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六章 最后准备
    随着叁法等人离去,庄无道身边又再次恢复了清静。之后也果如他对同门所言,再没什么其他异动。只是在每日辰初之后,独坐于藏玄大江旁,观大河奔涌,水潮涨落。

    他也的确是在借眼前藏玄大江的水势,来感应参悟着那水脉的变化。水灵与其他任何一种五行之灵不同,既能变化万千,又能凝聚一体,更是养蕴世间一切生灵之母,

    庄无道越是参悟感应,越觉道书中所言的那些道理,果是深刻入骨。

    ——水有五德,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之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于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避高趋下,未尝有所逆,善处地也;空处湛静,深不可测。

    所谓‘几于就是达到符合之意,几于道的意思,意思就是接近天道。

    不争,而天下莫能与之争。世间公认最强的攻击术法,并非火系雷系,而是水系。最强的守御之法,也同样来源于水。

    古时的道者认为,水土二法,是最难参悟的天道。然而只要有一日全数掌握了,那么感悟其余木火金三道精要时,都可轻而易举。自然除五行之外,还有其余无数衍生出的天道。不过土可厚载一切,水为生灵之母,掌握了这二者,再参悟其余,过程要容易得多。

    可道理虽是如此,庄无道却知自己的做法不对,又犯了贪多求全的毛病。

    ——要知这世间,每一种天道,都包含着浩瀚无穷之法,需要修士用数万乃至数十万年的时间,去领悟,去体会。仅仅只一种,就会耗尽平常修士,一生所有的精力。

    诸系同修,困难自是超出人之想象。即便有着‘重明观世瞳,这种可助人参悟本源之法秘术,也依然艰难。

    可庄无道却又不得不迎难而上,谁让那式泪满襟,是水系剑术?而天地阴阳大悲赋,最强的一剑,最完美的状态,就是五行俱全。

    ——与贞一这一战能否功成,这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四式,也是至关重要

    诛灭贞一,复此血仇——庄无道自始至终都未放弃,时时刻刻都在准备。

    之所以未打算动用宗门之力,是因这一战,利在速战速决。一击不成,扬长远遁,更类似于刺魔宗的手法。人带的太多,只会成为累赘。

    不用子午玄阳舰,则是为避免大战。这艘四阶战舰一旦进入中原,必定要被三圣宗联手阻拦。与三圣宗的矛盾,会不可避免的全面激发。

    中原局势,本就在一触即发的当口,濒临崩溃的边缘。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全面对峙那种局面,便是大灵燕氏也不愿见到,所以这次中原皇廷,才会在仅隔一年之后,又遣来使者劝服他暂时放弃。

    其实也不用上这艘四阶战舰,庄无道自有制胜之法。从最早布局引诱贞一之始,他就知这一战,离尘宗绝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北上,只能自己独力为之。

    所以每天除了观照参悟这条藏玄大江之外,庄无道也同时开始修习操御鬼魂的术法。

    其实早在离尘宗内,庄无道就已开始练习这类术法。只是在那离尘本山,毕竟有些不方便,许多事情做起来都有顾忌。

    御魂操尸——这并不算是邪道法门,天仙界内那十二正教之中的阴山道,就极其擅长此类道法,把养尸炼魂之术,推升到登峰造极。

    而庄无道现在修行,也是离尘宗正传的《上霄御魂天煞真经》,是离尘三十二种正传大法之一,一门三品阶位的炼魂之术。

    问题是他召唤的鬼魂时的动静,实在太大。大到法决一起,方圆三万里内,所有的怨灵鬼魂,还有那些才刚死去的魂魄,都会被强行召唤,疯狂的飞遁而来。成千上万,缠绕与庄无道身周左右。

    庄无道在离尘山半月楼外第一次施展之时,就被自己给吓住。他从来都不知,自己在招魂术上,居然还有如此天赋。

    最后还是剑灵之言,解开了他的疑惑。

    “剑主你难道不知,重明鸟这一脉神禽,天生就克制鬼魂之属么?上古之时,天地浑一,可没什么阴冥世界,也没轮回之眼。在那个时代,重明鸟甚至常以鬼魂为食,甚至到至今也是诸邪辟易,不敢违抗。”

    不过只是此点,还不足以说服庄无道,剑灵接着又道:“除此之外,别忘了那太阴清体,还有墨灵。”

    太阴清体能够上感神明,同样对周围的鬼魂与灵感之物,有着吸引的作用。而三足冥鸦号称渡鸦之祖,对于魂修邪灵的压制,自不用说,

    庄无道身为三足冥鸦之主,同样沾染着墨灵气息,能够令魂属之类,对其俯首称臣。

    所以那日庄无道在半月楼修炼《上霄御魂天煞真经》,真正是万魂来朝。可惜一大半都是还未入山,就被自发运转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当场灭杀。

    此后的庄无道,就不得不在修炼这门功法之时,尽量收敛。也直到此时来了江南道宫,附近不远又因前一阵石灵佛窟大战之故人兽绝迹,才可放心任意的施展。

    可惜他召来的怨灵鬼魂之中,多是一阶二阶,最高也只是三阶。且如凤毛麟角,三五只而已,而且实力都不是太强。

    重明阳神录加上太阴清体,固然有着号令野魂之能。可庄无道两样都只是半桶水晃荡,那些真正实力强横鬼魂之属,甚至魂修,根本就不会在意搭理。且这一界中,高阶怨魂本就稀少。

    庄无道也不在意,只按部就班,练习《上霄御魂天煞真经》中,那诸般御控鬼魂之法。

    感觉自己确实走对了路,他的术法专注于辅助,然而只以术法强弱论,战力居然也很是不弱。也不会偏科,似重明极变,玄天神极,重明剑翼这样的玄术神通,同样可作用于招魂之法。

    诸法叠加之后,庄无道甚至可将一只普通的三阶怨魂,加强到四阶中期的层次,实力瞬间可以与金丹巅峰的修为抗衡。

    “要修御鬼之术,召唤这些孤魂野鬼,终非上策。要想要有真正战力强大的魂体,只能从养魂炼魂上下手。”

    站在庄无道的身侧,云儿不以为然的看前这成千上万,呼啸如云般的鬼魂。看似声势浩大,可庄无道若要灭杀,不过一弹指的供奉。在庄无道这等人眼里,尤如玩具,不值一哂。

    “其中倒是有两只天赋不错。剑主不准备祭炼个万魂幡,或者养魂钵?”

    “无此必要”

    庄无道摇着头:“我修炼这门御魂大法的目的,你又不是不知?”

    这门《上霄御魂天煞真经》,他最多能在三个月内,修行到到第三重天境界。在天机碑前百元神修士眼中,根本就不够看。然而放在特殊的环境,结合自己的体质,那就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为那一战做准备,可不是真想要御魂控尸。

    “剑主的目的,我自然知晓。”

    剑灵唇角微翘,露出了一丝笑意:“可云儿既然这么问了,自然有其缘由。万魂幡与养魂钵不需,那么万魂珠总需有一个?我这里有一门特殊的练珠之法,或者能对剑主有所助益。”

    “哦?”

    庄无道微微意外,眼中现出期待之色。他现在的所思所想,再没有比三足冥鸦与剑灵更清楚的。

    剑灵能够拿出的东西,必定是他现在能够用得上的。

    不过紧接着,庄无道就又神情微动,看向北面。一张纸鹤,正飞空而至。在他头顶盘旋了片刻,确认气机无误之后,才缓缓落下。

    正是离尘宗的‘天鹤引灵符符一入手,庄无道就是精芒略闪。一身气机浮动不休,这一刻,他心念内的战意,也提聚到了极致。

    “可是那贞一,已经动身?”

    云儿目光看了过来。眼神多少有些不以为然:“节法对剑主你,就真那么重要,为之舍生忘死?”

    庄无道拜入节法门下,也不过才十余载而已

    “不止如此”庄无道双手合什,目光凛冽:“还有北面,萧守心已入北海,进驻北海玄刹宫”

    这次的局,并不只是针对贞一,同样也关系北方。与秦锋联手,搅动整个天一修界的风云,就只是为一个人,一个宗派。

    对于云儿的言语,庄无道却是刻意避过忽略不答。其实他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态。当日的热血与哀痛,已渐渐淡去,剩下的就只有内疚而已。

    是对节法的负疚,已成心结——

    再还有,就是当日那贞一与沐渊玄的眼神,使他心中刺痛,吾非蝼蚁,岂是尔等能睨目以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