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一章 孝儒之论
    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距离翡翠原不到二千里之遥的一处浮空巨山之上。方孝儒端坐于这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的中枢大光明堂内,远远看着南面的方向。

    乾天宗的‘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的威能浩大,更胜离尘宗的子午玄阳舰。不过需要的人力也多,每一座神山都需要一位元神,十位金丹境,同时催动这神山至宝。

    这一次,方孝儒就是被分配在此,配合本宗希智真人,主持这座神山的运转。本来这种苦力活,是用不着他这个宗门内数百年来最天资超卓者亲力亲为。

    可不知为何,沐渊玄却亲自过问吩咐,让他完全无法推托。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方孝儒已经有些明了沐渊玄的用

    是让他有机会在这安全之地,极近距离的管睹今日翡翠原之战。

    在所有人看来,庄无道今日来此,完全是飞蛾扑火。这颗从天一空际的划过的流星,实在太过短暂。

    然而若把庄无道真正看做是流星,那也必定是最灿烂的一颗。最后爆发出来的光华,也定将璀璨之至。

    对于他这样的后起之秀而言,能观摩此战,是难得的机缘,必可受益终生

    方孝儒对此却是饱含哂意,略显沧桑的眼里,也同样是不掩讥讽。对于‘方孝儒,或者如此,可是对他呢?

    历经无数的风波骇浪,见惯了英雄豪杰。似庄无道那样的人物,在这个时代,或能叱诧风云,可在他眼中,却如萤火之光,还不够看,

    真正是可惜了,原本以为,数十年后此子或能与他争锋一二,却早早陨灭于此。天资再出众,修为再怎么超绝,也不过如此,不值一体。

    他现在只好奇,庄无道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底气,敢来这翡翠原内?

    方孝儒绝不会以为,那位史上最年轻的元神真人,是真的已经疯狂,最多只是狂妄自信的过了头。

    ——既然敢来,必有所峙。所以贞一与沐渊玄,燎原寺与乾天宗,才会如此慎重其事,全力以赴。将所有的准备,都做到了极致,不留下任何可以被庄无道利用的死角。

    “来了”

    一声惊呼,打断了方孝儒的思绪,却是一位坐于他下首处的一位,名唤常清的金丹境师兄,此时是满脸的匪夷所思:“居然还真就进来了。”

    此处‘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内,可以清晰的感应,几千里外,翡翠原靠近灵玄大江一侧的气机变化。

    所以也能知晓,那人已裂河分山,踏入到了古战场内。上首处的希智真人发出了一声冷哼,‘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便以汇聚裹挟七全山上下,近千筑基弟子的意念,往那道气机所在的方向,冲击而去。

    横空数千里,不过最终却是无果而回,被远处那人,轻松的摆脱。

    就似是一拳打空的感觉,便是以方孝儒的神念,也略觉有些难受。不过方孝儒也无指责恼火之意,知晓希智真人的目的,只是为示威而已,预先压制住那人的神念气势。

    结果也不使人意外,天机碑第九人,没可能就这么被轻易制服。

    看来这个时代的天机碑前十,含金量比之千年之前,要强上不少。

    只是接下来,这位又该如何行事?换成自己,试探一番无果之后,就该谋求全身而退了。

    就当这念头,才在方孝儒的脑海之内掠过,神念间就感应到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借助‘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禁法,可觉一道绝强的剑气,忽然在几千里外,蓦然间冲霄而起。

    天地震命,剑啸万里

    “这是——”

    “好强的剑意,那个人,莫非是要正面一搏?”

    “真是奇蠢无比,这里可非是南方石灵岛”

    “好快的遁速,不愧是天机碑上天下遁法第三——,我看是可以提前收网了”

    “不用担忧,上玄真人与希空真人,已经在往后包抄。此子遁速再快,今日也逃不出去。”

    上玄与希空二位真人,正是主持另两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的元神修士。

    “看这剑势,天下第九,果非浪得虚名,这天下间,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只怕无人能挡这位哪怕一剑。”

    “就不知能否突破那第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

    “此阵燎原寺精心布置,是第一道防线,几家可都寄予厚望。”

    方孝儒皱着眉,此时的他,随着对面那道凌厉无匹的气机,穿梭破空而来,神情越来越是凝肃。

    因自身神念特殊,所以他能够感应到的,也越来越多。不止是这道横贯虚空的剑意,更有无数的意念,在与之共鸣呼应。

    ——决死无悔,不死不休,舍生忘死,背水一战,斩尽杀绝

    极尽的战意杀念,蓦地冲击入心神之内,四处横冲直撞,扫荡一切。方孝儒的面色,也不禁血色褪尽,眼中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

    在他看来,此刻三千里外的那口剑,那个人,似已化身神明,被数百上千万坚执信念,狂信之徒信仰着的神明。

    而那处上古战场,则已成其衤绅国,。所以那庄无道可无所不能,此处天上地下,唯其至尊

    “——不知师弟,以为如何?”

    一个声音,猛地将方孝儒惊醒,抬目望去,只见对面的师兄雪舞,正是眼含异色,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其余诸人,都纷纷注目向他望来。便是上首处坐着的希智真人,也同样在操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之余,分出一道神念关注着他

    可该死的是,他方才思绪沉湎太深,根本就未挺清楚这几位,到底在议论何事。

    方孝儒微微蹙眉,清楚对面的雪舞与自己仇怨不浅。在记忆中,过节由己而起,毫不留情面。所以在他意志最消沉的段时日,后者没手下留情,落井下石毫不留余地。

    然而当他成功九转结丹,雪舞又因庄无道崛起落入尴尬之境,形势就已悄然逆转。

    不过方孝儒,可没心思报复回去。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两个上不得太台面的小家伙斗气而已。眼中也再看不上雪舞此人,实没必要与蝼蚁一般见识。

    自然,若非还有门规戒律约束,他也不介意将这个看起来稍微强壮点的蚂蚁,给一脚踩死。

    略一思忖,方孝儒也不管这几人的议题,直接就开口道:“我若是沐师叔,现在就该想办法,护持那贞一撤走。那庄无道确实是有所依仗,在这翡翠原中,我方只怕胜算不大。庄无道今日虽败尤荣,若我乾天宗落败,哪怕只是平手,也必定声威大损。”

    虽还未弄清楚,那个人,那口剑,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方孝儒却已无之前的乐观。

    此时双方底牌已现,然而庄无道拿出来的,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落败?”雪舞愕然,而后下意识的就出言讥讽:“师弟莫非是在开玩笑?或者是师弟,在他手里已经败得太多

    “孝儒”

    那希智真人也是哭笑不得,不过却仍是耐着性子,垂询问道:“师侄是担忧,我乾天宗这次会落败么?为何会如此以为?”

    方孝儒一时无语,总不能将自己感应到的的东西,原原本本都道出来。那已涉及神魄最本质的奥妙,便是合道修士也无此能,而原本的方孝儒,更离此境甚远。

    而数千里外,传来的气息,也越来也越是让他不安。

    问问题是这个躯壳,这个身份,得来不易的机会,他还不想放弃。

    “其实无需担忧”

    见方孝儒哑口无言,希智真人不在意的笑了笑:“那庄无道自非是无备而来,可你若是为此心忧,那就大可不必。你是不知,你那沐师叔的本领。若真的只以为沐渊玄只是天下第一人,只是天下第一宗,那就是大错特错。能够在势弱之时,使大灵顾忌万分,乾天宗自有底蕴。任何人敢于小视,都必定后悔,”

    方孝儒还想说什么,旁边另有一位金丹开口:“其实我乾天宗,也无退步余地。那庄无道布局,名为引诱,实为约战以这翡翠原,来邀战我宗。所以沐师叔,定不会退让。”

    方孝儒这才猛醒过来,原来如此,这才是庄无道布下此举的真正目的,将双方都逼至不得不战的境地。

    不禁哑然失笑,又深深自警,自己一向当散修当惯了,倒是不适应这些大宗门人的思维。

    被人如此挑衅,乾天宗岂能退让?

    有意思就且看看,这翡翠原内的惊世一战,结果会是如何?是那庄无道落败身死,还是乾天一方三十三位元神修士,却不得不落败溃走?

    双方都底气十足,也不知哪方能够胜出。他,却是更看好庄无道。

    此时那战意,已经越来越是强盛。就不知千年之后的天下第一人,是否已经察觉?

    无论乾天宗有着什么样的底气,不惧那人的挑战。可在他看来,庄无道拿出的东西,已足以使他立于不败之地至少,至少也可全身退

    “且那贞一,此刻已开始做法超渡此地怨魂,短时间内,怕也是动弹不得——”

    话音才说至一般,希智真人就已止住,一身气机竟是略显凝滞:“破了,好快”

    方孝儒亦微一挑眉,知晓希智所言,是那第一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已被庄无道在三息之内攻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