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五章 法架北移
    墨灵是庄无道的本命灵兽,本身心意相通,驾驭无碍,无需特意驯化。他可不想自家的臂助,最后被养为温室中的花朵。

    就如那两头银炼白蛇,身拥有化圣级的腾蛇血脉,四阶巅峰级的妖元,当世最顶尖的妖身。可战力仅只与四阶初期的袁白相当,甚至还略有不如。

    在地魔窟下那种天造地设般的环境成长,又无天敌存在,使这两头大妖的争斗经验少得可怜,几等于零。简直就是玷污了化圣大妖之名,无能废物之至。

    庄无道能教授三足冥鸦去战斗,能够教导墨灵如何运用自身神通之力。可那些只有在荒野中成长,才能有的野性与坚韧,还有求生厮杀的本能,却绝不是墨灵现在身处的环境,能够培养得出来。

    “你这么一说,倒也有些道理。”

    剑灵摇着头,仍有些不解:“可若是墨灵,在极南恶地遇到了意外怎办?毕竟是本命灵兽,生死相系。”

    本命灵兽,不但寿元会互相影响,生死也是一体相连。墨灵若死,庄无道必定要受重创。庄无道身殒,墨灵同样要被重创本源。

    所以剑灵才感觉惊异,让墨灵独自前往南方恶地历练,庄无道等于是将与自己性命攸关之物,主动放出自己的掌控之外。

    这在她看来,确有些不可思议。即便真是要让墨灵离开磨砺,也不用选择这时候。

    “怕什么?它现在不是还另有着一条性命?危急之时墨灵最多可在阴世那边呆上三日时间,性命应可无虞。”

    庄无道一声失笑,摇着头并不在意。他为三足冥鸦炼制的那枚玉符,除了可在紧急之时护身之外,更可远距传递消息。

    只需墨灵躲在阴世之内,三日时间,只要他不是在天涯海角,那么无论如何都该赶到了。

    那极南恶地中,他虽不知深浅虚实,可能够在实力上胜过他的存在,定然不多。

    之所以⊥三足冥鸦前往南方,既是为更好的磨砺本命灵宠的战力,激发它的野性本能。也是为节法临终之语,对于六十年后大灾的预言,使他不安。

    最近他已让人百般探查,那黑狼崖与天地桥之南的具体情形。可却收获寥寥。在黑狼崖服刑的那些离尘金丹,都不敢太过深入,庄无道与叁法等人,也不愿这些人冒太大风险。

    此时的离尘,每一点实力都弥足珍贵。

    所以再没有比三足冥鸦更合适的选择,要查知极南恶地中的具体情形,只有身为禽族一脉,遁术超绝,战力惊人,又与他心念相系的三足冥鸦,才能胜任。

    “我担心的不是墨灵,而是剑主你——”

    剑灵话才说到一半,就又止住,只见庄无道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就知晓这家伙心意已定,也就不再劝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有一场大战,甚至一个不小心,就有殒身之危。

    庄无道却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将能为自己代死保命的灵宠,远远丢到南去方。

    只是单纯的自信么?只怕未必。

    是因剑主自己,也无全身而退的把握吧?她能感觉得到,庄无道这一战的决死之心。是认为哪怕有墨灵在旁,也帮不了他太多,反而可能会被自己连累——

    也确实如此,在那等身陷重围的环境,一旦被人困住无法脱身远遁。那么一两次的代死神通,根本就无济于事。

    他的这位剑主,嘴上虽是无情面硬,然而心里面,却是比豆腐都强不了多少。

    最初时只是把三足冥鸦,当成自家的救命代死之物。可到如今,庄无道却又无法办到。在真正的凶险到来之前,就将三足冥鸦远远的支开。

    随即剑灵又为不久之后的翡翠园之战,忧心起来。庄无道直到现在,都无什么动静,看来真是不准备动用离尘宗的力量。谨守节法遗言,离尘弟子绝不轻易踏过江北。

    按说这种极端凶险,等于自寻死路般的冒险之举,剑灵该劝阻才是。她却并不准备这么做,只因她也知晓,这时的庄无道,已经站在他修行道上的又一个关口。

    这一战,既是为斩却执念,也是为斩却‘自我为战胜自身。是庄无道,必须经历的一个劫数,也是一个必须遇过的阶梯。就似那日,越城之时的长街血战一般,无可避免。

    所以自己与其劝阻,倒不如全力以赴的相助,使庄无道在大战之前,更添几分把握。

    类似天生战魂这种魂体,一旦生出了战意,可没有那么容易打消,必要战而胜之,才可跨过门槛,更进一步。

    强行压制,反而不美。劝庄无道打消念头,或者能安然避开此劫,却会遗留大祸,日后更为凶险。

    “唔!”

    庄无道却在此时突然一挑眉,看向了半月楼的东南一侧。见那天空中翻滚的劫云,正在不断的扩增着。声势浩大,不逊色与他当年结丹只时。

    是聂仙铃——二百九十七日,已经进入第四个转劫了么?这岁月流逝,可真是快。距离师尊大葬,转眼就有一年了。

    希望自己再次返回离尘之后,他这师妹,可以如其所愿,九转结丹。

    ——也希望自己这次被行,能够将这段仇怨,真正了结。

    ※※※※

    时入九月,就在墨灵南下南方恶地不久,庄无道也突然离开了离尘本山,将自己的法*架移至到更接近中原的江南道宫。

    此举顿时另整个天一修界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了庄无道的用意。结合北方的消息,料来这位庄真人,不是为翡翠园内遗留的上古珍藏及古战场内才能生长的灵珍,就是为那即将进入翡翠园的贞一。

    不过首先感惊慌失措的,却是离尘门内。十日之间,叁法与极法等人陆续敢来劝说,甚至宏法也暂时打消了前往黑狼崖的念头,却都被庄无道笑着应付过去。

    与燎原寺清算前仇,他们并无意见。石灵佛窟一战还有之前乾天宗屡次三番的逼迫,离尘宗上下,都对三圣宗积累了不小的火气。总需对那燎原寺回报一二,才能告慰节法的在天之灵。

    叁法等人接受不了的,是庄无道意欲孤身北上,抛开宗门,独自深处险境。而在诸人眼中,此时的离尘宗内,谁都不能出事,只有庄无道,不能有任何意外。

    劝说十日无果,大灵燕氏的使者还有赤阴城的鸿德真人,亦纷纷到来,打探庄无道的真正意图。

    不过庄无道却守口如瓶,只说自己之所以来此处,只是为观藏玄大江之景,感悟剑术而已。若真欲对贞一动手,岂会不在宗门内无有任何动作安排?

    这些话,令几位元神修士半信半疑。不过叁法几人都亲眼见过,庄无道那将整个藏玄大江水脉融于一身的剑术,更观瞻过庄无道最近,绘出的大江剑图。

    这么说来倒也能解释得通,庄无道为何突然要北上江南道宫——要参悟水元之道,最好的三个去处,一个是灵玄大江,一个是东面海域,另一个就是藏玄岸旁。

    不过叁法等人却无法尽信,庄无道之前故意将那古战场的消息泄露出去,又让人推波助澜。总不会是要平白送三圣宗如此大礼,让贞一有了恢复的机会?

    可庄无道既是这么说了,几人也不好再劝什么。只能旁敲侧击的,想要令庄无道改变心意。

    说是日久方才,即便错过了这次机会也没什么要紧,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又或者是劝庄无道以大局为重,只需离尘能真正稳住自身根基,日后迟早有机会复此深仇大恨等等。再如庄无道定要动手,那么子午玄阳舰不可或缺,也一定要安排人手,为其接应。

    最后都被庄无道当成耳边风,劝说无果,离尘又百废待兴,各人身上都还有要事。一个半月之后,见庄无道似乎真无冒险之意,诸人才纷纷离去。

    不过为防万一,叁法仍是安排极法与云法二人,一起在江南道宫坐镇,顺便看住庄无道的动静。

    只是离尘宗此举,却反是令北面的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一夕三惊。生恐离尘,忽然在一夜之间,杀入江北。

    要知就在三百日前,移山宗才刚被离尘宗的灵华英与宏法二人,合力攻破,一门上下,除了只有十二位金丹修士,提前走脱之外。三百筑基,九位金丹,几乎都被彻底屠绝。从头到尾,这位愿为移山宗陪葬之人,都没能坚守过一日。

    而仅仅又二百日之后,另一含光山,亦被离尘三位元神真人联手,彻底夷平。

    江南再无腹心之患,离尘宗开始虎视四周近邻,不能不让两家战战兢兢。

    之前十数载时光中,几次事涉离尘的风波,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都是首鼠两端,甚至是在暗中与离尘为敌。以至于现在,双方关系根本转圜,

    而此时的离尘,若要向他们报复,只怕立时就是灭顶之灾。只因这江北之地,短时间间内根本就无能与离尘抗衡的实力。也无有能与庄无道比肩的强者。

    甚至仅凭庄无道一人,就可横扫江北修界。偏偏又有那裴翠原出世,将三圣宗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

    离尘若选在这时机对江北动手,两家都想不出任何仿佛来阻拦。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