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五章 散修云航
    距离大约五千里外,此刻的沐渊玄,正是看着自己身前浮空虚悬的随身长刀观灵定定不动,陷入了深思。

    方才之战,不能说他是全力以赴了,但也绝不能说他未曾尽力。而在第一次与庄无道交手之后,沐渊玄就已没了轻视之心。借助阵法之助,三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加持,还有乾天宗传承的核心法器秘法天珠,——几乎所有能动用的力量,沐渊玄都已动用了。

    此时此刻,已是沐渊玄最强的状态。而似他这样的人物,在五千里外对人出手,与近在咫尺之时,其实并无本质什么区别——只除了刀气强度会被削弱三成左右。

    然而一年之前,那个他只拿出一半实力,就被他压制到动弹不得的那人,在仅仅一年之后,就不但能接下他全力一击,更尤有余力。在合力围攻之下,应付裕如,游刃有余。

    一切的一切,都让沐渊玄感觉不可思议,有种不真实的虚幻之感。

    此时他在这五千里外,自有用意。能够更宏观的掌控整个翡翠原,震慑周边心存叵测之辈。而遍及这战场周围的二十余处虚空法阵,也能使他更易围追堵截,在庄无道逃离之时截杀。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此刻战场中那人的战力,实是太过出人意料。在远距离出手,似已不足与那人相峙

    甚至正面一战,也不足以令局面有多少改观。此子极致时接近三千万象力量,已经是当世第一人。即便双方在‘合道,上的掌握,只处在同一层次,庄无道都可碾压于他。

    而此时的庄无道,在这方面展现出的实力,分明远远在他之上。

    “看来你们这次,真是遇到了大麻烦。”

    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沐渊玄的身侧,却是一位三旬左右,如书生般儒雅的男子。此时亦饶有兴致的,远望着五千里外的地下深层。

    以元神修士的能耐,原不足以办到。然而沐渊玄这里,却有着一面法镜存在,直接就将几千里外的情景,显现在男子的眼前。

    在那处所在,庄无道已经不见了形迹,只剩下原地凄凉惨状。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几乎全军尽殁。只有数十余人侥幸残存。

    三旬男子不由微楞——之前他就感应,这一战中似乎是三圣宗吃亏不小。却也未曾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惨状。

    一口寒气吸入了肺中,而后男子就嘲讽的笑着:“合玄天神剑与沐兄之力,依然不敌。此子,居然强横如斯?天机碑果然也有出错之时,这样的人物,居然在你我之下,排位第九?”

    “顾兄说笑了——”

    此人到来,沐渊玄早有感应,并未阻止而已。这位非敌非友,在天一修界中地位超脱,可以说是实质上的散修第一人,无论是大灵还是三圣宗,都不愿得罪。

    从刀上收起了目光,沐渊玄转而眼神幽深的望向了法镜之内:“不知顾兄可信?一年之前才因一枚玄天道种,才踏入言、道,门槛之人。在一年之后,却不但已将玄天道种完全炼化,更在道基上能与你我比肩,甚至超越于我沐某之上。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荒唐奇事。”

    “一年之内,元神合道更胜于你?”

    顾云航目芒微闪,不置可否的一笑:“听起来,似是天方夜谭,不太可能。”

    “本就是天方夜谭至少这天一修界之内,绝无可能”

    沐渊玄声线加重,语音斩钉截铁:“然而这等奇事,居然发生在你我眼前。方才交手,我就有感觉,他现在的‘道,更在我之上。不过仔细想来,常规之法,不太可能,所以——”

    “所以是借用了外力是么?”

    顾云航已经领会其意,面色淡然无波:“可问题是,这外力从何而来?”

    “已经有了一些的端倪”

    微闭着眼,沐渊玄继续手抚着观灵,刀,神念则已是回到了十几息前,

    不能不说,一年不见,庄无道确实进步不小。火雷风三道,都已有了不小的成就,进步之速,甚至足可让人惊骇胆颤

    然而,只凭这些,还远不足以使此子与他抗衡

    真正能使庄无道实力凌驾于他之上,甚至在他沐渊玄合阵法与三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以及秘法天珠,之力后,也依然能胜他数筹的,却是另外一种力量。

    那是一种极度纯净的意念,也是一种天地间的至上法则——

    ——争,斗,战,兵戈,武道之源,杀伐之始由矛盾而来,为求生而起,

    只要这世间,还有生灵,还有万兽人族,那么争斗就永不平息,争战厮杀也绝不会熄止。

    ——是了那就是战意,那是至纯至净,不死不休,哪怕天荒地老也不会休止的战意。

    而这战意的根本,却是求生

    “原来如此,是这处古战场我虽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不过必定是聚集了翡翠原所有战灵意念无疑。在此处,他才是真正的地主好心机,好谋划,再给他百年时间力量,只怕又是一个节法”

    “地主?地利么?原来如此,一年前抛出这翡翠原,看似只是诱贞一前来,其实是同时以自身为诱饵,诱你们乾天宗入彀。看似狂妄疯狂,被杀师之恨冲昏头脑,可其实是在慎密布局。似是引诱,其实等同于约战,你们三圣宗哪怕明知不妥,也不能不应战,”

    顾云航自信思索着,确实是与庄无道这些年的一应事迹,给他的印象相符。

    尤其是太平道南下事那几次事件,庄无道的应对决断,都使人眼前一亮。不过这位一向都不喜欢主动谋算他人,几次都是被动应付。今日这般的情形,估计是庄无道破天荒的首次,

    然而这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动摇整个天一修界大局的大手笔。风采较之逝去的节法真人,也不遑多让。

    “那么沐兄,该如何应对?我看贞一那边,那三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即便能够挡住庄无道,只怕也会吃力得很。还有翡翠原外,我看局面也有不小变化。拖延越久,对你们越是不利——”

    说话之时,顾云航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身后。即便不能亲眼目见,他也能大致猜到,此时这古战场的大势变幻

    而沐渊玄则一声冷哼,目中寒芒隐透,无非是大灵与天道盟——之前对庄无道独闯翡翠原不甚看好,所以坐望旁观。然而此刻局面有变,合他与一口玄天神剑之力,依然不足以困住庄无道,大灵与天道盟之人若再无动作,那也不配为三圣宗敌手。此时可能不会直接插手此战,可从旁牵制于扰,却是无可避免。

    庄无道,庄真人,这也是在你意料之中么?

    懒得在意,沐渊玄微一拂袖,法镜之中镜像变化,现出一位身着乾天道袍的修士身影。

    “周阳师弟,我给你十位元神修士,最快要多久时间,能够破弃摧毁掉这处战场遗迹?”

    “摧毁这翡翠原?”

    周阳初时不明其意,哪怕将这五千里方圆的地下空间,全数炸层摧毁一遍。那些数十万年前就存在的怨煞,也不会消失散去,怨煞还在,那些怨灵就仍将汇聚在此。

    除非是彻底的超渡净化此地——可要想办到,那就至少需百位元神坐镇,消耗数百年时间才有些许可能,

    可转瞬之后,周阳就已明白了过来,

    “师兄之意,是暂时摧毁?这个倒是不难,只需十位元神,还有十万枚四阶蕴元,我可在一个时辰之内办到,”

    沐渊玄闻言却不满的一皱眉:“一个时辰太久,二十位元神修士任你调遣,一应物资,也可任意取用。最好是一刻之钟之内,总之尽力而为”

    镜中的周阳真人,一时是哑口无言。沐渊玄却已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借助阵法瞬空挪移,仅仅片刻,就出现在了贞一的法舆之旁。面色阴沉无比的,看向了对面。

    就在六百里外,庄无道已经身化紫雷,遁空而至。直冲霄际的剑意气势,已经使此间所有金丹以下的低阶修士,都为之窒息,

    沐渊玄不仅握紧了双拳,他沐渊玄想护住的人,这世间谁人都无法伤其毫发

    无论如何,今日这一战都不能输

    ,在思索,这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