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七章 弥补失误
    当贞一乘坐着十头天马拉抬的法舆,抵达翡翠原外一座寺庙的时候,此处燎原寺四位大僧正,二十位余僧正,已早早在此等候。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人。一身月白道袍,峨冠博带,身负长刀,站在一尊壁画之前观览。在一众青袍僧人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望见此人,贞一却似早有预料,面色平淡的在法舆上朝那位遥遥一礼。

    对于这位天下第一人而言,可能略有些失礼怠慢。可他现在动弹极其吃力,日常行动都只能靠身下这件相当于五阶飞舟的法舆之力,根本就无力完成正常的礼节。

    “想不到才事隔不到一年,就有了与沐施主再见之日。”

    贞一语气感慨,却并不显意气消沉:“贞一因伤不能起身,失礼之处,还请沐道友见谅。”

    那日石灵佛窟战后,贞一发觉自己的伤势,非但不能好转,反而更为加重。庄无道的阴阳劫劲,始终盘旋萦绕在他元神之内,无法驱除。

    几次开始恢复之时,魂内阴阳就会突然失衡散乱,于是精魂本质内的空洞,也始终不能恢复。

    “此等废话,可以少说。”

    沐渊玄转过了身,目中却是冷意流露:“和尚可知就在三日前,萧守心已经东去北海玄刹宫?”

    ——若说陷空岛紫金山,是离尘宗控制东海的核心。那么北海玄刹宫,就是太平道在北海的中枢之地。

    “略有所闻,那位在冰泉山闭关自守,近三十载未曾有过动静。玄山道叛乱之时不动,攻打离尘之时不动,今次却总算是动了。”

    贞一的语气同样饱含讥讽,不过面上倒还是平静:“我不知他,这是意欲何为?”

    若论到对北方的情报,消息灵通,自然是接近北地的燎原寺更胜一筹,然而这一次太平道那位的目的,分明不在北面,而是虎视眈眈的意指南方。这就超出了燎原寺的掌控之外。

    缘由是离尘宗这一年来,对境内所有大乘佛寺的清洗和警告。南方之地,佛门的力量本就不强,如今又遭离尘清洗,有意扶持小乘佛门。燎原寺被有意针对,在江南之地的耳目,几乎断绝。

    “我这里倒是知晓一些究竟,是那海涛阁聂家宝库,离尘宗与海涛阁为此明争暗斗十数载,都未有结果。最近又有传言,聂家宝库就在碎风海内。里面除了那众所周知的七窍易神泉之外,据说还有一件至宝,也藏在宝库之中,”

    沐渊玄的声音放缓,几乎是一字一音:“是一枚五阶玄寒玉心。”

    “玄寒玉心?”

    贞一的眼神释然,不然依然还有着疑惑未解:“这消息是从何人口中传出?那位萧道友,难道就这么信了?”

    “据说是从一位聂家旁氏弟子口中道出,此人祖上在四代之前,亦是聂家嫡脉。至于这消息,是真是假——”

    沐渊玄摇头一笑:“以萧守心的多疑,自然不会轻信。可这个世间,多的是办法证实,比如卜算之法,比如测星之术。即便此二法不太可靠,也可上查聂家与海涛阁历代事迹,总能寻到蛛丝马迹。太平道是否有无证实我不清楚,不过我乾天宗倒是已经查证,那五阶玄寒玉心,九成是真。聂家在十三代之前,确实得过一枚玄寒玉心。聂茵仙昔年受伤沉重,亦与这玄寒玉心有关的。”

    “原来如此传说萧道友手中那两头双生冰蛟,距离神兽血脉已只差一步,仍有阻碍。看来此言,还是有几分可信。”

    不是已无限接近到神兽血脉,却又久久不能突破,那玄寒玉心绝不可能使萧守心动心,甚至不惜为此,冒险离开冰泉山。

    不过更使贞一佩服的,还是乾天宗的耳目,可称是无孔不入,果不愧是天下第一玄宗。

    修界中这些隐秘之事,沐渊玄只要愿意,任何时候,都能够了如指掌。

    “如此说来,那位萧道友是料定了这次庄无道,真是有意与我在这翡翠原之内,再战一场?”

    “一年之前,那庄无道因伤之故,只能低头妥协。然而此子性情偏执,心怀师恨,如今伤势尽复,一身修为也已稳固。这次会有何动作,真不好说。“

    沐渊玄并不直接回答,悠然道:“不过半月之前,我家上玄真人曾特意出手,以周易周天算法,为和尚你这次翡翠原之行卜算了一卦,结果是第三十六卦,地火明夷。”

    “地火明夷?”

    贞一不止是佛理精深,对道门之术,同样了如指掌,一瞬就明白了过来:“地火明夷,上卦为坤,坤为地;下卦为离,离为日。上坤下离,是日没入地中之象。太阳既没,天地黑暗,前途莫测。喻君子处艰难之中,既要守正不阿,又要遵时养晦,所以卦名曰明夷。明夷,意即阳光隐退。前途莫测,凶吉未定,然而又偏向大凶之像。也就是说,此次那庄无道目的,可能是我,也可能是萧守心?”

    上玄真人是当世公认的术算之道第一人,平时并不出手,可是但凡用心卜算了,就无有不中。

    不过,地火明夷么?这样混沌不清,含糊其辞的卦象,还真是少见。对上玄真人而言,就更是绝无仅有。

    说不定是天机蒙蔽,离尘宗的节法真人,最擅长的就是此道,那位真人不擅术算之血,却最能搅乱天机。

    燎原寺有未来劫经在手,在推演未来一道,也不逊色于那上玄真人,甚至更有胜之。然而前次石灵佛窟一战,事前却是未能觉丝毫异状,凶兆难觉。

    而这一次以未来星宿劫经推演的结果,与上玄真人的卦象,也是差相仿佛。

    既然是地火明夷之卦,那就是悬而未定,庄无道法驾北移江南道宫,很可能是真为他贞一,也可能是为释出烟雾,使萧守心消除戒心,安心进入碎风海内,取那聂家宝藏。

    那位年不足四十的修者,此刻任何一举一动,都可使人联想万千。

    传说这位,已经修成了离尘宗的‘重明观世瞳要镇压天机,轻而易举。

    这位可能算不到别人,然而他人,也休想以术算之道,来推衍这位的举止动静。

    “按说是此理。”

    沐渊玄目光闪动着,神情慎然凝重:“然而能够在卦象中显出凶象,本就使人惊奇。”

    换而言之,如今的庄无道,其实已能够威胁到贞一的性命。只需这位北上,贞一就可能有殒灭之灾。

    能够在重重围堵,层层防范中,取贞一的项上人头

    尽管这机会不大,也意味此时庄无道的实力,已真正能与他们三人比肩。

    “我不觉奇怪”

    贞一面上却是笑意如故,似乎浑不以自身生死为意:“那竖子真要诛我,不能不知会大灵,也不会不携手赤阴。然而这翡翠原,我不可能放弃。”

    离尘宗既是要对燎原寺动手,在中原之地,不可能不借助大灵燕氏与赤阴城的力量。

    换而言之,能够决定他贞一生死的,其实还是大灵燕氏与赤阴城。没有这几家配合,谁能在中原之地,取他性命

    就只凭那庄无道一人么?可笑!

    “燕氏那几位,不会如此愚蠢,天道盟内,更不愿见此刻就鱼死网破。”

    沐渊玄的脸上,也没什么忧色。此时双方,都没真正做好全面大战的准备。三圣宗在谋求进阶练虚的法门,以求一举定鼎。燕氏则仍在寻觅镇龙石,以及其他镇压龙气之法。

    过往百万年来,因自身力量不足而与敌两败俱伤,最后使渔翁得利者,史不绝书。翡翠原战场时的南北朝,就是一例。对垒消耗数十年,却是两朝的崩溃。

    所以,哪怕那庄无道,真有诛杀贞一的意愿,燕氏也会尽力劝阻——

    “翡翠原渡化此间迷失游魂,此为无量功德,也是你为一修复魂伤之法,我也不会阻你。只是此行,和尚你仍需小心,这一战,我想等他过来,所以——”

    “等他过来?”

    贞一的浓眉略挑,随即就也是一笑:“道友是要以老衲为诱饵么?”

    既然是诱饵,初时的防范,肯定不会太过森严。所以才要让他,小心为上。

    “正是如此”

    此刻的沐渊玄,人如长刀,锐气逼人:“石灵佛窟一战,我因心有所忌,未能不惜代价将此子诛杀,此是我一生遗憾之一。若那位真敢来此,我会在翡翠原中,倾尽全力来弥补这一失误。”

    贞一的唇角,不禁微挑。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么?当知晓庄无道放出这出古战场的消息,可能是意指自身性命之时。这一次他的翡翠原之行,就已注定。

    燎原寺其实也无退路,他身为燎原方丈,无论如何,都需在离尘宗身上,扳回一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