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四零章 不费力气
    “确实是在那仙墓范围之内,不过只是外围。否则哪怕是元极星障已经在消逝解体,此界中人,也无法横渡虚空

    剑灵语带安慰着道:“既然你们离尘宗那位祖师怒江道人能够渡空而来,在此界传下离尘道统,那么剑主你自然也可出去,只是难易有别而已。”

    “这我倒不担心。”

    庄无道敲了敲自己手中的这本《玄血无定身》:“如此说来,这本秘典,就是从仙墓之内流落出来?”

    “不错。正因这天一界,就在仙墓外围。才有各种样的匪夷所思之事,许多三劫之前的传承,都是其他世界所未有。便是那位无悲仙王夫妇,也可能是得了仙墓中的某个传承。”

    剑灵点了点头,又凝思着:“还有那地魔窟之下,是否有仙魔之尸我不清楚。不过被仙墓内积郁的力量侵蚀,却是十有八九。”

    庄无道摇了摇头,他现在疑惑虽是解开,可其实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无论是那仙幕,还是仙魔之尸,离他都太过遥远,是他现在无法触及之物。

    “还有那位剑仙战魂,大乘之佛皆可杀,这句话,也颇是有趣。”

    剑灵眼神内,已透着丝丝冷意:“看来三劫之前那场大战,怕是别有隐情,内有玄需。”

    庄无道一楞,听出云儿语中所蕴的怒意,他还是第一次见云儿,露出如此明显的情绪。

    本来渐消的好奇心,不由再次转强,庄无道又想起一事:“对了,还有那剑仙战魂,云儿你是否认识?我感觉那位的剑路,与我相近。”

    那战魂只能施展庄无道自己所有的剑术,然而却似是天生契合,将忆惘然,生死别二套剑诀,都施展到妙至毫巅。以前血猿控体之时,还有些生涩,换成剑魂之后,却是娴熟之至。似乎这套剑术,本来就是这位所有的一般,

    若非如此,庄无道也不能在战魂离体之后,把大悲赋的第四剑泪满襟,轻松领悟。

    那其实是庄无道在对自己剑道有了深刻领悟之后的水到渠成。剑灵当时的发力,只是利用这一契机,稍加引导而已。

    “确实是认识,此人与凰劫有不浅渊源。”

    洛轻云螓首微摇,却又卖起了关子:“不过眼下,即便跟你说了,又有何益?”

    庄无道闻言苦笑,确实无益。其实此事,他本就是当成奇闻趣事来听。

    摇了摇头,庄无道还是回归正题。

    “此书该如何打开?”

    这门《玄血无定身》,他颇敢兴趣,不过若连第一页打不开,那么无论有什么样的念头,都无从谈起了。

    “剑主是欲修习?果然是要放弃这具肉身?”

    见庄无道不置可否,云儿就已知这位的心意。庄无道确有此意,不过是否修行此术,还需看看究竟再说。

    眼望着那本赤金书册,云儿略一凝思,就犹豫着道:“我现在也看不透,里面应当是一种佛门禁制,元始仙王阶位的禁法,威能想也可知。硬来是绝不可能,世间任何兵刃,都难斩开此书。不过我当日看那位魔修的尸骸,分明是已修过此术,剑主不若滴入一两滴精血试试?佛门讲究的,是缘法二字,说不定能有用,”

    庄无道不禁再次皱眉,修为到金丹之后,他对自己的精血珍惜之至,轻易不会释处体外,落于他人之手。

    实在是因那日以魔主之血,血祭阿鼻平等王时,被吓得怕了。

    再说这大乘佛门,一整座虚空佛国毁于他手,如今已是因果不浅。他与这家人,还能有什么样的缘法?

    不过既然剑灵这么说。那就试试。指尖处立时一滴精血,滴入到《玄血无定身》书册内。

    出乎他意料的是,当血液渗入,书册表面里面一段梵文显现。而仅仅片刻功夫,那庄无道如论都无法翻开的书册,忽然张开。里面的书页,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一直翻至到了最后一页。

    庄无道顿时楞住,只因这一页别无其他,只有一个字。冲击心神,每一笔一划,都凝聚着无比的恨念,巨大的冲击,直捶心神,就如一口洪钟在耳边炸响,使庄无道这一刻的念头,彻底凝固。

    恨恨恨恨恨

    无数的恨字,在庄无道的脑之内出现。仿佛可以看到,一尊浑身金光闪耀的大佛影神像,两眼只剩下漆黑窟洞,流着血泪,在这本《玄血无定身》内,写下这个字。

    好半晌之后,庄无道才回过神来,只见剑灵同样定立在身侧,神情异常凝重,眼神也是愕然。

    庄无道也不去打扰,直到足足半刻之后,等到剑灵自己恢复过来,才问道:“云儿你怎么看?”

    “这位佛祖,自觉是死得奇冤,所以愤恨莫名。”

    说完这句,云儿就又不屑的一声轻笑:“到底是半路出家,六根未尽,即便成佛作祖,在生死之时,也难免生出这不该有恶恨之念。不过对于剑主而言,倒是一件莫大好事,”

    庄无道‘嘿,然一笑,摇了摇头,其实他自己也是猜到了几分。自创这门《玄血无定身》的那位,在那一战中,多半也是被人算计了,而且必定是被自家人在背后推手。

    否则只凭他毁弃虚空佛国的因果,哪里能有打开《玄血无定身》的可能?

    元始仙王的神念,可说是浩瀚如星空之广,直指道之根源,是绝代仙王之下的最强。即便是死后的意念残留,一样可洞察一切,

    哪怕是节法将大半因果,都转嫁于法玄大僧正,可这等手段,却是绝瞒不过这些大能者。依然能洞察他们师徒,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牵连。

    若非那位身死道消的佛祖,在临死时,对佛门恨到了极致,他今日是断然无法打开此书。

    《玄血无定身》一共七十九页,每一页都是梵文书就。这些年有云儿在梦中教授,庄无道对这些佛家文字,倒也认得九成。

    不过还没看完。庄无道心内就再次然心动,确如剑灵所言。这门《玄血无定身》,能使人在夺舍转生之时,全无后患。

    不过也非完全没有缺点,就是每一次夺舍之时,会消耗大量的寿元,大约是相当于本身所有寿命的二十分之一。

    还有在转生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因那‘玄血,释放,与躯体融合,需要一段时间。

    再还有就是需了断因果,选择的夺舍对象,需要精挑细选。既需本身有强横的道体,能够容纳玄血,更需本身处在濒死之时,无太强的求生之念。

    庄无道初时还大为心动,看到后面的十几页时,就不禁摇头,这条件实在太过苛刻,哪里可能就有这么多的巧合,偏偏凑在一切?

    在书中所言,昔年那位不知名的佛祖,也是在踏入仙阶,洞彻生死之门后,才自创出这门秘术……

    堪破了胎中之谜,元魂融道,不死不灭,自然是有无尽无量的时间,可以修行此术。

    然而他庄无道,此时还只是元神境的修为,加上损失的岁寿,最多也只能再活个四百年而已。哪有那么多闲暇,寻觅等待上佳的夺舍之身?

    “这门秘术,倒似专为剑主所创。剑主有先天战魂,倒是不惧有虚弱之时。”

    剑灵已经看完大半,言语间却是颇为推崇:“果然不愧是第一任剑主凰劫,也赞叹有加的道体法门。剑主若修行此术,在此界中踏入练虚之境,应该是轻而易举。”

    庄无道细想当日那位魔修的情形,骨似钢玉,万年不朽。显然也是经历过几次玄血转生,才在天一修为,成功突破到练虚之境。

    而那人在百万年前能够办到的,身拥先天战魂的庄无道,同样也可做到。

    ——换而言之,只需修行此术,庄无道就同样踏入练虚境的可能

    只是当他看到最后几页时,就已将修行之念打消。太过苛刻,而若是降低对夺舍之身要求,还不如使用自己原来这具肉身。

    大不了日后,自己多花点时间精力,自己祭炼后天道体便是、

    心中兴趣渐无,只是当翻到最后一页时,却见术册之内,忽然一束佛光照出,直指庄无道的眉心。

    这佛光却并无半点祥和之意,反而是戾气满蕴。庄无道还没反应过,就觉一波恢宏伟力,在周身上下扫过。随即肉身之内,就有一滴金色的血液,在自己的心脏处凝聚,

    轻云剑倒是第一时间,就发出了震颤嗡鸣,不过随即就恢复平静,剑灵也不为何,并无丝毫动静,只在旁冷眼看着,这佛光照入庄无道身躯。

    仅只片刻,那光华就已褪去。庄无道默查自身,而后神情亦是古怪之至。

    玄血——

    他的玄血无定身,甚至无需自己修行祭炼,就已完成。此时肉身,几乎所有的精华,都汇聚在了这一滴金色的血液之内。

    除此之外,更有一刻细小的圆珠,隐在血液之中。形似舍利,又似是而非。

    “为何不助我阻拦?”

    庄无道眼含责怪的,撇了剑灵一眼。感觉方才,剑灵可能是早有预料,故意看着这一幕发生。

    “不是不想助剑主,而是阻拦不了——”

    云儿平静的解释:“那是佛祖伟力,从剑主打开这本书的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那位的遗念,绝不会错过剑主,也非是你我所能阻拦。而且此事对剑主本身,也无坏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