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八章 有何后果
    剑灵传授欲让庄无道炼制的魂珠,名为‘万魂极神珠,。虽是御魂之器,不过却不算是灵器之列,也不能长久使用,只是一次性的法器。

    不过这种东西的好处,就在于炼制起来麻烦,然而一但使用出来之后,威力却是磅礴已极。

    仓促之间,庄无道也没法炼制太高阶的法器。只打算炼制一枚三阶的‘万魂极神珠需要九十九枚怨灵或者鬼修的魂核作为基础,还需十枚以上的三阶冥精石作为核心。

    所谓冥精石,其实就是冥土中的元气精华所聚,类似于修士常用的蕴元石。不过在阴世,冥精石更为少见稀有,对于魂修的意义,也更重要得多。

    换成普通修士,恐怕还会为此头疼。庄无道却只需随意猎杀几只妖兽,擒拿几个魔修血祭,就从阿鼻平等王那里,换来了足够数量的冥精石。

    北上在即,庄无道依然不焦不躁,之后又利用自身的太阴清体,重明阳神录,四处搜集怨灵魂核。

    虽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法器,他却不愿就次粗制滥造,对材料精挑细选,品阶魂质较低的,一概不选。若是遇到未造恶孽,因其他缘故而成亡魂,情有可原者,也会耐心以《太霄玄华渡灵经》超渡。

    也就在七天之后,庄无道在江南道宫左近,堪堪收集到六十多枚合格的三阶魂核时,突然就越过了藏玄大江,一路北行。仅仅两日之间,就直行到了五万里开外。

    此举就似狂风乍起,吹皱了一湖春水。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连续半个月都无动静,大多数人都认为庄无道在此处是虚张声势之时,庄无道却突然之间,开始北上。

    整个江南道宫都被惊动,云法极法在察觉有异之后,急忙追赶。然而庄无道虽未全速遁行,也未御使什么飞舟之类。然而他的元磁遁法,却几乎不用消耗法力真元,哪怕整日施展,损耗也是微乎其微。一个时辰,就可至两千里外。又行踪飘忽,忽左忽右,忽东忽西,加上《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中的折光之术,时不时的就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外。

    极法与云法二人,联手催动一艘灵骨宝船,追了整整半个月,却仍是连庄无道半片衣角都没能追上。

    灵骨宝船遁速最快之时,一天不过两千里而已,庄无道却已远远凌驾于灵骨宝船之上。

    十五天后,船已经接近灵玄大江地域。到了此处,极法云法就已能觉周围,时时刻刻都在迫近的危险。

    还未入中原之地,就感觉身在敌国。时时刻刻都有不怀好意人在窥伺,想进办法的探看,甚至直接出手试探虚实

    围绕在灵骨宝船外围的元神修士,只极法感应到的,就已达七人,敌友难辨。

    到得此时,极法已不敢造次,也知如今已冒进不得,一个不慎,可能连庄无道的面都没见到,反而自身有被围杀之险。

    不用旁人提醒,二人就自觉的放缓了遁速,可如此一来。也就被庄无道甩得越来越远。

    不过此刻最能感受到那沉重压力的,其实是庄无道本身。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神念,来感应探查他的踪迹。连续不绝的感应与观照术法,密布在庄无道身前行程之中。几乎无死角的,被人监控着所有一举一动。

    这些倒没什么,不过是一些蚊蚁而已,只要庄无道愿意,轻松就可摆脱。问题是尾随他而来的那些元神修士,时时如狗皮膏药一般,黏在后方。

    这些元神境,大多都有不俗遁法,也保持着足够距离。对他远程袭杀之术的凶名,防范甚深。

    在前十几日时,庄无道还能保持行踪神秘,可到灵玄江旁之时,就再无法摆脱这些人的跟梢尾随。

    他于脆也不再隐藏躲避,堂皇正大,在灵玄大江的中央处踏波而行。依然是一日两万五千里,往上游的翡翠原方向直行而去。

    又两日之后,当庄无道距离翡翠原越来越近,终是有人做不出而。首先出面的,就是天道盟的温明散人,现身在庄无道身前时,面上满含苦意。

    “好教真人得知,就在五日之前,北方萧真人已经起身动行。估计此时,已入碎风海内。”

    若是为引萧守心入局,此时的庄无道,就该折返了。从此处赶往碎风海,哪怕日行四万里,也至少需二十日的时间。

    除非是那碎风海聂家的宝藏,庄无道已不准备要了。

    “果真?这倒是个好消息。”

    就在温明散人面露喜色之时,庄无道却依然未停下遁法,以磁元之力开道,背负着手,身躯在江上滑行着。身周江水,在磁元之力压迫之下,掀起片片浪花。从温明散人散人的身边,呼啸而过。

    “多谢散人告知此事,有劳”

    温明散人面容僵住,而后一声闷哼,身形再一个闪身,到了庄无道的身前。

    “如此说来,庄真人果真是为贞一而来?”

    见庄无道毫无答话之意,继续遁行往前,温明也不得不全力施展遁法,勉强与庄无道并肩而行。

    “那么真人又可知,燎原寺与乾天宗,为此做了多少准备?燎原寺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两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十四位大僧正。乾天宗亦有三座‘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十二位元神境真人,此时都聚集在翡翠原附近。便是玄圣宗,也遣了七位元神,带来一口‘玄天神剑,。真人你现在过去,岂非——”

    “岂非是自寻死路可对?此行凶险,我自然省得,”

    庄无道说话的同时,眼含讥诮的看向了西面。哪怕事前就有了意料,此时听闻,也不禁让人胆寒,

    真是好大的阵仗——

    燎原寺不用说,‘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之前就已见识过。两座‘大毗婆沙摩轮阵却是需由四十九位金丹布阵,可困杀元神巅峰。

    那‘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则是乾天宗的镇宗至宝,是与离尘子午玄阳舰相当之物。乾天宗万年时间,才炼制五座而已,这一次就带来了大半。

    而玄圣宗的‘玄天神剑亦同样是威名赫赫。炼制之法,类似于神诛绝灭剑。不过手段却平和的多。同样是以一口上品剑器为基础,然后由乾天宗的历代元神修士,以秘法蕴养,培育剑气,精血养元。御使之时,需得三位元神剑修同时催动,据说威能极盛之时,便连练虚修士,也可一剑斩得。同样炼制不易,玄圣宗内,也只有三口炼成的‘玄天神剑,而已。

    如此规模声势,是千年以来所罕有,也可见那两位的势在必得。庄无道虽已生决死一战之心,此时听闻之后,也不由气机微窒。

    然而——

    “放在别处,不用道友劝说,我也会放弃北行。然而在翡翠原内,情形不同。我若错此良机,对不住节法师尊,

    “真人难道不知此举,可说是正落那贞一,沐渊玄下怀?”

    温明散人不禁眼中愠怒,早知如此。天道盟与大灵,就不该对离尘宗抱有希望。

    他不明白,那翡翠原内到底有什么不同?让庄无道甘冒奇险。

    明知燎原寺与乾天宗早有布置,也依然不肯放弃。莫非是已疯了不成?

    “真人要杀那贞一不难,几家合力,必可使这位大僧正,殒灭于翡翠原内。难在贞一身死之后,后果难测。真人就不再考虑一二?道友如今,也是我大灵镇国真人,即便不为自己,也需为我大灵着想一番。”

    “道友好意,无道心领。然而此番翡翠原之行,已容不得庄某退步迟疑。至于后果,不在我考量之中。”

    后果?能有什么后果?三圣宗向离尘报复,可惜路远莫及,离尘也已不惧。又仰或迁怒大灵,对燕氏全面开战?

    无论哪一种,都正落他下怀。

    中原不乱,离尘岂能安心在南方修养?

    一年之前,有谁会想过对离尘宗下手时,会承担何种后果?

    冷冷一笑,庄无道也懒得再向温明解释,悄然增快了遁速,将随行的温明摆脱。

    “温明道友可转告灵皇,我庄无道非莽撞之辈。有什么后果,也自能承担”

    真要爆发大战,他身为大灵燕氏的孝感镇国灵运至武真人,其实也是难以脱身。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气运折损,被他人的因果牵扯连累。

    那温明散人连续数次化水而遁,却依然被庄无道远远抛下,不禁气结:“真人既是定要一意孤行,我天道盟自也无话可说。然而这次真人北来中原,也休想得我天道盟半分助力”

    庄无道身形一顿,然后朗声一笑,继续前行。天道盟与燕氏的助力?他从来就没想过,也不敢去想。

    从不会以为,这两家会如他所愿,大约在那位灵皇眼中看来,自己此举,等同于绑架裹挟一般,形为恶劣之至。能不与他翻脸,就已是颇顾盟友道义。

    只是这一战,自己也断然没有退让的余地

    温明散人离去,天道盟与大灵,可能是彻底放弃了希望,再无人出面劝说。尾随在附近的十余位元神修士,顷刻间就离去了小半之多,

    心知这些人,多半是属于大灵一方,之前跟梢尾随,一方面是监控他的动向,一方面则是为尽盟友之义,护他安全;还有就是试图阻拦。迟滞他的行程。

    可在庄无道与温明散人谈崩之后,大灵皇室与天道盟,可能是对他彻底绝望,也可能是含着警告威胁之意。于脆将所有元神修士,都全数撤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