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三章 孽魔住手
    剑气斩割,横空千丈,那梵文结成的金钟,顷刻间就被一分为二。不过此时,那周围天际张开的数十‘天目佛眼也已照射到了庄无道之身。使庄无道浑身澎湃的真元气血,几乎瞬间凝固。佛门伟力,压制一切邪祟,已几乎将庄无道整个人透析看穿,元神冻结。

    而在那大毗婆沙摩轮阵内,那位主持大阵的高僧,此时也一声冷笑:“庄真人是么?吾等在此,已等候多时。不过此路无门,真人或可绕路而行。”

    倒是没狂妄到,感觉只凭这座阵,就可以困杀天下第九。不过随着这阵阵佛音,更多的光轮在天际四周形成,佛光灿烂的大阵之内,升起了一座神佛法相。一层无形的佛力屏障,出现在了庄无道的眼前。

    以诸生愿力为墙,而那佛像眉心处,一只更大的亻佛目天眼,正在张开,同时手结‘内缚狮子印,。

    庄无道只觉自己身周的虚空,正在不断的坍塌,整个人,似处于深海之中。空间碎灭塌陷要将他人崩杀的同时,巨大的压力,正从四面挤压而来。

    一声哂笑,庄无道浑未在意,灵念同时感应到十余位元神修士的气机,正在飞速赶来。

    ‘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与‘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已经开始往四周合围,只要在这里耽搁上片刻时光,就可能是被困杀之局。

    还有那沐渊玄,此刻在五千里外,正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祗,正观察着此处。只需他现在稍有破绽,就可能迎来致命的一刀。

    不过,就只凭这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么?还不够格

    冷冷往那佛光更璀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庄无道心念一动,整个人就无影无形的,从虚空束缚中挣脱了出来。然而口中一声轻吟,道了声字

    天地阴阳大悲赋,拔剑式

    今日此间能为他对手者,只有沐渊玄与贞一二人。所以,其他所有蝼蚁,都给我滚开

    极致纯净的战意,融于神念之内。随即就是一道雪亮的弧光,瞬时闪耀天际。

    而后无论那些佛轮也好,天目也罢,甚至那上空中的佛像,都在这顷刻间一分为二,破碎了开来。

    大毗婆沙摩轮阵内,七十二位僧正,此刻都是七窍渗血,而主持大阵的那位大僧正,更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

    这一剑,哪里是天下第九?说是天下第一人也不为过。至少他可清楚知晓,平常时候的沐渊玄,决然斩不出此等惊人剑势。

    “怀观师兄”

    一声喝声在耳旁响起,怀观大僧正猛然醒神,知晓此刻失神不得。那清冽的剑光,斩碎了一切,然后剑锋直指大阵,看似浩大强横的佛力屏障,却是纸一般被轻松撕开,脆弱之至。

    “唯识普轮”

    怀观大僧正猛地一咬舌尖,体内精血燃烧。使自己的精神意志,从那剑意压迫之下挣扎了出来。接着再一声大喝,借助大阵之力,再次结出了新的手印。

    “大毗婆沙摩,不动根本印”

    主持大毗婆沙摩轮阵,如大毗婆沙达摩在世之身,再以‘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坚信自己乃金刚不破之身。剑光余势斩下,怀观大僧正却只以一双金色手套,抬手轻点,就将那残余的剑势,全数破开弹回。

    只是那剑光碎散之后,怀观却微一愣神,看着自己的手。只见那手心处,六千年龙蛛丝编织而成的手套,竟已裂开。里面赫然有着一道刺目的血痕,丝丝血液,从内渗流而出。

    怎么可能?

    他是贞一之外,燎原寺第二位修成‘阿弥陀唯识普轮咒,者,修为之强,更为寺中第四人。

    借助大阵之力,唯识普轮,自信哪怕练虚修士降临,也能阻拦片刻,可为何自己,却连这庄无道一剑都挡不住?

    到底是自己太弱,还是对手太强?

    坚固不摇的信心,开始动摇。怀观大僧正结成的神佛法身,也开始虚幻。

    “小乘佛法的确不凡,可惜这燎原寺,使得不伦不类”

    这句评价,却是出自剑灵之口。

    小乘佛法更类道门,传闻中的佛门之祖,本身也是源自于道家。达摩大毗婆沙论》乃小乘佛门二十部根本大法之一。是自修身经,求的是自证道果,并不假外求。

    然而眼前这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却是聚信徒愿力为根本。根本不对,也就走了邪路。

    庄无道却不去理会,太霄阴阳剑回旋而归,自身却未停滞分毫,气势以未有丝毫的滞阻。竟是以人为剑,直接就撞入到了对面的阵内。

    元霸罡身,牛魔天冲

    似一只蛮横犀牛以似,带着犀利无匹的意念,猛地冲撞入阵中的人墙之内。顿时漫天的血雾,在这大毗婆沙摩轮阵真纷洒四溅。

    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不但有七十二位金丹,更有三百六十位筑基修士。

    道门以三百六十五为周天,佛门则是以有三百六十之数,为一圆满。然而这一刻,在这大毗婆沙摩轮阵内,却再难成圆满之数。

    至少上百位筑基僧人,被庄无道的滔天拳力,轰成了粉碎,十余位金丹僧正,身躯爆裂,血肉崩散。

    “庄无道”

    那怀观大僧正目眦欲裂,心中又痛又悔,自己一时的信心动摇,竟至如此惨剧略一犹豫,怀观的眸中就现出决然之色。

    “阿含解体”

    随着一声轻喝,怀观大僧正的身躯,寸寸崩解。然而其信念元神,却在这一刻膨胀壮大到了极致。

    “怀观师兄——”

    不远处,另两位大僧正同时惊呼,面上齐齐现出了焦急不忍,悲怆怒色。

    “尔等无需悲惧,今日我怀观,与魔谐亡。能与此獠同归幽冥,也不枉了此生——”

    话至此时,怀观的身躯血肉,已经完全崩溃瓦解,只剩下了骨骼元神。那金光荡漾的元神身影,忽然做怒目之状

    “魔徒休得放肆”

    又是一尊巨大金钟,在怀观的头顶现出,不过却并未向庄无道罩来。而是一个摇晃,巨大的震音,顿时传播四方

    恢宏佛力,如潮一般四下席卷,拨乱反正,将所有的罡风劲流,都镇压梳理。更使人吃惊的,还是那已经被庄无道冲得支离破碎的大毗婆沙摩轮阵内。

    那些本来血肉碎崩,魂飞魄散的僧人,此刻也正以惊人的速度,不断的恢复还原着。一个个的人形构成。完好似一切未发生之前,依然生机勃勃。就仿佛先前所有,都是人之幻觉。

    而怀观大僧正本身,则再结内缚狮子印。

    “阿含解体o”剑灵在剑窍之内,继续语含讥嘲的一笑:“呵,其实就是天魔解体大法,入了大乘佛门之后,换了一个名字而已。”

    庄无道同样唇含讥诮的笑着,怀观所位,在他眼中,不过是三岁孩童的拼命挣扎。

    同归于尽?何其可笑?

    也没什么其他的动作,庄无道只回以一拳

    大摘星手,捣虚

    一拳轰出,拳力在大毗婆沙摩轮阵恢复前的刹那,隔空直击千丈之外,那怀观大僧正的身躯。

    随着‘轰,的一声爆响,三千万象的巨力,直接就将此人的骨骼元神,一击捣碎

    然后紧随而至的,却是那太霄阴阳剑分化出十一道水火坎离剑,以及由这些剑影分化出的无数剑气。

    就如一只巨大的铁犁,从天地之间犁过,所过之处,只见是人头抛飞,血光四溅。眨眼之间,就又是近百僧人,葬身在他剑气下。

    “孽魔,给我住手”

    怀观虽亡,另两位大僧正却依然健在,此刻亦是面目扭曲,愤怒已极,倾尽了全力,试图阻止着这腥风血雨,在人群之中扩散,

    然而仅仅片刻,二人就发觉自己,别说是阻拦庄无道,便是自身也难保全。在剑光凌迫之下,狼狈不堪。

    庄无道的身影,却已掠过了这座法阵,飞出了数千丈之外。只留下十一口水火坎离剑,继续疯狂肆掠。

    他不吝杀戮,对于燎原寺这些僧人,更乐意之极。哪怕血洗了这座佛寺,也不觉过份,然而今日,在诛杀贞一之前,他对这些喽啰杂兵,毫无兴趣

    且到得此时,那边的几位,估计也再无法坐视了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