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四章 不愧其名
    果然就在刹那之后,一道肉身难见的紫金色剑光,瞬闪而至。无声无息,瞬影无痕,从庄无道身侧后处蓦然爆发

    “玄天神剑”

    以前虽从未见过,然而此刻,庄无道只一眼就辨出,这就是玄圣宗的镇宗之器‘玄天神剑,。

    ——若以为大宗门的镇教之器,就定是恢宏大气,堂皇正大,可就大错特错。

    玄圣宗的玄天神剑固然能够大开大合,大气磅礴,同样也能够刁钻阴毒,剑走偏锋,就比如此时。

    ‘叮,的一声轻响,震荡虚空。却是太霄阴阳剑,及时的拦在了身侧,双剑交击,那乾天宗的镇宗之器,却是反向弹开,

    庄无道甚至可清晰的听闻,剑身之内的意念传来的惊咦,之声。似乎不解,以‘玄天神剑,之强,竟似在与庄无道的交锋中反而不敌。

    被人如此暗算,庄无道可没有就此打算罢休之意,他的性子一向就是得理不饶人。那太霄阴阳剑瞬间分化,疾追而去,在那口试图远遁的紫金剑影之上,连斩削弹。一个呼吸之间,就是二十余次斩击,精准之极,几乎都斩击在同一方位。

    玄天神剑携带的浩大剑气,只一瞬息,就被庄无道的一对阴阳剑,敲得的近乎崩散,狼狈不堪。

    不过就在连续二十余剑之后,庄无道就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回。一道刀芒,此刻正从西面方向,掠空而来。隔空五千里一击,依然犀利锐烈之至,

    若非是这上古战场的空间,足够宽广庞大,百万年凝聚的战灵意念,也足够强横。几乎就已被这一剑,分割裂开

    庄无道的一声轻笑,大摔碑手拳架随手一甩,三千万象拳力聚至巅峰,只是一掌斜拍,就在这千丈刀芒临身之前,将其拍成了粉碎。

    只是此刻庄无道的手心之上,却也同时现出了一丝血痕。以他此刻第四层的不破金身,带着魔莲子遗留的手套,竟仍是被这道刀芒割伤

    就如之前,他击破怀观的不动根本印时一般,

    “天地神锋”

    庄无道的眉微微一挑,现出了自嘲笑意。天地神锋这种道体,天生就可凝聚这时间最锋锐凌厉的庚金之气在身。

    在这位天下第一人的面前,自己的霸体罡身,果不足峙。

    不过,也就只是如此,斩不到人的刀,能有何用?

    身影变化闪烁,在连续斩来的刀光之中挪移飞腾,飘渺自在,毫发无伤的继续往前飞遁奔行。

    那天空之中,却再次传出的炸喝。

    “竖子休得狂妄”

    炸雷般的震吼,赫然发自于那紫金剑光之内。御使这玄天神剑者,分明是为之前的狼狈受挫而恼羞成怒。一当重整旗鼓,就又疯狂反扑。

    “玄天借灵,圣剑天谴”

    那辉煌剑光,忽然爆出了千万道雷光,剑气在一瞬之间,激增十倍。强横浩大,带起万丈烈芒,蓦然挥落

    所过之处,大地分裂。所有的阴魂,则全数净化寂灭,巨大的迫力,紧紧锁住了庄无道的元神。全力固锁着,压迫着庄无道每一分空间。

    “狂妄?”

    庄无道见状,却是一声哈哈大笑,不闪不避,身躯竟是直接冲着这口庞大剑光迎撞而去,遁速更是越来越快。

    太霄阴阳剑则在身周分斩盘旋,把那些陆续冲击而至的刀芒,一道道瓦解粉碎。

    仅仅片刻,一人一剑,就仿佛流星也似的对撞。可当庄无道的身躯,与那剑锋交触之时,身周的空间却忽然一阵不正常的颤动,忽而往内坍塌,忽而膨胀。庄无道的身影,也变得飘渺虚幻,

    当巨大的震鸣之后,庄无道整个人安然无恙,连一片衣角都未损失。反而是身后三万丈外,那原本的‘大毗婆沙摩轮阵,内一片哀嚎。乾坤挪移,玄天神剑裹挟而至的强横剑劲,几乎将此处一切生灵,横扫一空!

    只在最后的关头,两位大僧正同时出手,将那玄天神剑的剑势阻拦片刻。可即便如此,此处所有残存的筑基僧人,也都直接被那浩荡剑势,碾压成了碎肉粉末!

    七十二位金丹僧正,只活下了四十余人,无一不是重伤之身。而两位大僧正,则亦是身躯残破,七窍溢血。

    也幸亏的是那‘玄天神剑,的御使之人及时察觉,收住了力量。否则此间,能够在这威能与练虚修士比肩的‘玄天神剑,之下存活之人,绝不会超过十位。

    “庄无道”

    那紫金剑光之内,再次传出了如雷般的怒吼。愤怒已极,也是借着这声吼,向燎原寺等人,宣示宣泄着自己的歉意愧疚。

    “不甘?恼恨?玄天宗所谓玄天神剑,却已不过如此狂妄自大之人,看来却非是我庄某。尔不过一个老匹夫,有何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所谓‘舌剑,之术,要么是以言辞施加压力,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要么是刺激敌人,使对手发疯失去理智,给自己可趁之机。

    庄无道平时少语寡言,可在梦境之内,受剑灵的调教,这方面的本领,却也是宗师层次。

    语带幻音,挑拨人之情绪之能,已达到了极致。

    以花接木,转嫁玄天神剑的剑力。庄无道更未就此收手,顺手又是一拳往身后捣出,打向了四万丈外,一位已经重伤肺腑的大僧正。

    可惜的是,随即就有一道刀芒飞空斩来,将他的虚空拳劲,隔空斩碎。而那位资料中似乎是名唤静和的大僧正,也及时惊觉,立时催动起各种护身之宝,又借用符篥之力,整个人在瞬间飞退到了百里之外。

    庄无道也不觉可惜,沐渊玄能阻自己杀这,就没法拦他对旁边的另一位大僧下手。

    若没有把握,在这位天下第一人于扰之下诛杀贞一,自己又何必来这翡翠原内?

    所以,此处的一站,只是预演而已,灭杀贞一时的预演——

    庄无道拳力收束,转而遥空一抓,大摘星手已调动起千里范围内,所有的磁元摄力。

    不过半途之中,庄无道就是眼神微凝,现出凛然之色。

    围魏救赵?有意思——

    却仍未收手,无行的磁元巨掌,将已逃到六十万丈外的那人,牢牢的握住庄无道再用力紧紧的一握拳,这位名唤‘九静,的大僧正,就自胸腹往上,半边身躯都被庄无道这一握,捏成了碎粉

    可惜了,据说这‘九静,天资不错,被燎原寺寄予厚望。不可能做到如贞一那般,成为天下有数的几人之一。却也有希望在二百年后,进入到天机碑的前二十位之内。今日一战,才至元神初期就早早陨身,实在是可惜

    就‘九静,强行握杀,庄无道的身周,也同时现出了四颗银白小珠。光影微微一闪,庄无道的身影,就被瞬空挪移到了三百里开外。

    ——这是数十元神修士,还有那七件相当于练虚级的镇教法器同时压迫之下,他神念能够企及,瞬空挪移的最大范围,

    而就在庄无道离开之后片刻,他原本所在之地,忽然间如星辰般的银白强光闪耀,这一瞬间,似有无数道刀光刃影,交错斩过。使此间百里方圆之地,全数被斩为齑粉

    “天下第一刀,沐真人不愧其名”

    言语似在赞叹,可结合此时的情景,却似在挑衅居多。几千里外的沐渊玄一声清哼,音质冷清,分明是未受庄无道的挑拨。

    不过这整片上古战场,此刻却是死寂一片。所有本在飞速接近的元神修士,都止住了动作,无言的看着眼前一切

    而战场之外,以各种方法窥照此间之人,则亦是沉默哑然。

    这短短不到十息的交锋,庄无道就已突破‘大毗婆沙摩轮阵,的拦截,不但突破了,更是在沐渊玄的眼皮底下,将两名燎原寺大僧正,斩于剑下而不论沐渊玄还是那玄圣宗的‘玄天神剑也最多只能与庄无道平分秋色而已,甚至连限制后者的行动都无法办到,

    如此神威,实力已远非元神修士所能企及

    心知对面,估计是正筹谋准备新的杀手,庄无道却浑未在意。依然是唇角带笑,极力感应着周围所有的一切,

    看来今日这翡翠原内,还不止是三十位元神。数目到底是多少?六十,八十,还是一百?

    三圣宗在中原都势力广大,每一教治下都有数百余国,名义上是臣服大灵,是大灵的藩国。可其实等同独立,只以三圣宗为马首是瞻,大灵朝廷对这些藩国的影响,小而又小。

    而就在这三家近千大小王朝中,有金丹修士数千,元神修士也以百计,是整个天一下修界的精华所在。

    ——那三圣宗加起来,才不过近五十余位的元神战力,然而极致之时,三教却可动员至少两百位元神修士

    燎原寺尤其可惧,是天一修界大乘祖庭,天下所有大乘佛门,都听其号令。

    就如大灵,天下间至少有四百位真人,受其真人册封。不过真正听其令旨行事者,不到一半。

    自然,在这中原之地,无论乾天宗也好,燎原寺也罢,都没可能动用所有的力量。

    然而——百位没有,六十余位元神修士,却多半是有的。其余之人,多半都是在这翡翠原内看热闹。看他庄无道,新晋一年的天下第九,是如何在翡翠原内陨落——

    再加上那几座镇教圣器,这一战,说是以一战百,也毫不夸张

    眼眸之中,灵光隐透。千里之外的情景,在庄无道视野中骤然拉近。那贞一乘坐的法舆,已经隐然可见。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着一层障碍。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此时正在千里外严阵以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将贞一法舆驻跸之所,牢牢的护住。

    庄无道遁速不变,依然身化雷光,在空中急速穿梭着。而手中之剑,此时聚集的纯粹战意,也越来越浓。

    还不够,还有更多更多这一战若要取胜,他还需聚集更多的战灵意念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