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三八章 玄血无定
    出卖起自家刂友,之时,宁玄空也是毫不犹豫,更无心理上的负担。不过并未直言,而是目光流转,看向了左侧一人。

    却也是一位元神修士,不过那却是女修,名唤蓝洁仙子。乃是藏玄江北最著名的散修之一,长袖善舞,交游广阔。不但是北方几大宗派的座上宾,据说便是三圣宗的那些个元神高人,也对她礼敬有加。这次也同样赶来,拜祭节法真人。

    望见宁玄空的视线,蓝洁柳眉不禁微微蹙起,眼中愠怒:“宁兄这是何意?莫非是想说你得的消息,是从我蓝洁这里得知?可是欺我散修,可以任你诬蔑?若能拿出实证,妾身便是认了又有何妨?”

    宁玄空无言,只冷冷的一笑,证据他确是拿不出来,不过是真是假,庄无道自会分辨,无需他多做赘言。

    这位真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之人。

    而此时人群中,也忽有一人开口:“我不知宁兄,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不过前些时日,这位仙子也曾见我,打探我与真人见面详细。”

    众人闻言望去,都认得那是神慧宫的宫主浮山老人,一向德高望重。传闻与蓝洁仙子交情不错,这次却不知为何,会忽然翻脸。在宁玄空之后,在蓝洁仙子的头顶上,再踩上一脚。

    庄无道不禁眯起了眼,注目蓝洁仙子,神情若有所思。有意思,有这二人同时指证。这个女子,只怕是逃不开嫌疑。

    不过更使他惊奇的是浮山,此举不但是在向离尘是好,也同样给了宁氏一个人情。

    可与得罪刺魔宗相比,却又不算什么。

    刺魔宗的刺杀,神鬼难防。也只有十大宗派这样的势力,才可不惧。而神惠宫显然还算不上,虽有两位元神修士。却只浮山老人一位,身列天机碑前百。

    ——刺魔宗在他手中哪怕损伤惨重,甚至宗主都惨死于他之手。这万年来积累的声威,也依然不同小可,只需传承还在,迟早有复起之日。

    除非是近期遇到了大麻烦,神惠宫无法解决的大麻烦,急需离尘宗这样的盟友援手。才不会顾忌日后,

    那蓝洁却是神情坦然自若:“那又如何?我身为江北散修,身旁有大宗崛起,一位天机碑前十的大修。岂能不打探详细,明了自己日后的处身之道,莫非这也有错?”

    然后以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庄无道:“真人若是不信,欲以这二人之语问罪于我,那么蓝洁无言可对,束手就擒便是。”

    此言一出,旁边就有几位与蓝洁交好的元神修士皱眉,意欲出言相劝。

    然而还未等这几人开口,庄无道就以一道真元拂落了下来。

    “束手就擒?那就如你所言。”

    大摘星手的摄力,竟是直接就往那蓝洁仙子的所在遥遥罩了过去。

    蓝洁不禁神情略变,身周气元鼓动,似欲挣扎抵抗。可片刻之后,当望见庄无道眸中毫不掩饰的杀机凶芒之时,顿时又心中一惊。急忙再收束法力,任由庄无道遥空将她所有气脉,尽数封锁。

    知晓自己方才,只要稍有反抗,就可能是灭顶之灾,遭遇毒手。眼前的这位,此时分明已是杀红了眼,还在暴怒之中。

    任何人胆敢在此刻违逆其意,都会遭来这位真人的疯狂反噬。完全不惜代价,也跟本不会顾忌任何后果,更不会手下留情。

    “可惜”

    庄无道一声轻叹,竟是毫不遮掩自己,不能将蓝洁立时诛杀的遗憾,神情又恢复了平静:“庄某确实是信不过仙子,可也无法证实,既是如此,那就只能请仙子在我宗,再做客一段时日。证实了清白之后,离尘自会给仙子与诸位道友一个交代。”

    言语还算客气,然而动作却是粗暴的很,直接法力一卷,就将动弹不得的蓝洁,丢给了师兄司空宏。

    这位惯常知法犯法的五师兄,如今却正是离尘刑殿四大执法长老之一,做这种事情,最合适不过,

    而人群中,此时也不乏对庄无道做法不满之人。不过此时,却都敢怒不敢言。最多在心里骂上一句狂妄,跋扈,得意忘形,趾高气扬之类,却绝不敢议论于声。

    处置完了蓝洁仙子,庄无道才又朝着节法的墓碑,深深一拜:“打扰师尊在天之灵,还请师尊恕罪。另以这七人性命,祭奠我师。师尊遗命,无道不敢有一日或望”

    似是天人感应,就在庄无道拜完起身之后,笼罩整个离尘本山范围的大雪,忽然停住。

    天空的云层,也在迅速散去,露出朗朗清空。

    燕秀望了天空一眼,若有所思。以今日看来,与离尘宗定下的盟约,只怕还需再调整,更需慎而又慎。

    ※※※※

    节法的葬礼结束,离尘宗便一扫之前的沉闷气氛,整个宗门上下弟子,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欢欣之色。

    毕竟是正值宗门声势大振,真正成为东南霸主之时。离尘宗万年以来,除了怒江祖师与玄萧两位祖师的时代,还从未有过如此扬眉吐气之时。

    且此时离尘声势,也远非前二者所能比较。怒江身虽练虚之境,可却是等同于开创宗派,手下的元神修士,统共才只两位。而玄萧在时,虽也盛极一时,无人敢犯。然而那个时代,离尘也仅只六位元神而已。江南一带,更有不少对手。

    且根基不稳,一当玄萧坐化,离尘宗就又渐渐衰落。

    可此时此刻,任何人都可看出,离尘底蕴之厚,远非六千年前所能比较。东海江南,尽入掌中,也再无其余可以与离尘抗衡的势力。

    只需镇之以静,再修养个五六十年的时光,离尘宗的根基,就再难摇动。

    掌控更多地域,更多的财力,以及更多资源,也意味离尘门的修士,修为提升也更是轻易。

    故而哪怕门中,最不苟言笑者,这些时日中也是笑意盈盈。

    只是进入地魔窟,解决那阴魔血葵的时机,依然未至。节法的出殡祭典虽已结束,可却仍有不少客人,滞留在离尘本山。

    比如大灵的两位郡王,浮山老人,赤阴城鸿德真人等等。

    而此时离尘最重要的事,就是重选掌教真人。依照节法真人的遗旨,云灵月卸任掌教,节任宣灵山首座真人。而掌教之位,则由皇极峰一脉执掌。

    不过皇极峰弟子,大多都出身皇室世家,势力纷散,便是首座叁法,也难一言九鼎。二山七峰,也各有支持之人

    最后诸宗妥协,选出的掌教真人,却正是赤灵子,当初拒绝庄无道入门的那位金丹真人。

    庄无道对此人略有些不喜,因当年之故,哪怕明知这一位的性情,却是并不似他想象的那般,也仍无好感,

    不过他此时地位超然,更知不能因自己喜好而误大局。所以自始至终都不曾插手。也一直到人选决出时,才心有明悟。

    或者这位赤灵子,正是节法真人的属意的人选,能被二山七峰同时接受,本身性情贤良方正,也颇具智谋。与诸峰诸脉,都关系不错。

    此时的离尘,需要的并不是能力出众,能决胜于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中,智略超群的那种掌教,也不是神武英明,坚韧不拔,心情坚忍之辈。而是赤灵子这种,可以继续弥补二山七峰之间隔阂裂隙之人。

    这些年云灵月虽是做的不错,可有些事,是云灵月永远也无法办到的。

    而掌教选定之后,还有无数的事情需要安排。整合人手,对移山宗的灭门之战,与大灵正式商谈盟约,还有各处的弟子分配,重新遴选各处道馆馆主,消弭清理江南战后疮痍等等。待得这一切,全数理清,需要待数个月后。

    不过这些,庄无道都无需去理会,也不需他去劳心。只需稍加关注,知道结果就可。还有几家盟友那里,也偶尔需要他露个面,

    暂时不能进入地魔窟,庄无道也就于脆利用这段闲暇,开始整理着自己这段时日的收获。

    首先要弄清楚的,自然是那本取自于那本名唤《玄血无定身》的赤金书册。还有剑灵看到这本书时,为何会发出叹息之声。

    之前要虔心为节法守灵,庄无道虽觉好奇,却暂未询问。到今日已无事缠身,已是掀开谜底之时。

    而当庄无道,将这本赤金书册取出之时。未等他主动询问,轻云剑就已从他的剑窍内穿梭而出,剑灵的身影,也同样显化在侧,眼神复杂的看着这本书册,

    “那日离寒天宫中,你缘何会那般激动?”

    那时候剑灵的反应,的确可以用得上二字

    “遇到了老朋友,又想起了一些事。”

    洛轻云自嘲一笑,而后指着那本书道:“你运气不错,这等样的绝顶秘术,都能寻到。”

    “绝顶?究竟如何?”

    庄无道眉头微挑,看来自己当时挑选此书,是真正赚到了。

    “秘术难以定阶,真要必较的话——如果说离尘宗的离世绝尘二术,算是一品遮天级的秘术。那么这本《玄血无定身》,则必可超越其上,与真正完成的重明观世瞳,是同一等阶的秘书。”

    见庄无道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期待只色,剑灵却又一摇头:“不过此术,并不是能人增人战力的那种。严格说来,是一种炼身之法。炼的却不是你的体质,而是道体。这本秘术的目的,是以不断夺舍转生的方式,修成世间最完美的道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