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四章 难成大器
    已经有博学广识的修士考证过,此处古战场,乃是出自七十万年前的时代,名唤裴翠原。

    那时修界已渐恢复元气,再次开始兴盛。不过整个天一界,却由两家皇朝统治。搁着灵玄大江,分据南北。两家常年隔江大战,这处古时原名为裴翠原的地方,正是当年南朝一次大规模渡河北伐之地。

    史料残缺不全,只知那一战规模庞大,参与的大军多达千万之巨,都是至少练血境的武者组成的精锐之军。战舰亦有近十万艘,还有无数修士参与其间。

    这场大战最后绵延整整四十余年,陨落的修士,难以计数。两国的元神境供奉,同样死伤无算。

    南朝国力雄厚,却隔着一条大江,运转供输不便。渡河之后,无力扩大战果,北朝也无力将南朝之军驱逐。

    最后直到两国的国力耗尽,难以为继,双方这才握手议和。之后不到百年,南北两朝都陆续崩溃,天一界进入战国乱世。也使修行宗派,再次崛起于世。

    据说当时还在大战时的翡翠原,就已是混乱不堪。因此处死伤之人太重,四处都有怨煞之地生成。

    到了后期之时,更可见成群结队的怨魂煞尸组成军阵,横行于战场之上。甚至有成建制的大军,莫名其妙失踪在翡翠原内的例子。

    两国之所以议和,也因这处战场中,诡异之事频发,双方都已经无法安然立足之故。

    那时因双方的高阶死伤惨重,无力净化此地,只能搁置不理。可仅仅十年之后,这战魂内的怨魂,就开始为祸四邻,附近南北两岸,都有城池在一夜之间,变为空城。里面的居民,都失踪不知去向。

    初时南北两朝都未在意,可当这城毁人去的案例越来越多,灾难覆盖的范围,越来越是广大,更有四阶怨魂的身影,陆续出现时,南北两朝终于开始重视有加。

    不过因两国元气大伤,修行之士的力量不足,无法净化那翡翠原上数以千万计的怨魂,南北两朝甚至都不能阻止灵灾扩散之势。两方只能携手一并,将此处的地脉强行打沉,使整块四千里方圆的战场,塌方深陷入十万丈地底之下。接着又挖开了灵玄大江的河堤,以洪水与河沙灌注,将这处战场彻底掩埋封印。

    直到十万几年之后,山河变迁,翡翠原的地势又渐渐上浮,才有人陆续发觉此处存在。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身死于内,侥幸逃生的也因各种缘由,秘而不宣。而节法真人,也是通过前人留下的笔记,才知这处古战场的存在。

    而就在大约十日之前,燎原寺已有三位大僧正带队,总共四十位金丹级的僧人,进入到了翡翠原内。

    不出意外,这些大乘佛门的高僧,是在为贞一做着前哨,查探翡翠原内的虚实。

    同时那三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已经移至翡翠原附近。

    还有附近一带,也皆被三圣宗封锁,不止是燎原寺几乎倾巢而出,动用了寺内所有的大僧正。其余玄圣宗乾天宗亦有参与,两家都出动了至少五位元神修士,坐镇于战场附近。

    这可以解释为三家,对裴翠原势在必得。可若是结合庄无道现在,几乎每隔一日,都能感觉到有人在以秘法禁术,窥视推算他的行踪动静——三圣宗真正防备警惕的对象是谁,不问可知。

    ——这一战,双方都是心知肚明,难以避免。

    庄无道不可能容贞一从容恢复,贞一也断不愿身殒在他剑下。

    那时就要看双方的布局与实力,看是他庄无道最终在三圣宗联手拦截下铩羽而归,还是最后技胜一筹,突破重围,斩下贞一的人头

    此刻便是离尘上下,也都能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几位元神修士,都陆续结束了闭关,等待后续的战事。

    不过庄无道,却是从始至终,都未动用离尘门内的力量,也别无什么其他安排。

    一直就在半月楼内静静等候着,雷火锻魂停下之后,庄无道就整日里悠闲度日。每天无所事事,于脆是寄情山水,学琴作画,悠哉游哉。似乎完全淡忘了师仇家恨,也对修行生出了怠惰之心。

    也只有云灵月等寥寥几人,才清楚庄无道,始终都在关注着北方的动静消息,尤其是那贞一的行踪。平时更以琴画书法,来替代每日的修行。

    庄无道琴艺不佳,怎么学都不来那些琴道大家的优雅动听。

    然而庄无道每一曲琴声,却能撼动人心,饱含玄意,甚至极致之时,可使周围元力都剧烈动荡,引发天地异像。以至于弹琴之时,半月楼内的几位灵仆,加上庄小湖,大多时间都会远远的避开。以免被这琴音冲击心神,动摇了自身道基。

    甚至半月湖周围,也是鸟兽绝迹。

    庄无道这是以琴阐道,然而在琴音中阐述诠释的大道真理,却未必与庄小湖等人契合。

    听了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书法却又是另一种情形,庄无道的书法,愈发精湛,每一笔皆似龙蛇腾舞,铁画银钩,老到精炼。似已在书道上,沉浸了数百年的时光。

    然而往往每一字完成之时,这些纸张都会无火自燃,或者凭空生出了雷电。往往不出半刻,这些书帖就会自行毁去。

    唯一保存下来的,只有三幅。不过却无人敢于观睹,庄小湖曾经尝试过,却在一瞬之后,浑身衣物都化为飞灰。好在身上还有一件品阶不低的道衣,免了当场赤身裸体的尴尬。

    不过真正使她心悸的,却是体内,五脏六腑似如火焚,难受之至。若无庄无道在旁,随手一个术法拍过来将内火镇压,几乎当场就要身受暗创。

    从此之后,庄小湖是惊悸不已,再不敢看庄无道写字。感觉自家老爷,现在是益发的高深莫测,难知深浅了。

    事后云灵月来拜访时,也曾观瞻过庄无道这三幅字帖。

    元神修为,自不同于庄小湖般孱弱。只是当时云灵月也是面色发白,随即又当场就把字帖讨要了,然后就丢在玄灵山自家的中。甚至还专为此搭建了一间能镇压火雷之力的白玉殿堂,以供弟子观瞻。

    而相比书法琴道,庄无道在书画上的动静,则是小得多,也远没有前二者那样的声势。

    几个月时间,都在画着同一景致,同一事物——就是一条河,一条奔腾不息大河。

    每天一副,不过几乎每一日都有着变化,每一天都有着些许不同。

    这些画作,才是庄小湖最喜欢的,每日都要捧着庄无道的全新画稿,揣摩良久。

    这些画粗看之时,可以感觉庄无道是在画着藏玄大江,又不拘泥于此。而再细看感应之时,会发觉里面的河水,竟都是由一口口的小剑汇聚而成。可见剑气如潮,席卷天地。

    然而若能在这基础上,再做深研,就更能感应,这大河剑潮之内所蕴的,庄无道刻画入内的水元本质。

    一副画,对天道的诠释,比之庄无道开坛讲法时还要生动。短短不过数十日的时光,庄小湖就已感觉的自己与以往大为不同。修为没递增多少,然而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尤其在施展诸般水系法术之时,不但气象截然不同,威能也提升了近七成之多。

    时近七月时,墨灵再次从长打达年的沉睡中苏醒过来。这次小家伙之所以会睡眠如此之久,是因庄无道不但让自己的三足冥鸦,一次吞噬了两头银炼白蛇的妖丹,更吸收了海量血祭魔主时,换来的生死精华。

    加上之前的一月,墨灵日日都在食用五阶大妖血肉,庞大的元气,直接把三足冥鸦的妖元,接近到四阶的层次。

    进补太过,以至于墨灵以神兽之躯,也无法消化这些金丹血肉带来巨量元气,不能不选择以沉睡的方式,逐步的化解吸收,

    苏醒之后的三足冥鸦,羽毛发亮。前足之上的鳞片,光泽则是更加的黯淡深邃,

    庄无道隐隐能感应,墨灵已经再次站到了突破的边缘。本命灵宠,在他接受玄天道种,突破元神境之时,也同样受益。省去了至少五六十年的时间积累,急速成长。

    此时只需再有足够的高阶妖族血肉供应,三足冥鸦不出三年,就可进入到四阶。

    不过墨灵进阶的的冲动,却被庄无道强行压抑了下来。也不再提供妖丹与血肉,做为墨灵的食物。

    反而是亲自出手炼制了一枚玉符,与另一枚装满了各种伤丹的虚空戒一起,珍而重之的挂在了墨灵脖颈上,隐在那羽毛之内。

    一人一禽心意相通,不用庄无道出言吩咐,墨灵就已知庄无道的心意。灵动的双眸,与庄无道对视了片刻,墨灵就在一声哀鸣之后,飞空而起,冲向了南面的方向。

    遁飞之速,却是慢的可怜,每每回头看着庄无道,似乎在盼着主人挽留、

    然而一直到三足冥鸦消失在视野之内,庄无道都只是默默的看着,未有任何动静。

    “将自家的本命灵宠,丢到极南恶地中自生自灭,剑主你可真是舍得。”

    剑灵微微一叹,也从轻云剑中现出了身影。

    “其实不用如此,那天南林海之内,就已足够了。那极南恶地之中,若真是如你师所言的那般情形,就过于险恶了。”

    “不经磨砺,难成大器。”

    庄无道摇着头,看似冷漠,声音里却是少见的,带着几分不舍之情。

    “我听说幼鹰出生之后,母鹰就会将其带上高处悬崖丢下。林间的母狼,也会驱逐自己的孩儿,让幼狼学会独力捕食。我可不想自家的灵宠,最后长成像那两头银炼白蛇一样的废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