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二章 别无选择
    “已经进入了么?”

    无独有偶,在庄无道进入翡翠原大约一刻之后。百万余里外,碎风海内,萧守心也同样如此呢喃着,眼神怔然不可置信。

    哪怕是心中如此期冀着,可心里却并不真认为庄无道,会有可能真的闯入那上古战场,由三圣宗布下的杀局之内

    这样的感觉,就好似庄无道自己挖了坑,然后自己又跳了进去。

    庄无道布置的这个局,怎么看都像是针对自己与太平道才是。然而当萧守心,拼着被离尘宗算计的风险,抵达碎风海的这个香甜诱饵旁,准备伺机而动,寻找机会时。却发现自己想象中的猎人,其实早已离开。

    “应该不会有错。”

    追随在萧守心身侧的,永远是萧远空,此时也同样凝眉不解:“守如真人神念超人一等,对幻术之道也算擅长。或者比不上那庄无道,可总不至于会认错了人。”

    此时的守如,就在百万余里外的翡翠原附近。也就是这位,以秘法跨空百万里,使萧守心仅仅在一刻之后,就得知中原那场大战将起的消息。

    “不管如何,人进去就好——”

    萧守心摇着头,不管庄无道是抱着什么目的,什么样的心态进入的翡翠原,只需人进去了就好。

    这么一来,翡翠原这边,自己就可少些顾忌。那庄无道再强,也不可能身分为二。

    暂时放下了不安,萧守心转而望向了南面。

    “现在对面怎样?还在全力阻挠?”

    这些时日内,太平道不时有弟子进入碎风海内,探查那聂家宝藏的真正位置。不过对面离尘,也同样反应激烈,一样有大量的修士进入,不断的试图阻挠截杀太平道修士。

    双方之间已激战连场,甚至出动了元神境。

    太平道实力占优,可惜不能全力以赴,大半的实力,都需摆在神原附近。在这缠战中,反而居于劣势。

    “就在昨日午时到现在,又有十四位筑基修士未曾按时归来,生死难测。”

    萧远空的脸色阴沉,他并非太平道中人,却与太平道荣辱一体。

    “大约一日之前,那头血背妖猿与李玄安参法,也都陆续随子午玄阳舰赶至,就不知是否带来了那两件东西。不过以离尘宗的反应看来,对此间聂家宝库之事,也同样是猝不及防。”

    “仓促而为么?”

    萧守心中最后一丝疑惑也已放下。袁白,李玄安参法这三人联手,借助子午玄阳舰,倒是勉强可与他一战。

    然而若他不惜代价,这三人仍不免身死道消之局。除庄无道之外,离尘并无能与他抗衡者。

    不过离尘的几代祖师,也曾留下几件东西,类似于贞一的紫金七宝华莲,可以使人实力大增。

    不过那是最极端的情形,不到迫不得已,双方都不会动用。而一旦使用,必定是以叁法陨落,他萧守心受伤了局

    这样的结果,双方都不愿见到。然而结合庄无道,在那古战场内生死莫测。萧守心料定了叁法,必然会退让,不敢与他的真正对子,。

    “应该就是如此。”

    萧玄空点头道:“所以这次,最好是速战速决。时间不多,庄无道那里,虽是自入死地,却也不能太过乐观。以我估算,此子从中原至此,哪怕不惜代价,最快也需三日。三日之内,无论离尘宗是否有别样目的,都无可奈何,”

    “可以我之见,这聂家宝库,不取也罢。”

    这次出言的,却是重阳子,语音恳切,带着劝诫之意:“真人一身,同样事涉我太平道存亡安危,一切行事,都需谨慎小心为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未明根底,宁愿放弃也不能自蹈险地。为防万一,真人最好还是再等一等,让我查清楚这宝库背后,到底有何玄机。记得就在不久之前,碎风海内有修士活动频频,北面的那些散修与玄昊宫,也有不稳迹象——”

    萧守心皱了皱眉,对于这位曾经的‘爱婿却没什么好脸色。感觉这重明子,已被那离尘宗与庄无道吓破了胆,只是他也也未出言斥责,甚至无有理会之意。

    随着庄无道在一年前一步元神,而方孝儒又九转结丹,重阳子身为修界后起之秀中最天赋超绝者的光环,也在逐渐暗淡。被前二者,逐渐遮盖。

    便是萧守心也受影响,对重阳子再无之前的看重。要在方孝儒与庄无道那等人物的压力下,支撑起太平道的门庭不倒,此子已绝无可能,

    要想应付百年之内的那场源自于中原的风波浩劫,太平道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一人而已。

    倒是重阳子提到的玄昊宫,不能不使人顾忌。玄昊宫位于北海东侧,是昔年北海的第一大宗。大约二千四百年前,被太平道击败,从此臣服。

    按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然而太平道这两千年来,不是不想覆灭此宗,而是不能。此宗的宗门在东方一处磁元极境,有着一层天然的天险屏障,太平道至今都没有太好的办法破除。只有玄昊宫炼制的一种特殊法器,才可出入

    玄昊宫之人,往往在不敌之时,往磁元极境内一退,太平道就往往无可奈何。

    两千年前的太平道,是靠着在野外一举重创,又全力断绝玄昊宫的修行资源,才迫使后者无奈求和。

    然而在近几百年来,玄昊宫又恢复了些元气,又有了三位元神修士,让太平道颇为无奈。

    那磁元极境内自有十处大岛,有国三十,子民百二十亿,并不缺弟子资源。不过太平道已是极力打压,限制丹药灵物的流通,可玄昊宫依然在这短短两百年内,出现了两位元神。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人无奈。

    其实解决磁元极障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只需他突破练虚,或者那两头双生冰蛟,晋升神兽血脉,要打破磁元极障,轻而易举。

    可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是哪一种,都还有无法逾越的困难。

    如今连这玄昊宫,也有了异动了么?也对,若自己突破练虚,玄昊宫岂能不惧灭门之灾?

    看着前方那片狂涛骇浪,暴风鼓荡,整片天际都被黑云遮蔽的碎风海,萧守心的眼神,渐渐坚定。

    重阳子虽还在劝诫,却已再动摇不了他的心绪。

    而萧玄空,则直接打断了重阳子的言语:“其实重阳真人之言,颇有道理,小心无大错。若为万一,主人最好是放弃为佳。不过,如今留给主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主人若欲登顶练虚,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唯一的机会?”

    萧守心一展白眉,而后失笑:“果然,错过了这次,不知还要等上多少年。我萧守心,已经等不起了。”

    此时三圣宗的注意力,俱在翡翠原上古战场之内。庄无道哪怕全身而退,短时间也不可能赶回。

    一旦中原之事告一段落,他想再将那聂家宝藏取出来,无异登天。

    北有神原,南有离尘,东有玄昊,西有金衍。百年前天下太平的太平道,只因自己一念之差,已落入四面为敌的险境。沉重的压力,让人只觉喘不过气来。

    “罢了。我意已决,尔等无需多言”

    一拂大袖,使重阳子不得不闭嘴无言,萧守心也同时迈空而起,大步往那碎风海内行去。

    重阳子面色苍白,只牙关紧咬,不经意间,一丝鲜血从唇角溢下。

    他清楚此刻正在翡翠原内的那个人的性情,也知此人的念头打算,对自己的恨意,到底是何等之浓。

    在得偿所愿报复之前,绝不会就这么甘心赴死。也会倾尽所有,不惜一切,来向自己报复。

    而此时庄无道唯一的障碍,就是太平道,就是萧守心。

    ——那个孽子,必定会绞尽了脑汁,夺走他现在所有的一切。若太平道拦住了他的路,那就踩碎。若萧守心敢阻拦,则必定会被其诛灭,

    无论如何,他都不让此子得逞

    ——还有三十年,不对还有二十年。最多只需二十年,他就可身登元神,再无需萧守心荫庇,足可与那孽障一争高下

    ※※※※

    翡翠原内,梵音阵阵,暗黑一片的古战场内,此时却是金光漫天。浩大祥和的佛力,覆盖数百里。使此间所有游荡亡魂,都痛苦不堪,匍匐挣扎。

    燎原寺的大毗婆沙摩轮阵,通常都由七十二位金丹僧正结阵,一位大僧正主持。以大毗婆沙正法威能降魔辟邪,出自燎原寺继承小乘佛门二十部大神通之一。

    大毗婆沙摩共分《集异门足论》、《法蕴足论》、《施设足论》、《识身足论》、《品类足论》、《界身足论》,达磨发智论》七部,是为无上祭神炼身证道之法。

    而当大毗婆沙摩轮阵布成,当七法合一,便是‘大毗婆沙达摩,在世之身。

    而此处燎原寺布置的大阵尤其不凡,七十二位僧正,皆是金丹后期,甚至巅峰境界,主持大阵的,更是三位大僧正。

    当感应到庄无道到来的刹那,就已又三道光轮现于虚空,虚空中也被撕开了四处裂隙,仿佛是佛目天眼张开。里面一道道辉光,对飞空御剑而至庄无道注目过去。

    “邪魔孽障,给我下来”

    随着这一声呵斥,大毗婆沙摩轮阵的阵中,蓦地一口擎天巨钟飞出,猛地往庄无道直罩而去。

    庄无道却回以长声大笑:“就凭尔等么?也配?”

    一剑扫出,空中那巨大的金钟,就被一剑两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