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二章 血葵之祭
    又一个月后,已经喧嚣繁忙了大半年的离尘本山,终于开始冷清了下来。继任掌教的赤灵子出身皇室,本身就有着家传渊源,在处置宗门杂务上尤其擅长。不出两个月,就使离尘上下,都再次井井有条。气象比之云灵月掌权之时,还要胜过几分。

    而此时那些在离尘盘桓的几十位客人,也都陆续离去。时间成熟,庄无道心知叁法与李玄安等人的迫不及待,也不用这几位催迫。待大灵两位郡王离开的第二日,庄无道就领着诸人。再次深入到地魔窟内。

    放在几年前,这地魔窟下的阴魔血葵,还是棘手之事。可在而今,那魔修已不敢南窥,离尘威震当世,外无威胁。而离尘宗的整体实力,也较之数年前增加了近倍。

    那些四阶五行精灵与两头化圣白蛇,现在也最多只是让庄无道感觉有些头疼而已。

    不过庄无道虽自问有了压制两头化圣大妖之力,却并没选择与那些不死不灭的天生精灵硬拼。而是与叁法等人一同,一方面想尽了办法,将那处窟洞内的大部分四阶精灵,都一一引开驱走。一方面则是尽量把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延展到地魔窟深处。

    而等到动手的那一日时,诺大的窟洞之内,就只剩下了两头白蛇,与五只四阶精灵而已。

    几人在剑翼加持之下,同时动手。袁白独力就可牵制一头银炼白蛇,然而另一头,庄无道却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续施展了四次生死别,加上乾坤大挪移,以力打力的法门,才险险将这头白蛇制住。

    倒不似这两头化圣大妖,战力有多强。相反是庄无道等人,对两头银炼白蛇的战力有所高估。

    血脉上等,妖元庞大,远远超越袁白。然而论到真实战力,这两头白蛇却最多只与后者相当。

    只是此二兽,因是在地魔窟内生活,从未接触过外界。在地下如霸主一般,平时也没有什么争斗的机会。空有强横肉身,凶横妖力,一身神通也很是不弱,实战能力却弱的可怜,甚至都未曾化形。

    两头四阶大妖,战力最多与节法生前相当。若非是燎原寺与魔修时时威胁在外,玄天道种不能轻用,这地魔窟下的变故,节法本是翻掌就可解决。

    庄无道之所以感觉艰难,是因他不但要速战速决,更要在过程中尽量无声无息,压制住元气动荡,避免引来更多的四阶精灵往此间汇聚。

    好在这第一条银炼白蛇被庄无道制住之后,身下的几只四阶精灵与白蛇,就简单得多。

    庄无道先是与袁白联手,将剩下的一头银炼白蛇擒拿。而后腾出手的二人,就如秋风扫落叶般,将这窟洞之内的所有天生精灵或擒或诛,一扫而空。

    解决之后,庄无道几人又是马不停蹄,在周围又设下完备的禁制阵法,将这一代彻底隔绝开,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可在收取那蕴阳石之时,众人却又愁眉不展。

    之前将那两头银炼大蛇解决之时,在场诸人都是期待备至,兴奋莫名。然而在这最后关头,才发现这地魔窟下的情况,不是那么简单。

    参法的修为,最是精深,在阴魔血葵面前,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头:“看来是有些麻烦,此处正反五行制衡,若只取这枚蕴阳石,这‘阴魔血葵,怕是立时就要失控。而一旦五行崩坏,则离尘必有大祸临身。”

    庄无道面色不变,忖道这几位果然是当场发觉了。要收取蕴阳石,必要解决这正反五行的平衡。

    “这七阶‘阴魔血葵就不能毁去净化?”

    宏法略有不甘,皱眉看着这朵使人惊心怵目的血色葵花。硕大的根茎,如一条条丑陋的血管一般,扎入地底。那花朵则是足有方圆十丈,散发着刺鼻的血腥之气,而里面的葵子,则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赤红晶石。

    “我记得六千年前,玄萧真人在宣灵殿中收录了几门净化邪祟之物的法门,或者——”

    然而宏语音未落,云灵月就已是苦涩笑道:“有倒是有,且都是顶尖的大法,不过,谁能一点后患也无的毁去这七阶血葵?”

    在‘七阶,二字上,云灵月特意把语气加重,其实净化邪祟之法,道门佛家都不缺乏。可遇到‘七阶,的阴魔血葵,任何高明法门都显黯淡孱弱,无能为力。

    这是阶位上的差距,除非是有练虚境修为以上的修士出手,这些净魔法门才能真正起到该有的效用。

    于是此事又回到了原点,离尘宗不是拿不出摧毁‘阴魔血葵,的方法。问题是都动静过大,在摧毁‘阴魔血葵,之后,必定会引发五行失衡,地脉变动,谁都无法解决。

    而七阶‘阴魔血葵,的问题不解决,则蕴阳石也无法取出。无后者镇压,‘阴魔血葵,立时就要酿成大祸。

    “或者,可以想办法将此物迁走?”

    这句话才一出口,极法就觉自己蠢了。这株‘阴魔血葵,可非是什么死物,此时看似平静,可一旦有人触及它的生存根本,必定会赢来此物本能的疯狂反击。

    甚至可以将这‘阴魔血葵视为无有灵智的七阶大妖。想要将这东西挪移,那比将此物毁去还要更困难十倍。

    “谈何容易?”

    李宏安并未出言嘲讽,不过面上却还现出了几许失望之色,眼望着四周道:“感觉这地魔窟,也同样在依赖着这株血葵,若非是此物日日吸收此间的恶煞魔元。这地魔窟只怕用不了几十年,就会真正沦为魔窟。那些精灵,只怕也会被感染,化为邪灵。一时之利,却为离尘种下万年祸根。这蕴阳石,不取也罢。”

    庄无道听在耳中,不禁暗自点头,这位宏安真人,果非是利欲熏心之辈。能邀得这一位为离尘客卿,是离尘之幸

    “实在无法,诸位真人,大可换在此处修行。”

    初为离尘掌教的赤灵子建言道:“我看此间灵力之盛,不亚与二山七峰。恶煞之力,也尽被这阴魔血葵吸噬。在此间修行,依然可尽得蕴阳石之利。”

    然而语音落时,几位真人都是面面相觑,眼现无奈之色。赤灵子修为不足,月前继任掌教之后才初闻此间之事,一时也搞不清楚这地魔窟的根底。

    他们几人,却都是见识不凡,非金丹可比。加上此前万年中,离尘宗修士记录这地魔窟内的一应变化。如何能不知,这魔窟下方正是正反五行轮换之地?

    只怕不到二十年,这处窟洞就会偏移方位,埋入到更危险的深层。

    “罢了这是我等无缘,只可惜了节法师兄——”

    叁法的语音未落,就听庄无道突然开口:“阴魔血葵之事,我自有办法解决,无需忧心。诸位师兄若信得过我,可否请暂退出石魔窟外?收取血葵的法门,事关无道隐私,不愿有人在旁观睹。对了,可顺便让我那灵仆进来,师弟有事,需她援手。”

    叁法不禁愣了楞,愕然的看向庄无道,有心想要询问。可望见庄无道那漠然的表情,便知自己即便问出来,后者也不会答,陡增尴尬而已。

    “如此么?师弟之言,我自是信得过的。那我等就先在地魔窟外,等候师弟的神通手段。”

    语声落时,叁法真人首先就退出了地魔窟。

    而李宏安等人,则是目光微闪,似是猜到什么。尤其是袁白,面上浮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过这几位却都没说什么,默默一礼之后,纷纷跟随着叁法,退出这处窟洞。

    只有云灵月与灵华英,有些不放心,盯着庄无道默默无语,眼神疑虑。

    前次乾天宗问罪离尘,最后铩羽而归。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二人却是清楚真相。

    良久之后,还是庄无道神情无奈的首先出言,打破沉寂:“二位师兄可以放心,无道可以担保,今日之后,这株阴魔血葵,至少不会为祸此世。无道若要走上那条邪路,也不会等到现在,师尊陨落之后。”

    云灵月这才释然,禁不住自嘲一笑:“也对,却是我想岔了,师弟绝不是那等人。不过,我知你对那边只是利用而已,可仍需小心为上。魔主染化,无孔不入,轻忽大意不得。”

    话完之后,就主动拉着灵华英离开。

    而就在二人都远远遁走之后,庄无道就开始围绕着这阴魔血葵布阵。

    ——他能够想到的解决之法,就是血祭。以这‘阴魔血葵来献祭魔主。由那位阿鼻平等王,亲自出手来收取此物。将这祸胎,直接抛出天一界外。

    待得庄小湖到来时,庄无道已将整个祭阵绘制妥当。此阵却是专为庄小湖准备,他身有‘平等咒印又有着一半的太清阴体,已经无需借助献祭阵法之助,就可唤来阿鼻平等王的神念降临。

    而整个血祭的过程,也是波澜不兴,从头至尾,都在庄无道控御之中,没出什么异外状况。地魔窟外的几位元神修士,也是依诺守约,果然未曾进入窥视。

    七阶‘阴魔血葵在此界中乃是最绝顶奇珍。可在那阿鼻平等王的眼中,却不算什么,价值远比不得前次庄无道献祭的那三滴真魔精血。

    不过回馈也算是丰厚,同样可任由庄无道选择,不过这次能灌输过来的,却再没有净化后的真元与玄天归藏气。

    庄无道先是任由庄小湖,将一小半的衤绅恩换成了魔血精华。吸收入体后,使此女修为直接增长了两个小境界。

    然后大部分,庄无道却是为三足冥鸦墨灵,换取了海量的生死精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