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九章 不顾大局
    从灵玄大江一路溯流往西,庄无道也不是就这么一味的直行,时不时的总会偏离开来做些其他事情。

    比如炼制‘万魂极神珠江北的人口远郊江南稠密,鬼魂之类,也要多得多。在这边寻到的魂核,品质要比江南高上不少。

    庄无道几日时间里,就收集到了二百余枚质量绝佳的三阶魂核,别说是一枚‘万魂极神珠两枚三枚都可以炼制,刚好从阿鼻平等王那换来的冥精石也有空余。

    炼制‘万魂极神珠,的动静,堪称浩大,庄无道以《上霄御魂天煞真经》为根本,炼制此珠之时,也毫不颜色。

    于是江上阴风千里,一时之间,成千上万的鬼魂被他震慑吸引,强行聚拢了过来。只那外溢的阴魂邪力,就可将生人之气,全数掠走冻僵。

    动静浩大,不但那些金丹修士不敢靠近,便是元神修士,也不得不暂时收束住神念。一切观照灵感之法,都被这阴煞之力隔绝,不能再准确窥测庄无道的身影。

    好在是宽阔达一千五百里的灵玄大江之上,这些阴魂再怎么肆掠,也无法为祸常人。只是这一路上通航的舟船,就不得不靠边而行,远远望见那冲霄阴气之时,就需停靠避让。

    当‘万魂极神珠,珠成之日,更是有三阶天雷轰落,劫云漫卷,整整持续了半日时间,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庄无道,到底是炼制了何等异宝,有如此声势之时。却谁都未曾察觉,每隔三百里,庄无道的袖中就会滑下一张图卷,数十枚蕴元石。在无量阴风与折光之术的隐藏之下,深深埋入湖底。以这些他亲手绘制的大河图卷为中心,布成大小不一的阵势,

    并不抢据地脉,然而在无人注意的当口,这整条灵玄大江的水脉,都已渐入他的掌控之中。

    水脉灵动,不似地脉固定,然而在成形的大河之中,变动也同样不多。然而此刻由东至西,十二万里地。自庄无道行过之后,这大江之内水脉的动静,更是微乎其微。

    更有一丝丝难以察觉的剑气,悄然融入水脉之内,潜伏深藏。

    第一颗‘万魂极神珠,炼成之后,又仅隔三日,庄无道就将第二颗‘万魂极神珠,炼成,同样是半日劫雷,几乎无人能感应到庄无道在劫云之内。在做些什么。

    而当第三颗‘万魂极神珠,落入到庄无道袖内之时,已是庄无道北上第二十九日之后。

    此时第三波的劫雷,已经淡去。庄无道本身,也已到了翡翠原外。从大江中央,到那上古战场,距离已不到八百里。

    庄无道停住了身影,目中重瞳悄然分开,眯着眼看着这方圆数千里地。那处战场是在八万丈的地下,然而‘重明观世瞳,可以洞悉一切,以他的修为,加点气力,就可将地底的情形,一览无遗。

    不过里面自有煞力阻拦,庄无道看不太清楚。能看清楚的,只有这翡翠原内,以及周围数千里,所有元神修士的分布,大致的距离等等。

    出乎意料,当他抵临至此时,燎原寺与乾天玄圣三宗,都无任何的阻拦。眼前的翡翠原,就这么敞开着,似乎可任人出入。所有三宗的元神修士,在北面方向,就仿佛是一个口袋般的阵型分布着。

    这是请君入瓮,准备瓮中捉鳖么?有意思,真有意思——

    这三家,好生——自信

    庄无道失笑,然而就在他准备动身进入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在他身后处想起。

    “庄师弟若要退离,这是最后的机会。”

    羽旭玄的气机,大约是在三息之前,就已出现在庄无道的身后:“乾天燎原布此天罗地网,不会容你生离此地。

    “师弟自是省得,然而‘天罗地网,这四字,凭此处也配?”

    庄无道笑笑回头,与羽旭玄对视:“莫非师兄今日见我,也是欲劝我放弃?”

    看到虽是羽旭玄,其实一双‘重明观世瞳却是无意间看见了一千二百里外岸旁,那位面色正气急败坏,却又隐含着几许期待之意的温明散人及卫王燕秀。

    如此说来,之前的天道盟与大灵,果是威胁居多。

    “我当日答应云琴与你双修,助你调理气脉,可不是让你有本钱后来此处送死。”

    羽旭玄微微一叹,满眼都是不解与懊恼之意:“你似真不欲放过贞一?何不再仔细考量一二?你来此间,那贞一的性命未必能取到,反倒可能自陷死境。”

    “无道记得一年之前,无道就曾向师兄阐明过此事,似乎已无需思量。”

    庄无道摇了摇头,目中透着寒芒:“燎原寺之举,无异于杀师之仇。一年前无道为大局迫不得已。一年后却不会再错过”

    他的信念中,弱者才会去顾及大局,一年前的他,就是弱者。

    “可若你那节法师尊在天之灵得知,我看多半不喜。”

    羽旭玄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嘴里牙关似在‘咯崩,做响。

    一年之前,他只以为庄无道是正在哀痛悲怒中,不顾后果才说出的那番气话。当庄无道一身气脉真元梳理妥当,明白了自身与贞一,沐渊玄之间的真正差距,自然而然就会放弃这荒谬念头。

    且那翡翠原之事,各方都可得益。贞一要能有恢复伤势的机会,未必就急于招请上界的僧正,降临此世。

    三圣宗的经历,也至少要被这古战场,牵扯二三十年之久。这段时间,对于急于修养,扩充与培植战力的离尘赤阴而言,都有莫大好处。

    且能进入翡翠原,捞取好处之人,也不止是三圣宗。赤阴离尘若遣弟子入内,寻觅机缘,那三家多半要视而不见,不敢在弱势之时,轻启争端。

    所以事后赤阴,也在推波助澜,与离尘配合无间。大灵天道盟,也乐见其成。只因各方,都能得益。

    可那时哪里能够想到,庄无道居然是有如此的决心。在一年之后,仍不愿放弃。

    “你如今应该已窥言、道,之门,难道不知,你现在与那三人的真正差距?这里不不是石灵佛窟”

    没有了地主之利,没有了玄阳子午舰,庄无道该怎么与三圣宗斗法?

    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三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数十位元神,这样的力量足可将庄无道碾杀。

    “然而师尊若在天有灵,必定可知晓无道,有十成把握。”

    庄无道笑颜如故,神通坚定不摇的与羽旭玄对视。“差距是有,可也不如师兄想象般的那么大。在这翡翠原内,无道更有把握战而胜之。师兄与其想着劝我回去,倒不如思量一番,这次助我一臂之力”

    “帮你?”

    羽旭玄不禁气结,他没当场动手,强行将庄无道绑回去就算很不错了。目光则不易察觉的,看向了庄无道的袖中

    他知晓庄无道路途中,总共炼制了三枚御魂类的法器,甚至引发了天雷,想来威能不弱。

    这就是庄无道的底牌么?

    然而据他所知,三圣宗已在这短短十几日内,就收集准备了数十余种,应对阴魂邪力之法。

    庄无道炼制那法器的声势太大,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这位自然不是蠢货,也自然知晓三圣宗不会蠢到明知他会施展的手段,而不准备应对之策。

    “我实在看不到你全身而退的可能,你叫我怎么帮你?”

    然而话一出口,羽旭玄的语音忽又滞住,皱眉看着庄无道上下。此刻的庄无道,忽然有了一种让他有种说不出也道不明的感觉。

    气元自成一体,浑圆无瑕,又锋芒内蕴,杀气暗藏,体内似积累压抑了无数的力量,已到了爆裂毁灭的边缘。

    如龙在渊,又似爆发之前的火山。

    ——若这熔岩不得宣泄,只怕反而会毁了庄无道自身。

    原来如此,这是劫不能毁了贞一,庄无道估计就会毁了自己,这也是他的一次契机,元神升华之机——

    羽旭玄悄然变了念头,也改了语气:“你说你有十成把握,那我该如何助你。”

    这句话道出时,却已是真心实意,

    若是能安然渡过此劫,换在其他世界,庄无道多半可一步直指练虚。在此界中,即便有天限之力抑制,庄无道一身修为实力,应当也有不小的攀升。

    羽旭玄不禁有些艳羡,这样的机缘,可遇而不可求。只是他依然对庄无道不怎么看好,说出这句,只是看在老友节法的面上,为庄无道尽最后一份心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