也都被强行镇压,使人逃遁不能。

    而此时那佛国之内,四大佛门护法天王,也都各自再施展手段。伞剑琵索,再一次覆盖而来。同时在后,还有三只擎天佛手,强抓而下。

    “葬身之地?”

    庄无道失笑,目光淡然的看着眼前,然后体内的最后一点‘玄天道种,的残余,蓦然间碎裂爆开而庄无道浑身的剑气,也在这一刻,激增了至少十倍、

    天地阴阳大悲赋,生死别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