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五零章 唯战而已
    庄无道心中自嘲,知晓其实羽旭玄并未信任自己,这般说法,倒更似是让他交代后事。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庄无道并不怎么在意。若非是能知己知彼,谁会疯狂的以为他庄无道能够在这古战场中,收取贞一的性命?

    微摇了摇头,庄无道看向了自己的身后:“我不忧其他,只身后两位师兄,颇是让我挂心。贞一若亡,燎原寺与沐渊玄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奈何不得无道,却说不定要寻我那两位师兄出气。就请羽师兄代我照拂一二,让他二人全身退回藏玄江南如何?”

    “只有这些?”

    羽旭玄皱起了眉,他言中另有所指,真正想要庄无道交代的,是离尘日后。不过看对面这位,眼神自信坦然,毫无半点对未来的担忧之意,就知自己此时再怎么说,估计都是无用。

    心绪一时是复杂至,以此子与他爱女的孽缘,按说他该是极其恼火。然而又对庄无道的性情为人欣赏不已,再者云琴这次双修也没吃亏,反是得了天大好处。

    如有日后,不知云琴她有一日也如节法般际遇时,庄无道会不会也如今日这般?

    “也罢极法与云法,无论你这次成败如何,我都可保他二人性命无恙。”

    羽旭玄微微摇头,身影已是与庄无道错身而过:“就先预祝无道你,这次能够一战功成。翡翠原内需得万分小心,若事有不谐,不可恋战。我会在翡翠原外,尽量为你接应。”

    ——希望此子,这次能够安然返回。

    “多谢师兄无道感激不尽。”

    接应什么的,庄无道并不需要,这一战,不胜则死,他并未给自己留什么后路。然而对羽旭玄的感激,却是不变

    隐隐听得羽旭玄在身后的叹息,庄无道笑了笑,再次动身。踏波而行,只一瞬间就到了江岸之旁。

    然后庄无道的身前地面,就似被一双无形的巨手,往两边强行撕开。一道宽约十丈,直通地底,深不可见的裂缝,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也没有怎么细看,庄无道就以磁元遁法,身躯浮空滑下。而下方处的土石,也是随着他的身影,持续的分裂,向两旁排开,

    只不过片刻,庄无道就已落至八万丈的地底。到了此处,周围的空间,也就陡然一阔。身躯似融入一层薄膜之内,却又似是而非

    庄无道顿时就知,自己现在已经是在这处上古战场之内。

    出人意料的是,这片深处地下的空间,并不显昏暗。只见此处,赫然是残阳如血,黄沙万里。四处方向都有杀声传出,耳旁也隐隐能听得兵戈之声。

    幻觉么?

    庄无道的心里才升起此念,就觉元神之中,突然一沉。那骤然横空而来,无比沉重,磅礴沛然的压力,几乎使他元神凝固。

    就在这一刹那,十数道或强横或恢宏的意念,正远远往他此处投照而至。观测感应,甚至意图将他元神身形,遥遥锁定。

    抬起头往远方看去,庄无道虽未施展重明观世瞳,却已是运灵于目。眼前那残阳黄沙的幻象,立时就在眼前消逝无踪,四周重归黑暗,却是一片虚无广阔的空间,四处都可见森森白骨,半埋在地下。有些已经化石,有些仅只是庄无道衣袂带起的微风,就纷纷化成粉末散去。

    然而庄无道更在意的,却是远方。可惜此处,煞障重重,哪怕重明观世瞳亦不能透析。庄无道懒得白费力气,然而对面那些位,这就想要锁死他的行踪气机,也是天方夜谭。

    这是示威——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三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一口‘玄天神剑还有那高达三十位的元神修士。迫人的威压,扑面而来。

    庄无道的眼神微凝,而后毫不犹豫的一个闪身,就将这些贯空而至的意念尽数摆脱。

    也就在他第二次现出身影时,一枚‘万魂极神珠悄然从他的袖中滑出。缓缓升空而起,定在庄无道的身侧三尺处。放出无量的阴冷寒芒,骤然将这片黑暗的空间,照得透亮。

    这一刹那间,可见方圆数百里内,无数或游弋或沉睡或征战中的魂灵,显现在他的眼前。都是身穿甲胄,或手持大刀兵戈,或弓弩在手,或骑乘于高头大马之上。此刻却无一例外,都迟纯呆怔的把目光纷纷投注过来。

    几十万年,这些怨魂困束在这古战场内,不得超脱,不得转生。魂飞魄散之后,又在怨戾煞气的作用下,重新凝聚。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轮回,多少次的魂灭再生。在连绵不绝,无有止境般的征战厮杀中,早已麻木。

    然而这一刻,这些被‘万魂极神珠,的光华吸引,纷纷注目过来的阴魂体内,似乎又有了再次恢复了些许活力。

    有疑惑,有兴奋,有颤惧,也有渴望,有对生人血肉生气的贪婪,也有畏服,察觉庄无道本质后的敬崇。

    庄无道也看在眼中,全不在意,深深一个呼吸之后,蓦然一步踏出。

    翡翠原内这一战,这就开始了——

    “上霄天煞,律令万魂”

    正是《上霄御魂天煞真经》中的法门,随着那‘万魂极神珠,散出的光芒,越来越是强烈,萦绕在这片空间,徘徊难去的战意与杀念,都一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庄无道整个人,也似成了这片古战场的核心。周围八百里,成千上百的魂灵,双眼之内,都悄然浮上了一丝血色

    “神魄有灵,升我法座”

    就在这一刹那间,此处数十万魂灵,竟都在一股巨大的魂力压迫之下,纷纷匍匐,跪倒在地。

    附近那些实力强大,灵智不弱的三四阶魂灵,却都是面现惊色。本能的就开始尝试反抗,然而当源自庄无道灵魂深处一丝意念波动散开,四下传播。

    这些几十万年都戾气不散的怨灵,眼中也都现出痛苦之色,似乎都回忆起了什么。渐渐魂念虔诚,一股与之前决然不同的气息,从这些怨灵身上浮现。

    战场上奋烈的杀意,死战的决然,临死之前的绝望,归家的执念,林林总总的情绪,从这些怨灵心灵生出,浮升而起。

    可这些意念,却非但未使那这些戾魂的魂躯有所动摇。反而使那战意杀念,更为纯粹,更是坚凝,隐隐于庄无道的神念共鸣响应。

    “剑主这次,可要我相助?”

    剑窍之内,洛轻云试探着问道:“这一战,若交给云儿,最多一刻钟内,就可解决。”

    “若事有不谐,自然要借你之力。只是现在——”

    庄无道不以为然的摇头:“可是对我没信心?”

    “怎么会?”

    洛轻云的身影,于脆显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眼神傲然又带着遗憾的,看着对面那阴雾笼罩的方向。

    “在这翡翠原内,哪怕言、道,亲临,也别想轻易胜过剑主。我只遗憾,如此传奇一战,不能亲手为之而已。”

    在她眼里,此刻的庄无道,正是在酿造传奇,哪怕十万年后,庄无道有一日身证绝代仙王之时,也仍可为今日这一战自傲自得

    斩却三尸,战胜自我,敌虽千万而吾往矣,这是可受益终生的成就,一生的财富。

    武道之意,或可由此战凝练至极。剑道修行中的信心气势,都将攀至巅峰。

    “不能亲手为之?原来如此,我真好奇,你在前几任剑主之时,是否也是如此?区区剑灵,好战之心,却还要胜过剑主。”

    说话之时,庄无道不禁朗声大笑,身形猛地又拔空而起,冲飞千丈。

    而就在这一刹那间,此间数十万怨灵的本质,沉淀已达数十万年的那点战意,那点杀意,都被庄无道通过‘万魂极神珠,抽取凝练,融入神魂之内。与他先天战魂,最本质也最核心的部分,融为一体。

    此魂不屈,百战不挠

    何以筹血哀,唯杀!何以平魂怨,唯死!不死不休,死而不休,弃死生而忘我,唯战

    ——死生无常,人生如寄,枯骨残朽,魂存此世,唯战而已

    此魂不灭,则战意长存

    “——战极八荒,唯我独尊”

    此刻在庄无道的身后,同样有一口剑影,正在汇聚,形似轻云,又似是而非。以庄无道现在八百六十七道大悲剑气为核心,凝聚数十万鬼魂戾灵的战意杀念,聚而成剑。

    刚一显化,就已附着与庄无道的那对太霄阴阳剑上,融而为一。

    庄无道的意念元神,也在不断的往上攀升,拔高,茁壮,增长,膨胀,直至巅峰

    这一刻,庄无道元神对肉身之力的加持,激增了整整十倍。

    脚下的平等王咒印,也自发的开始发热。庄无道不禁冷笑,想要贞一的元神?

    ——那么,就拿出代价

    似大门敞开,无数的热流,自咒印之内急涌而出。

    惊天动地般的剑啸之声,也在这一刻,震荡八方。只是一瞬,庄无道的意念,就已横贯三千七百里,遥遥锁住了端坐于法舆之上,口诵佛经,宝相庄严的贞一,

    一人一剑,都在这刹那化成闪电雷光,顷刻间穿梭百里。如影似幻,带起阵阵呼啸剑音,往北面方向穿梭而去。

    这一刻,贞一的语音略滞,神情渐渐凝重,不过随即就又恢复了镇定,继续坐于八十一位僧正结成的大阵之中,超渡此方徘徊不散的怨灵。

    果然来了么?那就无需再回去了。

    千里之外的沐渊玄,也同样一挑眉,果然是进来了

    自赴死地,这庄无道到底是自信到过了头,还是真的已经发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